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56

  除了我自己,旁人想傷我,又談何容易?唐寅心中暗笑,但這話法說出口。【】[官場-小說]yuntv若說是他自己傷的自己,整件事就解釋不清楚了,勢必要牽扯出皇后對他下藥的事,這其中還包括有他和皇后之間越軌的行為,此事哪能向外傳揚?這個啞巴虧,唐寅只能吞到肚子里,不過,他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他幽幽說道:“刺客厲害,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來頭!”說著話,他加大音量,問道:“阿三、阿四?”
    守在房門口的阿三阿四聽聞唐寅的召喚,雙雙從外面走進來,拱手施禮道:“末將在!”
    唐寅瞇縫著眼睛,問道:“刺客可有被抓到?”
    哪來的刺客?阿三阿四最了解內情,當然他二人絕不會點破,拆唐寅的后臺。二人正色說道:“還沒有!想來,刺客可能已經逃出都城,或是躲到一處極為隱蔽的地方了。”
    心中暗道一聲聰明。唐寅裝出勃然大怒的模樣,抬手重重拍了下床榻,怒聲道:“一個大活人,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皇宮,行刺本王,你們都是干什么吃的?郎中令蒙田在哪?讓他來見我!”
    雅彤很聰明,她的猜測也沒錯,唐寅的確有借此機會除掉蒙田的念頭。阿三阿四互相看了一眼,低聲說道:“蒙將軍現在應該還在皇宮……”
    “此等廢物,如何配做郎中令?天子的安全,又怎能交到他的手里?”唐寅冷哼一聲,責令道:“傳本王命令,暗箭即刻緝拿蒙田,嚴審此賊!刺客之所以能潛入皇宮,依本王來看,蒙田也脫不開干系,刺客很有可能就是他私自放入宮中的。”
    阿三阿四法表態,二人對視一眼,雙雙應道:“是!大王!”說完話,他倆雙雙走了出去。
    舞媚在旁不擔憂地說道:“夫君,蒙田是皇廷的郎中令,是天子賜封的,讓暗箭去抓他,不太妥當吧?”
    唐寅淡然一笑,擺手說道:“沒什么不妥的,郎中令關系著皇宮的安危,責任重大,既然蒙田不稱職,我身為王公,也理應替天子另選賢能。”
    聽他說得正氣凜然,舞媚噗嗤一聲笑了,小聲嘀咕道:“我看是這個蒙田不知何時得罪過夫君才是真的。”
    唐寅仰面而笑,忍不住伸出手來,輕輕掐了掐舞媚粉嘟嘟的面頰,笑道:“還是媚兒最了解夫君。”
    他早就想鏟除和自己處處作對的蒙田,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借口,這次蒙田更加過分,竟膽大到勾結皇后來合謀害他,若不殺掉此賊,唐寅都覺得自己應該去信佛了。
    他的傷勢恢復之快,令人咋舌,等到中午時,唐寅已可以下床慢慢走動了,當蘇夜蕾為他上藥的時候,現他的傷口只剩下一條紅紅的斑跡,皮肉皆已開始愈合。
    這是唐寅耗費靈氣療傷的結果。
    他可不想長時間的躺在床上等傷口一點點的愈合,對莫之戰,迫在眉睫,在這個關鍵時刻他若是臥床不起,會直接拖延風國對莫之戰的時間,也會影響到全軍將士取勝的信心。
    簡單吃過午飯,唐寅正在房里歇息的時候,程錦來了。“大王的傷勢不嚴重吧?”見唐寅氣色不錯,程錦非常高興,快步走上前去,幫他整了整靠在身上的睡枕。
    唐寅一笑,說道:“沒事,小傷而已。”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開始審問蒙田了嗎?用刑可以重一點,讓他隨便招點什么,定個罪名,處死就好。”
    程錦面露難色地垂下頭,退后兩步,低聲說道:“屬下正是為此事來求見大王!蒙田……還沒有被帶回暗箭。{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唐寅揚起眉毛,凝視著程錦,疑問道:“怎么?他已經逃走了?”
    “并沒有!”“那為何不抓他?”“是……是因為公主殿下阻攔,所以……屬下不敢用強。”
    “公主阻攔?”原本側臥在塌上的唐寅坐了起來,皺緊眉頭,問道:“公主為何阻攔你等?”
    “公主說,皇宮里混入刺客,蒙田雖有責任,但并不是大錯,不能因為此事而定他的罪。”程錦說道:“公主態度堅決,屬下不敢頂撞,所以才回來向大王請示。”
    柔兒怎么會站在蒙田那一邊?他二人的關系何時親近到這般地步了?唐寅一陣心煩意亂,他飄身下床,一邊拿起外套,一邊說道:“程錦,帶上你的人,隨我入宮。”
    “大王不可。”程錦上前阻攔,低聲說道:“臨出宮時,傲晴向屬下交代,稱昨晚蒙田有去找過公主,在公主面前訴苦,并一再惡意中傷大王,如果現在大王為此事去找公主,怕會引起公主的誤會,讓蒙田的離間之計得逞。”
    “竟有此事?!”唐寅恨的牙根癢癢,他咬著牙關嘀咕道:“難道,我拿他這個區區的郎中令就毫辦法了不成?”說著話,他深吸口氣,眼珠轉了轉,沉聲說道:“程錦,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明殺也好,暗殺也罷,總之,務必要除掉蒙田,不過,你行事得隱秘,不能讓人知道事情是你們暗箭做的,更不能和我扯上干系。”
    “是!大王!”程錦暗暗咧嘴,不過還是答應了一聲。其實蒙田并不是那么好殺的,他自身的靈武十分厲害,而且大多的時間都在皇宮里,想找到悄悄殺他的機會,太難了。
    別過唐寅,程錦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太好的辦法,最后,他想到了一個人,中尉府的顧宸。
    顧宸熟悉鹽城的情況,腦袋也極為精明,想不留痕跡的干掉蒙田,向他請教一下還是沒錯的。
    當程錦找上顧宸的時候,把后者嚇了一跳。他是暗箭的頭子,不管是朝廷的大臣還是普通的姓,沒人希望被程錦找上門來。
    顧宸還以為自己犯了什么過錯,見到程錦后,表現得即客氣又拘謹、緊張。等程錦表明了來意之后,顧宸才算長長舒了口氣,心中暗道:原來是為了此事!
    他心里明鏡似的,暗箭要殺蒙田,這絕非程錦自己的意思,肯定接到了大王的指令。
    顧宸一笑,說道:“以暗箭的實力,要殺蒙田,易如反掌,程將軍來找末將詢問,這可折殺末將了。”
    程錦不動聲色地說道:“如果只是單純的殺掉他,那確實很容易,但想不留痕跡、不為人知的除掉他,就不那么簡單了。顧將軍也應該明白,蒙田是皇廷的官員,一旦讓人知道是暗箭殺得他,暗箭名譽受損倒也沒什么,怕的是會牽連到大王身上。”
    顧宸大點其頭,應道:“程將軍顧慮得極是!”
    說著話,他一邊在房中來回徘徊,一邊轉動腦筋,仔細琢磨。沉吟了一會,他淡然而笑,說道:“蒙田其人,沒什么愛好,即不貪財,也不好色。”
    程錦若有所思地說道:“如此來說,此人沒有弱點?”
    “當然不是。”顧宸笑道:“此人甚重孝道!”
    “這似乎是優點吧?”程錦挑目看著他。
    “優點往往就是弱點。”顧宸走到程錦近前,低聲說道:“蒙洛除了蒙田這長子外還有一子,名叫蒙沖,此人喜好騎射,常常出城到郊外打獵,程將軍可讓暗箭的兄弟裝扮成劫匪,綁架蒙沖,然后給蒙府寫信,讓蒙洛親自帶銀子出城孰回蒙沖。蒙田那么重孝道,絕不會放心讓父親獨自涉險,出城和綁匪交涉,必定會陪同前往。等他們出城之后,到了僻靜人處,程將軍再下殺手也不遲。”
    程錦邊聽邊點頭,等顧宸說完,他眼睛也頓是一亮,問道:“如此一來,也勢必要把蒙洛一并殺掉了?”
    “如果程將軍不希望走漏風聲,就必須得把在場的人統統殺光。如果程將軍只希望殺掉蒙田一人,不想傷及辜,就斷然不能用暗箭的兄弟動手。”顧宸說道:“在都城附近出現大批的暗系靈武高手,即便是傻子也能猜出來是程將軍的手下干的。”
    程錦暗道一聲有理!他皺起眉頭,喃喃說道:“蒙洛是皇廷的左相,若是把他也一并殺掉,事情恐怕會鬧很大,難以收場,但如果不用暗箭的兄弟,那用什么人合適呢?”
    “也有人選。”顧宸笑吟吟道:“難道程將軍忘了大王不久頒布征武令,新征召了一批靈武高手?這些人都是生面孔,將其打扮成匪徒模樣,日后也沒人認得出來。他們的本事我見識過,隨便挑出一人,都不在蒙田之下,合力除掉蒙田,易如反掌,程將軍何不用他們辦成此事?”
    哎呀!這倒是個好注意!程錦一成不變的表情難得的露出笑容,可轉念一想,又有些擔憂,說道:“只怕大王未必會應允此事啊。”
    “何必要通過大王?”顧宸說道:“這些人現在還沒有軍階,程將軍的話,他們不敢不聽,只要將軍下令,他們必然會去做的。”
    有道理!程錦拱手說道:“多謝顧將軍指教,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顧宸急忙躬身回禮,說道:“程將軍客氣了。到時,末將這邊也會盡力配合程將軍的。”
    【……第十集第三五十六……】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