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48

  第三四十八章殷柔的男裝打扮顯得年歲太小,周圍的貞人女子即便覺得她長得漂亮的驚人,依舊會把她當小孩子,但唐寅可不一樣,在人們眼中,他可是個英俊的成熟男子。[官場-小說]
    貞人民風開放,女子也不做作,對于能讓自己心儀的男子表現得十分熱情。很快,便有一名看上去很年輕的妙齡女郎湊到唐寅身邊,在他面前不停地扭動身軀。雖說看不清楚她的樣子,但體型可是非常健美,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凸凹有致,尤其是那對傲人的酥胸,高挺又富有性,隨著她的舞蹈,在唐寅眼前晃了晃去,幾乎要貼到他的身上。
    唐寅不為所動,臉上仍保持著一成不變的微笑,可一旁正玩得興高采烈的殷柔卻看不下去了,她抓著那女郎的胳膊,將她用力的拉開,然后跨前一步,擋在唐寅的身前,充滿敵意地看著女郎,問道:“你要做什么?”
    看著氣呼呼的殷柔,女郎先是怔了一下,而后嗤嗤地笑了,非但沒有生出厭煩,反而還覺得這個漂亮的‘小男孩’煞是可愛。
    女郎伸出手來,輕輕掐了掐殷柔的臉頰,然后帶著一連串的嬌笑聲飄然走開。
    她前腳剛走,又有年輕的女郎主動貼了過來,這時候,殷柔已再玩不起興致了,在唐寅周圍擋前、擋后,好像生怕他會被不時湊來的女郎勾引走似的。
    見殷柔嬌小的身軀在自己周圍不停的打轉,最后還是唐寅怕把她累到,拉著她快步走出游行的隊列。
    即便退出游行的隊伍,但殷柔的小臉仍是氣鼓鼓的,一個勁地翻白眼瞥著身旁的唐寅。唐寅假裝不懂,疑問道:“柔兒,你到底在氣什么?”
    殷柔哼哼了一聲,不滿地嘟囔道:“你一定很得意吧,有那么多的貞人妖女喜歡你!”
    唐寅眨眨眼睛,含笑說道:“她們喜不喜歡我,我不知道,可我并不喜歡她們是肯定的。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鬼才信你!殷柔的話還未說出口,他立刻又接了一句,道:“我只喜歡你一個。”
    殷柔聞言,心里的酸意立刻被甜蜜取代,她揚起頭,故作不信地問道:“真的?”
    “當然!”唐寅彎下腰身,貼近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君戲言。”
    不知道是因為他的話還是因為他靠得太近,殷柔心跳加,臉色也自然而然地變得嬌艷紅暈。若非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唐寅恐怕早就吻上那片近在咫尺又鮮艷欲滴的櫻唇了。
    各街道的游行隊伍最終在貞人聚居區的中央匯合,這里早已布置起篝火,一堆堆的篝火圍成好大一個圈,在圓圈的中央豎立起一根高大的樹樁,樹樁的頂端扎有一只由稻草編成的展翅翱翔的雄鷹,別看制造雄鷹的材料粗劣,但卻栩栩如生,體型碩大,少說也有兩米長,七、八米寬,高高立于半空中,好像隨時都會俯沖下來似的。
    鷹是貞國的標志,也是貞人心目中的圣物,貞人認為他們的祖先就是神鷹。
    等參加慶典的貞人都聚集到一處,現場足有十多萬人,場面壯觀,浩大空前。在貞人的千呼萬喚聲中,一名老者從人群中走出來,緩緩登上高臺。這名老者的年歲有五十開外,紅光滿面,臉上連個皺紋都找不到,但卻是滿頭的白,典型的鶴童顏,他身材高大,穿著一身黑紅相間的華麗長袍,道貌岸然,給人一種道骨仙風之感。
    在他身后,還跟著數名青年,為的是一女子,二十出頭的模樣,同是穿著長長的錦袍,向臉上看,容貌絕美,又帶著圣潔,整個人看上去,仿佛披了一層光環。
    唐寅和殷柔混在靠前的人群中,看得也比較真切。見唐寅觀望得認真,阿三在他身邊低聲解釋道:“公子,那位老者就是貞國的大宗伯,梁飛云。”
    “哦?”唐寅揚起眉毛,在他印象中,貞國的大臣們好像都被殺光了,沒想到,堂堂的大宗伯竟然跑到風國來了。
    大宗伯就相當于大祭司,是一個國家地位最高的神職官員。其實,大宗伯是不同于其它那些武大臣的,他不參與國家的政務和軍務,只負責國家的祭祀和慶典,說白了就是地位高貴,倍受尊敬,但沒有任何的實際權利,充其量是個精神領袖。對大宗伯這樣的神官,各國都是比較忌憚的,安、桓二國也不例外,當初西湯被屠城,貞國都城里的大小官員被屠殺殆盡,唯獨大宗伯人敢動,這也是梁飛云能平安事的躲到風國避難的原因所在。
    現在遷移到風國的貞人業已沒有領袖,人們自然而然地把精神寄托在大宗伯梁飛云身上,現在,他也徹徹底底的成為一位精神領袖了。
    唐寅繼續注視著高臺,問道:“梁飛云身后的那女子是何人?看穿著,似乎地位也不低。”
    阿三點點頭,回道:“公子猜得沒錯,那是大宗伯的長女,梁燕林,也是公認的下一任的大宗伯人選。”
    “原來是這樣……”唐寅的目光漸漸變得深邃,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樣。見狀,殷柔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袖口,低聲問道:“怎么?你又想納個新夫人了?”
    唐寅差點笑出來,什么叫‘又’,自己的夫人也就那么幾個而已嘛!他搖搖頭,說道:“雖不是這樣,但也相差不遠。”
    殷柔撇了撇嘴,問道:“你葫蘆里到底賣什么藥?”
    唐寅一笑,說道:“我不會娶她,但想把她許配給一人。”
    殷柔好奇道:“許配給何人?”
    唐寅沒有回答,而是笑瞇瞇地問阿三阿四道:“朝中的風人大臣中,還有誰沒有娶妻?”
    阿三阿四向來不是八卦的人,對于誰娶妻誰沒娶妻,一點興趣都沒有,唐寅還真把他二人問住了。
    想了良久,阿四腦中靈光一閃,說道:“對了,公子,聽說上官丞相只有妾室,還贊正室,以前一直有很多大臣勸右相娶正妻,但好像始終都沒有動靜。”
    唐寅聞言,眼睛頓是一亮,喜道:“還有這事?!這可真是天賜良緣啊!哈哈——”
    這一場貞人的慶典,殷柔玩得還算盡興,直到快過子時,唐寅才把她送回皇宮。
    把公主帶出宮,直至深夜才歸,這也就是唐寅,換成旁人,恐怕早就被問罪就地正法了。
    這次殷柔也算是滿載而歸,在貞人聚居區里買的那些零食和小玩意統統帶回宮里,等唐寅要離開的時候,她還有些意猶未盡,拉著唐寅的衣袖久久不肯放手,故意裝出可憐兮兮的模樣,低聲問道:“寅,你什么時候還能帶我到宮外玩?”
    唐寅拉開她的頭巾,讓她滿頭的秀傾灑下來,然后寵愛地輕輕揉撫著,柔聲說道:“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
    殷柔臉上的可憐狀一掃而光,兩只大眼睛射出亮晶晶的光彩,又驚又喜地問道:“不騙人?”
    唐寅笑道:“我會騙天下所有人,但唯獨不會騙你。”別看他說話時是嬉皮笑臉的,但這番話卻是出于真心。
    殷柔的心里甜滋滋的,這才心滿意足的和唐寅道別,由肖敏和傲晴二人護送著返回自己的華英宮。
    翌日,中午,唐寅剛剛吃過午膳,便有人向他稟報,有宮中來的宮女求見。
    唐寅暗暗嘆了口氣,皇宮里能派宮女來找他的,只有一位,那就是殷柔。估計她昨天還沒有玩夠,今天還想出宮游玩。唐寅也很喜歡和殷柔在一起時的甜蜜感,但他是國君,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時間天天都陪著殷柔,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他對下人揚頭道:“帶宮女進來吧!”
    “是!大王!”下人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時間不長,一名二十出頭的宮女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這名宮女,唐寅愣住。殷柔身邊的侍女他基本全都認識,但這名宮女卻面生得很,唐寅也敢肯定,自己從未見過她。等宮女向他施過禮后,唐寅問道:“你是從宮里來的?”
    “是的,風王殿下!”宮女必恭必敬地說道:“奴婢是皇后娘娘的貼身侍女,此次冒昧前來打擾,是奉娘娘之命,請風王殿下到宮中一見。”
    唐寅聽后,頗感莫名其妙,皇后雅彤要見自己,這可真夠新鮮的,再者說,自己是王公,而非親王,就算是親王,和皇后私下里會面也有些不太合適吧。
    沉吟了片刻,他疑問道:“不知皇后要見本王,所為何事啊?”
    “娘娘沒有明示奴婢,只是說有要緊的事,務必要請風王殿下親自過去一趟。”宮女的臉上也同樣充滿了茫然和不解之色,她也想不明白,皇后為何突然要急于和風王見面。
    唐寅奈苦笑,暗道一聲麻煩,本想回絕,但心里又十分好奇,他略微琢磨了片刻,點頭應道:“好吧!本王這就動身,和你一同前往皇宮。”
    “多謝風王殿下!”宮女長吁口氣,自己總算是未辱使命,順利把風王請到了。
    【……第十集第三四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