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31

  第三三十一章
    唐寅正和靈霜邊下棋邊閑聊,龐麗到了。【】[]她不請自來,唐寅一點也不意外,含笑說道:“龐麗,你今晚怎么來了?這邊坐吧!”
    龐麗美目流轉,看了看唐寅和靈霜,雖然心里七上八下,但臉上還是帶著風情萬種的媚笑,柔聲問道:“妾沒有打擾大王和玉王殿下的雅興吧?”
    “當然不會。”靈霜笑得優雅,落落大方地說道,而心里卻嘟囔道:已經打擾到了!不知道為什么,她每次看到龐麗纏在唐寅身邊就會覺得別扭的很。
    “想必,你是在擔心狄尤的生死吧?”唐寅突然問道,然后不給龐麗反駁的機會,繼續說道:“剿滅狄尤一黨的大軍我已派出,很快就會知道結果了。”
    龐麗在唐寅身邊坐下,緩緩依偎在他的肩頭,輕聲細語地說道:“大王做事,一向穩妥,相信這次也不會生意外。”
    唐寅仰面而笑,用食指的指肚在龐麗臉上刮了刮,笑道:“借你吉言。”
    靈霜聽聞他二人的對話怔住,想了片刻,她把拿起的棋子放回到原位,不解地看著唐寅,疑問道:“若我沒有記錯,狄尤是幫王兄混入西湯的那個人吧?”
    “正是他。”
    “那王兄為何還……”
    “他當初雖有恩于我,但現在卻對我恨之入骨,而且他知道的事情太多,留不得。”唐寅的表情奈,語氣卻異常冷酷,毫半點感情。
    “明白了。”靈霜一笑,不再多問,重新拿起棋子,向前進了一步,吃掉一顆唐寅的棋子,52o小說道:“王兄的棋藝似乎一直都沒有進步啊!”
    “平日里根本人和我對弈,何談進步?”
    “那王妹常來找王兄可好?”靈霜笑吟吟地隨口問道。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當然好。”唐寅說道:“我歡迎還來不及呢!”
    他這話讓靈霜臉上的笑容更濃,而且還特意瞄了一眼唐寅身邊的龐麗。
    等唐寅和靈霜又下完兩盤棋,已是入夜戌時,靈霜感覺時間不早,正打算向唐寅告辭的時候,帳外突然傳來阿三的聲音:“大王,葉堂將軍求見!”
    “哦?”唐寅精神一振,揚道:“請葉將軍進來!”
    他話音剛落,營帳的門簾挑開,一身戎裝的葉堂走了進來,胳膊肘里還夾著一只木頭盒子。他大步流星來到唐寅近前,插手施禮,說道:“末將參見大王、玉王殿下!”
    隨著葉堂進來,龐麗的心也到嗓子眼,按照她的猜測,葉堂就是唐寅派去圍殺狄尤的主將。果然,唐寅向葉堂擺擺手,讓他平身,然后問道:“事情辦得怎么樣?”
    葉堂目不斜視,看都不看唐寅左右的靈霜和龐麗二女,對唐寅正色說道:“回稟大王,末將于狄尤家中,絞殺狄尤一黨共二十三人!”說著話,他把胳膊肘夾著的木盒遞到桌案上,并將盒蓋打開,說道:“這是狄尤的級!”說著話,他又回頭向帳外喝道:“抬進來!”
    隨著他的話音,帳外又進來兩名風軍士卒,同時還抬進來一只大木箱子,里面堆滿了血淋淋的人頭。
    唐寅聞言大喜,挺身站起,走到桌案前,向木盒里瞧了瞧,里面的人頭雖然表情猙獰,但還是可以辨認得出來,那確實是狄尤沒錯。
    隨后,他繞過桌案,又向大木箱子里面望了望,看著幾顆面部露在外面的斷,他依稀還記得那是狄尤茶館中的伙計。
    他贊賞地向葉堂點點頭,說道:“此事辦得不錯,記功一件!”
    “多謝大王!”葉堂再次插手失禮。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唐寅瞥了瞥自己身邊的二女,靈霜對人頭顯然沒興趣,她也比較厭惡血淋淋的東西,所以自葉堂打開木盒,她連看都沒看一眼,眼睛轉向別處,而龐麗則是截然相反,目光一動不動地落在木盒里的人頭上,呆呆木訥的表情也看不出來是背是喜,整個人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來神。
    他嘴角揚起,走回到龐麗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幽幽嘆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而你,也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他不在乎也不關心龐麗這一天都做了什么,他只看重結果。現在的結果是狄尤以及屬下黨羽確實被己方的將士所殺,這也就足夠證明龐麗的清白以及她對自己的立場。
    可實際上,龐麗對這個結果比任何人都震驚,她明明已經傳信給狄尤,明確告訴他今晚的兇險,他怎么還沒有離開,還是被風軍所殺了呢?
    如果是狄尤自己被殺也就罷了,可是下面二十多個兄弟也都被殺了,這太不可思議了。難道自己的信鴿被風軍攔截下了,那應該也不可能,自己是親眼看著信鴿飛走的,而且此時唐寅的樣子,似乎也并不知道自己傳狄尤的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龐麗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葉堂繼續向唐寅匯報,說道:“大王,茶館里準備的酒菜統統都有毒,而且是難以辨別毒性作又慢的香毒,另外,從茶館里還搜出不少的暗箭以及連弩,這些末將準備交給程錦將軍。”
    “恩!”唐寅邊聽邊點頭,等葉堂說完,他應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去辦吧!另外,記得叮囑程錦,要查清楚狄尤一黨的連弩是否出自于我軍,如果是,要查出來到底是怎么流出去的!”
    “末將明白!”葉堂插手施禮,然后向唐寅告辭離去。等他走后,唐寅又令手下侍衛把狄尤等人的級全部處理干凈。
    唐寅做事,即令人摸不著頭腦,又雷厲風行,靈霜對此幾乎也習以為常,曾經幫過己方大忙的狄尤就這么被唐寅殺了,實在讓人覺得惋惜。
    她苦笑著搖搖頭,說道:“王兄,時間不早,王妹也要告辭了!”
    “王兄就不送你出營了!”“王兄客氣!”
    靈霜和唐寅又寒暄了幾句,最*好oo這才起身離去。這時候,大帳里只剩下唐寅和龐麗兩人,見后者的臉上漸漸顯露出悲色,唐寅走到她身后,輕輕攬住她的香肩,柔聲說道:“我知道你和狄尤的感情很深,對于他的死,你也會感到很難過,現在已旁人,想哭就哭吧!”
    他話音還未落,龐麗的淚水已如斷線的珍珠,劈里啪啦的滾落下來。對于狄尤的死,她是即悲傷又憤怒,但讓她感覺力的是,她的憤怒都找不到泄的對象。
    可恨的是唐寅嗎?沒錯,狄尤是唐寅下令殺的,但他已經早早地告訴她了。可恨是自己嗎?可她也確實傳給狄尤了,她已經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
    原本可以幸免于難的狄尤卻偏偏死了,本來已抱有一死之決心的龐麗卻成功取得了唐寅的信任,這讓龐麗的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不過她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把事情弄個明白。
    此時,對于唐寅的親近,她自然而然地生出排斥感,低聲說道:“大王,臣妾覺得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她沒有任何的怨言,只是嬌媚又活潑的個性一下子變得壓抑和沉寂,唐寅的心里也難得的生出一絲愧疚。他拉住龐麗的手,問道:“你可是在怨我?”
    “妾不敢!妾是真的覺得累了。”龐麗仍是頭也不回地說道。
    唐寅對女人本就沒什么耐性,又見她現在拗得很,也就松開了她的手,靠近她耳邊,說道:“回去好好休息,不必想太多,日后,你隨我回風國,我自然會照顧你!”
    “臣妾多謝大王!”
    唐寅還想說話,這時,阿四進入帳中,來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剛剛探子回報,川莫兩軍距離聯營已不足十里。”
    呦!肖軒和邵方來得好快啊!唐寅目送龐麗離帳后,他說道:“立刻派人通知城中的各軍,川王和莫王已至。”
    肖軒和邵方抵達西湯的消息很快傳開了,越澤、黎昕以及靈霜紛紛來和唐寅匯合,一起去迎接肖、邵二王。
    他們出營只等了半個多時辰,就見前方亮起點點的火光。隨著時間的推移,火光越來越多,所覆蓋的范圍也越來越廣,漸漸的,變成鋪天蓋地,邊沿。
    唐寅、越澤、黎昕、靈霜四王各坐于馬車之內,望著迎面而來的大軍,黎昕嗤笑一聲,說道:“川莫兩軍的兵力雖眾,不過,他們實在來得太晚了,現在才趕到西湯,連殘羹剩飯都沒得吃了!”
    越澤哈哈大笑,說道:“殘羹剩飯?我們應該是連個渣都沒給他們剩下吧!”
    他二人,一直記恨著在自己被困之時,川莫兩軍見死不救的事,所以不管是心里還是嘴上,對肖軒和邵方都有頗多怨言。
    這是唐寅非常愿意看到的,川國的盟友越少,對風國的威脅也就越小,莫國的盟友越少,自己日后攻打莫國的時候也就越容易。
    他清了清喉嚨,醒道:“川莫兩軍將至,兩位王兄可不要表現出怠慢之態啊!”
    “這是自然!”越澤和黎昕也就敢當著唐寅和靈霜的面牢騷,在肖軒面前,兩人依舊和哈巴狗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