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54

  皇宮里竟然混入刺客,而且還跑到皇后的寢宮里,還把和皇后一同用膳的風王刺傷,這對于在場的眾shi衛而言,疑是當頭一棒,皆生出大難臨頭之感。
    這事要是追究起來,皇宮里的shi衛誰都跑不了,弄不好都得掉腦袋。
    反應過來的shi衛們紛紛驚叫出聲,有人上前護住雅彤和唐寅,有人跑出殿門,到外面示警,有人則順著破碎的戶追趕出去,一時間,大殿里人仰馬翻,亂成一團。
    méng田站起原地沒有動,直到現在他都沒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原來好端端的計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他表情復雜又難以置信地看向雅彤,以眼神詢問她到底什么情況,可雅彤好像沒看到似的,故意把頭轉向別處,不敢正視méng田質問的目光。
    見皇后刻意回避自己,méng田也沒辦法,他緩緩走到戶前,向外面瞧了瞧,很快便現一張桌子躺在外的草叢里。很顯然,戶是被人用桌子砸開的。
    若是真有刺客,先用桌子砸開戶,然后再跳出去逃跑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哪來的刺客?皇宮守衛那么森嚴,皇后寢宮更是嚴上加嚴,刺客怎么可能混得進來?另外,唐寅自身就是暗系靈武高手,如果他那么容易被刺傷,他早就活不到現在了,整件事,充滿了疑點和匪夷所思。
    聞訊而來的shi衛越聚越多,就連殷柔都聽到風聲急匆匆了趕了過來。唐寅一直在咬著牙堅持,雖說他體內的mi藥不斷地攻擊他的神智,可他不敢讓自己昏mi,他擔心自己一旦昏mi過去,事情就會變得不可控制。直到他看到殷柔,唐寅緊繃的神經才一下子松緩下來,眩暈感隨之席卷而來,他眼前一黑,徹底陷入昏mi中。
    當殷柔看到渾身上血、雙眼緊閉,仿佛死人一般的唐寅時,嚇得險些當場暈過去。她分開唐寅周圍的shi衛們,撲上前去,抱住他的身軀,一邊呼喚他的名,一邊放聲大哭。
    幾乎是殷柔趕到的同時,皇宮里的御醫也到了,跟隨而至的還有大批駐扎于皇宮內的暗箭人員。
    對于暗箭人員而言,皇宮里突然出現了刺客,沒有誰是可以信任的。
    他們一到,沒有半句多余的廢話,不由分說的把護在唐寅周圍的shi衛們統統推開,由他們來接管對唐寅的保護。
    至于殷柔,暗箭人員對她都很客氣,也沒人敢上前拉開她,有頭目上前低聲勸道:“公主殿下,大王傷勢嚴重,得馬上就醫!”
    這話醒了殷柔,她抬起頭來,帶著哭腔問道:“御醫?御醫來了嗎?”
    “小人在!”三名御醫滿頭大汗的從人群中擠出來,跪倒在地,向殷柔問安。
    殷柔現在哪還有心情和他們見禮,急聲說道:“你等快去搶救風王殿下,論如何,也要保風王平安事!”
    “是、是、是!公主放心,小人必定全力以赴!”御醫們答應著,圍到唐寅的身邊,檢查他的傷勢。
    唐寅的傷并不嚴重,說白了都是皮外傷,沒有傷到內臟和筋骨,之所以昏mi,也不是因傷勢所至,而是由mi藥造成的,只要上了金瘡藥,止了血,做了包扎,也就沒什么大礙了。
    風王遇刺之事,非同小可,消息很快傳開,不僅皇宮內鬧得人仰馬翻,皇宮外也云集起了大批的風軍。
    不到半個時辰,聚集到皇宮外的風軍就有十萬余眾,將皇宮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別說人出不去,就連只老鼠也別想鉆出去。
    與此同時,鹽城的四城門全部關閉,大小街道全部戒嚴,成群結隊的軍兵在城內四處亂竄,搜查刺客的同黨,一時間,皇宮內外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風軍反應度奇快,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全面封鎖了皇宮和整座都城,如此強度的搜查之下,若是真有刺客,估計也是插翅難飛,而事實上,刺客根本就是子烏虛有的,就算風軍把皇宮乃至整個鹽城翻個底朝天,也不可能現刺客的蹤跡。
    且說皇宮內,生了這么大的事,殷諄自然也得到了消息。
    等他趕到皇后寢宮的時候,御醫已為唐寅包扎完畢。看到唐寅昏mi不醒,殷諄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即擔心,又害怕,還有點幸災樂禍的興奮感。
    他對唐寅的態度本來就很復雜。他怕唐寅,因為他是寄居在唐寅的羽翼之下,說難聽點,他的生死都被唐寅控制著;他恨唐寅,因為后者常常不把他放在眼里,般的欺壓,讓他這個天子顏面盡失;但他又不得不仰仗唐寅,只有唐寅在,他才能繼續做他的太平天子,過他安逸又舒適的生活。
    所以看到唐寅身負重傷的樣子,殷諄的心里五味俱全,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他是高興多一點還是擔憂多一點。
    分封制,就是一種畸形的制度,也只有這種畸形的制度才能塑造出殷諄和唐寅這種畸形的君臣關系。
    不管殷諄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表面上他對唐寅的安危還是非常關切和擔憂,問眾御醫道:“風王的傷勢如何?有沒有生命危險?”
    御醫急忙回道:“回稟陛下,風王殿下的傷勢僥幸未傷及要害,只是因為失血過多,才造成短暫的昏mi,想必幾個時辰后就可以蘇醒了。”
    “原來如此!”聽說唐寅的傷沒事,殷諄又生出幾分失望,他暗嘆口氣,含笑說道:“諸位都辛苦了,這次搶救風王有功,朕會重重獎賞你們的。”
    “微臣多謝陛下隆恩!”御醫們面1u喜sè,紛紛跪地施禮。
    又向御醫仔細詢問了一番唐寅傷勢的細節之后,殷諄這才走到雅彤近前,低聲問道:“皇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在你的寢宮里會突然出現刺客?風王又為何到你寢宮用膳?”
    雅彤顫巍巍地說道:“是因為家弟傷人一事,臣妾找風王幫忙,為了感ji風王出手相助,所以臣妾特在宮中準備酒宴,請風王一同用膳,可……可怎知會突然有刺客出現,并且還刺傷了風王……”
    “唉!皇后可真能為朕沒事找事啊……”殷諄一點也沒覺得唐寅在雅彤這里吃飯有什么不妥,只是擔心他這次在皇宮里遇刺,會不會遷怒到自己身上。
    這時候,已有大批的風將、風臣趕到皇宮里,萬凰宮里的人越聚越多,偌大的宮殿,已是人滿為患。
    如此多人聚在皇后的寢宮太不像話,殷諄向周圍的shi衛下令道:“你等把風王送到子軒宮,讓風王在子軒宮安心養傷……”
    他話音還未落,風國治粟內史張鑫ting身而出,冷冷說道:“我家大王還是回王府養傷為好,萬一皇宮里再蹦出個刺客,傷到大王,誰能負起這個責?”
    他這毫不留情面的一句話把殷諄說得臉sè一陣紅、一陣白,想要作,卻又不敢,氣呼呼地轉身向別處。
    一旁的méng田更是氣得身子直哆嗦,張鑫只是區區的公國之臣,竟敢當眾出言頂撞天子,其氣焰已是何等的囂張。
    他正要訓斥,上官元吉已搶先呵斥道:“張大人,不得禮!”
    說著話,他又對殷諄拱手說道:“陛下,微臣也覺得把大王送回王府安養為好,大王畢竟是外姓王公,住于宮中,多有不便,還望陛下恩準!”
    同樣的意思,由上官元吉說出口就是完全不同的味道,讓人聽了也倍感舒服。
    殷諄的臉sè緩和了一些,他略微沉吟片刻,點點頭,說道:“好吧!就依上官大人之見!不過,風王傷勢不輕,現在送回王府,會不會導致傷勢加重啊?”
    “請陛下安心,微臣會妥善處理的!”上官元吉正sè說道。
    “本宮隨你一同去王府!”殷柔開口說道。現在唐寅還沒有醒過來,她哪能放心得下,她得一直留在唐寅身邊才行。
    殷柔要一同回王府,上官元吉頗感為難。此時已是深夜,公主到王府,太不合禮法,另外,唐寅和殷柔還沒有名分,回到王府,自有幾位夫人照顧他,殷柔在旁算怎么回事啊?
    上官元吉不好開口回絕,倒是殷諄說道:“皇妹,今天太晚了,等明日再到風王府探望風王也不遲。”
    “皇兄!”殷柔不甘心,還想勸服殷諄,后者沉聲說道:“不得胡鬧!堂堂公主,深夜出宮,成何體統?”
    看出殷諄有些生氣了,殷柔奈,垂著頭,站在一旁不再說話,但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唐寅身上。
    上官元吉不敢多耽擱,令人趕快送大王回王府。隨著唐寅一走,趕來的風國大臣們也都悉數離去,亂哄哄的萬凰宮總算又恢復平靜。
    等人們都走得差不多了,殷諄業已去往別處寢宮,雅彤好像一瞬間被抽干力氣似的,軟綿綿的癱坐在地,久久回不過來神。
    原本已經離開的méng田又悄悄折了回來,見到雅彤癱坐在那里,他快步走上前去,剛要說話,又將話音止住,向周圍的宮女揮揮手,說道:“你們都先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