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50

  第三五十章“第二件事,是件喜事。【】[]”唐寅站起身形,背著手在上官元吉面前慢慢走動,笑吟吟地說道:“我幫你找了一位娘子!很漂亮,貌美如花,氣質出眾,家世也好,出身高貴,頗受敬仰……”
    “等等、等等!”上官元吉越聽越迷糊,不確定地問道:“大王說幫我找了一位娘子?那大王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為你賜婚。”唐寅笑道:“元吉,聽說你直到現在還沒有正室之妻,這可不行,我為你找的這位女子,名叫梁燕林,乃是貞國大宗伯梁飛云之女,算起來,和你也是門當戶對,我覺得,你二人正適合。”
    原來大王是要自己和梁飛云聯姻啊!上官元吉多聰明,聽完唐寅的話,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遷移到風國的貞人具體有多少,已從做精確統計,但單單是記錄在冊的,就已過了八萬之多。這么多的貞人突然來到風國,一旦生亂,后果不堪設想。而梁飛云身為大宗伯,在貞人當中德高望重,可謂是貞人的精神領袖,他對風國的態度,也將直接影響到貞人對風國的態度。大王要自己和梁飛云聯姻,就等是把他牢牢捆綁在風國這邊,只要他站在風國這邊,數萬的貞人姓也就不可能再生亂了。
    從理智上來講,上官元吉不認為大王這么做有什么不對,但從個人的情感角度上說,婚姻大事要受旁人左右,他心里也多多少少會有點不痛快。
    他苦笑著說道:“大王什么時候開始喜歡做紅娘了?”
    唐寅挑起眉毛,一本正經地說道:“怎么?元吉你對我的安排不滿意?我這也是為了你好,梁家長女,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旁人想得還得不到呢!你以為人家非你不嫁啊?你以為我非為你指婚不可嗎?滿朝大臣,對梁姑娘虎視眈眈者不知有多少呢,象江凡、吳廣、元武、元彪,未成婚的大臣多了去了,你若不同意,我利馬就找別人。shouda8”
    見事情要談不攏,阿四在旁機靈地插話道:“上官丞相,大王并沒有夸大其詞,梁姑娘確實貌美,堪稱萬里挑一,不如這樣吧,上官丞相也別急于反對,先去見見梁姑娘,也許梁姑娘也未必能看得上上官丞相呢!”
    “就是!”唐寅大點其頭,接道:“貞人尚武,女子一向喜歡孔武雄壯的男子,元吉,你說說你,手不能,肩不能抗,人家憑什么能看得上你啊?我覺得阿四說得沒錯,我安排你們先見見面,看看合不合眼緣,賜婚之事可以慢慢再說!”
    聽著唐寅和阿四一唱一和,上官元吉奈地搖搖頭,看來自己想一口拒絕是不可能了,他沉默了片刻,點頭說道:“好吧!就煩勞大王先安排微臣和梁姑娘見見面。”
    “恩,這樣才對嘛!”唐寅笑呵呵地拍拍上官元吉的肩膀。
    離開王府,上官元吉去往中尉府人。中尉府雖說有軍隊,但并不歸左相邱真管,上官元吉是中尉府的頂頭上司,他去人,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沒費多少唇舌,他便把夏凡了出來。不過他沒有馬上離開,和顧宸又交談許久,了解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這才返回王府,向唐寅復命。至于夏凡,帶出中尉府后就把他直接放回家了。
    到了王府,和唐寅見面后,上官元吉把夏凡傷人的事大致向唐寅講述一遍。
    事情很簡單,就是夏凡和那名被打死的商人同在一家酒樓吃飯,因為一點小事起了摩擦,言語不合,大打出手。當時他倆都有仆人在身邊,打架的現場也比較混亂,商人的家仆不是夏凡仆人的對手,悉數被打傷,至于那位商人,很不幸,在亂斗中頭部、內腑連續遭受重擊,當場就不行了。
    整件事沒有任何的曲折,一目了然,雖說雙方都有不對之處,但夏凡這邊畢竟是把人打死了,他難逃其咎,中尉府抓他也是理所應當的。
    把事情的經過都向唐寅匯報完,上官元吉還想說些什么,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欲言又止。
    唐寅見狀,笑了,問道:“元吉,你還想說什么?”
    上官元吉皺著眉頭,道:“我和顧宸將軍交談的時候,他有到,這事表面上看似乎沒什么,但實際上卻有些不大對勁。”
    唐寅眨眨眼睛,拿起上官元吉帶過來的卷宗,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沒感覺出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他疑問道:“顧宸是怎么說的?”
    上官元吉道:“顧宸將軍說,夏凡是皇后娘娘的親弟弟,平日里雖然有些自命不凡,但其人的本性并不壞,從未做過仗勢欺人、傷天害理之事,就算以前也生過打架斗毆的事,但對方都是權貴子弟,而從未牽扯到普通姓,可是這次,他卻因為一件微不足道、雞毛蒜皮的小事,把一名商人活活打死,實在一反常態,讓人覺得事有蹊蹺。”
    說者心,聽者有意。唐寅對顧宸還是很了解的,他就是鹽城的本地人,現在又是中尉府的副統領,對都城內的情況可謂是了如指掌,沒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聽起來他對夏凡的評價還是很高的,可是,這又和皇后的說詞有些不相符,在雅彤口中,夏凡簡直一是處,就知道惹是生非。
    與雅彤比起來,唐寅自然更相信顧宸的話,不過,雅彤又為何說謊呢,難道是有意貶低自己的弟弟,放低姿態,好懇請自己放過夏凡?
    唐寅對此實在難以理解,他問道:“那商人的身份可有查清楚嗎?”
    “顧宸將軍已經查清楚了。確實是從寧地來到都城經商的商人,家境清白,十分富足,世代經商,沒什么問題,而且,和夏凡以及夏家毫瓜葛。”上官元吉回道。
    “這就奇怪了。”唐寅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再次拿起卷宗,邊看邊嘟囔道:“按照顧宸的意思,夏凡應是有意打死對方,但對方又家世清白,還生活在寧地,是個寧人,和夏凡根本就八桿子都打不著……為何要故意打死對方?”
    “微臣也覺得奇怪!
    ”上官元吉說道:“只有一個解釋,顧宸將軍太高估夏凡了,也許此人就是一紈绔子弟,習慣仗勢欺人,自以為是皇后的弟弟,是國舅,任誰都不放在眼里。”
    唐寅聳聳肩,隨口說道:“也許吧!”
    說著話,他合上卷宗,交給上官元吉,道:“不管怎么樣,此事到此為止,不必再查,至于索賠之事,可以交代中尉府出面處理,夏家很有錢啊,中尉府也可趁機敲詐一筆嘛!”
    上官元吉說道:“敲詐來敲詐去,其實都是我們自己的錢。夏家的錢大多都是皇后賞的,皇后的錢都來自皇宮,而皇宮的錢又都是大王給的。”
    唐寅拿起杯子,吹了吹上面的茶沫,淺飲一口,問道:“你是埋怨我不該給皇宮進貢,斷皇宮的糧?”
    上官元吉道:“我國的國庫一直難以富足,只因負擔太重,偌大的皇宮,皇廷的大臣,都要我國出錢來養,日積月累,耗費頗大。”
    唐寅輕嘆口氣,又喝了口茶,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世上沒有白吃的晚餐,天上也不會白白掉下餡餅,天子能被我們所用,我們也得付出相當的代價嘛!世界是公平的。”
    上官元吉笑了,說道:“大王倒是能看得開。”
    “不然還能怎么樣,總不能真讓天子在風國餓死吧?!”唐寅用手指輕輕敲打著杯子。
    “有個辦法。”上官元吉說道:“把皇宮遷移到宛城的行宮。地方小了,人就會少,另外,皇廷的大臣也可以適當的罷免一些,他們什么事都不做,卻可以月月吃俸祿,太便宜這些人了。”
    若是這么做,別說民眾會不滿,自己連殷柔那一關都過不去。他擺擺手,說道:“此事,以后再說吧,現在,我們要把精力集中在對莫之戰上。”
    一聽這話,上官元吉也就明白了,大王沒打算縮減皇宮和皇廷的開支。既然大王不愿意,他也不便勉強,點點頭,說道:“是!大王!”
    唐寅問道:“國庫現在的存銀有多少?”
    “這個微臣并不清楚,要問問張大人。”國庫一直都是由御史大夫張哲管理的,這方面,即便是官之的上官元吉也權過問。
    唐寅幽幽說道:“對莫之戰,又是一筆巨大的開銷,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戰爭一旦爆可國庫卻難以支撐。”
    上官元吉笑了,說道:“張大人的性子一向最直,只要張大人還沒有叫苦連天,就說明國庫的錢財可以應付這場戰爭。”
    唐寅站起身形,來回走動,說道:“我國的中央軍早已過萬,這次又多了四十萬的貞人,光是想想每月要支付的軍餉,都覺得嚇人啊,這還不算消耗的糧草和軍資。對莫之戰,一定得快,時日一久,我很擔心我國自身便會被這么多的軍隊所拖夸。”
    上官元吉面色一正,忙道:“大王所言,正是微臣所擔憂的,既然大王已深知其中的利害關系,微臣也就放心了。”
    【……第十集第三五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