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37

  第三三十七章
    當上官元讓坐在那里的時候,人們只會視他為風國大將,充其量就是對其心存顧慮罷了,但等他出完手之后,人們不從骨子里生出寒意,打心眼里感到恐懼,邵方便是如此。【】shouda8
    肖軒已一再暗示他不要出手,上官元讓的存在又讓他感到巨大的威脅,邵方又急又氣,狠狠握了握拳頭,然后騰的站了起來。
    見狀,大帳里的莫將們也紛紛起身,一個個手握劍柄,只等邵方一聲令下,他們便沖過去和唐寅拼命。
    不過邵方并沒有下達攻擊的命令,而是咬著牙怒視唐寅半晌,52o小說道:“肖王兄,本王身子有些不適,恕難奉陪,先告辭了!”說完話,也不等肖軒回答,他一甩袍子,拂袖而去。
    邵方一走,在場的莫將們同是一怔,稍愣片刻,人們急忙向肖軒拱拱手,緊接著,追出帳外,跟隨邵方而去。
    肖軒當然知道邵方在氣什么,如此好的機會,卻未能得手,心里不窩火才怪呢!
    他心里也同樣暗道一聲可惜,不過臉上仍是笑呵呵的,對左右的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王說道:“既然邵王弟不舒服,就隨他去吧,我們繼續喝我們的!”
    邵方的含憤離去讓唐寅緊繃的神經松緩不少,不過這里終究還是是非之地,他也不愿久留。他向肖軒含笑說道:“肖王兄,明日一早我便要起程回國,我也想回營早些休息,等日后有機會再和肖王兄喝個痛快吧!”
    今日想除掉唐寅已然沒有可能,既然如此,也就只能隨他去了。肖軒輕嘆口氣,欠起身來,還裝模作樣的挽留幾句,見唐寅去意已決,便不再留他。
    邵方和唐寅相繼退席,靈霜、越澤、黎昕也不約而同地起身告辭,剛才還人滿為患、熱鬧非凡的營帳,轉瞬之間便人去樓空,只剩下肖軒和川軍將領。
    很快,川將們也都散去,最后只有肖軒的心腹愛將、川國的上將軍何如水留下來。
    他環視大帳,見左右已人,走到肖軒近前,低聲說道:“大王,今日未能除掉唐寅,日后,恐怕是后患窮啊!”
    何如水了解內情,知道邵方和肖軒之間的密謀,他對唐寅的顧慮也頗深,認為由唐寅主導的風國肯定會是繼貞國之后,對川國最大的隱患和威脅。
    肖軒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如水,你還不知道吧,風、玉、安、桓四國大軍都已集結在我軍營寨周圍,如果現在對唐寅下手,四國大軍恐怕就要聯手強攻我軍大營了。”
    何如水聞言臉色頓是一變,難怪剛才在席間大王一再阻止邵方出手,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他皺起眉頭,喃喃說道:“難道,安、桓二王現在都已站到風王那一邊,要與我川國為敵了?”
    “這倒未必……”頓一下,肖軒又若有所思地接道:“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唐寅其人,狡猾多端,又善于收攏人心,越澤和黎昕又向來唯利是圖,想收買和拉攏他二人,也非難事。”
    “若是如此,大王可要早做準備啊!”何如水顧慮重重地說道。
    肖軒點點頭,幽幽說道:“唐寅能拉攏越澤和黎昕,本王又何嘗不會?”
    且說唐寅,順利離開川軍大營,回到集結于川營附近的風軍陣營里,這才長出口氣,隨他同行的眾將們也暗道一聲好險,這場看似融洽和睦的散伙宴,實則暗流洶涌,危機重重,險些當場便生激戰。
    回到己方的大軍之中,安下心來的唐寅對龐麗笑道:“這次多虧有你在我身邊,不然,我可能就中了邵方和肖軒的詭計!”
    如果他和靈霜、越澤、黎昕真被邵方的酒迷暈,后果將不堪設想,弄不好包括他在內,與會的風人一個都走不掉。
    龐麗嫣然一笑,身子一傾,倒入唐寅的懷中,嬌柔地說道:“妾身是大王的女人,自然要盡心竭力地輔佐大王、保護大王,不讓那些心懷叵測的小人傷及大王!”
    唐寅被她的話逗得仰面而笑,伸出手來,將懷中的龐麗摟緊。
    他對龐麗,談不上有多喜歡,但也絕對不討厭,而且通過這次的事,他對龐麗也更加信任。馬車旁的程錦看著龐麗和大王親密的樣子,忍不住暗暗皺眉,他是打心眼里厭煩龐麗這個女人,至于具體的原因,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這種討厭,只是單純地出自于直覺,只是這話也不好在唐寅面前說起。
    他前腳剛回到風營,靈霜、越澤、黎昕三人就到了。唐寅在自己的營帳中接見三王,難得的,他把龐麗也留在自己身邊。
    由于他們四王已經很熟了,之間沒有那么多的禮數可講。唐寅隨意地側臥在塌上,頭側枕著龐麗的**,靈霜、越澤、黎昕則散落兩旁。
    黎昕是直腸子,開門見山地問道:“王弟,剛才在宴上,莫王拿出的貞酒是不是有問題?”
    諸王都不是傻子,唐寅能當眾拒飲邵方的酒,恐怕絕非象他說的‘亡國之酒’那么簡單,很可能其中還有隱情。
    唐寅一笑,挑目瞄了一眼龐麗,說道:“麗,你來說吧!”
    “是,大王!”龐麗先是仔細地剝掉手中的葡萄皮,將果肉放入唐寅口中,然后這才將清甘藍和甘藍醉的事徐徐道來。
    等她說完,唐寅笑瞇瞇地說道:“若非麗是貞人,又熟悉清甘藍和甘藍醉的效用,恐怕你我諸王,現在都已做了川王和莫王的刀下鬼了!”
    啊!靈霜、越澤、黎昕大吃一驚,同時也倒吸口涼氣。難怪呢,他們在邵方的酒里根本沒驗出有毒,原來是一種需和香料相配合才能揮作用的迷藥。
    “他***!果然是人心叵測!”黎昕狠狠一拍桌案,心有余悸又怒火中燒。
    越澤和靈霜也沒好到哪去,臉色難看,拳頭都握得緊a}緊的。黎昕眼珠轉了轉,問道:“王弟回國之后,是否還要對莫國用兵?”
    “這個……”唐寅遲疑一下,沒有立刻回答。黎昕正色道:“王弟不必擔心,我并非要探口風,而是打算和王弟一同出兵,征討莫國!”
    呦?黎昕這話倒是唐寅沒有想到的。后者心思轉了轉,含笑說道:“王兄,莫國國力之強,不在你我兩國之下,莫國的騎兵之勇,更是獨步天下,你若與我共同出兵莫國,與莫國公然決裂交惡,其中的風險可是極大的,王兄可有考慮清楚?”
    黎昕沉聲說道:“今日邵方欲加害于我,此仇豈能不報?若王弟不信我,我現在便可指天盟誓,與邵方勢不兩立!”黎昕可不是傻子,他肚子里也有他的小算盤。
    就算邵方拿出來的酒真是甘藍醉,就算甘藍醉和清甘藍相配合真會讓人醉倒,他相信邵方要對付的人也絕非是自己,主要是唐寅。他之所以出要和唐寅共同出兵莫國,報仇只是托詞,其中有利可圖才是真的。
    通過這段時間和風軍的配合,黎昕已然看出風軍戰力極強,即便對陣貞軍也是當仁不讓,與風軍并肩作戰,成功的希望很大。其次,莫國上一次已被風國打的元氣大傷,本土都被分割出去五個郡,短時間內難以恢復,現在的莫國,就是一塊大蛋糕,只要跟著風國一同出兵,日后便可分一勺羹,這樣的便宜不占,這樣的機會若是錯過,豈不太可惜了?
    說白了,黎昕并非是誠心來幫唐寅的,而是來坐享其成的。
    這個道理,唐寅又哪會不明白,不過,他又法拒絕黎昕。在他看來,以風國現在的軍力,滅掉莫國雖非易事,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他最擔心的是川國插手。如果川國糾集安、桓兩國,增援莫國,單憑風國一國之力,是不可能取勝的,此時黎昕出要與他一同出兵莫國,倒是個好機會,不指望桓國能出多少力,至少不會和川國站到一起與自己為敵了。
    見唐寅瞇縫著眼睛,久久未語,黎昕身子前探,疑問道:“怎么?王弟還不相信我的決心?或者說,王弟是看不上我桓軍,不屑與我桓國結盟?”
    旁人看不出來唐寅的表情有什么變化,龐麗倒是感覺到枕在自己腿上的唐寅重了幾分,那是他身上肌肉繃緊的關系。
    他微微一笑,說道:“怎么會呢?與王兄結盟,一同伐莫,我高興還來不及,怎么可能會拒絕?!既然王兄主意已定,那你我今日就一言為定,等回國之后,我會立刻派出使臣,出訪桓國,與王兄共商滅莫大計!”
    眼看著唐寅和黎昕又要再次結盟,準備聯手吞并莫國,一旁的越澤有些急了。他也看得出來,以莫國現在的狀況,一旦風、桓聯手征討,必亡疑,他也想參與其中,在莫國身上瓜分一份好處,可安國偏偏和莫國已早有盟約,若他也出兵討伐莫國,等于是背信棄義,會被天下人唾棄。
    他正焦急之時,靈霜開口說道:“王妹向來與列位王兄馬是瞻,既然兩位王兄都欲出兵莫國,王妹又怎敢坐視不理呢?這戰,也算王妹一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