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44

  第三四十四章風國的軍政堂是由左相邱真做主導,以蔡圭、郭決等一干謀臣為輔。【】[]
    看到唐寅拿來的兵力分布圖,眾人紛紛圍攏上前,邊仔細查看邊低聲議論。經過好一番的研究,軍政堂的意見和唐寅基本一致,都認為這份兵力分布圖是真的可能性較大。
    蔡圭若有所思地說道:“根據我方現知的情報,莫國泗水郡的兵力已增至三十萬左右,而這份兵力分布圖所標注的總兵力恰恰是三十二萬,這與我方所得的情報相符。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輕心,就算總兵力沒錯,但若是各地兵力分布不實,這份圖也如同廢紙一張。”
    唐寅點點頭,幽幽說道:“你說得沒錯。只是坐在這里研究和分析,永遠都不會弄清楚這份兵力分布圖到底是真是偽,想要搞清楚,就得到實地去查一查!”
    邱真疑問道:“大王的意思是……”
    唐寅說道:“安排天眼和地去查探。不必把所有的地方都查到,但至少要明幾處要點,然后再與這份兵力分布圖核對一下,便知它的真偽了。”
    邱真想了想,似乎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他拱手應道:“是!大王!等會微臣就把此事交代給樂將軍和艾將軍!”
    蔡圭一笑,說道:“其實,這份兵力分布圖對我方的作用非常有限,大王之所以要急于弄清楚它的真偽,是想通過它來判斷彭程是真降還是詐降。若彭程是真降,那對我方就太有利了,別說泗水郡有三十萬守軍,哪怕再多一倍,我軍也能輕取該郡。”
    唐寅仰面而笑,同時心里也在暗暗贊賞蔡圭的才思敏捷,竟將自己的心思猜得如此透徹。
    他沒有多說什么,對邱真道:“此事要盡快去辦,夜長夢多,如果彭程是真降,我們可絕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邱真正色道:“微臣明白,大王盡管放心。”
    他做事,唐寅當然放心,而后又交代兩句,留下這份兵力分布圖,他領人離開軍政堂。
    當天,樂天和艾嘉就雙雙令部下飛鴿傳給潛伏于泗水郡的己方密探,令其盡可能多的查明該郡守軍的兵力分配。如果有防守森嚴、空可鉆的地方不查也罷,但對那些防衛松懈的地方,務必要查個清楚明白,而且最主要的一點,度一定得快,隨查隨報。
    樂天和艾嘉一聲令下,天眼和地在泗水郡的探子立刻行動起來,對泗水郡各地守軍的數量進行全面的勘查,一份份的情報也隨著飛鴿不停地送回到鹽城。
    所有傳回的情報最終在軍政堂這里匯整,人們將其與彭程的兵力分布圖做對比,當然,兩個數據不可能是一模一樣的,其中多多少少都會有出入,只是出入的數額都不大,由此亦可判斷出來,彭程的兵力分布圖確實是真的。
    得到這樣的結論,唐寅十分高興,傳令給倉平的邵俊,讓其馬上派人和彭程取得聯系,只要后者肯投降,論出什么樣的條件,己方都可以接受。
    新莫國,倉平。邵俊接到唐寅的命令后不敢怠慢,第一時間找來大將軍邵譽,和他商議這事該怎么辦。
    別看邵俊是新莫國的王公,但滿朝的大臣中,他唯一能信任的卻只有邵譽。
    新莫國的朝廷全在風人的控制之下,左、右丞相、御史大夫都是風人,由上到下,也只有大將軍邵譽是站在邵俊這邊的了。
    邵俊把事情向邵譽說明,然后說道:“風王已把此事交由我去辦,可是,要拉攏彭程,就必須得派一位有分量的大臣到泗水郡。賢侄,你看……這,派何人為好啊?”
    他本想說派邵譽前往,但這話實在不好說出口。{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泗水郡可是莫國的地盤,前往泗水郡,其中也是充滿風險的,一個不好,就得把命交代在那里。
    邵譽多聰明,一聽就明白邵俊的意思了。他心里又氣又怒,牙根都癢癢。滿朝上下,只有他和邵俊是叔侄關系,也只有他和邵俊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可現在倒好,有這么危險的差事,邵俊不選旁人,偏偏選自己,真不知道他腦袋里裝的是腦子還是稻草。他強壓怒火,眼珠轉了轉,過了一會,他方說道:“大王何不派右相盧奢前去呢?”
    “哦?”邵俊張大嘴巴,驚訝地看著邵譽。
    邵譽解釋道:“先,盧奢本是風國知名的說客,由他去接洽彭程,再適合不過了。其次,盧奢是風人,和大王并不同心同德,讓他去泗水郡,如果不幸死在那里,對大王也沒什么損失,反而還去掉一顆眼中釘。再者說,讓盧奢前往,事情辦成,是大王的功勞,事情搞砸,那可是風人自己弄的,到時風王也怪罪不到大王的頭上。”
    聽完邵譽這席話,邵俊嚇了一跳,聽他話中的意思,完全是把自己擺在和風國對立的立場上。
    他緊張地向四周看了看,好在周圍沒有旁人,他緊張地說道:“賢侄,話可不能亂說,當初救我的是風王,現在助我在倉平立國的還是風王,我……怎能和風王作對?”
    邵譽險些氣樂了,感情現在邵俊還把唐寅當好人,把他當成救命恩人來看待呢!他暗暗搖頭,也難怪唐寅肯選他做新莫國的國君,如此的草包,若換成自己也會選他。
    他意味深長地說道:“如果風王真是誠心幫大王,就不會把朝中重臣都換成風人,架空大王的權利了!”
    邵俊解釋道:“風王這么做也是為了幫我治國……”
    懶著再和他爭辯這些,邵譽正色道:“王叔,侄兒絕不會害你,此事你聽侄兒的也肯定沒錯,接降彭程,盧奢就是最佳的人選,王叔只管指派他去辦就好。”
    邵譽和邵俊講不清道理,只能把親情搬出來說服邵俊,邵俊還恰恰就吃這一套,他琢磨了一會,奈地點點頭,說道:“好吧,就按賢侄的意思辦,讓右相去接降彭程。”
    翌日,在早朝之上,邵俊當眾宣布此事。
    關于彭程欲向己方倒戈的事,早已在新莫國的朝堂上傳得沸沸揚揚,盧奢也早就知道此事,對于邵俊指派自己去辦,他雖有些意外,但也沒有拒絕,畢竟邵俊表面上還是君主,他作為臣子的不能做得太施禮和過分,何況,在他看來招降彭程也是一個立功的機會,彭程確有倒戈之念,勸降他也就等于是手到擒來之事。
    盧奢沒有多做考慮,當場應允下來。
    散朝后,左相范善有來找他,勸他不應該接這個差事,其中的兇險太大。盧奢倒是不以為然,他當然不會馬上就動身去往泗水郡,而要先派人去探探口風。
    當天,他派出親信的心腹,便裝去往泗水,和彭程接洽。他派出的人倒是順利見到了彭程,但后者根本不和他談,草草的將其打回去,而且說得很明白,如果新莫國真的看重他,自然會派來一位夠分量的人和他談,若是只派名小卒前來,他即便倒戈于新莫國以后也不會受到重用,與其如此,還不如不降。
    等親信回到倉平,見到盧奢,向他報告完自己此行的經過,后者陷入沉思,久久語。看來,只派下面人前去是不行了,想要招降彭程,還得用高官。
    盧奢還是很小心的,在事情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他不敢也不想親自涉險。他指派大鴻臚葉香和丞相長史余霆,潛入泗水郡,接觸彭程。
    這回他派出的可不是名小卒了,大鴻臚和丞相長史,一個是從一品,一個是正三品,都算得上高官。
    等他二人見到彭程之后,后者的態度已有了明顯的變化,將二人奉為上賓,熱情款待。
    在席間,通過交談,葉香感覺出彭程確有倒戈之意,只是還有頗多的顧慮,令他難以下定決心。
    作為大鴻臚,葉香就是專門搞外交的,善于察言觀色,也善于言詞。他正色說道:“彭大人有什么條件,可以盡管出來,若是本官能應允的,一定會滿足彭大人。”
    聽聞這話,彭程眼睛一亮,隨即緩緩開口問道:“如果我說要做大將軍,葉大人也能應允嗎?”
    葉香聞言倒吸了口涼氣,和余霆相互看看,52o小說道:“這個……本官還需回都面見大王,請大王定奪!”
    彭程點點頭,如此重要的事,當然不是區區一大鴻臚可以作主的。他含笑問道:“不知葉大人要向哪位大王請示?”
    “當然是我家大王,莫王殿下了!”葉香理所應當地說道。
    彭程搖了搖頭,說道:“那不行!我要看到風王殿下的旨意!其實,誰來接降我,并不重要,只要他是風人即可,官職不論高低,哪怕只是一不入流的小官,只要他拿有風王殿下的旨意,我便投降。”
    他對新莫國看得也很透徹,知道邵俊只是個幌子罷了,他的旨意,屁用沒有,真正有用的還得是唐寅的旨意,只要風王同意他做新莫國的大將軍,那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誰都別想再改變。
    【……第十集第三四十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