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43

  第三四十三章川國的使節名叫王楓,官階只有三品,但官威可不小,腰板挺得溜直,腦袋高高揚起,滿臉的傲氣。【】[]
    進入唐寅的房后,也沒有施大禮,只是拱手說道:“在下川國使節,王楓,見過風王殿下!”
    正在批公的唐寅抬頭看了他一眼,隨后目光又落回到公上,隨口問道:“王大人出使風國,不知有何貴干?”
    王楓的態度傲慢,可唐寅的態度也沒好到哪去,甚至連座都沒給王楓讓。
    后者暗暗皺眉,胸口怒火中燒,他強忍著沒有作,站直身軀,朗聲說道:“在下出使風國,是奉我家大王之命……”
    他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嘭’的一聲悶響,唐寅手中的玉璽重重蓋在上,同時也把他的話打斷。
    他合起完的,又換了一份公,邊看邊冷聲說道:“若非奉川王之命,只憑你有什么資格出使風國?挑重點的說,沒用的廢話少講!”
    唐寅毫不留情的訓斥讓王楓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兩要噴出火來。
    作為川國的使節,他論到哪,都被人尊為上使、奉為上賓,可唐寅倒好,不僅連正眼都沒看他,甚至還敢出言訓斥,這讓王楓感覺自己的臉面大大受損,也侮辱了川國的威嚴。
    他咬了咬牙關,沉聲說道:“在下既是川國使節,自然是代表川國而來,可風王殿下卻傲慢禮、出言不遜,這似乎不合待客之道吧?”
    聽聞這話,唐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總算把手中的公放下,正視下面的王楓,說道:“你區區一使臣,見到本王,非但不施大禮,還敢出言頂撞,這似乎更不合為客之道、為臣之道吧?”
    他這番話,把王楓說得言以對,臉堂憋成醬紫色,久久沒吐出一個。/\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唐寅懶得和他斤斤計較,也沒時間和他做口舌之爭,揚頭說道:“川王兄派你來風國,有何事就直說吧!”
    王楓緩了一會,才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他拱了拱手,說道:“在下此次是來替我家大王向風王殿下傳話的。我家大王說,列國紛爭不斷,萬千姓因此流離失所,死于非命,只要戰端一起,業荒廢,生靈涂炭,實在非明君所為,所以我家大王希望風王殿下和莫王殿下能以和為貴,化干戈為玉帛,這方為造福兩國姓、造福天下蒼生之舉,還望風王殿下能接受我家大王的善建,與莫國停戰議和,訂盟約,永結盟好!”
    哦!原來肖軒突然派來使節,是要勸自己和邵方議和的。什么造福天下蒼生,說得冠冕堂皇,實則只是托詞罷了,他是怕風國真把莫國吞并,實力又上一層樓,會威脅到他的川國罷了。肖軒好像還真把他自己當成盟主了,連風莫之爭都要插手過問。想到這里,唐寅心中冷笑一聲,不過臉上未動聲色,他點點頭,說道:“川王兄的意思,本王已經明白了。”
    王楓還想等他的下,可等了一會,見唐寅沒有任何再開口的意思,他忍不住問道:“這么說來,風王殿下是接受我家大王的議了?”
    “這個嘛,本王還需要再考慮考慮,等你回國向川王兄復命時也可轉達本王的意思,就說本王會尊重川王兄的意見。”唐寅的答復模棱兩可,即沒有當場回絕,也沒有明確應允。
    對這樣的答復,王楓當然不會滿意。他面色一正,說道:“風莫議和,乃是有利于列國穩定的善舉,這不僅是我家大王的意思,也是安、桓等王公的意思,還望風王殿下現在就給在下一個明白的答復,到底是接受還是不接受。”
    說到這里,王楓的言語中已明顯透漏出威脅之意。唐寅虎目微微瞇縫起來,凝聲說道:“本王已經說過了,此事還需斟酌,現在就要本王給你一個確切的答復,那不可能。”
    “風王殿下……”王楓還要說話,但唐寅已不再給他多言的機會,滿臉的不耐之色,揮手說道:“來人,送客!”
    他話音剛落,阿三阿四便從門外走了進來,在王楓面前站定,同時向門外擺了擺手,面表情地說道:“王大人,請吧!”
    “風王殿下若是執迷不悟,非要對莫用兵,必定會引起天下列國的不滿,到時候,風王殿下可就悔之晚矣……”
    他話還沒有說完,唐寅的巴掌已重重拍在桌案之上。這時候,王楓還不想走,還想說話,但阿三阿四已一人架住他一只胳膊,不由分說,強行拖了出去。
    “風王殿下,我乃川國使節,你不能這么對我……”直至他被阿三阿四拖出房,喊聲仍不時從房外傳進來。
    一直默默跪坐于一旁的龐麗站起身形,走到房門口,把房門關嚴,然后回到唐寅身邊,見他臉色陰沉,她一邊倒茶一邊柔聲勸道:“大王請息怒,川國使節目中人,傲慢禮,確實可惡,但為這種人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值了。”
    唐寅哼了一聲,沒有接話,拿起茶杯,一仰頭,將杯中茶水喝個精光。
    龐麗眼珠轉了轉,不擔憂地說道:“安王、桓王都是見利忘義、見風使舵的小人,雖說他二人曾口頭答應大王一同出兵莫國,但臨時反悔,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川、安、桓三國真的插手我國對莫之戰,戰事恐怕將變得異常復雜,不知大王……要不要息事寧人,先順了川王的意思?”
    唐寅冷笑出聲,說道:“安王、桓王是不會真心實意站在川國那一邊的,就算他們三國真的串通一氣,也阻止不了我出兵莫國的決心!”
    龐麗聞言,眼睛頓時一亮,由衷贊道:“大王英明!只要大王意志堅定,我國對莫之戰,也定能一戰成功!”
    唐寅眨眨眼睛,轉過頭來看著她,笑了,說道:“似乎你很希望我國對莫用兵啊!”
    龐麗心頭一震,不過她反應也快,急忙說道:“風莫之間的恩怨,早已難以化解,哪怕是把莫北五郡歸還于莫國,日后也早晚會生戰事。如果雙方議和,我國以后就要派重兵鎮守邊境,對我國的錢糧、兵力乃至國力都會造成巨大的消耗,與其如此,還不如快刀斬亂麻,與莫國一決雌雄,分個高下。”
    唐寅聽后,仰面而笑,暗道一聲不錯,龐麗雖是一女子,但卻甚有遠見。若是不能滅掉莫國,雙方便會展開限期的消耗,風國的強國之路也就沒辦法再走下去了,現在風國就相當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哪怕要與天下列國為敵,也得硬著頭皮打完這場風莫之戰。
    他點點頭,說道:“你說得沒錯!對莫之戰,我們一定要打,而且一定要打贏,不然的話,風國以后將再抬頭之日。”
    龐麗伸手摟住唐寅的蜂腰,腦袋輕輕靠在他的肩頭,輕聲說道:“不管大王做出什么決定,臣妾都會站在大王這一邊,支持大王。”
    唐寅心中一蕩,下意識地抬手撫了撫她如瀑的秀,漆黑的雙眸漸漸變得深邃,幽幽說道:“列國雖強,但在我眼中,也只不過是群烏合之眾罷了。誰都別想阻止我滅莫的決心!”
    這才是唐寅真實的想法,同時也正是龐麗想要的。
    她從沒有忘記狄尤給她的那封最后的遺,可以說列國君主皆是貞國的仇人,要為貞國報仇,要為他報仇,就得要諸王公血債血償。
    可她只是一弱女子,哪里能殺得掉天下諸王?不過她可以假借唐寅之手,利用風國來完成她報仇的心愿。這也是她當初為何醒唐寅不要中邵方之計的原因所在。
    可以說唐寅也是她的仇人之一,不過她卻能在唐寅面前談笑自若,扮出一副紅顏知己的姿態,甚至在關鍵時刻還能出手相助唐寅,這份忍辱負重的氣度并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很多時候,女人的忍耐力比男人要堅韌得多,而這樣的女人也要比男人可怕得多。很快,后面生的事便更加印證了這一點。
    唐寅打走川國的使節,當天下午,新莫國方面突然傳來一份急報,傳報之人是邵俊派來的,稱莫國泗水郡的現任郡彭程有投順之意,并且送來了莫軍在泗水郡的兵力分布圖,邵俊令人復制了一份,特送給唐寅,請他定奪。
    聽完這份急報,唐寅又驚又喜,如果泗水郡的郡當真倒戈向己方,那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他取來泗水郡的兵力分布圖,仔細查看。唐寅現在也是久經沙場的行家了,兵力分布圖只打眼一看便知合不合理,從中也可判斷出真偽。
    彭程的這份兵力分布圖堪稱精細,甚至把莫軍只人駐扎的哨卡、要塞都一一標注出來,唐寅仔仔細細看過一遍,沒看出有異常之處,心中判斷,此圖八成是真的。
    不過,事關重大,他不敢輕易做出結論,還需拿到軍政堂,讓軍政堂的人仔細研究。
    【……第十集第三四十三……】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