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51

  第三五十一章
    唐寅笑了笑,揚頭說道:“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得進宮一趟,向皇后交代一聲。【】【絕對權力】yuntv這次我幫了她,不求回報,但也得讓她記住我的恩情。”
    官元吉也樂了,醒道:“皇后娘娘的身份非同尋常,大王若是去了皇后的寢宮,不宜停留得太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和誤會。”
    “這是自然。”唐寅嗤笑一聲,瞇瞇著眼,說道:“天子雖說是我們手的傀儡,但終究還是天子,我除非是腦袋進水了,才會去碰他的女人。”
    官元吉也只是隨口一說而已,唐寅行事雖說常常乖張邪氣又不合常理,但還不至于如此不懂分寸,何況,唐寅本身也不是那么好色的人。
    他站起身形,說道:“我正好隨大王一同出府。”
    在去往皇宮的路,唐寅和官元吉同乘一車,路,他還沒忘記梁燕秋這件事,一再醒官元吉,不要錯過這個機會,貞國是亡了,但大宗伯在貞人心目中的威望還在,對風國至關重要,和梁燕秋成婚,也能進一步鞏固官元吉在朝堂的地位,若是把這次的機會拱手讓于旁人,就等于是在朝堂為自己樹立起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
    唐寅的話并不是沒有道理,以梁飛云對風國的重要性而言,論誰娶了他的女兒,其身份地位疑會升一大截。
    冷靜下來的官元吉自然也很清楚其中的利害關系,大王能在此事先想到自己,也恰恰說明了大王對自己的看重和信任,哪怕梁燕秋長的如同夜叉,這門婚事,他可能也得咬牙應允下來。不是為了他自己,而是為了整個官家族的長遠利益考慮。天有不測風云,現在他是右相,可呼風喚雨,但誰又敢保證以后沒有變數呢?
    走到半路,官元吉向唐寅告辭,下車回府,唐寅則繼續趕往皇宮。\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以唐寅的身份,即便直接進入皇后的寢宮也人敢攔阻,不過于禮數不合,到了皇宮門口,他還是讓侍衛到皇后那里通稟一聲。
    時間不長,侍衛返回,向唐寅必恭必敬地插手施禮道:“大王,皇后娘娘有請。”
    “恩!”唐寅應了一聲,沒有多帶隨從,只帶了阿三阿四進入皇宮。
    現在已是傍晚,雅彤在寢宮里早已準備了酒菜,和中午時比起,這時的酒菜也更加豐盛和正式。
    等唐寅進來后,還等他開口說話,雅彤起身主動迎前來,笑容滿面地說道:“本宮已經聽說了,家弟業已平安回府,這次的事,真是感謝風王殿下的相助啊。”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皇后娘娘太客氣了,娘娘交代的事,本王自然會竭力去辦。”
    “風王殿下快請坐!”說著話,雅彤側身擺手,親自為唐寅讓座。
    唐寅舉目一瞧,稍微愣了一下,大殿里,只有兩桌酒席,這很正常,畢竟是他要和皇后一同用膳,但兩張桌子可不是一張擺在主位,一張擺在下手位,而是并排擺放的。
    他是王公沒錯,但還沒有資格和皇后平起平坐,普天之下,能和皇后平起平坐的也只有天子。
    他沉吟了片刻,沒有走過去,身形一轉,主動坐到下手邊的桌子后,然后對周圍伺候的宮女揮手道:“你們過來,把酒菜都移到此桌。”
    宮女們正要走前來,雅彤卻向她們揮揮手,說道:“這里沒你們的事了,都出去!”
    “是!皇后娘娘,奴婢告退!”
    宮女們哪敢違抗主子的命令,悉數退出大殿。唐寅暗暗皺眉,正要說話,雅彤走過來,拉著他的袖子,說道:“風王不必見外,坐得近一點,說起話來也方面一些。”
    唐寅向來不是喜歡推三阻四的人,既然雅彤都不在乎,他又在乎什么呢?他含笑說道:“皇后娘娘盛情,本王就失禮了。”說話之間,他和雅彤并排而坐。
    桌的菜肴確實不少,做得也精致,色香味俱全。沒等唐寅動筷,雅彤已先夾起幾塊肉,放到小碟里,然后遞給唐寅,說道:“風王嘗嘗,這是本宮的御廚做的熊掌。”
    呵呵!唐寅心中暗笑,估計雅彤伺候皇也就是這樣!真是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自己幫了她,她對自己的態度竟然能生這么大的轉變。
    他接過碟子,笑道:“皇后娘娘不必招呼本王,如此客氣,而反讓本王有點如坐針氈了。”
    雅彤咯咯嬌笑起來,說道:“那本宮應該很榮幸才對。”
    “哦?”唐寅不解地看著她。
    “畢竟能讓風王如坐針氈的人可不多啊!”雅彤星目微眨,笑吟吟地看著他。
    “哈哈——”唐寅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
    站于一旁的阿三阿四見大王和皇后相談甚歡,自動自覺地退開,一直退避到大殿的門口才站定,面朝殿門,背對著唐寅和雅彤。
    唐寅低頭吃了一口雅彤幫他夾的熊掌,味道確實極佳,其中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恰到好處地掩去了熊掌的膻味,使之更加可口。
    “風王覺得如何?”
    “不愧是皇后娘娘的御廚,廚藝果然非同凡響,走遍風國,恐怕再找不到第二道如此美味的熊掌了。”唐寅由衷而贊。
    雅彤嫣然一笑,一邊為唐寅倒酒,一邊柔聲說道:“風王過獎了。”她為唐寅倒酒時,身子幾乎要貼在唐寅的胳膊,那股幽幽的麝香味再次傳進唐寅的鼻子里,禁不住又是一陣心旌搖曳。可惜的是,他和雅彤還談不熟悉,更算不朋,不然的話,他一定要問問她到底用的什么香料,怎么如此好嗅。
    似乎沒有注意到唐寅的異樣,雅彤端起酒杯,笑道:“大恩不言謝,這次的事,本宮若是對風王說謝,那就太輕了,以后若有機會,本宮一定會報答風王的恩情。本宮先敬風王一杯。”
    你能記住我的好處,那是最好了。唐寅心里嘟囔一聲,也端起酒杯,說道:“娘娘貴為皇后,日后本王免不了會有事情煩勞娘娘,互相幫忙,對大家都有好處。”
    “風王殿下所言極是!干!”“干”
    二人互相碰杯,對飲了一杯。酒是好酒,入口甘甜,如有一股暖流,在腸胃之間打轉,讓人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其實,唐寅也希望能和雅彤搞好關系,現在,他已在朝堂控制了天子,若是再從皇后這邊下手,等于是私下里的天子也控制在自己手。
    他和雅彤邊吃邊喝邊聊,不知不覺間,兩人各喝下三壺酒,這時候,雅彤已有七分醉意,原本潔白的面頰變得紅撲撲的,象是只熟透了的紅蘋果,配她秀美的容顏、高貴的氣質以及憨態可掬的醉態,讓人有咬她一口的沖動。
    別說雅彤,即便那么海量的唐寅也有三分醉意,感覺頭腦有點暈糊,小腹的暖流越來越強烈,并一陣陣的向涌。
    “風王說互相幫忙,可是本宮深處后宮,又能幫風王什么呢?”
    雅彤似苦惱又似奈地抱怨,她拿起酒壺,身子傾斜,幾乎是靠在唐寅身,為他倒酒的同時又問道:“風王想本宮怎么報答?”
    此時,對于唐寅而言,雅彤身的麝香更象是只小鉤子,把他體內的暖流不停地向牽引,看著緊貼著自己的雅彤,感受著她身體的柔軟和溫暖,唐寅的呼吸開始漸漸加粗。
    好像是毫察覺,雅彤靠他靠得更加,仰起頭來,在他耳邊輕輕吹了口氣,嬌滴滴地說道:“說啊,風王到底希望本宮怎么報答你?只要是本宮能做到的,本宮都會允你……”
    一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對于男人而言已不算是表白了,而是直接的邀請了。唐寅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懷不亂的程度,至少現在是不能。他側過身來,對雅彤火辣的目光。
    兩人的距離之近,鼻尖都快觸碰到一起。看著距離自己不足三寸微微張啟的紅唇,目光再緩緩下移,雅彤頸下微微張開的領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那一瞬間,唐寅的眼底仿佛著起兩團烈火。他喘息著說道:“娘娘想報答本王,那很容易……”說話之間,他伸出手來,輕輕拉下她的領口,領口立刻大張,他的手已順勢滑了進去,隔著胸圍,揉捏著她胸前的柔軟。
    醉眼朦朧的雅彤非但沒有把唐寅推開,反而還一聲,倒入唐寅的懷中。唐寅的大手在她身游走,引得雅彤嬌喘連連,可她的呻吟還沒來得及吐出來,唐寅已低頭封住她的嘴巴。
    唐寅的吻粗野又強烈,幾乎讓雅彤窒息,這時候,她身的腰帶雖然還在,在領口已完全張開,胸圍業已被拉下,兩只小兔子一般的酥胸完全暴露在外面,她的裙擺也是被高高拉起,露出修長又雪白的大腿。
    聽聞身后的聲響,站在殿門口的阿三阿四微微側頭,向身后瞄了一眼,緊接著,兩人又趕快轉回頭,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再不敢多看和多想。
    緩了一會,二人的情緒才平緩下來,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快要擰成疙瘩的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