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28

  林寧正欲一劍刺死靈霜,后者的身軀竟然橫著滑了出去。【】[官場-小說]林寧大驚,下意識地抬頭觀瞧,只見唐寅不知何時已站到了靈霜的另一側,剛才也正是他揪住靈霜寬大的裙擺,在千鈞一之際將她拉開。
    不看到唐寅,林寧或許還能保存一點理智,此時看到害死李丹的罪魁禍,林寧的頭都快豎立起來,他嗷的怪叫一聲,手臂揮動之間,手中的靈劍脫手而飛,直取唐寅的面門。
    唐寅倒是不慌不忙,他微微向下低身,把林寧的飛劍輕松讓開,同時還順勢攬住地上的靈霜,緊接著,身形向后連縱,一口氣足足竄出六、七米遠。
    就在他退出去的同時,地面上也傳來咔、咔、咔連續三聲脆響,三支鋼箭呈一條直線釘在地上,其力道之大,箭身過半都沒入地里。
    “奸賊,看是你的腳快還是我的箭快!”林寧暴喝一聲,夾起三支靈箭,齊齊向唐寅射去,這回他也留了心眼,前釋放出靈壓,防止唐寅再用暗影飄移逃脫。
    其實這次他倒是多慮了,即便他不釋放靈壓,唐寅也不會用暗影飄移,畢竟他臂彎里還摟著一位靈霜,他能用暗影飄移閃走,但靈霜哪能閃得開?
    眼睜睜看著三支靈箭迎面飛來,唐寅單手持刀,分向左右一揮,先是把射向他左右胸口的兩支靈箭擋開,緊接著,他立刀于面前,以刀身硬擋林寧的第三箭。
    當啷!這一聲如晴空炸雷的脆響,似要把人的耳膜刺透。
    靈箭結結實實撞擊在唐寅的靈刀上,那強橫的勁道即便唐寅以難以承受,他雖然咬牙沒有后退半步,但雙腳卻貼著地面滑出三米多遠,把地面的大理石都劃出兩道長長的裂痕。
    好厲害的林寧!唐寅感覺自己持刀的手臂麻酥酥的,手掌被震得快要失去知覺。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他輕輕放開靈霜,頭也不轉,眼睛還死死盯著對面的林寧,說道:“快走!趕快離開大殿!”
    靈霜總算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呆呆地看著唐寅,問道:“那你呢?”
    “少羅嗦,快走!”最好是有多遠走多遠,別留在這里礙手礙腳!唐寅依舊是看也不看靈霜。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他不敢看,林寧可不是普通的將領,他的修為只在唐寅之上,不在唐寅之下,而且箭術精湛,神鬼莫測,和這樣的高手對決,唐寅哪敢有半點分心。
    靈霜還想說話,這時候,許問楓已‘不管不顧’地沖到她近前,不由分說,把靈霜硬拉到自己的身后,掩護著她緩緩向大殿的側門走去。
    “我們不能留下王兄一個人……”被許問楓擋在身后的靈霜還想掙扎著跑回唐寅身邊,但許問楓扣住她的手腕,死活不松手。他低聲急勸道:“霜兒,大殿里風將眾多,他們怎么會保護不了自己的大王?霜兒就別*心了,快隨我走!”
    許問楓一邊強拉著靈霜向外走,一邊全神戒備地盯著林寧,生怕他突然難,讓他感到慶幸的是,此時林寧的注意力已經不在靈霜身上了,全被他對面的唐寅吸引過去。
    唐寅對許問楓沒什么好印象,不過現在他倒是打心眼里感激他,如果他不把靈霜拉走,讓靈霜落到貞人手上,那結果才叫不堪設想呢!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靈霜和許問楓的身形消失在側門,唐寅的心里這才長松口氣,狀態也隨之輕松下來,他隨意地把刀換個手,然后甩了甩被震的又酸又麻又痛的手腕,沖著對面的林寧笑道:“林將軍的箭術果然厲害!本王敬重將軍是個人才,有心招募,不知將軍可有意追隨?”
    他這番話出自于真心實意,但聽在林寧的耳朵里則變成了譏諷。
    他怒極而吼,回手抽出一箭,搭到弓上。弓箭在他手上光芒大盛,射出霞光萬道,毫預兆,他猛然一抖手,一箭射出,直取唐寅的面門。
    他射出的靈箭真的化成了一道電光,拖著長長的光尾,直奔唐寅。當靈箭快要射到唐寅近前的時候,突然之間破碎開來,化成漫天的靈刺,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似的,向唐寅籠罩過去。
    唐寅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怪異的靈武技能,此時他受制于靈壓,法施展暗影飄移,眼看著鋪天蓋地的靈刺向自己而來,他深吸口氣,身子先是微躬,猛然間斜著竄了出去。
    撲!在他閃躲出去的瞬間,他剛才所站的地方也變成了一片雪白,仔細看,那是一塊塊破碎的鋼片深深釘在地上,冷眼看去,少說也有上塊之多。這就是萬刃穿心箭,也是箭術修靈者特有的技能之一。
    唐寅回頭看看地面,暗道一聲好險,如果自己未能及時閃躲開,不得被林寧這一箭釘成篩子啊!
    他暗暗咬牙,憋住了力氣,向林寧狂奔過去。他心里很清楚,對陣箭術修靈者,拉開了距離就等于是找死,想破敵,就得和對方做貼身近戰,而且這也是他的強項。
    他能意識到這一點,林寧當然也不會忽視,看到唐寅如獵豹一般竄向自己,他想也沒想,抽身便退,即便是在退后的過程中,他仍回手射出一箭,取唐寅的頸嗓咽喉。
    受這一箭的威脅,唐寅前沖的身形也不由自主地頓了頓,揮刀將靈箭擋開,而這時林寧業已退到一處安全距離,對準唐寅,又釋放出一記萬刃穿心箭。
    唐寅奈,正打算抽身閃躲,忽聽自己的身后惡風不善,似有利器急而來。他本能反應的向下一低頭。就聽嗖的一聲,一支靈箭從他的頭頂掠過,直向林寧射出的靈箭撞去。
    兩支靈箭并沒有碰撞到一起,在碰撞前的一瞬間,林寧的靈箭已然破碎,化為細小的鋼片,如雪花一般向唐寅籠罩過去。后射來的那支靈箭穿過碎片,去勢不減,繼續向林寧飛去。
    林寧的注意力都放在唐寅身上,哪里想到在唐寅的背后會突然向自己射來一箭。
    眼看著自己的靈箭破碎開來,向唐寅籠罩過去,他的嘴角剛剛有挑起的趨勢,但馬上便被驚駭所代替。
    當他看到那支靈箭穿過自己的萬刃穿心箭時,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
    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這支靈箭,不偏不倚,正中林寧的眉心,隨著啪的一聲脆響,他頭部靈鎧破碎,靈箭的大半沒入他的腦袋,箭頭由他的后腦探了出來。
    直到死,他都沒看清楚到底是誰給自己放的冷箭。林寧一輩子用箭,在兩軍戰場之上,不知有多少敵方的將領和士卒死于他的箭下,可到最后,他自己也是死于旁人的箭射之下。
    在唐寅背后突然現身并射出致命一箭的正是江凡,他這一箭拿捏得很有把握,即便唐寅不閃躲,他也可確保不傷到唐寅。
    見到自己已將林寧斃于箭下,江凡快步來到唐寅近前,躬身施禮道:“末將救駕來遲,讓大王受驚了!”
    看到江凡,唐寅稍稍松了口氣,隨意地揮下手,然后走到林寧的尸體近前,低頭看了看,苦笑著暗暗搖頭。
    自己已經給他指出了一條明路,可惜他不選,真是浪費了這一身的靈武才學。
    唐寅舉目又向大殿內打量一番,此時雙方的交戰已要快接近尾聲,大殿里的貞人已被圍殺的所剩幾,即便苦苦支持的幾人也是讓聯軍將士團團圍住。
    戰場上,打的最激烈的當屬上官元讓和高斯這一對。
    他二人都是頂尖級的修靈者,打起來也異常激烈,此時二人已由大殿內一直打到殿外的廣場上,數的聯軍將士圍在四周,可只能干瞪眼,根本靠不上前。
    唐寅向殿外廝殺的二人望了望,對身邊的江凡說道:“去助元讓一臂之力,戰決,不要耽誤時間。”
    “末將明白!”江凡答應一聲,弓走出大殿。這時候,一群風軍侍衛押著十數名貞國大臣來到唐寅近前,問道:“大王,這些人怎么處置?”
    “風王殿下,你當初明明已應允公子,只要公子肯暗中助你聯軍,日后聯軍便助公子做貞王,風王殿下身為一國之君,怎能言而信?現又加害于公子?”看到唐寅,這些貞國的大臣們跪爬到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
    他們不此事,倒還好點,一聽完他們這話,唐寅心中的殺機更盛。這種有損于自己名聲的事,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能把清楚內情的人統統都殺光那才最好不過呢。
    他沖著貞國大臣們露住柔和又溫暖的笑容,可他手上的動作卻是截然相反的,毫預兆,他一把扣住一名貞國大臣的喉嚨,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就聽嘎巴一聲脆響,那名大臣雙目充血,臉色漲紅,嘴巴大張,身子已然軟了下去。
    唐寅一把把手中的尸體推開,沖著左右的侍衛沉聲喝道:“殺!一個不留!”
    【……第十集第三二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