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26

  江凡當仁不讓,離席出列,插手施禮道:“末將愿意!”
    唐寅滿意地點點頭,然后又看向李丹,笑問道:“公子,不知林將軍是否也愿意下場比試?”
    人家已問到自己的頭上,李丹法再推脫,他看向自己下手邊的林寧,后者沖著他微微點下頭,表示自己可以和江凡一試。[]
    得到林寧的確認,李丹放下心來,沖著唐寅拱手說道:“恭敬不如從命,林將軍就在諸位殿下面前獻丑了!”
    隨著他的話音,林寧挺身而起,繞過桌案,來到大殿的正中央,在江凡身邊站定。林寧和江凡的年歲相差不多,看上去都是三十出頭的模樣,但二人的氣質卻完全不同。
    林寧身材高大,體型魁梧,西方臉,大環眼,下面一張獅子口,看上去威武又雄壯,給人一股不怒而威的感覺。
    而江凡則是中等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長得面白如玉,眉清目秀,不象個武將,更象個生,但是只要靠近他,總會讓人能感受到一股似有似的陰冷之氣。
    他二人,可算是風、貞兩國頂尖級的猛將,此時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比試箭術,對在場的眾人而言,包括列國國君在內,這都是個千載難逢開眼界的好機會。
    人們紛紛放下手中的酒杯,臉上的笑意也慢慢收斂起來,眾人表情嚴肅,瞪大雙眼,目不轉睛地看向大殿中央的江凡和林寧二將。
    林寧向諸王拱手問道:“不知列位殿下欲讓江將軍和末將如何比試?”
    越澤、黎昕、靈霜紛紛把目光落在唐寅身上。后者一笑,隨手拿起一支桌上的空盤子,向空中拋了拋,感覺還可以,這才說道:“你二人站于殿內放箭,另有人在殿外拋碟子,誰射的精準,就算誰贏。”
    這有何難?林寧和江凡雙雙應道:“末將遵命!”
    唐寅隨手叫來一名侍衛,低聲交代幾句,那侍衛拿起幾支空盤子,快跑了出去。
    等他跑到大殿的大門外,站定身形,回頭看向唐寅,問他在這里是否可以。唐寅搖頭,向那侍衛揮揮手。
    侍衛見狀,只得后退,一直退到臺階處,仍沒有聽大王叫住自己,他心頭一驚,偷眼向身后望了望,這里已到臺階,再往后退,可就要退到臺階下了。
    見侍衛站于原地不動了,唐寅不滿地疑問道:“怎么不動了?”
    他的話音雖說不高,但此時大殿里一片寂靜,他的聲音仍能傳到殿外。“回稟……回稟大王,小人所站之處,已是極限,再后退,可……要退下臺階了。”
    唐寅悠然一笑,說道:“本王讓你退,你退就是,哪來那些的廢話?!”
    侍衛奈,只好順著臺階,又一路走到大殿外的廣場上。這里距離大殿少說也有一五十步的距離,尤其現在又是黑夜,要在大殿內放箭,射中由廣場上拋起的一支小小的盤子,其難度之大,令在場的眾人不咋舌。
    如果說唐寅的安排是有意難為,這根本說不通,畢竟參與比試的還有風將江凡,但若唐寅是真心想借此考驗他二人的箭術,是不是也太強人所難了?
    林寧從未做過這樣新奇的比試,他斜眼看看身邊的江凡,他倒是安穩,眼簾低垂,不動如山,好像周圍的事和他一點干系都沒有似的。他微微一笑,問道:“江將軍先請!”
    江凡聞言,終于把目光挑了起來,淡然說道:“林將軍為主,在下為客,豈有客搶主先的道理?”
    聽了江凡的謙讓之詞,林寧倒也沒有再客氣,他向自己的隨從招手道:“取弓來!”
    隨著他的話音,一名貞國侍衛捧著弓箭來到林寧近前。林寧的弓箭皆為鋼制打造,尤其是弓,據傳是經過八十煉的寶器,名為血連誅。
    鐵雖然堅硬,但里面的雜質太多,脆而易斷。把鐵燒紅,經過錘打,去其雜質,隨后再冷卻,此為一煉,‘煉成鋼’的成語也正是出自于此。但一煉太難完成了,古代時,即便五十煉都得經過十多年的時間,十煉以上便可稱之為精鋼。
    且說林寧,他弓在手,隨著手掌上散出的靈霧與血連誅融合,鋼弓的形態也在生著變化,只眨眼工夫,便化成一把純白色的靈弓。
    他隨手抽出一支鋼箭,甩手將其靈化,然后捻弓上箭,深吸口氣,正色道:“風王殿下,末將已經準備好了!”
    唐寅含笑,對身后的阿三阿四點點頭。阿三站起身形,向殿外大聲喊喝道:“擲——”
    站于廣場上的那名侍衛使出渾身的力氣,把手中銅制的盤子狠狠拋到空中。
    如此遠的距離,天色又如此黑暗,對于大殿內的大多數人來說,別說放箭射中盤子,就連看他們都看不清楚。
    就在眾人一個個伸長脖子向外張望,不知道侍衛有沒有拋出盤子時,林寧兩目猛的一瞇,臂膀用力,緊緊夾著箭矢的手指瞬間松開,耳輪中就聽嗖的一聲,靈箭離弦,好像一道閃電似的,飛射向殿外。
    箭射的度太快了,快到已出肉眼所能達到的極限。人們還處于愣神之中,江凡不知何時已將紫金弓握在掌中,在林寧射出靈箭的一剎那,他也捻弓搭箭,緊隨林寧之后,把紫金箭射了出去。
    林寧射出的靈箭如同長了眼睛似的,夜幕之中,竟將那小小的銅盤釘了個正著,隨著當啷一聲脆響,靈箭穿透銅盤,將其掛在箭身上,然后去勢不減,又隨著咔嚓一聲巨響,釘在了廣場的石柱上。
    這并不是最驚人的。林寧的靈箭掛著銅盤剛剛釘在石柱上,江凡的紫金箭便倒了,這一箭,竟然正中林寧靈箭的箭尾,其力道之強,把靈箭硬生生的擠透石柱,當啷一聲,它從石柱的另一側掉落在地,而江凡的紫金箭取而代之,箭身掛著銅盤,釘在石柱之上。
    當下面人跑回大殿,向眾人稟明情況后,在場的王公、武將、大臣們不大吃一驚。
    林寧能射中盤子已實屬不易,而江凡的追箭竟然能射中箭尾的那個小小的一個點,其箭術疑已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大殿里的眾人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隨后爆出如雷般的掌聲。就連李丹都忍不住站起身形,由衷感嘆道:“江將軍當真是好箭法啊!”
    江凡臉上的表情毫變化,依舊是不喜不怒,不冷不熱,他微微躬身,頷說道:“公子過獎了。”
    此時,林寧的臉色已有些不太自然,江凡不等第二只盤子,偏偏要搶射自己的,他不先箭,卻偏偏追射自己的箭,他這哪里是來和自己比箭術的,簡直就是來和自己對著干的嘛!心高氣傲的林寧已被江凡激起火氣,不服輸的勁頭也上來了,他暗暗咬了咬牙,回頭對唐寅正色說道:“風王殿下,末將欲再和江將軍比一次!不過,這回拋擲三只盤子如何?”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既然林將軍如此要求,那就再比一次好了!”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都來了精神,剛才只射一只盤子,就如此精彩,現在要同射三只,還不知道江凡和林寧要使出哪些不可思議的箭術呢!
    林寧從箭壺里抽出三支鋼箭,夾于指縫之間,然后轉頭看眼江凡,見后者的紫金弓上只上了一支箭,他忍不住問道:“怎么?江將軍想用一箭射穿三只盤子不成?”
    江凡只是淡然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話都沒有回,沉默以對。江凡死氣沉沉地不講話,林寧心中可沒底了,難道江凡還真要打算一箭射穿三只盤子?說實話,若果真如此的話,這么玄妙的箭術他也沒見識過。
    正當林寧心里七上八下的時候,唐寅開口笑問道:“林將軍,準備好了嗎?”
    “回稟殿下,末將已經準備好了!”
    唐寅向阿三使個眼色。后者快步跑到大殿門口,向外面高聲喊道:“三只盤子,同擲!”
    隨著阿三高亢的喊聲,廣場上的侍衛立刻拿起三只銅盤,齊齊拋到半空中。
    當盤子飛起的高度和大殿持平時,林寧明顯感覺到身邊的江凡散出一股*人的靈壓。生怕被江凡搶了先手,林寧率先放箭,啪,弓弦動,三支靈箭齊齊飛射出去。
    可就在這同一時間,江凡的箭也出手了,不過他的目標并不是殿外拋起的三只盤子,而是坐在一旁正看得聚精會神的李丹。
    在場的貞國大臣、將領們做夢也想不到,江凡會在和林寧比試箭術時突然對太子李丹下毒手。
    雙方的距離太近,江凡這一箭的度也太快,幾乎弓弦一響,紫金箭便釘到了李丹的胸口上。
    撲!紫金箭直接貫穿李丹的身軀,他的臉上還帶著茫然之色,身子卻受箭矢的沖勁,仰面翻倒。
    “啊!公子——”李丹的門客們最先反應過來,蜂擁而上,把胸前中箭的李丹團團圍住。
    【……第十集第三二十六……】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