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42

  第三四十二章由于董竹和袁浩二人不管不顧的沖入院中,顧宸生怕誤傷他二人,只能下令全軍停止放箭。【】{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可是風軍的箭射才剛剛停止,便有箭矢從房內反射出來,一時間,站于院墻上的風軍士卒慘叫聲四起,有數人中箭摔下院墻。
    且說董竹和袁浩是直奔正房而去的,兩人剛到正房的門前,就聽咔嚓一聲,房門破碎,從里面竄出兩條黑影,同時也閃出兩道寒光,直奔他二人的胸口刺來。
    二人心頭一驚,不過反應也快,董竹持靈劍、袁浩持靈刀,雙雙把迎面襲來的致命一擊擋開。隨著當啷、當啷兩聲脆響,從房中竄出的二人受反震之力,各向后退出兩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偷襲的二人是全力出擊,而董竹和袁浩是倉促招架,即便如此,偷襲之人還是被他倆震退,可見在修為上,他倆要高出對方一大截。
    袁浩大笑一聲,喝道:“出手偷襲,算什么好漢?鼠輩,你拿命來!”說話之間,他手中的靈刀霞光乍現,緊接著,靈亂風釋放出去。
    對方那人運足全力,同樣以靈亂風招架,結果雙方一記硬碰硬的技能互放,立分高下,袁浩站在原地,連動都未動,反觀對方,受袁浩靈亂風的余勁所傷,身上連中十三記靈刃,靈鎧裂開十三條口子,連帶著,下面的皮肉也被劃開十三處之多,渾身上下,鮮血淋漓,踉踉蹌蹌的又退回到正房之內。
    另一邊,董竹和對方也分出高下,兩人并未釋放靈武技能,前者只是以自己疾風驟雨一般的快攻便讓對方難以招架,他一口氣刺出八劍,對方勉強擋住前面的七劍,最后一劍實在是接不住了,被一劍刺在肩頭,險些把肩胛骨挑斷。
    在院外觀戰的顧宸臉色總算緩和了一些,董竹和袁浩雖然沖動,但是二人都有真才實學,一身的靈武本事皆堪稱個中高手。
    見到董、袁二人進入院中大神威,各傷一名叛黨,胡夏等人也忍不住躍躍欲試。
    他們都是通過征武令選拔上來的,之間的身份本來都是平等的,但若是讓董竹和袁浩立下大功,日后授封的時候,官階也定要高出一截。
    胡夏第一個等不急了,大步上前,說道:“顧將軍,我去助董竹、袁浩兩位兄弟一臂之力!”
    他話音剛落,人群里的呂初、蘇婉、宋聽風、田孟海等十余人也跟著站了出來,齊聲說道:“我也去!”
    顧宸又好氣又好笑,在他眼中,逆風流的叛黨都是高手,都是一群靈武高強又狡猾可怕的敵人,自己每次率軍圍剿,少則死傷數,多則傷亡過千,可在這些征武令選出的人眼中,逆風流的叛黨簡直成了他們立功表現的墊腳石。
    征武令選拔出來的人才,其個人的實力確實出類拔萃。他不再橫加攔阻,揮了揮52o小說!不過不可大意,你們也要小心應付。”
    “顧將軍盡管放心!”得到他的肯,眾人迫不及待的一擁而上,齊齊沖進院內。
    他們前腳剛進去,顧宸便下令,讓麾下的軍兵齊上,協助他們共同圍剿叛黨。
    這時候,他身邊的偏將們紛紛上前,七嘴八舌地說道:“將軍,這些征武令的人各個靈武高強,有他們上就行了,何必還要咱們的兄弟進去冒險?”
    顧宸苦笑,他也不想管他們的死活,但是不管還不行,由征武令選出的人都是受大王看重的,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大王自然不會怪他們自己行事沖動,只會怪到自己的頭上。
    宅院中的戰斗進行得很快,還未到一柱香的時間,戰斗就結束了。
    其實用征武令的全體精銳去對付小股的逆風流叛黨,說白了就是大材小用,象胡夏這樣的高手,進入宅院后還想找個值得自己出手的敵人,可由始至終他也沒有找到,最后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逆風流的叛黨就死光了。
    等胡夏等人退出宅院,而后,中尉府的軍兵從里面抬出十二具尸體,有些尸體還算完整,而有些尸體已變成塊狀,人們用被單包裹著抬出來的。
    最先與敵廝殺的董竹和袁浩收獲頗豐,只他兩人就殺了六名叛黨,出來后見到顧宸他二人也是笑容滿面,雙雙插手施禮,說道:“顧將軍,我二人各斬獲三名叛黨,未辱使命吧?”
    本事再高,但不聽指揮,也是匹夫之勇,算不上人杰!顧宸對他二人厭惡得很,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露,含笑說道:“兩位兄弟靈武高強,驍勇善戰,令人佩服。”
    別看現在他們沒有職位,沒有軍階,但誰知道以后會不會平步青云呢,顧宸也不愿意得罪他們,對其態度也很包容、客氣。
    得到他的夸贊,董、袁二人臉上的笑容更濃,隱隱也露出得意之色,說道:“區區十余叛黨,顧將軍率萬軍圍剿,實在小題大做,以后再有此事,知會我等一聲,必定手到擒來!”
    顧宸心里哼哼了兩聲,沒有再多說什么,向周圍的軍兵揮手喝道:“收兵,回都!”
    這時候,林口莊守軍的千夫長又湊到顧宸近前,臉上已是汗如雨下,顫聲說道:“將……將軍,小人實在不清楚鎮里有叛黨,還……還望將軍……”
    不等他說完,顧宸已不耐煩地打斷,正色道:“我風軍在外征戰,雖連連獲勝,但不代表都城就平安事,心懷叵測、暗中搗鬼之徒,大有人在,林口莊距都城只二十里,是叛黨藏匿的選之地,你身為地方守軍之長,定要嚴加防,若是以為自己在此可高枕憂,那最后恐怕你連自己的腦袋是怎么沒的都不知道!”
    “是、是、是!將軍教訓得極是!小人謹遵教誨!”千夫長連頭都不敢抬,腦袋垂得快要頂到地上。
    看著他那副心驚膽寒的樣子,顧宸搖了搖頭,說道:“把此宅的主人是誰、又為何有叛黨入住都查清楚,然后派人上報到中尉府,明白嗎?”
    “是、是,將軍放心,小人查明之后,一定馬上傳報中尉府!”
    “恩!”顧宸點點頭,不再逗留,向手下將士們揮揮手,率領大軍,返回鹽城。
    此次圍剿逆風流的人,雖說有十數名士卒傷亡,但結果很不錯,十二名叛黨一個沒跑掉,全部被斬殺。
    回到鹽城,顧宸馬不停蹄的向唐寅復命,順便也把他所見到的胡夏等人的本事一五一十地告之唐寅。
    唐寅聽后,十分高興,在雙方人數相當的情況下,征武令的人能輕取逆風流的叛黨,說明他們的實力確有過人之處,自己也可對其委以重任。
    見大王臉上笑意越來越濃,顧宸又不擔憂地說道:“只是,他們的靈武雖強,卻不服從指揮,擅自運動,視軍令如物,以這樣的狀態上戰場,只怕會鬧出亂子啊!”
    聽聞這話,唐寅的笑容立刻收斂起來。沉吟片刻,他說道:“他們當中有許多都是剛剛投軍的新人,可能還不懂軍中的規矩,看來,應先把他們投到軍中,磨練一段時間。”
    顧宸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若是把他們直接派入軍中,倒不如先把他們安排進都城的軍事學院,這樣不僅可以了解軍中的規矩,順便還能學些戰術、戰策,日后上到戰場也肯定能用得上!”
    “恩!這個主意不錯!”唐寅大點其頭,笑道:“就按照你的意思辦,先讓他們進軍事學院學習磨練。”
    “大王英明!”顧宸拱手施禮。
    唐寅采納了顧宸的意見,把征武令選拔出來的二十人全部安排進鹽城的軍事學院,讓他們能以最快的度熟悉軍務以及戰略戰策,同時也可學習到不少的實戰經驗。
    這日,唐寅在房中批,整整一上午的時間,連門都沒出,已批的頭暈腦脹,眼前直冒金星。
    現在就算有右相上官元吉和參政堂幫他處理政務,但有許多重要的國務還是需要有他親自批準,光是看、蓋章就已讓唐寅窮于應付了。
    龐麗不情自來,不過她很會見機行事,到了房,并不說話,也不打擾唐寅,只是默默的做事,一會幫唐寅遞上茶水,一會又為他送上去掉果皮的果肉,時不時的還為他研磨由于龐麗不影響自己,反而還很體貼,唐寅也就一反常態的留她在房了。
    等快至中午的時候,阿三進來稟報,說道:“大王,川國派來使節,現已到王府門外,不知大王要不要見他?”
    唐寅聞言,放下,川國使節?肖軒派來使節能有何事?他略微皺了皺眉,站起身形,活動活動僵硬的筋骨,隨口說道:“讓使節來房見我。”
    阿三遲疑了一下,問道:“大王不去正堂嗎?”
    川國是強國,川國的使節也不同于旁人,在房見面,有失禮節。唐寅一笑,揮手說道:“妨!盡管讓他過來就是!”
    【……第十集第三四十二……】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