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32

  第三三十二章
    川莫二軍終于抵達聯軍大營,單單是先頭部隊就有五萬之眾,是清一色的莫國騎兵。【】[]等騎兵列好整齊的隊列,為的主將一一向唐寅、越澤、黎昕、靈霜施過禮后,后面的前軍也就到了。這是十多萬人的川莫混編大軍,再后面,就是中軍,足足有四十萬眾,肖軒和邵方也正在中軍之內。
    等六王見面,再次聚,場面堪稱熱鬧至極。六國的將士們聚攏到一起,歡呼聲震耳欲聾,那密壓壓的火把好像要把大地化為一片火海,扯天連地,邊沿。
    對于風、玉、安、桓四國大軍先一步攻陷西湯,肖軒表現得極為大度,除了靈霜,他給了唐、越、黎三王每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即表示了自己對列王的思念之情,又顯示出自己對四國大軍先一步破敵的由衷感激。
    肖軒展現出的大度,不僅唐寅、越澤、黎昕、靈霜不覺得意外,就連周圍的將士們也都認為很正常,因為肖軒的口碑就是如此,謙卑、大度,翩翩君子,罕見的明君圣主。
    在將士們排山倒海般的呼嘯聲中,唐、越、黎、靈四王把肖軒和邵方迎入聯軍的中軍帳。六國君主紛紛落座,肖軒身為名譽的盟主自然居中而坐,其它五王則分坐兩旁。
    至于六國的將士們,由于人數太多,入帳不下號,中軍帳里沒有那么大的地方,也沒有那么多的桌子和鋪墊,他們只能在兩旁站立。
    很快,聯軍士卒紛紛端著酒菜走了進來,分別擺放在六王面前。諸王由各自的侍衛驗酒、斟酒,隨后,肖軒端起酒杯,朗聲說道:“這第一杯酒……”
    他話因剛起,越澤和黎昕就急忙把酒杯舉了起來,眼巴巴地看著肖軒。
    唐寅和靈霜見狀,對視一眼,心中暗笑,這二位兩面三刀的本事還真是高人一等,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安桓兩國之所以能交好也是有道理的。
    肖軒面色一正,繼續說道:“……敬那些在伐貞之戰中英勇作戰而不幸陣亡的將士們!我等諸王,雖非圣賢,但也終于沒有讓將士們的血白流,貞國也終于被我六國合力所滅,以次,也應可以慰藉將士們的在天之靈!”
    他這番話讓在場的眾將不動容,就連對肖軒毫好感的風國將領們也是暗暗點頭,難怪川國蠻橫跋扈,而肖軒的口碑卻一向極佳,肖軒的處事作風確實做到了面面周全。
    唐寅、靈霜、邵方也相繼端起酒杯,與越澤、黎昕齊聲說道:“敬那些陣亡之將士!”說話之間,列王紛紛后退一步,將杯中酒橫灑于地。
    而后,諸王的侍衛再次前滿酒。肖軒端起酒杯,說道:“這第二杯酒,本王要敬風、安、桓、玉四位王弟、王妹以及四國的將士們,若非四位王弟、王妹率領大軍齊心協力、精誠合作,我六國也不會這么快就攻陷貞國的都城,摧垮貞國的朝廷,四位王弟、王妹以及四國的將士們居功至偉!”
    “哎呀!肖王兄這么說真是折殺我等!”
    “是啊、是啊,若非肖王兄和邵王弟拖住貞國的主力大軍,我四國聯軍也未必能攻下西湯!”
    越澤和黎昕一唱一和,在肖軒面前盡顯阿諛奉承之能事。
    不過,肖軒此時表現得也確實象一個公道又令人親近的兄長,自己毫不貪功不說,還主動把本屬于自己的一份功勞讓于旁人。
    唐寅暗暗冷笑,肖軒做起表面功夫來,還真不是常人能比的。既然大家都要說奉承話,那也就不差自己這一個了。
    他端起酒杯,大聲說道:“所以說,伐貞之戰的勝利,是我們六國的功勞,是六國王公和六國將士們的功勞,沒有誰的功勞大誰的功勞小之分,我等都已盡了自己應盡之力!”
    他這番說了等于沒說的話,卻迎來諸王和在場眾將的一致叫好聲。本來嘛,大家都是從你死我活的戰場爬過來的,怎么會是風、玉、安、桓的功勞就大,而川莫的功勞就小呢,就算那是肖軒的謙虛之言,也讓川莫兩軍眾將感覺心里不舒服,現在唐寅這么說,川莫將領們的心情也好過一些。
    六王的重新聚,六國大軍于西湯的勝利會師,在前面的半個時辰里,幾乎一句有用的話都沒說,盡是廢話、客套話,相互吹捧,互相褒贊。
    等諸王都已喝得有三分醉意了,所談論的話才漸漸被拉回主題。越澤和黎昕二人口若懸河,把四國聯軍是如何攻破西湯的大致經過向肖軒和邵方講述了一遍。
    雖說四國聯軍的破城有運氣的成分,但也法否認唐寅在其中所揮出的重要作用。肖軒邊聽邊點頭,時不時地出幾聲贊嘆,可心里卻是暗暗起了小心,唐寅這個人,狡猾多端,反復常,最重要的一點,他做事不拘一格,完全沒有君主的覺悟,全憑自己的喜好和隨機應變,令人難以琢磨和做出預測,這種法準確進行分析的對手才是最可怕的敵人。
    肖軒表面談笑風生,而在其內心里,已開始把風國升到原本貞國在他心里的位置——川國以后的第一大勁敵!
    “聽聞李弘已被關押在我軍的大營里?”肖軒問道。
    “是的,肖王兄!”黎昕回道:“我們也正打算為此事詢問王兄你的意思,看是把他押送至鹽城,交由天子處置,還是直接把他的腦袋送到天子面前?”
    肖軒眼珠轉了轉,微微一笑,說道:“西湯至鹽城,路途之遙遠,何止幾千里,單單在路就要耽擱數月之久,而這么長的時間里,萬一生了意外怎么辦?以本王之見,不如省去麻煩,將其就地處斬,把人頭送至天子即可。其實,以李弘之罪行,即便活著押送給天子,最后也同樣要被處斬。”
    他說得好聽,其實還是有私心的。
    把李弘押送至鹽城,說是交給天子處置,實則就是由唐寅來處置,把這么重要的一個人物送給風國,對川國而言終究是個隱患,甚至會直接影響到川國對貞地的占領。
    不過在眾王聽來,他的話合情合理,就連唐寅也沒有想得象他這么深遠。
    黎昕笑呵呵說道:“本王覺得肖王兄所言極是,留下這么一個禍根,一路不知道要給唐王弟帶來多少麻煩呢,還是就地處斬了事為好。”
    “恩!”諸王紛紛點頭表示贊同,而后又齊齊向唐寅望去,看他是什么意見。
    唐寅所謂地聳聳肩,說道:“既然列位王兄都認為就地正法李弘為,那么,就按照諸位王兄的意思辦,明日正午,我們就在貞國的王宮前處斬李弘。”
    “好!這次我們六王就一齊做次監斬官!”肖軒笑吟吟地說道。
    越澤仰面笑道:“他李弘的面子也算夠大的了,有六國君主做監斬,由古至今他可是第一人啊,哈哈——”
    “哈哈——”中軍帳里的笑聲響成一片。
    當晚,川莫兩軍駐入四國聯軍的聯營里。由于聯營是環城而建,里面的空間極大,別說再容納川莫兩國這數十萬大軍,哪怕再容納個一兩萬也毫問題。
    晚話,翌日,清早,肖軒早早的起床,拉邵方,由川莫兩國的一干侍衛、將領們護送著,進去西湯城內巡視。
    在路過西湯外城區的時候,肖軒和邵方的心情還不錯,只看外城區的模樣,就知道沒有被風、玉、安、桓四軍洗劫過,地面干凈,沒有絲毫血跡,所過之地,雞鳴狗吠,戶戶有人,家家炊煙。
    可是進了西湯的城門,來到內城區里一看,好嘛,這哪里還是一國之都城,簡直就是一片廢墟。
    大街小巷的尸體隨處可見,許多人都是被扒光了衣服,裸的橫尸于街頭,而且沒到一處街口,總能看到堆積如山的尸群,有些尸群似乎已有數日,散出腐爛惡臭的氣味。
    向街道兩旁看,家家戶戶的門都是碎的,向里面觀瞧,也是一片狼藉,雜物散落滿地。
    他們從城門處穿過半個城區,一直走到西湯正中央的王宮,這一路楞是沒有找到一處完好損、未曾受過洗劫的宅子,目光所及之處,除了尸體,就是半死不活的傷者以及跪在街旁的乞討者和孩子。
    “太過分了!”邵方邊看邊咬牙說道:“風、玉、安、桓四軍做的實在太過分了!”
    他說的過分不是說四**隊的兇殘,而是說四國大軍竟然把西湯洗劫得如此干凈,什么都沒給他們剩下。
    肖軒也幽幽嘆了口氣,說道:“確實是太過分了!李弘有錯,但貞國的姓是辜的,如此濫殺,一旦傳揚出去,我聯軍的臉面何在?天子的威嚴又何在?”
    邵方老臉一紅,連連點頭,道:“是、是、是!所以王兄定要狠狠訓斥一下風、玉、安、桓四王!”說著話,見王宮已近在咫尺,他又正色說道:“王兄,我們進王宮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