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33

  第三三十三章
    貞國王宮里已經沒有聯軍駐扎,但進進出出的零散將士卻很多,肖軒和邵方帶人在王宮里轉了一圈,這里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當他們走到翠楦宮的時候,正好碰到兩名桓軍士卒從里面出來。這二人一邊系著腰帶,一邊說說笑笑。
    “這個女人怎么樣?”“太美了,老子這輩子也沒玩過這么漂亮的女人!”“聽說是貞國的公主。”“我還以為是王妃呢。”“哈哈——”
    肖軒只聽了一會就聽不下去了,皺著眉頭,向身后眾人一甩頭,沉聲喝道:“走!出城回營!”
    西湯包括貞國的王宮在內,已經被糟蹋的不成樣子了,肖軒只有一種感覺,就是骯臟,這種地方,他片刻都不想再多留。
    他邊催馬向外走邊對邵方說道:“傳令全軍,放火燒城,城中的貞人,一個也不能留下!”
    若是讓外界知道聯軍在西湯的所作所為,不僅僅作惡的安桓二軍會名譽掃地,就連川國也要受其牽連,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西湯徹底毀掉,把它從這個世界上抹除,如此一來也就沒人知道聯軍在這里到底做過什么了。
    邵方理解地點點頭,搖頭說道:“王兄所言極是,西湯確實不能再留了。”
    風、玉、安、桓四國聯軍早已經把西湯的財富席卷一空,現在肖軒和邵方議屠城,并放火燒掉西湯,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王自然也不會反對。
    當天中午,聯軍將李弘吊死于貞國王宮的宮門前,接下來,聯軍封鎖城門,對城中的貞國姓展開了血腥的屠殺。
    聯軍在城中大開殺戒,風軍則在城外大規模運送外城區的貞國姓去往風國。shouda8
    現在聯軍已下令處斬西湯內外全體貞人,再留下來,就是死路一條,原本那些不想移居風國的貞人也不得不妥協。
    在風軍四處拉攏貞人去往風國的時候,龐麗悄悄來到狄尤經營的那間茶館。
    此時,茶館里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破碎的茶杯、茶碗以及桌子,在地上,還清晰可見深黑色干枯的血跡。
    見此情景,龐麗的眼圈又紅了,她緊咬著嘴唇,小心翼翼地穿過茶館,來到后院,這里也沒好到哪去,凌亂不堪,干枯的血跡亦是一片片。
    茶館早就被風軍掃蕩過好幾遍,沒留下什么東西,龐麗逛了一圈也沒有現有價值的線索。最后,她走回到院中,助地環視四周,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
    難道,狄大哥的死就永遠成為一個迷了嗎?自己就永遠找不出來破壞自己傳信的那個人了嗎?龐麗正感絕望之時,意中看到距離自己不遠的那顆老樹。
    她心中一動,突然想起以前狄尤曾和她說過,如果有重要的情報要傳報,而他又恰巧不在,可將情報放在院中老樹上的鳥窩里。
    想到這,她下意識地抬起頭來,樹上的鳥窩還在,風軍把一切都搜走了,偏偏忽略掉了這里。
    龐麗報著試試看的心理,來到樹下,手腳并用,三兩下便爬到樹上,她一手摟著樹杈,一手伸進鳥窩里,在里面摸了兩下,指尖突然碰到硬物,她心頭一震,急忙將拿硬物拿出,仔細一看,原來是只竹筒。
    她面露驚喜之色,順著樹干滑落在地,快地拔掉竹筒的蓋子,從里面倒處一卷信紙,她雙手顫抖著展開信紙,那是狄尤的親筆信,而且這封信還恰恰是寫給她的。
    狄尤在信中有到,如果龐麗能找到此信,說明自己已經死了,他相信以龐麗的聰慧,也定會找到此信。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他有收到龐麗的飛鴿傳,他也確實想過逃離避難,可是轉念再想,即便自己能成功逃走,但終其一生也難報國仇家恨,反而還會牽累龐麗。
    既然自己法報仇,那不如就以犧牲自己為代價,創造一個可以報仇的人,那個人,就是龐麗。
    唐寅生性多疑,龐麗是自己的部下,必然不會被唐寅所信賴,而且唐寅能把要殺自己的消息告訴給龐麗,也正是對她的試探,所以自己想到將計就計,以自己的死來換唐寅對龐麗的信任。龐麗本就是唐寅的身邊人,如果再得到唐寅的信任,那么報仇將會變得易如反掌。
    可以說聯合討伐貞國的六國都是仇人,他希望龐麗日后能見機行事,最起碼,也要除掉唐寅這個卑鄙小人。
    這就是狄尤信的全部內容。龐麗看后,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根本沒有人破壞自己的飛鴿傳,狄大哥之所以會死,完全是他自愿的,他要用自己的死,來換她報仇的機會。
    滴答、滴答!
    一滴滴的淚珠落在信紙上,龐麗看過信,不知不覺中已是淚如雨下。把一個如此堅韌之人,能*得心甘情愿的去赴死,這得是多大的悲傷和憤怒,又是多大的仇恨和怨念。
    不知過了多久,龐麗才中悲痛中回過神來,這時候她才現,手中的信紙已完全被自己的淚水浸透。
    她拿出火折子,點了數次都沒有把信紙點燃,最后干脆團了團,直接塞進口中,吞進肚子里。
    當龐麗回到風營時,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又恢復成以前風情萬種、嫵媚多情的模樣,漂亮的臉蛋掛著看似輕佻的笑容,眼神中卻透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
    從這時起,她把唐寅纏得更緊了,幾乎時刻不在他身邊。
    唐寅雖然覺得龐麗過于粘人,但也不至于討厭,主要是通過狄尤的事,他對她已產生了信任感,唐寅對他所信任的人,一向都很寬容,也很包容,甚至是縱容。
    西湯被聯軍所毀,都城的李氏王族以及滿朝的臣、武將,一幸免,全部做了聯軍的刀下鬼。君主死了,朝廷垮了,貞國上下群龍,實際上已名存實亡。
    這時候,天子又不失時機的出面,頒更~新o布詔,先表彰了六國聯軍的功績,后面又宣布,廢除貞國封地,將其全部領地,平分成四部分,交由川、莫、安、桓四國管理。
    隨著殷諄這份詔下達,貞國在名義上也不存在了。
    至此,昊天帝國境內,那個雄霸西南,以兇狠彪悍著稱、曾令數人聞風喪膽的貞國被徹底除名,在六國大軍的強壓打擊之下,蠻橫一時的貞國也僅僅堅持了數月而已。
    貞國的滅亡,固然和外強中干的國力有關系,李弘的自大也是重要的因素。
    他以為天子能,皇廷衰敗,他便可以取而代之,那曾想,槍打出頭鳥,他一時之間竟引起列國的公憤,軍力強大而國力衰弱的貞國獨木難支,而且李弘的所作所為讓他在貞國國內也大失民心,使得眾叛親離,導致貞國迅瓦解,他自己也被活活吊死。
    在滅貞之戰中,最直接受益的疑是川、莫、安、桓四國,畢竟偌大的貞國是被他們四國平分的,四國的領地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個郡。可是,最直接受害的還是他們四國。
    被四國所占領的貞地實際上就是個底洞,不僅讓四國難以賺得好處,反倒還需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財力。
    貞人的反叛是令人頭痛的問題之一,而西部強國的軍事入侵更是一個揮之不去的惡夢。
    西部番邦的騷擾和侵襲,原本這只是貞國所面對的問題,貞國也一直應付得很好,貞人以兇悍的武力和毒辣的作風,把西部眾多番邦打得服服帖帖。
    可現在貞國滅亡,貞國一分為四,變成了川國、莫國、安國、桓國,西部番邦又開始蠢蠢欲動,不停的騷擾和入侵。
    為了維護帝國領土完整和臉面,瓜分貞國的四國只能不停的出兵出錢,鎮守貞地邊疆,其中以在貞地主導大局的川國投入最大。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貞地反而成了吞噬川國國力的黑洞,川國的衰落,也恰恰是從滅貞勝利開始的,當然,這也是肖軒所始料不及的。
    在滅貞之戰中看似沒有收益的風、玉兩國卻成了真正的受益者。風、玉兩國不僅掠奪了貞國大量的金銀珠寶,而且還從貞國遷移回大批的貞人。
    玉國所遷移的貞人數量已然過二萬,風國所遷移的人數更巨,雖沒有明確的記錄,但估計至少也是玉國的三、四倍之多,以后,還有大批量的貞人在源源不斷的北上尋親、投奔,遷移到風、玉兩國,這使兩國的人口在短時間內得到大副升,尤其是風國,將青壯人口嚴重不足的劣勢一下子抹平,風國龐大的兵力和強大的軍力都得以維持下去。
    風國吞并寧北八郡,使其國力達到一個質變,吞并莫北五郡,嚴格來說并沒有讓風國變強,反倒使風國國力消耗加劇,但滅貞之戰,卻促成了風國國力的又一次質變。
    冷兵器時代,人口的多與寡也是衡量一個國家強與弱的重要標準。
    長達數月之久的戰爭終于結束,六國聯盟自動解除,聯軍就地解散,要各回各國,臨離別之外,各國的國君還要再吃一頓最后的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