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29

  唐寅一句話,等于是判了在場所有貞人的死刑。【】侍衛們蜂擁而上,把跪于唐寅周圍、已嚇傻了眼的貞國大臣們統統拉開,拽到一旁,舉刀就砍。
    只是頃刻之間,大殿里就變成了屠宰場,這些平日里養尊處優的貞國大臣們現在皆成為人家的俎上魚肉,毫反抗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大殿外,上官元讓和高斯的對戰也因為江凡的加入很快結束。江凡的冷箭只是射中了高斯的大腿,但在高手對決的戰場上,這么一處傷就足夠致命的了。
    上官元讓抓住機會,再也沒給高斯喘息之機,一口氣連續攻出三十余刀,最終在高斯力竭不支的情況下,上官元讓一刀劈下他的腦袋。
    聯軍在王宮這邊進展順利,把以李丹為的太子黨骨干基本全部絞殺在王宮之內,另一邊,聯軍偷襲貞軍軍營的戰斗業已展開。
    雙方實力相差太懸殊,安、玉兩軍共出動十個兵團,整整十萬人,進攻只有兩萬來人的營地,可以說戰斗一開始,就呈現出一邊倒的趨勢。
    天還未至三更,西湯城內的戰斗就已全部結束,太子黨一系被徹底清除。
    現在聯軍在西湯城內已再顧慮,各軍的將士就如同脫韁的野馬,以抓拿奸佞為名,四處亂竄,燒殺掠奪。一時之間,偌大的西湯城內叫喊連天,哭聲四起,如同遭受天災一般。
    桓軍早就對貞國王宮虎視眈眈,現在終于有了機會,他們哪肯放過?
    貞國王宮里的金銀珠寶雖然被風軍搶走了,但女人還在,李弘的嬪妃、公主們還在,這些倒成了桓軍覬覦的對象。
    就掠奪而言,桓軍比風軍要兇殘得多,風軍的掠奪只不過是搶些金銀珠寶而已,而桓軍不同,不僅搶錢搶物,連女人也要搶走,這還不算,就是走,也要放把火把他們帶不走的房子燒個精光。
    桓軍所過之處,就如同遭受了龍卷風襲擊似的,到處都是斷瓦殘垣,到處都是一片狼藉,被烈火燒得黑黢黢的尸體隨處可見。
    在聯軍鏟除掉太子黨一系后,隱藏起來的獠牙終于露了出來,當其沖受害的就是西湯。
    以前聯軍未破城的時候,西湯外城區的姓都想往城內跑,現在的情況正好反過來,城內的姓都在想方設法的往外城區逃。
    現在西湯外城區由風軍駐守,這里倒是風平浪靜,風軍將士也十分守規矩,對外城區的姓們林毫不犯。
    僅僅一墻之隔,西湯內外兩個城區如同變成兩個世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管安、桓、玉三軍在西湯城中怎么折騰,唐寅是沒有任何插手的意思,他嚴令風軍上下,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得私自入城。
    另一邊,他又秘密安排天眼和地在外城區悄悄放出風聲,稱外城區也不會安全多久,一旦等安、桓、玉三軍把城內搶光、殺光,接下來,就輪到外城區的頭上了,到時,只憑風軍一己之力,想攔也攔不住。
    謠言散播得很快,沒過多久,外城區便已是謠言四起、人心惶惶了,而這個時候,唐寅又不失時機的在外城區數個人口集中地設立招募處,鼓勵貞國姓北遷去往風國,不僅可以分房分地,還可以減免賦稅等等。
    風軍在西湯的懷柔政策已令當地的姓對其增加不少好感,現在西湯又被安、桓、玉三軍鬧得天翻地覆,已被*得路可走的貞國姓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只好接受了風國的招募。
    可以說城內鬧得越兇越亂,風國這邊所招募到的貞國姓也就越多。
    這日,唐寅接到消息,川莫聯軍已接近西湯,今晚就可抵達。
    唐寅淡然一笑,川莫聯軍的進軍度也算很快了,只比己方晚到西湯數日而已,不過就這區區的數日,也讓他二國少賺了不少好處呢。
    這場滅貞之戰終于要結束了,自己也該著手準備收兵回國了!唐寅站起身,伸展兩下筋骨,信步走出營帳。守在營帳門口的阿三阿四躬身問道:“大王要去哪里?”
    “在營帳里悶得慌,出來隨便走走!”唐寅恍然想起了什么,問道:“李弘現在情況如何?”
    “就關押在不遠處,由程將軍在派人看守。”阿三回道。
    “帶我去看看!”唐寅揚下頭,示意阿三在前引路。
    李弘關押的地點距離唐寅的營帳確實不遠,畢竟唐寅所在之地是風軍重點看守的地方,把李弘關押于此也更安全一些。
    自李弘被帶到聯營,唐寅還沒有見過他,此時見面,唐寅心頭也是一震。
    李弘雖說上了年歲,但保養得很好,頭黑而濃密,臉上紅光滿面,論是坐還是站,腰板都挺得溜直,很人一種不怒而威之感。
    可現在再看他,已是鬢斑斑,兩眼失去神韻,臉上毫光澤,坐在那里,老態龍鐘,給人的感覺死氣沉沉。
    現在的李弘,比唐寅印象中的李弘要老上好幾十歲。很難想像,短短數日,竟會讓一個人生這么大的改變。唐寅入帳后,自動自覺地走到李弘的對面,坐下。
    過了許久,一直閉著眼睛的李弘似乎才感覺到有人進來了。他微微挑起眼簾,看了一眼坐于自己對面的唐寅,什么話都沒有說,眼睛又慢慢閉上了。
    唐寅淡然一笑,伸出手指,輕輕敲了敲面前的桌案。阿三阿四會意,立刻讓下面的侍衛快去準備茶水。
    李弘不開口,唐寅也未說話,兩人就這么默默的相對而坐。不知過了多久,李弘突然擠出一句:“本王那糊涂的逆子是不是已被你等害死?”
    唐寅心中一動,恩,姜還是老的辣!和李弘比起來,李丹確實差得遠了。
    他還沒回話,這時候,侍衛把茶水端送上來。唐寅拿起杯子,雙掌輕輕地搓著,笑道:“公子可是助聯軍攻破西湯的功臣,聯軍又怎會害死公子呢?”
    李弘凝視唐寅,一一頓地說道:“這樣的鬼話,你騙騙旁人或許還可以,但你騙不了本王。”
    唐寅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平淡的語氣象是在闡述一件關痛癢的事,道:“昨晚,貴公子已歿于宮中。”
    “唐寅,你好狠……”明明已經預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但聽了唐寅親口講出來,李弘還是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他的腦袋嗡了一聲,呆了片刻,猛的一探身,把唐寅的衣領子狠狠揪住,象了瘋似的連連搖晃。
    不用唐寅把他推開,站于左右的侍衛一擁而上,將李弘死死按在地上。
    唐寅放下茶杯,又了濺于袖口的茶水,52o小說道:“今晚,川莫聯軍便會抵達西湯,到時,李王兄也將離死期不遠,這次就算我最后的探望吧!”
    李弘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來,但一干侍衛把他按得死死的,他趴伏在地,動也不能動。他的牙關咬得咯咯作響,由于用力過猛,牙齦都滲出血來,他怒視著唐寅,從牙縫中擠出一句:“唐……寅……”
    “恩!好好記住我的名吧!”唐寅邊向外走邊說道:“等日后見到閻王,也不至于連自己的仇人是誰都不知道。”臨出門前,他頓住身形,回頭說道:“以后,不會再有貞國,李氏一族也會被斬盡殺絕。”
    “啊——”直至唐寅離開營帳十多米,仍能聽到身后傳來的李弘咆哮聲。
    對于李弘,唐寅可沒有任何的憐憫之心,當年貞軍對風國的傷害可謂是刻骨銘心,直到現在被毀的城池都沒有恢復過來,而罪魁禍就是李弘,唐寅又豈能不恨他。
    他正往自己的營帳中走,意間望到轅門那邊有些混亂。唐寅皺了皺眉頭,向手下侍衛甩頭道:“去問問,怎么回事!”
    “是!大王!”侍衛答應一聲,快地跑向轅門那邊。
    等了一會,他又健步如飛地跑了回來,向唐寅插手施禮道:“營外來人是狄尤,他說要見孔青孔將軍,不管轅門的兄弟怎么勸說都勸說不走他。”
    要見孔青,唐寅嗤笑一聲,也罷,既然要見,就讓你見個夠吧!他向侍衛甩頭道:“傳令轅門的將士,讓狄尤進營,本王在中軍帳見他。”說完話,他轉身走回營帳之內。
    時間不長,隨著侍衛稟報,狄尤從外面走了進來。他插手施禮,說道:“小人見過風王殿下!”
    唐寅坐在鋪墊上,頭也沒抬,只是隨口應了一聲,然后問道:“聽說狄尤先生要見孔將軍?孔將軍現在并不在營中,狄尤先生應改日再來!”
    狄尤不自覺地握緊拳頭,現在他都懷疑孔青是不是還活著?他深深吸口氣,盡量平緩自己的情緒,他含笑說道:“其實小人也沒什么要緊的事,就是想問清楚幾件事而已,既然孔將軍不在,有風王殿下在也一樣。”
    “哦?”唐寅樂了,也終于抬起頭來,問道:“狄尤先生想問明什么?”
    “聽說,昨晚王宮內生激戰,李丹公子在激戰中不幸身亡?”
    唐寅聳聳肩,說道:“昨晚,李丹請列公入王宮赴宴,卻暗中設下埋伏,想把我等列公斬盡殺絕,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可不算是‘不幸身亡’,而應是‘咎由自取’才對!”
    【……第十集第三二十九……】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