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52

  阿三阿四并非善于謀略的人,但即便如此,兩人也覺得大王若和皇后做出茍且之事太不合禮法,也太過于冒險了,一旦走漏出風聲或被人現,怎么解釋?
    可他二人即不敢聲張,更不敢上前阻攔,只能站在原地干著急,毫辦法。【】[])
    雅彤對于唐寅的yu望沒有任何的拒絕之意,反而還盡力迎合,這對于yu火正旺的唐寅而言,疑是火上澆油。
    唐寅的ěn越來越深,時間長到讓雅彤感覺自己快要窒息,正當她幾乎要開始掙扎的時候,唐寅終于停止了這個親ěn。雅彤本能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可還沒等她緩過來,忽覺得身子一輕,唐寅已把她攔腰抱起。她的jiao軀在他的懷抱中仿佛輕若物,唐寅繞過屏風,走進內室,來ang前,把她直接拋ang上。
    “啊——”雅彤從未被人如此粗魯地對待過,下意識地低聲驚叫,她正想從g上坐起,唐寅撲來的身軀已把她死死壓住,接下來,又是一記天昏地暗的深ěn。
    這一ěn比更才的那ěn更加強烈,也強加粗暴,不知過了多久,雅彤甚至感覺口中甜甜的,并伴有一股腥味。她還未搞清楚怎么回事,唐寅突然ting直身軀,從她身上抽離一段距離。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看到唐寅的嘴有血珠滴出,不知是何時,他竟將自己的嘴咬破。
    唐寅的自制力強得驚人,即便是在意亂情mi的情況下,仍能保持著理智。
    他心中很清楚,天下的女人自己都可以碰,唯獨雅彤是碰不得的,她是皇后,這事要是傳揚出去,自己的形象會毀于一旦,會被所有人所唾棄、仇視甚至憎恨,即便是風人都不會原諒自己。他的心里明鏡似的,但就是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法壓*內對雅彤的yu望,這只有一個解釋,雅彤為他準備的酒菜里有問題,肯定下了春藥之類的東西。
    他想不明白雅彤為什么這么做,自己和她生了關系,自己完蛋,她也是死路一條。
    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考慮了,頭腦越來越昏沉,體內的yu望也越來越強烈,好像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要把自己融化掉。
    關鍵時刻,唐寅咬破了嘴,用疼痛來刺ji自己,讓自己保持最后一分清醒。
    滴答!唐寅上滲出的血珠滴在雅彤潔白的脖頸上,他閉上眼睛,喘息著凝聲問道:“為什么……為什么這么做?”
    雅彤壓下心頭的詫異和驚駭,她結結巴巴地回問道:“風王在說什么?本宮不懂風王的意思……”
    說話的同時,她伸出手來,撫mo著他剛毅的面頰,并且抬起頭,伸出紅顏的小舌頭,輕輕tian拭唐寅上的血滴。
    轟!她的舉動,讓唐寅感覺自己的腦袋里好像有座火山突然爆了似的,充血的雙目連眼白都變成血紅sè,一股血水由他的鼻孔里流淌出來。
    “住……住手……”他聲音顫抖著說道。
    “風王說什么,本宮聽不明白!”雅彤非但沒有停止,反而還得寸進尺的以舌尖頂開他的雙,伸入他的口中,與此同時,她的眼中也閃過一抹狡捷的光芒。
    “媽的,我讓你住手!”唐寅用出了自己最大的意志力,猛然睜開眼睛,抬起手來,扣住雅彤的脖子,接著用力一按,就聽嘭的一聲,她的后腦重重撞在g鋪上。
    看你還能堅持到什么時候?!雅彤強忍著腦后傳來的疼痛,她jiao滴滴地shēn吟道:“風王……怎么對本宮如此粗魯……”
    說著,她的手在唐寅身上下移,去解他的腰帶,可突然,她的動作僵住,因為她感覺到頸下一陣冰冷。shouda8
    沒看到唐寅是如何拔刀的,但刀已出現在他的手上,而刀鋒則緊緊抵在她的喉嚨上。
    “別……別在讓我說第二遍……”唐寅雙目猩紅,因為強壓yu望保持清醒的關系,他的五官業已變得扭曲、猙獰,看上去格外的駭人。
    雅彤也沒見過唐寅這般恐怖的一面,心頭一寒,驚聲問道:“風王這是要做甚?”
    唐寅法回答她,他清楚地感覺到,理智正在從自己的腦袋中被迅地抽離出去。
    這是一個圈套,一旦自己徹底喪失了理智,結果必將是不堪設想的。危急時刻,唐寅也來不及細想,他抬起*在雅彤喉嚨上的彎刀,隨后用出吃奶的力氣,惡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過他這一刀不是刺向雅彤,而是刺向他自己。
    如果現在他把雅彤刺死了,讓后者衣衫不整的死在g上,自己也就沒法解釋清楚了,所以他只能選擇刺自己,讓更加劇烈的疼痛再為自己換回一點清醒的時間。
    這一刀他刺在了自己的肋下,有刻意避開要害,只傷及皮肉,但因為意識不清的關系,他法控制好力道,使刀身透體而過,刀尖在他的身后探了出來。
    做夢也想不到,眼看著要大功告成的時候,唐寅竟突然對他自己下這樣的死手。雅彤這輩子也沒見過這般血腥又恐怖的場面,完全是不受控制,本能地大叫出聲。
    聽聞她的喊聲,守在大殿門口的阿三阿四才意識到不對勁,有意外生。兩人的心瞬間到嗓子眼,三步并成兩步,飛奔到內室,舉目一瞧,二人嚇得hun飛魄散。
    只見,大王和皇后都在g上,大王騎在皇后的身上,而手中的彎刀卻是插進自己的肋下,鮮血正順著彎刀的血槽哧哧地向外噴射著,他的衣服和g上的被單已被染紅好大一片。
    “大王——”阿三阿四愣了一會,才驚叫出聲,雙雙抽出佩劍,大步流星的沖上前去。
    不等他二人走ang前,腦袋低垂的唐寅突然伸出手來,攔住他二人,并沉聲喝道:“不要過來,守住殿門,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入!”
    阿三阿四傻了,這到底是怎么個情況?見他二人都沒有動,唐寅轉過頭來,厲聲道:“沒聽到我的命令嗎?快去!”
    “遵……遵命!”阿三阿四本能地應了一聲,二人掉轉回頭,從內室又快地退了出去。直至走回到大殿門口,兩兄弟都沒搞清楚大王到底是怎么了,為何突然刺傷自己。
    等他倆退走后,唐寅緊咬牙關,握住刀把的手臂猛的向外一抽,就聽撲的一聲,彎刀從他體內又硬生生的被拔了出來,隨之而出噴射的鮮血濺了雅彤一臉。
    雅彤張大嘴巴,不受控制的再次出尖叫,可唐寅已搶先出手,把她的嘴巴死死捂住。
    肋下劇烈的疼痛感壓下他體內的yu火和昏沉,他緩緩低下身軀,貼近雅彤,咬牙問道:“告訴我,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犧牲你皇后的名節來陷害我?”
    事態已然失控,雅彤也豁出去了,不敢正視唐寅像是要吃人的表情,她索xing閉上眼睛,把頭偏向一旁,一言不。
    見狀,唐寅起彎刀,再次頂住她的喉嚨,冷聲說道:“若是不說,我現在就割斷你的喉嚨!”
    “哼!”雅彤哼笑一聲,說道:“殺吧!殺了本宮,你也難逃干系,到時陛下必會嚴懲于你……”
    “哈哈——”唐寅仰面狂笑,反問道:“你認為我會怕嗎?天子會為了你這個賤人和本王鬧翻嗎?若天子真有這個膽量,本王連也他一起殺!”
    陷入半瘋狂狀態的唐寅是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來,哪怕是殺掉天子,殺掉皇后,血洗皇宮,他也不會在乎。
    不管今日之事能不能成功,雅彤都已沒奢求自己能保住xing命,她并不怕唐寅對自己下刀,但聽到他要對天子不利,她ji靈靈打個冷戰,身軀也明顯震動一下。
    她對上唐寅的目光,怒聲說道:“你……你不能傷害陛下,今日之事,也和陛下一點關系都沒有……”
    “那你就解釋給我聽,到底為什么肯犧牲名節,要陷害于我!”唐寅壓著雅彤,近乎于咆哮的厲聲喝問。
    “你身為臣子,卻大逆不道,把持朝政,欺君罔上,堂堂的天子,偌大的朝廷,卻要處處受制于你,受你脅迫,你早就罪該萬死。若是能以本宮的名節換你的xing命,那本宮就算死也值得了!”說話時,雅彤的雙目射出仇恨的銳光。
    不過,唐寅卻已看不真切了,此時,雅彤在他眼前都是雙影,周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轉,眼皮仿佛有千斤之重,要他使盡渾身的力氣才能把眼睛睜開。
    “就算……本王和你生了關系……就算事情會暴1u……但誰又敢來取本王的xing命,皇宮里的shi衛都得聽本王的指揮……”唐寅的腦袋越來越沉重,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微弱。
    “你以為酒中只有合歡之藥嗎?里面還有mi藥!當你清醒的時候,shi衛會聽你的指揮,但等你昏睡過去后,誰還會聽染指皇后、十惡不赦的罪臣指揮?不用等你睡醒,你就已被碎尸萬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