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57

  第三五十七章按照顧宸教給自己的辦法,程錦趁著méng沖一次出城辦事的機會,將其秘密綁架,然后*他給家人寫一封信,送到méng洛的府上,向其索要白銀兩萬兩、黃金兩千兩。【】[]
    這封信到了méng府,立刻引來一場軒然**o,méng府上下,如同炸了鍋似的。
    méng洛是皇廷的左相沒錯,但家財并不豐厚。他為人耿直,為官也是兩袖清風,所有的收入,只靠俸祿,而在風國,皇廷早已成為徒有其表的傀儡,朝中大臣的月俸雖不能說少,但也遠沒有在上京時候那么多,méng洛的俸祿,除去養活相府全家老小的費用,已所剩幾,哪里還能湊出兩萬兩白銀和兩千兩黃金這樣的天數?
    老頭子在震驚之余,并沒亂了分寸,他一邊命家人出去籌錢,一邊又派人向中尉府報官,他自己則去往皇宮,找méng田商議如何解決此事。
    méng田聽聞弟弟被綁架的消息也嚇了一跳,在皇宮里待不住了,跟隨父親,急匆匆的趕回相府。當méng洛和méng田回到相府的時候,顧宸已經被相府的下人請來了。
    知道顧宸雖是中尉府的副頭領,但實際上他才是真正的負責人,而且對鹽城的大小狀況了如指掌。為了能救出自己的二子,méng洛對顧宸十分客氣,奉為上賓。
    méng田沒有多余的廢話,等顧宸落座后,他直截了當地問道:“堂堂都城,竟會有綁匪出現,不知顧大人以為綁匪是些什么人?又如何處理此事?”
    “這很難說啊,現在都城很不太平。”顧宸皺著眉頭,裝出一副心事忡忡的模樣,說道:“兩天前,還有刺客混入皇宮,刺傷了大王呢!”頓了一下,他又接道:“méng相、méng將軍,想必二位也應該清楚,最近都城外聚居了大量的貞人,其中龍蛇混雜,難免會藏有為了錢財鋌而走險的亡命之徒,依我推測,這次méng公子被綁架一事,十之**和城外的貞人有關系。”
    他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凈,屎盆子都扣到城外貞人的頭上,而且扣得還有理有據,過萬的貞人,誰敢保證其中就一定沒有不法之徒?
    méng洛臉sè一變,急聲問道:“那……顧大人,依你之見,你認為此事當如何處理?”
    顧宸裝模作樣地沉吟了一會,幽幽說道:“錢財畢竟是身外之物,可人命關天啊,我看,就先接受綁匪的條件,把他們索要的金銀都給他們,等贖回令公子,我中尉府這邊也就可以放手去查了,我相信,十日之內,定能追回méng相送出的贖金。”
    méng田對于這樣的回答當然不滿意,認為顧宸也沒有盡心盡力的去辦事。他冷冷哼笑一聲,說道:“我想,若是風國大臣的家人被匪徒綁架,顧大人絕不會給出這么不負責任的答復吧?顧大人身為中尉府之,竟然不圖去抓捕綁匪,反而還要我們先給綁匪金銀,你可是欺我méng家人?”
    顧宸急忙搖手,連聲說道:“下官絕此意,méng將軍誤會下官了!現在méng公子在綁匪手上,中尉府若去搜查綁匪,怕會打草驚蛇,萬一*得綁匪狗急跳墻,méng公子有個三長兩短,下官可負不起這個責任啊!”
    méng田還要說話,méng洛擺手將他制止住,說道:“田兒,顧大人說的也不是沒道理。”
    說著,他1u出難sè,對顧宸說道:“顧大人的辦法倒是可行,不過,本相府上一時間也著實湊不出來這么多的金銀,顧大人你看……”
    顧宸淡然而笑,另有所指地說道:“méng相乃皇朝的左相,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區區兩萬兩白銀加上兩千兩黃金,對méng相而言,應是九牛一毛吧?”
    “放屁!”不等méng洛說話,méng田已氣得臉sè漲紅,怒聲說道:“相父為官,向來清廉,家中哪里有那么多的金銀?”
    “呵呵!”顧宸悠然一笑,說道:“méng將軍不要動怒嘛,畢竟下官也不了解實情。”
    琢磨了片刻,他說道:“這樣吧,對于贖金一事,如果méng相確有困難,下官可以向大王稟報,請大王幫忙。”
    “如果風王殿下肯出手相助,那是再好不過了。”méng洛看眼méng田,不擔憂地說道:“只是,風王殿下未必會幫老臣啊!”
    “這點méng相請放心,大王處事,一向公si分明,對于令公子遇險一事,絕不會袖手旁觀。”顧宸正sè說道。
    “如此,老夫就先謝過顧大人了!”méng洛神情ji動,站起身形,一躬到地。
    “哎呀,méng相客氣,折殺下官!”顧宸也急忙站起身,向méng洛必恭必敬地回施一禮。
    méng田在旁冷眼旁觀,總感覺顧宸有些口不應心,但哪里有問題,他一時間又說不清楚。
    且說顧宸,別過méng洛、méng田父子倆,離開相府,又立刻去往王府,向唐寅請款。
    唐寅對于程錦和顧宸的密謀毫不知情,聽說méng洛的二兒子被綁架,他也暗吃一驚,皺著眉頭問道:“什么人干的?有查清楚嗎?”
    顧宸眼珠轉了轉,答非所問地說道:“國事繁忙,大王勞心勞力,分身暇,像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大王又何必*心過問呢?”
    兩萬兩白銀,外加兩千兩黃金,這還叫小事?不過唐寅多聰明,既然顧宸這么說,其中肯定另有隱情,而且還不是很干凈的那種隱情,這樣的事,自己知道還真就不如不知道。
    他微微一笑,點頭應道:“好吧!既然顧將軍這么說,我就不過問了。你到的那筆金銀,可以借給méng洛,等會,你拿我的手諭,找張大人去就好。”
    “是!大王!”顧宸yu言又止地應了一聲。
    唐寅起筆來,剛要給張哲寫手諭,又覺得不妥,隨即把張哲的名換成少府宗元,說道:“這錢還是不要從國庫出了,就從王府里出吧。你去找宗大人,讓宗大人由府庫里出金銀。”
    “大王明見!”顧宸拱手施禮。他也覺得這樣的‘臟事’不宜記錄于國庫,由王府里出錢最為妥當。
    等唐寅寫好手諭,交給顧宸,后者拱手告辭。在他臨出門前,唐寅又頭也不抬起醒道:“這筆金銀不是小數目,事成之后,讓程錦盡快送回府庫交賬。”
    顧宸愣了一下,回頭驚訝地看眼正在批示公的唐寅,忍不住搖頭而笑,由始至終,自己對內情都只未,可還是瞞不過大王眼睛啊!
    在心里暗暗贊嘆一聲,他點頭應道:“大王放心,末將會醒程將軍的。”
    “恩!去做吧!”唐寅不再多言,注意力又放回到堆積如山的公上。
    事情辦得順利,顧宸回到相府,同時也把兩萬兩白銀和兩千兩黃金一并帶了過來。méng洛喜出望外,帶著méng田,迎出王府,把顧宸接入府內。
    “這次顧大人可是幫了老夫的大忙了!”méng洛對顧宸千恩萬謝,后者淡笑著說道:“méng相不應該謝下官,而應該謝大王才對!”
    “這……”méng洛遲疑了一下,沒有馬上說話,知道他對大王的積怨已久,顧宸立刻又插開話題,說道:“現在金銀已如數湊齊,不知綁匪約定交贖金的時間是幾時?”
    “今晚巳時。”說著話,méng洛把綁匪的信交給顧宸,后者接過來細看,從頭到尾瞧了一遍,然后放下信,對méng洛說道:“méng相就按照綁匪的要求去吧!綁匪通常看重的是錢,不會濫殺辜的……”
    他話還沒有說完,méng田不滿地質疑道:“怎么?聽起來,顧大人的中尉府不打算出人護送相父?”
    顧宸面sè一正,說道:“綁匪有在信中特別到,méng相的隨行人員不得過五人,我中尉府若是出人前往,豈不壞事?”
    “至少你也應該做適當的安排,不然一旦生變,如何是好?”méng田凝聲說道:“萬一綁匪索要贖金是假,目的是行刺相父,你當做何應對?”
    “這……下官一時間倒沒想這么多……”顧宸吸了口氣,緩緩垂下頭。
    “你中尉府的人必須得做好準備,隨時出城營救才對!”méng田沉聲說道。
    “可是,我中尉府沒有騎兵,如果真的生變,只怕也鞭長莫及。”顧宸一邊嘟囔著,一邊尋思,琢磨了好半晌,他腦中靈光一閃,說道:“此事可以找第九軍團幫忙。其一,第九軍團是騎兵軍團,度快,戰力強,對付綁匪那些宵小之輩,不在話下,其二,第九軍團的駐地距離綁匪定下的交易地點也不遠,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還不至于引起綁匪的懷疑和警惕。”
    méng田聽后,眼睛頓是一亮,如果真能請出第九軍團幫忙,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不過,第九軍團是風國唯一的一支騎兵軍團,還是重裝騎兵軍團,寶貝得很,加上軍團長齊橫為人傲慢,眼高過頂,恐怕想請也請不動他啊!他疑問道:“顧大人,你認為齊將軍肯幫這個忙嗎?”
    顧宸聳聳肩,說道:“齊將軍和郭決郭大人向來交好,下官和郭大人又有些交情,我請郭大人去做說客,肯定能辦成此事,何況,這事對齊將軍而言也只是舉手之勞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