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27

  第三二十七章江凡和林寧比試箭術,現在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殿外,而偏偏在這個時候,江凡突對李丹下殺手,可謂是大出現場貞人的意料。【】
    當人們反應過來時,李丹業已中箭倒地,胸前的衣襟被鮮血染得通紅,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是要活不成了。
    與江凡近在咫尺的林寧現在已然全明白了,什么比試箭術,那根本就是托詞,是聯軍假借比箭之名,行刺殺之實。
    “好個卑鄙下流的賊子,老子和你拼了!”林寧猛然大吼一聲,他沒找別人,直奔江凡而去,把手中的靈弓當刀來用,對準江凡的腦袋就是一記重劈。
    江凡也不與他纏斗,抽身而退,只一個暗影飄移,他就閃到了大殿之外。
    這時候,大殿里已徹底亂了套,唐寅、越澤、黎昕、靈霜四國君主由各自的侍衛保護著,向大殿的側門方向退去,而四國的將領們則不約而同地罩起靈鎧,手持靈兵,紛紛把面前的桌子踢翻,向對面的貞人沖殺過去。
    隨著大殿里一亂,守于門外的侍衛立刻射出響尾箭,那尖銳的哨音在寧靜的夜里顯得格外刺耳。早已埋伏在王宮外的聯軍將士聽到了哨音,一窩蜂的擁了出來,順著王宮的大門,直接殺入宮內,一路上,凡是碰到貞軍侍衛,不由分說,沖上前去就是一頓亂砍亂刺,時間不長,數萬之眾的聯軍官兵便已沖到正殿之外,將其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而現在大殿里已經打成了一鍋粥。風、玉、安、桓四軍將領合力圍攻貞人,雙方兵對兵,將對將,在大殿之內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廝殺。
    林寧恨透了江凡,一心想把他致于地死,可是江凡跑得太快,一轉眼的工夫就不見了蹤影,林寧奈,只好放棄江凡,退回到李丹那邊。
    他一邊分開保護李丹的門客,一邊急聲問道:“公子怎么樣了?”
    “公子恐怕是……”門客們一個個淚流滿面,沖著林寧搖了搖頭。
    把眾人分開,林寧來到李丹近前,低頭細看,忍不住倒吸口涼氣。
    江凡這一箭是下了死手的,靈箭穿胸而過,直接在李丹的胸前和背后刺出兩個血窟窿。別說李丹不會靈武,即便會,也是在劫難逃。
    李丹現在臉色慘白,圓睜的雙眼業已失去神韻,他仰面倒在周圍門客的臂腕中,呆滯的目光漸漸落到林寧的臉上。他嘴巴動了動,還未說出話來,帶著氣泡的血水已不斷從他口中涌出。
    “公子!”見此慘狀,林寧心如刀絞,蹲跪在李丹身邊,眼淚禁不住流了出來。
    “聯軍……欺我……唐寅……欺我……不必救我……也……不必報仇……、逃……”李丹說到最后,還想扯拽林寧的袖子,希望他趕快逃走,可是他的手才抬起一半,便力地垂了下去。
    李丹死了。他本以為只要自己和聯軍合作,一切都對聯軍言聽計從,聯軍就會開一面,放貞國一條活路,放李弘一條活路,可是沒想到,到最后,聯軍連對他都沒有給活路。
    可以說早在李丹同意和唐寅合作的那天起,就已為今天這個結局埋下了禍根。
    眼睜睜看著李丹慘死于自己面前,林寧悲痛交加,忍不住仰天長嘯。此時他心中又悔又恨,悔當初自己沒有勸說公子不要受唐寅花言巧語的迷惑,恨則恨聯軍的反復常,更恨唐寅的言而信。
    想到唐寅,林寧的眼珠子都紅了,他騰的站起身形,舉目向四周張望,遠遠的,看到唐寅等王公正由侍衛們保護著向偏門那邊撤去,他暗暗咬牙,想也沒想,回手拔出腰間的佩劍,對左右的門客說道:“你等若還有些血性,就隨本將去為公子報仇雪恨!”
    這時候,已沒人還記得李丹臨死之前讓他們逃走的遺言了。說白了,李丹府上的門客就是游俠,游俠講究的是士為知己者死。李丹生前厚待于他們,現在被聯軍所害,他們哪能咽下這口氣?
    眾游俠異口同聲地說道:“若能為公子報仇,縱然粉身碎骨又能如何?將軍只管在前帶領著我們沖殺就是!”
    “好!”林寧背起長弓,手靈劍,不找別人,直奔唐寅、越澤、黎昕、靈霜四王而去。
    他們還沒有穿過大殿的中央,迎面便沖過來數名聯軍侍衛。這些侍衛皆為修靈者,手中拿的也是清一色的靈兵。
    侍衛們剛沖到林寧近前,還未等出招,林寧已一個低身,如條泥鰍似的從眾侍衛的人群縫隙中溜了過去。侍衛們大驚,還想回頭追殺,不過跟隨林寧而至的眾門客已然殺了上來,和侍衛們混戰到了一處。
    林寧不想把時間耽擱在這些用之人的身上,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四王,殺一王算夠本,殺倆就賺一個。
    今晚的布局是由四王謀劃的,但現場的局勢太混亂,偌大的大殿里,到處都有交戰,各國的將士們也生怕自家的大王亂中有失,所以第一時間掩護各自的君主撤離出去。
    就在他們準備撤走的時候,林寧帶著公子府的一干門客殺到。雙方皆二話,各抄家伙,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拼殺。
    林寧邊打也邊偷眼向左右巡視,很快他就現距離自己不算遠的玉王靈霜。他心中一動,在與侍衛的交戰中,也有意意地一點點向靈霜那邊靠過去。
    等他感覺時機已然成熟的時候,猛然大喝一聲,突然力,將圍攻他的那數名侍衛一并*退,然后抽身向靈霜竄去,手中的靈劍直取靈霜眉心。
    “君上小心!”靈霜身后的一名侍衛反應極快,千鈞一之際,猛然把靈霜橫著推了出去。
    撲!林寧的一劍沒有刺中靈霜,卻將救下靈霜性命的那名侍衛刺了個正著,鋒芒由他的左眼入,在其后腦探出,那侍衛連聲都未來得及吭一下,當場斃命。
    靈霜雖說也修煉過靈武,但她所煉的那點靈武充其量也就是些皮毛,哪能和林寧這樣的猛將相并論?
    此時林寧如兇神惡煞一般站在她的面前,靈霜這輩子也沒和死亡如此接近過,直嚇得面血色,她被侍衛推到在地后,牙根就沒站起身,手腳并用,想從人群縫隙中鉆過去。
    如果別的君主做這樣的動作,定會被人笑掉大牙,但靈霜不一樣,她是君主沒錯,但她年歲小,還未到二十,實際上就是個小姑娘,此時驚慌失措的神態倒是比平時故作老成多了幾分可愛。
    靈霜想跑,林寧又哪肯放她離開,手臂一震,抽出靈劍,又向靈霜沖去。玉國的侍衛們根本攔不住他,只要人們一靠前,要么直接被他的靈劍所傷,要么就是被他所釋放的靈武技能擊退。靈霜是用爬的,而林寧是用跑的,前者的度又怎能快得過后者?林寧在玉國侍衛中硬是殺開一條血路,三步并成兩步,來到靈霜的背后,一把把她腰間的玉帶抓住,獰聲說道:“我看你還往哪里跑?”說話之間,他手中的靈劍高高舉起,作勢要劈砍下去。
    “休傷我家君上!”關鍵時刻,許問楓從人群沖了出來,此時他在亂戰中已殺得渾身是血,分不清楚哪些是敵人的,哪些是他自己的。看到靈霜馬上要斃于林寧手里,許問楓直急得兩眼噴火,離老遠就咆哮一聲,雙手持槍,向林寧沖了過來。
    人未到,他的血魂追已先釋放出來,直取林寧的太陽穴。血魂追的攻擊范圍不大,但傷害力極強,即便是林寧也不敢硬接,他高舉的靈劍終究是沒砍在靈霜的腦袋上,但他抓著靈霜玉帶的手可沒松,著靈霜,后退半步,把許問楓釋放的血魂追堪堪避開。
    他剛避開靈刺,許問楓已揮舞著靈槍沖到他近前,舉槍就刺。
    林寧哼笑一聲,也不躲閃,直接把手里著的靈霜高舉起來。許問楓大驚失色,急忙把刺出去的一槍用力向旁偏了偏,就聽沙的一聲,靈槍的鋒芒幾乎是貼著靈霜的身軀掠過。
    不等許問楓收槍再攻,林寧回手一劍,反削他的脖頸。許問楓下意識地豎槍招架,在他想來,對方用的只是靈劍,又是單臂揮劍,力道應該不大,哪知道等劍鋒劈砍到他的槍桿上時,那一瞬間席卷而來的仿佛有千鈞之力,許問楓驚叫出聲,靈槍脫手,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急退出數步。
    林寧不依不饒,快步上前追殺,可是才追到一半,忽聽手中嘎巴一聲脆響,原來是靈霜腰間的玉帶斷裂,她也順勢摔滾在地上。
    和許問楓比起來,當然是靈霜重要得多。林寧放棄追殺,反手一劍,向下猛刺靈霜的后心。
    他以為這次十拿九穩可以取了靈霜的性命,哪知在他靈劍的鋒芒馬上要刺中靈霜的瞬間,她的身軀竟不可思議地貼著地面橫著滑了出去。
    【……第十集第三二十七……】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