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45

  第三四十五章彭程執意要做大將軍,還必須要有風王唐寅的旨意,葉香和余霆做不了這個主,只能功而返,回倉平向盧奢復命。【】
    聽完彭程的條件,盧奢也是一皺眉,他只是一區區的郡,倒戈到己方這邊竟要做大將軍,當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不過,大王也有交代,彭程出的條件,只要己方能滿足的就一律滿足,先把他拉攏過來再說,只要彭程降了,到時決定權就掌握在己方手上了。
    在盧奢看來,他的這個條件倒是可以應允,但要大王旨意這一條,卻有些困難。不是說唐寅那邊不會下這個旨意,而是耽擱的時間會太長,鹽城距倉平何止千里,就算派人騎快馬日夜兼程,唐寅的旨意傳到倉平也得需要大半個月的時間,耽擱這么久,彭程的心意會不會有變就兩說了。
    盧奢思前想后,考慮再三,還是覺得請大王下旨這一點不太現實。
    他詢問葉香和余霆二人,通過與彭程的接觸,可有確認他的倒戈是真還是假,他出的條件是出于真心還是有意刁難。
    葉香和余霆的意見一至,皆認為彭程的投靠之意和所的條件都出于真心。葉香是莫人,對他的話,盧奢還有可能會將信將疑,但余霆是風人,也是他的直屬部下,他的話是不可能有假的。既然葉香和余霆皆認為彭程的投降不假,那么,此事應該不會有錯了。
    經過反復斟酌,盧奢決定挺而走險,親自到泗水郡走一趟,招降彭程。盧奢是風人,也是風王唐寅的心腹大臣,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是可以代表唐寅的。
    由他親自前往招降,即使沒有唐寅的旨意,也能表明風國在此事上的態度,他相信,他的這份誠意也定能打動彭程。
    盧奢做事,不可謂不小心,但是這次他還是太大意了。
    得知盧奢要親自去泗水郡,左相范善和御史大夫馮元東一同來勸他,要他不可輕易冒險,招降之事,還是令派旁人前往最為穩妥。
    如果派旁人有用的話,盧奢也就不用自己去涉險了,他蜿蜒拒絕了范善和馮元東的好意,而且還信心十足地寬慰二人,要他倆不必為自己擔心。
    長話短說,盧奢帶著二十多名出類拔萃的門客和侍衛,喬裝改扮成莫國商人模樣,悄悄離開倉平,去往泗水郡。可是就在他去往泗水郡的期間,彭程那邊出了亂子。
    并非是彭程反悔了,而是邵方派出的西北巡查使悄然抵達泗水郡。泗水郡是莫國重地,又怎么可能沒有朝廷的眼線?
    彭程有倒戈新莫國之意,并與新莫國派來的使節頻繁接觸,風聲也傳到了莫國朝廷那里。事關重大,莫國朝廷急忙又傳給身在貞地的邵方,請他定奪。
    邵方接到這個消息,勃然大怒,隨即回于鎮江,任命他的心腹大臣魏伯為西北巡查使,前往泗水郡,調查彭程到底有叛意,若是真有叛逃之心,可先斬后奏,當即處決。
    魏伯的出身和同是邵方心腹的紀韋一樣,以前都是他的門客,但魏伯的能力要遠在紀韋之上。此人心計重,善謀略,為人處事表面上看起來隨和,實則笑里藏刀,傷人于形。
    他抵達泗水郡郡城通夏后,并沒有大張旗鼓的調查彭程,完全一副官老爺的作風,住在郡府內,每天就是拉著彭程吃吃喝喝、玩玩樂樂,讓他疏于防范,而在暗中,魏伯一邊派人暗查彭程,一邊則著手接管通夏守軍的指揮權。
    他是西北巡查使,相當于朝廷派過來的欽差,又帶有邵方給他的密令,讓守軍中那些非彭程的親信將領聽命于他,太容易了。
    可以說魏伯在每日的吃喝玩樂中就已不知不覺的接管了郡城的大多數守軍,對于此事,彭程毫察覺,而正向通夏這邊趕來的盧奢更是從知曉。
    不日,盧奢抵達通夏,混入城中后,直奔郡府。到了郡府的門外,他讓門口的守衛進去通稟,就說是北面來的商人要求見郡大人。
    這陣子北面來的‘商人’特別多,守衛們也都見怪不怪了,聽完之后,并沒當回事,大搖大擺的回府內向彭程稟報。
    此時彭程正在大堂里陪著魏伯邊喝酒邊賞舞,突聞有北面來的商人求見,他心中頓是一顫,臉上的笑容僵了那么幾秒鐘,然后對坐在上手位的魏伯拱手笑道:“魏大人,下官有事先離開一下,去去就回!”
    魏伯端著酒杯,笑吟吟地看著他,笑問道:“怎么?彭大人還有什么事是不能讓本官知道的?”
    聽聞這話,彭程臉色頓是一變,不等他接話,魏伯又仰面大笑起來,擺擺手,說道:“本官只是開個玩笑罷了,彭大人別當真,有要緊的事就趕快去辦吧,本官非三歲孩童,早過了要人陪的年紀了,哈哈——”
    呼!彭程暗暗松了口氣,好在魏伯是個酒囊飯袋,不然的話,今日可就危險了。他也跟著大笑起來,拱手搖頭道:“魏大人太會說笑了,下官先失陪,等會再與大人喝個痛快!”
    “好、好、好!去忙你的吧!”魏伯邊大口喝酒,邊色瞇瞇地瞄著下面跳舞的舞姬們。
    彭程心中嗤笑一聲,起身離席而去。等出了大堂,他立刻令手下人把來人帶到自己的房,他在房里等候。
    時間不長,盧奢便帶著他最得力的兩名親信來到房的門外,由郡府的下人指引,敲門而入。
    房內的彭程上下打量著走進來的盧奢,感覺眼生得很,他背著手,沉聲問道:“閣下自稱是來自北方的商人?”
    “準確來說……”盧奢一笑,悠然說道:“在下是來自北方倉平。”
    彭程心中一動,果然是邵俊那邊的人。他瞇縫起眼睛,沖著盧奢擺擺手,說道:“先生請坐吧!”
    盧奢倒也不客氣,隨便挑了個位置,從容落座。他的兩名親信則分站于左右。
    彭程說道:“上次,本官與葉兄和余兄都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想必,本官想要的東西,先生業已帶來了吧?”
    “并沒有。”盧奢含笑搖了搖頭,直言不諱地說道:“大人應該很清楚,鹽城距倉平數千里之遙,一去一回,在路上耽擱的時間就得接近兩個月,大人想要的東西,又怎么可能這么快就送到呢?”
    聽聞這話,彭程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冷說道:“既然沒有把本官要的東西帶來,那你到此作甚?本官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和爾等廢話,恕本官失陪了!”說著話,他起身要走。
    現在不比從前,因為有魏伯在府上,彭程私會新莫國的人也是要冒著極大的風險,而對方卻把和自己的接觸當成家常便飯,隨意而為,他心中怎能不氣?
    見他要走,盧奢抬手叫住他,幽幽說道:“彭大人不必著急嘛,在下雖然沒有帶來彭大人想要的東西,但在下的前來,就是我家大王對彭大人最大的誠意。”
    彭程本已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再次打量眼前這個貌不出眾的中年人,看了好一會,他才疑聲問道:“請問,閣下是……”
    盧奢挺直身軀,一一頓地正色道:“風國大學士、莫北朝廷右丞相,盧奢。”
    聽到盧奢這個名,彭程倒吸口涼氣,兩眼直勾勾地看著他,呆站在原地,久久未回過神來。他當然聽說過盧奢的名,他是新莫國的右相,同時在風國也是從一品的大學士,風王唐寅身邊的心腹大臣。盧奢說得沒錯,他雖然沒有帶來風王的旨意,但他的親自前來,已完全可以表明風王對自己的誠意了。
    不知過了多久,彭程才中震驚中清醒過來,他急忙上前兩步,沖著盧奢深施一禮,顫聲說道:“不知是盧大……”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之間,就聽房門出咣當一聲巨響,被人從外面硬生生的踢開,緊接著,魏伯在一干侍衛的眾星捧月下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房內的盧奢和彭程臉上不約而同地流露出驚駭之色,魏伯仰面哈哈大笑,說道:“我道今日大駕光臨郡府的人是誰呢,原來是盧奢盧大人,下官莫國西北巡查使魏伯,有失遠迎了。”
    他不是在喝酒嗎?怎么到這來了?這時候,彭程的腦袋嗡了一聲,險些當場嚇暈過去。
    他雙腿軟,不由自主地癱坐在地,瞪大雙目,難以置信地看著魏伯,結結巴巴地說道:“魏、魏大人,你……你可千萬不要誤會,下官……下官是……是……”
    他語倫次,連話都說不下去了。魏伯倒是笑吟吟地走到他近前,動作輕柔地把他攙扶起來,和顏悅色地說道:“彭大人受委屈了,為了釣敵國這條大魚,彭大人忍辱負重,委曲求全,堪稱我朝之棟梁,等回鎮江,本官也必會將大人的功德呈報于大王,請大王重賞大人!”
    想不到魏伯會這么說,彭程傻眼了,過了一會他才回過神來,下意識地轉頭向盧奢看去,此時,后者也正在看他,兩只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而他身邊的兩名隨從也已抽出佩劍,好像隨時都會撲到自己近前,把自己撕個粉碎。
    【……第十集第三四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