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38

  第三三十八章
    見靈霜也表明態度,愿意一同出兵莫國,越澤再忍不住,大聲說道:“伐貞,我們四國同生死,共進退,戰不勝,攻不克,伐莫,自然也不能少了我安國。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_”
    在滅貞之戰中,安、桓都嘗到了勝利的甜頭,現在又見風使舵的把矛頭對準了莫國。
    有安桓二國插手風莫之戰,自然會瓜分掉風國不少的好處,但同樣的,也會讓風國在這場戰爭里把風險降到最低,就利弊而言,唐寅覺得還是利大于弊。
    風、玉、安、桓四國君主定下口頭協議,決定四國結盟,共同出兵莫國,這也將成為第一場由風國主導的列國之爭。
    翌日,風、玉兩國大軍準備起程,撤離貞國,返回本土。川、莫、安、桓四軍則暫時不能撤離,四國的君主接下來還要商議如何分割貞國領地的事宜。
    在撤離之前,唐寅特意招來貞軍中的眾將領。
    現在被軟禁在聯軍大營里的貞軍有五十萬眾,其中的二十萬是先前倒戈向聯軍的貞軍,另外的三十萬是西湯守軍。
    五十萬的大軍,光是兵團長就有五十多號,再加那些上將軍、中將軍以及上雜七雜八的偏將,總人數有一多號。
    唐寅把這些貞將都召到自己的營帳中,沒有多余的廢話,他開門見山地說道:“現在貞國已亡,西湯被安、桓兩軍毀于一旦,已成廢墟,不知列位將軍以后打算何去何從啊?”
    眾貞將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接話。大帳里一片沉寂,靜得鴉雀聲。許多貞將垂下頭去,默默流淚。
    唐寅環視眾人,輕輕嘆了口氣,幽幽說道:“川、莫、安、桓四國已做出決定,要均分貞國領地,日后,天下將不會再是貞人,貞人要么成為川人,要么成為莫人、安人或桓人。”
    貞將們聞言,不少人都下意識地握緊拳頭,緊咬牙關,眼中射出仇恨的兇光。
    唐寅假裝沒看到,繼續說道:“本來,川、莫、安、桓四國王公都很擔心列位將軍會心存復國之念,會對日后四國治理貞地造成麻煩,所以打算將列位將軍統統處死……”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人們本能反應地紛紛抬起手來,摸向腰間的佩劍,可是摸到空空如也的腰際,人們才猛然想起,他們的武器早已被聯軍繳走了。
    有貞將又悲又憤,須皆張,沖著唐寅大聲喊喝道:“風王殿下要殺便殺,我等身為亡國之將,早就不想再茍且偷生了!”
    “沒錯!風王殿下就我們來個痛快吧!”
    眾貞將們義憤填膺,群情激憤,不約而同地向唐寅近前涌去。
    站于周圍的暗箭人員臉色同是一沉,齊刷刷地抽出佩刀,作勢要對在場的貞將們下毒手。
    這時候,唐寅擺擺手,示意暗箭人員不要動手,而后,他站起身形,非但未退,反而還向眾貞將們走去。
    眼睜睜看著唐寅向自己走過來,貞將們下意識的向左右分開,他一直走到人群的正中央,方收住腳步,站定。
    他說道:“川、莫、安、桓四王為了便于統治貞地,欲致列位于死地,但本王實在于心不忍。本王在此誠心邀請各位將軍,隨本王去往風國,本王可以保證,不僅不會殺害各位,還會繼續讓各位在軍中為將。本王知道,你們當中有很多人都不想離開貞地,不想離開家鄉,但是,留下來要么是死路一條,要么就要服從川、莫、安、桓四國的管制,成為人下人,終其一生,也難有復國、報仇的希望。\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但若隨本王去風國,那就不一樣了,我風國的利劍,早晚有一天會砍在列國的頭頂上,何去何從,列位將軍自己選吧!”
    他這番話是半真半假。其實川、莫、安、桓四王還未決定如何處置這些貞軍,不過以他們對貞軍的顧慮,將其統統處死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唐寅的話中有恐嚇之意,但他的恐嚇并非是的放矢。
    眾貞將們互相瞧了瞧,一各個皺起眉頭,沉默語,不過他們當中有相當對一部分人已被唐寅的話打動。
    可以說六國聯軍都是導致貞國滅亡的劊子手,只是在六國聯軍當中,風軍對貞國還算是比較柔和的,就拿西湯來說,風軍非但沒有濫殺辜姓,反而還竭盡全力地保護外城區的姓不受傷害,與安、桓兩軍的所作所為比起來,風軍的表現可用仁慈來形容。
    見貞將們即人響應自己,但也人站出來表示反對,唐寅心里稍稍松口氣,只要貞將們沒有強烈的抵觸情緒,那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他雙目彎彎,笑了,說道:“當然,風國以后的爭戰還會有很多,甚至會和所有的公國為敵,投靠風國,就等于是把自己的半條腿邁進鬼門關里,如果諸位將軍有人害怕,不敢去風國,本王也能夠理解,絕不會勉強諸位!”
    他這話即是激將法,也給了那些想去風國卻又不敢表態的貞將們一個臺階。他話音剛落,立刻有數名貞將大聲說道:“風王殿下,我等常年爭戰沙場,又豈是怕死之人?”
    “風王殿下可以殺了我們,但不可羞辱我等!”
    正當人們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表示不滿的時候,混于眾將中的貞國上將軍聶澤苦笑著說道:“我等眾將之中,許多人的手上都粘滿了風人的血,風王殿下邀我等投靠風國,日后……只怕也難以善待我等!”
    聶澤一開口,貞將們都閉嘴了,目光齊刷刷地看向唐寅。在眾人看來,別的貞將,風王或許還能容忍,但對聶澤,風王恐怕是論如何也容不下他。
    當初川貞聯軍討伐風國,聶澤就是貞軍主帥,正是他想出用瘟疫的戰術攻破風國霸關,導致霸關守軍數萬人死于非命,也正是他策劃的兵分兩路,分出一部分貞軍精銳突進風國腹地,連屠帶毀風國數城,險些攻破風國的都手機看oo}}。。聶澤可是風國的死敵,死在他手上的風人不計其數,風王又怎么可能容得下他?
    看到說話之人是聶澤,唐寅也暗暗皺了皺眉頭。他對聶澤,可謂是恨之入骨,若非聶澤在貞軍中的聲望甚高,若非唐寅想樹立風軍和善的形象,恐怕早就把他殺了,哪還會容忍他活到現在。
    這時候,他需要做出取舍,要么放棄仇恨留任聶澤,要么血債血嘗不管不顧地殺掉聶澤。他瞇縫著眼睛,注視聶澤良久。
    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長,他嘴角突然挑起,撲哧一聲樂了,說道:“以前風貞之間的爭斗,皆因立場不同,各為其主罷了。如果聶澤將軍真心投靠我風國,本王不僅不殺你,還會封你做風國的上將軍,做風軍的一軍之統帥!”
    此話一出,令在場的眾人不倒吸口氣,包括許多的風將。聶澤更是動容,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疑問道:“風……風王此話當真?”
    唐寅面色一正,說道:“聶澤將軍雖傷我風人甚眾,但本王也不得不承認,聶澤將軍是一位難得的帥才,本王雖恨你,但也同樣看重你,你若真心投靠,本王定會重用于你!”
    他這話并非虛假的安撫之詞,而是出于真心的。聶澤統兵的特點就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只要能取勝,可以不顧世人的眼光,甚至可以拋棄道德、道義乃至人性,如果是敵人,唐寅會恨他、懼他,但若是自己人,唐寅也會很喜歡和欣賞他。
    唐寅的表態讓聶澤的心緒久久難以平靜,他臉色一會紅,一會白,變換不定。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抬起頭,對上唐寅的目光,隨后,撩起征袍,單膝跪地,顫聲說道:“末將聶澤,愿為風王效犬馬之勞,日后若有二心,天誅地滅,死葬身之地!”
    聶澤的表態,對于貞將們而言太具有震撼力了。他是貞將中地位最高、聲望最盛的統帥之一,他的倒戈,也直接影響到相當一部分的貞將。
    隨著聶澤表示向唐寅效忠,周圍的貞將們嘩啦啦的跪倒一大片,齊聲說道:“末將愿投奔風國,為風王殿下效犬馬之勞!”
    唐寅見狀,心中不由得一陣蕩漾,一下子能收服這許多的貞將,已遠遠出了他的預料。
    他急步上前,來到聶澤近前,伸手將他扶起,正色道:“以后,聶澤將軍便是本王的同袍兄弟,有本王在一天,便有你聶氏一族的富貴榮華!”
    若在以前,以聶澤對風國的血海深仇,唐寅絕對會除之而后快,但現在他的性格已轉變了很多,越來越淡化個人的快意恩仇,一切皆以利益為出點,怎么做能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就去怎么做。
    大部分的貞將選擇投靠風國,但還有一部分的貞將選擇留在貞地。
    他們向唐寅明確地表示,要在貞地與川、莫、安、桓四國死戰到底,縱然一死,也在所不惜,他們生是貞人,死亦做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