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49

  第三四十九章
    皇宮,萬凰宮。【】[]-
    當唐寅來到皇后寢宮的時候,雅彤已于宮內布置好了酒宴,見面之后,雅彤一改平日里冷漠的態度,雖然不至于非常熱情,但也是很熱絡的和唐寅寒暄。
    正所謂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唐寅寧愿雅彤對待自己能像平時那樣不冷不熱的,至少那樣能讓他更加安心一些。
    等兩人落座后,雅彤招呼道:“風王殿下嘗嘗本宮準備的菜肴,其中有兩樣還是本宮親手做的呢。”
    盛情難卻,唐寅已經吃過飯了,但還是裝模作樣地吃了兩口,感覺味道確實不錯,贊道:“皇后的手藝果然非同凡響。”
    說著話,他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再不多吃,笑問道:“皇后今日請本王前來,應該不只是讓本王陪皇后一同用膳的!”
    他的直言不諱讓雅彤露出難色,她沉吟了一會,拿起酒杯,含笑說道:“風王殿下,本宮先敬你一杯!”
    唐寅凝目注視了雅彤片刻,52o小說道:“娘娘客氣了。”說話的同時,他垂目仔細觀察杯中酒,沒有異味,也沒有異樣的雜質在其中,想來應是普通的酒水,他略微頓了頓,仰頭將杯中酒喝干。
    “娘娘有何事就請直說。你是皇后,我是王公,大家都不是外人。”唐寅放下杯子,笑吟吟地看向雅彤。
    雅彤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這次本宮請風王前來,確有一事相求。”
    果然有事!唐寅心中一動,淡然道:“還請娘娘明示。”
    雅彤沒有馬說話,向侍奉于左右的侍女們揮了揮手,把她們都打出去,然后又舉目看向站于唐寅身后的阿三阿四。
    唐寅明白她的意思,不過他也不擔心,雅彤只是個普通女子,不怕她能玩出什么花樣。他側回頭,向阿三阿四說道:“你二人出去等我!”
    阿三阿四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
    皇后對大王一直都是很冷淡的,甚至是暗含敵意的,這次緣故的請大王吃酒,其中該不會是有詐?兩人沒有馬離開,而是低聲說道:“大王……”
    “沒事,去!”唐寅看出二人的擔憂,他笑呵呵地點點頭,表示妨。
    阿三阿四不敢抗命,雙雙向唐寅施了一禮,然后慢慢退出大殿。在二人退出的同時,他倆的雙目都閃爍出異樣的光彩,悄然釋放出洞察之術,查探大殿的周圍有隱藏修靈者。
    令二人稍感安心的是,他們釋放的洞察沒有感覺到任何修靈者的存在,也就是說大殿內外是沒有埋伏的。
    等阿三阿四也退出大殿,偌大的空間里只剩下唐寅和雅彤二人。這時候,雅彤站起身,手握酒杯,款款來到唐寅的桌旁。
    見狀,唐寅一怔,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雅彤已跪坐下來,放下自己的酒杯,接著又親自為他斟滿一杯酒。她雙手拿起酒杯,遞到唐寅面前。
    皇宮里的酒杯很精致,由整玉打磨而成,并不大,唐寅若是接杯,勢必會碰到雅彤的手,說嚴重點,那已有非禮之嫌。
    看著雅彤遞到自己面前的酒杯,唐寅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久久沒有動。
    雅彤疑問道:“風王可是怕本宮在酒中下毒不成?本宮可先干一杯!”說著話,她收回酒杯,作勢要飲掉其中的酒。
    那是自己用的杯子,現在皇后要用,這不是招惹是非,落人的口實嗎?
    “不必!”說話之間,唐寅的手臂像是隨意的向外一揮,雅彤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忽覺得手中一輕,捏在指間的杯子竟已神奇般地跑到唐寅的掌中,而他的動作如此之快,卻未讓杯中的酒水灑出一滴。他出手之快,所用的勁道之恰到好處,令人嘆為觀止。
    不過雅彤反應也快,臉只閃過片刻的錯愕,馬又恢復正常,她動作舒緩又優雅地端起自己的杯子,向唐寅含笑說道:“風王,請!”
    現在他二人幾乎是近在咫尺,唐寅能清楚地嗅到她身淡淡卻又誘人的麝香味,加端莊秀麗的雅彤笑起來又美艷得不可方物,即便唐寅看了也不由得一陣心猿意馬。
    他的定力非常人可比,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騷動,淡笑著端杯說道:“娘娘請!”
    兩人再次互飲了一杯。不知道是因為今天雅彤的態度不同于往日還是因為她飲酒的關系,唐寅總覺得她有些不太一樣,似乎比以前更亮麗,也更加吸引人。
    怕自己真會失了分寸,唐寅插開話題,說道:“娘娘到底所為何事,還沒有明說呢。”
    雅彤放下酒杯,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風王可知本宮有一弟弟,名叫夏凡。”雅彤是天子的賜名,而非她的本名。
    唐寅認真想了想,似乎有點印象,但又不太肯定。他點點頭,問道:“可是令弟生了意外?”
    雅彤奈地說道:“吾弟年幼,在家中爹娘又嬌慣得很,向來目中人,到處惹是生非。以前他那些胡作非為也都是小打小鬧,沒有生亂子,可是這次,本宮那不成器的弟弟竟然傷了人命,現已被中尉府抓進大牢,本宮希望……風王殿下能出面化解此事,本宮家中只有小弟這唯一的男丁,斷不能斷了香火,還望,風王能幫本宮這個忙,本宮也絕不會忘記風王的恩德!”
    啊!搞出這么大的排場,原來是為了這件事。唐寅并不知道夏凡因殺人入獄的事,不過在他看來,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
    當然,這在他眼中是小事,因為他是風國的主宰,可對于寄人籬下的皇后而言,弟弟出事,那是一點轍都沒有,自己根本幫不忙,甚至求天子都沒有,只能懇請唐寅出面。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不知令弟所傷的是何人?”
    雅彤說道:“據說,對方是個到鹽城經商的寧人。”說到這里,她流露出關切之色,不知是有意還是意,她的柔荑按在唐寅的手背,問道:“因為死的是寧人,事情會不會佷麻煩?”
    唐寅不動聲色,同時不留痕跡的把放于桌的手抽了出來,然后樂了,說道:“是有些麻煩,不過也不是不能化解,只要娘娘的娘家肯多陪些銀子,令弟保證以后絕不再犯,本王可以出面解決此事。”
    “當真?”雅彤聽后,神情激動,身子前傾,下意識地抓住唐寅的胳膊,整個人幾乎要貼到他的身。
    明顯感覺到雅彤胸前的柔軟,看著她姣美的容顏,微微張啟吐氣如蘭的紅唇,唐寅激靈靈打個冷戰,身子向旁挪了挪,拉開自己和雅彤之間的距離,然后挺身站起,拱手說道:“皇后娘娘不必再為此事擔心,本王這就去探問一下此事,再給娘娘一個交代。”說完話,他片刻都未停留,轉身向外走去。
    看著唐寅如逃也一般離去的背影,雅彤眼中流露出異樣的光彩。
    她很清楚自己的容貌,也正因為如此,連她也不得不欽佩唐寅的定性,這種情況之下仍能不為所動,當真是非常人可比。
    唐寅帶著阿三阿四走出萬凰宮,邊向宮外走他邊嘟囔一聲:“奇怪……”
    阿三阿四不解,疑問道:“大王奇怪什么?”
    “沒什么。”唐寅52o小說,不過他心里卻在暗暗嘀咕,自己并非是好色之人,而且以前對雅彤也毫興趣,可是今天怎么突然會對她生出‘性’趣呢,就算雅彤有明顯的討好和勾引之意,按照自己以前的個性,也只會對她更加厭惡才是。難道,是因為自己這段時間都忙于公務,太久沒有碰女人的關系?
    想到這里,唐寅嗤笑一聲,搖了搖頭。
    在回王府的路,唐寅讓侍衛去找官元吉,請他到自己的王府來一趟。
    雅彤的弟弟夏凡是被中尉府的人所抓,他當然可以直接找顧沖和顧宸叔侄,讓他倆放人,可是他一直都強調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事由他親自開口不太好,交給處事圓滑又能說會道的官元吉去辦最為合適。
    唐寅前腳更進王府,官元吉就風風火火的趕來了。把他請到房,二人分賓主落座,唐寅開門見山地說道:“元吉,這次找你來,有兩件事要你去辦。”
    “是!”官元吉也不含糊,一本正經地應了一聲。
    “第一件事,皇后有個弟弟,名叫夏凡,因殺了一名商人,現被中尉府抓拿。剛才,皇后已為此事親自相求于我,我覺得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不想因為這點小事駁了皇后的面子,就應允下來了。元吉,你代我到中尉府跑一趟,把夏凡出來,怎么解決,你酌情處理就好,但不要說是我讓你去辦的。”
    官元吉怔了怔,隨后笑了,是啊,此事若由大王出面確實不太合適,這種有違法理之事,由自己出面為好。
    他點點頭,說道:“大王放心,微臣必會妥善辦好。”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那大王讓微臣去辦的第二件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