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58

  第三五十八章顧宸有意把齊橫的第九軍團牽扯進來,當然也是有他的目的。【】【官場小說網】
    其實要說服齊橫很容易,根本不用找郭決做說客。
    現在齊橫在風國的地位已經很高了,乃是堂堂的軍團長,他唯一欠缺的就是聲望。
    這次蒙洛的公子被匪徒綁架,并不是一件小事,如果真能讓他成功把人救出來,疑會使他的聲望高一大截。
    這種即不需要費力又可以賺得名聲的好機會,齊橫又怎么會錯過?
    顧宸的估計一點也沒錯,當他找到齊橫,向后者出幫忙的請求時,齊橫沒有多做考慮,當即便拍著胸脯應允下來。
    當晚,辰時一過,蒙洛按照綁匪的要求,帶著從唐寅那里借來的金銀,向約定交贖金的地點而去。和他同行的有四名裝扮成馬夫模樣的門客,另外一位,則是作下人打扮的蒙田。
    綁匪意圖不明,說是要贖金,但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另有圖謀,他不放心讓老父獨自前往,執意要跟隨,最后蒙洛拗不過他,也只好點頭同意了。
    蒙洛、蒙田一行六人,共乘五車,除了蒙家父子那一車外,另外的四車上都裝滿了金銀。路上話,出城之后,他們順利抵達交納贖金的地方。
    這里是一片林中空地,二十步見方,周圍都是密壓壓的樹林。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已有人在這里等候了。
    那是四名高矮不一的黑衣人,他們清一色的黑色勁裝打扮,腳下黑色的薄底快靴,臉上蒙有黑色的面巾,渾身上下,只有兩只閃閃放光的眼睛露在外面。
    看到這四人,趕車的蒙田心頭一顫,即便不用洞察之術,只通過對方身上自然而然散出來的靈壓,他已能感覺得出對方皆有一身不俗的靈武修為。
    他掃視了四名黑衣人片刻,然后跳下馬車,揚頭問道:“我家公子可是在你們手上?”
    四人誰都沒有應話,過了好一會,當蒙田已忍不住想要再次問的時候,對方當中走出一人,他上前兩步,聲音低沉又冰冷,問道:“我們要的東西,你們都帶來了嗎?”
    果然是綁匪!蒙田深吸口氣,向身后指了指,說道:“兩萬兩白銀,兩千兩黃金,一不少,都在車上。”
    聽聞這話,對方的眼睛明顯一亮,射出異樣的光彩。那是見錢眼開的光彩。
    這并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出于人的本能反應。兩萬兩的銀子,兩千兩的金子,他們從小到大也沒見過這么多錢,要說一點不心動,那絕對是騙人的。
    為的那黑衣人停頓片刻,隨后上下打量蒙田,問道:“你是何人?我們要見的是蒙洛。”
    蒙田哼笑一聲,說道:“你們要的是錢,現在我已經把錢帶來了,你們可以放人了吧?我家公子到底被關在什么地方?快說!”
    “沒有見到蒙洛之前,我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的!”為的黑衣人態度堅決。
    蒙田暗暗起疑,這些綁匪不關心自己帶來的金銀是真是假,怎么一再要求要見父親,難道,他們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欲趁機行刺父親?
    還沒等他說話,馬車的車簾挑開,蒙洛從車內走出來,沖著對面的黑衣人大聲說道:“老夫就是蒙洛!你們索要的金銀,老夫已經如數帶來,現在,你們總該放了蒙沖了吧?”
    四名黑衣人互相看了看,隨后紛紛點下頭,為的那人抬起手掌,啪啪啪連拍三下,隨著清脆的巴掌聲,從一旁的樹林中又走出兩名一模一樣打扮的黑衣人。
    其中一人手里還著圓咕隆冬的包裹。
    這二人走上前來后,那包裹那人一抖手臂,直接把包裹扔到蒙洛和蒙田近前。蒙家父子心頭一驚,蒙洛下意識地問道:“這是什么?”
    蒙田沒有多問,他心中突然生出不好的預感,快地蹲下身子,將包裹解開。裝在里面的竟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人頭的表情猙獰又恐怖,但依稀可見,那是蒙沖的斷。
    親眼目睹弟弟的級,蒙田的腦袋嗡了一聲,如遭雷擊,當場呆在原地。
    同時,一旁的蒙洛也看清楚了斷的模樣,老頭子身子一哆嗦,仿佛被瞬間抽干了力氣似的,當場就癱倒在地。
    “你們只是要錢,為何要殺害我弟?”蒙田低著頭,旁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到一滴滴的水珠不斷從他臉上滴落到地上。
    通過他顫抖的話音,也可判斷出來,此時他已悲憤到了極點。
    “他有看到我們的長相,殺掉他,也是迫不得已的事。”為的黑衣人輕描淡寫地說道,好像在說一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
    “你們……”蒙田猛的抬起頭來,白凈的臉上業已是淚流滿面,雙眼通紅,里面射出如刀子般鋒利的兇光,他從牙縫中擠出一句:“統統都該死!”
    說話之間,他原本蹲在地上的身軀好像離弦之箭似的,直直向前方竄去,還未到黑衣人近前,他的佩劍已然握在掌中,并完成靈化,到了黑衣人面前后,力劈華山的就是一記重砍。
    當啷!他快,那為的黑衣人動作也不慢,拔劍、靈化、抬劍格擋,一氣呵成。兩把靈劍碰撞在一處,出刺耳的金鳴聲,迸射出來的一團火星在黑夜之中顯得格外扎眼。
    “今天,你們統統都得死!”二人的靈劍抵在一處,久久沒有分開,蒙田咬牙切齒地沖著黑衣人咆哮,說話的同時,他身子周圍散出靈氣,將他身子層層籠罩,頃刻之間,靈氣化為靈鎧,將他的頭和軀干緊緊包裹住。另一邊,那為的黑衣人幾乎也同時完全靈鎧化。隨后,二人展開一場拼命式的搏殺。
    蒙田與黑衣人動起手,那隨行的四名門客則齊齊護在蒙洛的周圍,其中一人伸手入懷,取出信炮,點著引捻,只聽嘭的一聲悶響,天空中爆出一大團耀眼的火光。
    “殺!”余下的那些黑衣人或是抽刀,或是拔劍,一齊向蒙洛這邊沖殺過來,場上也由蒙田和黑衣人的單打獨斗戰變成了雙方的亂戰。
    蒙洛帶來的那四名門客,都是相府里出類拔萃的頂級好手,每個人的靈武都不弱,但是黑衣人的靈武明顯更勝一籌,加上人數又比門客多,場面上已穩穩站住上風。
    且說門客放出的信炮,引來早已在數里外等待的第九軍團。其軍團長齊橫親自上陣,帶著五千重裝騎兵,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還沒等重裝騎兵趕到現場,當他們行至樹林中時,遭受到黑衣人的襲擊。最先現身的黑衣人手持靈槍,由樹梢上跳下來,人還在半空中,靈槍已然橫掃出去。
    耳輪中就聽啪啪兩聲脆響,沖在最前面的兩名重裝騎兵被靈槍掃中前胸,二人驚叫著雙雙率下戰馬,身子向后飛出去。落地后,二人一陣掙扎,卻怎么站也站不起來。
    黑衣人這記靈槍的力道不小,也多虧他們身上穿有厚厚的盔甲,才保住兩人的性命,不過在他二人倒地后,救命的盔甲就成了沉重的負擔,只靠自己的力量,連坐都坐不起來。
    見林中有敵人偷襲,重裝騎兵立刻停止前進,并快地收縮,聚攏成一團,列出攻守兼備的戰陣。
    等他們列好陣勢,剛才出手偷襲的黑衣人也不見了蹤影。對于騎兵而言,樹林絕對是他們的惡夢之一,不僅高機動性被大大削弱,而且樹木還大大阻擋了他們的視線。
    在這里已經可以隱約聽到樹林中央的激戰聲,但部下們卻停止不前,齊橫勃然大怒,沖著周圍眾人喝道:“區區幾名綁匪而已,你們還列什么戰陣,給我強行沖過去!”
    他一聲令下,上下皆動,五千重裝騎兵又開始向密林的中央沖鋒。
    他們一動,黑衣人又再次現身,有些是從樹后繞出來的,有些是從草堆里鉆出來的,還有些是直接從樹上蹦下來的。
    隨著黑衣人接連現身,重裝騎兵隊伍中的驚叫聲也是此起彼伏,不時有人中招落馬,在地上或趴或躺,掙扎著想重新站起。
    還沒有走出二十步,落馬的重裝騎士已不下人,齊橫又氣又怒,分開前方的部下,他跑到最前面。
    他也想見識見識,能讓自己精心訓練出來的重裝騎兵接連吃虧的匪徒到底是群什么人,有什么群的本事。
    他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走出沒多遠,便有黑衣人把他鎖定,隨著兩聲哨音,兩名黑衣人一個由樹上落下,一個由草叢中射出,一上一下,分襲齊橫的腦袋和小腹。
    他二人來得突然,出招的度也快,若是換成旁人,可能會被打個措手不及,但齊橫的靈武太強了,他端坐于馬上,不動如山,等兩名黑衣人的攻擊馬上要到近前,他手中的九轉斷魂刀才快如閃電般的向上下各揮一刀。
    當啷、當啷!別看他揮刀隨意,但其中暗藏的力道卻大得驚人,由草叢中偷襲的那人,被齊橫的重刀震得手腕麻,連退數步,而從樹梢跳下來的那位,則被齊橫的刀又震起兩米高,從樹梢上是怎么跳下來的又怎么被回去了。
    “哼!宵小之輩,也敢與日月爭輝?!”齊橫冷笑出聲,揮臂之間,靈亂風向頭頂釋放出去。
    【……第十集第三五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