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40

  第三四十章
    唐寅對如何妥善安排四十萬的貞軍十分頭痛,邱真幫他想出一個主意,在鹽城附近再建一座衛城,專門做安置貞軍家屬之用,如此一來,就等于把貞軍的家人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也就不用再擔心貞軍生變了。【】
    對于邱真的建議,唐寅覺得十分可行,如此安排,也最為穩妥。他笑問道:“新城叫什么名為好?”
    邱真托著下巴想了想,說道:“此城有平大王后顧之憂的涵義,就叫它平城!”
    唐寅點點頭,可52o小說道:“新建一城,花費巨大,需要不少的金銀啊!”
    邱真說道:“大王在征討貞國的時候不是繳獲了很多的戰利品嗎?正好可做興建新城之用。”
    “恩……看來也只能如此了。”唐寅聳聳肩,奈地說話。
    風國爭戰連年,國庫一直處于半空虛狀態,要建造新城,耗資數,以風國的國庫而言根本法支撐,也只能把從貞國繳獲的金銀珠寶拿出來應急了。
    此事他和邱真敲定下來,翌日,在風國的朝議時,他當眾公布此事。對于唐寅的安排,以聶澤為的貞軍將士可以接受,他們遠離家鄉,投靠風國,最大的顧慮就是如何安置自己的家人。現在風國要在鹽城附近新建一城,專做安置貞軍家屬之用,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也不用他們再分心去自己想辦法了。
    要新建一城,即便風國的勞力充足,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在新城未建好之前,貞軍的家屬暫時安頓在鹽城的周邊,如此一來,鹽城附近倒多了不少的臨時村鎮。
    至于四十萬的貞軍,唐寅將其命名為戰軍,聶澤擔任軍團長,下設四名副軍團長,分別是陳修、陶元豐、張程和管戴,這四人,都是風將出身。
    由于戰軍的兵力太多,遠遠出了風國正規軍團的編制,所以內部還有細分,四十萬將士平分為四部分,分別是戰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軍團,每個軍團都是十萬人,分由四名副軍團長直接管理。
    從中也能看出聶澤雖是四十萬貞軍的總軍團長,但真正的實權都掌握在四名副軍團長手,他的權利已在很大程度被架空。
    對于非風國出身的將領,唐寅不會一下子就給予充分的信任,總要留個后手。
    把貞軍做了細致的規劃之后,唐寅這才傳令下去,戰軍系數南下,進入莫北五郡,協助新莫國的朝廷,鎮守邊境。
    他一聲令下,四十萬眾的戰軍下齊動,浩浩蕩蕩的南下,向莫北五郡進。
    另一邊,唐寅又責令軍政堂,盡快制定出對莫戰爭的具體時間和計劃,他也好轉告安、桓、玉三國,四方要共同出兵。
    風國剛剛遠征完貞國,便馬不停蹄的又開始部署起對莫戰爭的事宜,戰爭的烏云并沒有因為貞國的滅亡而消散,反而變得越凝重。
    現在風國的兵力在急的增加,而軍中的將領卻在戰爭中不斷折損,越來越少,唐寅急需大量將和武將來填補軍中的空缺,在他回到鹽城不久,風國再次頒布征武令,在全國范圍內招攬人才。
    這一次應征的人數空前之多,但人種已不單單是風人,還有大批的寧人、莫人甚至貞人。
    經過層層的篩選,遞交到唐寅手里的名單有二十人。其中風人只占了五席,寧人和莫人合占五席,另外的十席全被貞人所占。
    這十位脫穎而出的貞國人才,其中有四人本就是貞軍中的將領,只是他們不滿意現在的職位,當朝廷頒布征武令的時候,他們也趁機報名參加了。
    在當時,除了風國外,各**中的將士并非是實力和軍階成正比的,在軍中能不能受到重用,先要看出身,如果出身于低賤,哪怕實力再強,靈武再高,也只能從低層做起。
    對于那些有實力,但軍階又偏偏不高的貞將,征武令對他們而言就是個難得的好機會。
    唐寅十分看中征武令選拔出來的人才,特意在自己的王府里安排酒宴,將這二十人統統召來,一是和他們見見面,其次也想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有不凡的實力。
    等二十人都到齊后,由王府的侍衛領著,齊齊進入廳堂之內。居中而坐的唐寅面帶微笑,仔細打量這二十人。他們當中有高有矮,有胖有瘦,難得的是還有兩名女子。
    在軍中,女性的將領并不常年,唐寅伸手指向二女,問道:“兩位姑娘叫什么名?”
    靠左邊的那名女子年近三十的模樣,皮膚黝黑,眼睛卻很大,好像兩顆銅鈴似的,高鼻梁,菱形口,單看相貌的話,堪稱秀美,只是她身材高大,又黑又壯,尋常的男子見了她,本能的會退避三尺。
    黑壯女子沒有象普通女人那樣施萬福禮,而是象男子一樣插手施禮,振聲說道:“小女名叫蘇婉,關南郡通縣人。”
    哦!原來是風國女子!唐寅對其印象頗佳,臉的笑容也加深幾分,笑問道:“你一姑娘家,不在家相夫教子,為何要選擇投軍啊?”
    蘇婉面色一正,說道:“為君效力,報效國家,不分男女!”
    “說得好!”唐寅在贊賞地點點頭,而后又看向另一名女子。
    這位比蘇婉還要年輕一些,只有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長的并不算漂亮,但很吸引人,面白如玉,眉毛濃密,雙目深邃,鼻管堅挺,眉宇之間透出一股英氣,給人的感覺英姿颯爽。她是典型的女生男相,也正因為這樣,才讓她有了與眾不同的氣質和魅力。唐寅下打量她一會,笑問道:“這位姑娘叫什么名?”
    “民女曾蝶,寧地北山郡人氏。”她長得英姿勃勃,說話的聲音也特別清脆。不等唐寅問她投軍的原因,她已主動開口說道:“民女家道中落,故投軍添補家用,僅此而已。”
    唐寅很喜歡她這種直言不諱又干脆利落的個性。他含笑說道:“投軍可不是兒戲,戰場之,生死只在一線之間,看你的樣子,似乎也沒有吃過苦,你能適應得了嗎?”
    曾蝶正色道:“即已投軍,便已下定了決心,大王不必為此擔心。”
    唐寅怔了一下,隨即仰面大笑起來。他轉過頭,低聲問身側的阿三道:“此女的修為如何?”
    一直在釋放洞察觀測他們修為的阿三急忙回道:“回稟大王,她的修為充其量算是中等偏下。”
    中等偏下?如此來說,她能入選,是頗懂兵法戰策了?唐寅眼珠轉了轉,問道:“曾蝶姑娘,本王若給你一支兵團,讓你侵入莫國境內,你會以哪里為突破口?”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紛紛皺起眉頭。雖然唐寅不是問他們,但他們也在暗暗琢磨這個問題。曾蝶沒有過多考慮,只略微沉吟了片刻,便當即答道:“民女會以泗水郡為突破口!”
    “哦?”唐寅搖了搖頭,說道:“泗水郡為莫國重地,駐扎的大軍有數十萬眾,你只帶一萬人,貿然進入,豈不是自尋死路?”
    曾蝶回道:“泗水郡相對應的是安丘郡,安丘郡一馬平川,險可,我方在安丘郡的駐軍一直都處于守勢,所以泗水郡的莫軍雖多,但卻疏于防范,我軍小股兵力滲透,不易被其察覺。其二,泗水郡地勢復雜,多山多林,便于小股兵力隱藏,其三,泗水郡四通八達,就算行跡暴露,遭遇大批的敵軍圍攻,雖不能戰,亦可撤退,或北撤回安丘,或西去退到玉國,不至于讓全軍陷入絕境。”
    呦!聽著曾蝶的對答如流,唐寅頗感意外,想不到,這么一個寧地的小女子竟然會對莫國的環境如此熟悉,對自己的問題也能回答得頭頭是道,看來她被選入征武令最后的名單里,并非是運氣。他撫掌而笑,說道:“不錯,曾蝶姑娘很有見解,我國要進軍莫國,泗水郡確實是我國的突破口之一!”說著話,他又問阿三道:“他們當中,誰的修為最高深?”
    “是那位紅臉的大漢。”阿三向人群里一名面堂暗紅、身材魁梧的壯漢瞄了一眼,低聲補充道:“此人修為在屬下之!”
    阿三阿四皆為神池出身,靈武出類拔萃,修為能高過他二人的,并不多見。唐寅精神為之一振,順著阿三的目光,看向那位紅臉大漢,伸手指了指他,問道:“你叫什么名?”
    “末將胡夏,參見大王!”那紅臉大漢跨步出列,沖著唐寅插手施禮。他長得人高馬大,嗓音也洪亮,說起話來都帶陣陣的回音。
    聽他自稱末將,唐寅疑惑地挑起眉毛。
    紅臉大漢立刻又解釋道:“末將本是戰第一軍團第六兵團的副兵團長,這次朝廷頒布征武令,末將也有報名,僥幸入選,還望大王不要責怪。”
    修為在阿三之,但在貞軍中卻只做了個副兵團長?唐寅苦笑著搖了搖頭,他擺擺手,說道:“胡將軍不必擔心,征武令的本意就是為選拔和拔人才,你若真有實力,本王也不愿意你被埋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