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62

  第三六十二章艾嘉擁有情報人員的敏銳和直覺,把獵鷹用于情報傳遞,她也算是開了這方面的先河。
    阿木柯以及他的族人加入地,確實令地的實力升一大截,尤其是在不久以后的風莫二次戰爭中,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事過去沒幾天,一條爆炸xing的消息從南方傳到鹽城,那就是盧奢于泗水通夏被殺的噩耗。
    這個消息對風國的朝廷而言可謂是一石擊起千層浪,朝野上下,不大感震驚,憤怒異常,出兵討伐莫國的聲音也隨之爆出來。
    唐寅得知此事后,也是悲憤交加,感覺自己的心口窩好像被人狠狠割了一刀似的。
    盧奢是風國年輕一輩中最出sè的才俊之一,頭腦精明,善于謀略,處理起軍、政兩方面的事務都有獨到之處,在唐寅眼中,他是難得的可獨當一面的全才,甚至論上官元吉或者邱真生意外,都可用盧奢作為接班人。唐寅對他,可是報以重望,結果,被他如此看重的重臣,竟然慘死于莫國名小卒彭程的手上,他心中哪能不悲,又哪能不憤怒?
    當日,王府的鐘樓連續鳴鐘,緊急召集武大臣上朝議事。此時,大臣們也都聽聞了此事,即便不鳴鐘,他們在家里也坐不住了,紛紛向王府這邊趕來。
    時間不長,風王府的議事大廳里已站滿了大臣,官、武將,三五成群,對盧奢遇害一事議論紛紛,主戰之聲,不絕于耳。
    正當眾人義憤填膺之時,唐寅到了,一瞬間,議事大廳里安靜下來,陷入一片沉寂之中。等大臣們齊齊向唐寅施過禮后,后者擺擺手,說道:“諸位都坐吧!”
    他話音剛落,上官元讓ting身而出,插手說道:“大王,盧大人被莫人所害,此事絕不能善罷甘休,末將議,我國即刻兵莫國,為盧大人報仇雪恨!”
    緊接著,齊橫也跨步出列,震聲說道:“大王,現在我**力正盛,而莫國經上次一戰后,元氣還沒有恢復,現在正是我國出兵莫國的好時機。”
    他本是莫人,但對于莫國,齊橫一直都是主戰派,其一,因為身份的特殊,他越是對莫表現得強硬越能體現出他對風國的忠心,其二,他在莫國早已被人罵成是賣國賊,認賊作父的恥之徒,這極大損壞了他的名聲,只要滅掉了莫國,讓風國成功吞并掉莫國,到時莫人統統變成了風人,也就沒有人會再罵他了。
    隨著上官元讓和齊橫這兩位上將軍帶頭請戰,接下來,武將的班列里站出來一大片人,七嘴八舌地紛紛說道:“莫國欺人太甚,害我忠良,大王這次絕不能再容忍莫國了!只要大王下令出兵,末將愿打頭陣!”
    看著下面主動請纓出戰的眾將,唐寅心里甚感安慰,只要將士們有士氣,有求戰的yu望,那么接下來的對莫之戰就會容易很多。
    他向眾將點點頭,說道:“諸位將軍都有為盧大人報仇之意,我很高興,大家盡可放心,我是不會讓盧大人的血白流的,莫國必須要為他們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大王英明!”眾將再次插手施禮,然后紛紛退回到各自的坐位。唐寅轉過頭來,看向另一邊的上官元吉,說道:“元吉!”
    “微臣在!”
    “你即刻安排使節,分別出訪玉國、安國和桓國,當初討伐貞國時,我與玉、安、桓三國王公有過約定,日后四國要聯手出兵莫國,這次的對莫之戰,我們也要拉上這三國!”
    “大王!”剛剛坐下的上官元讓又再次站了起來,沉聲說道:“現在的莫國業已是強弩之末,憑我國的軍力,打敗莫國易如反掌,何必還要與玉、安、桓三國聯手兵?這不是讓他們來占便宜嗎?還望大王三思!”
    唐寅看眼上官元讓,沒有說話,眼簾垂了下去。一旁的邱真欠身解釋道:“大王要拉上玉、安、桓三國并非是擔心我風國打不過莫國,而是顧慮他們會站在莫國那一邊,與莫國聯手和我國為敵,如此一來,對莫之戰將會變得異常艱難,現在把此三國拉攏到我們這一邊,以后就不會再出現這樣的麻煩了。”
    “原來如此!”上官元讓恍然大悟,他應了一聲,沖著唐寅拱拱手,說道:“末將明白了。”
    等他坐下,唐寅才繼續對上官元吉說道:“元吉,派使者和三國王公商談時,可以盡量把條件開的優厚一些,我的底線是,莫國滅亡之后,可分給玉、安、桓三國七到十個郡,至于如何細分,你去安排就好。”
    “微臣明白了!”上官元吉沉吟片刻,說道:“大王,莫國已分出了莫北五郡,現在本土只剩下十二郡,如果再分給玉、安、桓十個郡,我國就只能分得兩個郡了。”
    其他大臣也都大點其頭,覺得大王一下子出讓十個郡實在太多了,按照這樣安排,此戰打下來己方也就沒什么賺頭了。
    唐寅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只要能滅亡莫國,除掉我國南方這個心腹之患,不管讓出多少土地都可以接受,哪怕把莫國全境都讓出去,我們也有寧南八郡這個便宜可占,再者說,讓出去的土地,我們隨時也都可以搶回來,這點大家不必擔心。”
    聽完唐寅的話,眾人的心非但沒有落下,反而得更高了。聽大王的意思,似乎滅亡莫國還不算完,還要對外征戰,若是再打,己方的目標就只剩下安、桓這些國家了。
    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敢多表態,皆是沉默不語。
    很少有人會像唐寅這么好戰的,像他這樣的戰爭瘋子全天下都不出來幾個,自唐寅在天淵郡起兵以來,風國就沒真正的太平過,先是內戰,而后是對外戰爭,朝中許多大臣都已經打累了,本以為只要莫國一亡,風國周邊再敵國,連年的戰事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但現在來看,似乎還遠沒有結束。
    可風國偏偏在連年的爭戰中不斷的獲得巨大利益,國力增長迅猛,如此一來,戰爭似乎就成為風國強國之路的必然途徑,人們都找不出來可以反駁唐寅的理由。
    有人對戰爭倦怠、厭煩,但有些人則十分高興,上官元讓和齊橫這兩位就是其中的代表。
    見許久沒人說話,齊橫環視眾人,正sè說道:“我覺得大王的想法不錯,雖說讓出很多土地,但日后完全可以搶回來嘛!安國富有,但軍力弱得可憐,桓**力是不差,但國力卻又不行,難以維持長期戰爭,如果以后真要與這兩國開戰,我國也能輕取之……”
    唐寅揮了下手,適當地打斷齊橫的話,說道:“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眼下我們該考慮的是,如何能一舉擊垮莫國!”
    上官元讓仰面而笑,說道:“四國聯手出兵莫國,縱然莫國有三頭六臂,也難是對手。”
    這時候,梁啟突然開口說道:“大王,我軍若想一鼓作氣攻下莫都鎮江,就必須得有一支出類拔萃的水軍,鎮江城有鎮江做天險,其水軍的戰力也天下聞名,我軍想渡過鎮江,并不容易啊!”
    水軍一直都是風軍的弱項,這點大家都心知肚明。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你說的這些,我已經考慮到了,半個月前,我便給寧地的水軍傳令,向南調動。”
    他說得沒錯,寧地的水軍確實開始向莫北五郡進,但調動水軍這件事可不是他想到的,而是軍政堂向他的建議。
    聽到己方這邊已有準備,梁啟放下心來,拱手說道:“大王英明!”
    “好了,若其它的事,大家都先回去吧,左相和各軍統帥留下,商議軍務。”
    “微臣告退!”大臣們紛紛起身離開,最終大堂里只剩下邱真和各軍的軍團長。
    風國十個軍團,目前有六位軍團長在鹽城,分別是平原軍統帥蕭慕青、三水軍統帥梁啟、赤峰軍統帥彭浩初、直屬軍統帥舞英、飛龍軍統帥左雙、第九軍團統帥齊橫,另外的四個軍團都不在風國本土,由青羽統帥的飛羽軍駐扎于玉國,子纓統帥的天鷹軍、南業統帥的虎威軍以及聶澤統帥的四十萬貞人的戰軍都在莫北五郡。
    等大臣們都退走之后,唐寅站起身形,甩頭說道:“諸位隨我到軍政堂議事!”
    軍政堂,就目前而言可算是風國的秘密機構,直接建于王府之內,里面的人員有五、六十號之多,其中有風**事學院出身的才子,也有經歷過沙場鏖戰的謀士,在這里,既有精通軍事理論的人,也有具備實戰經驗的人。
    平常時候,軍政堂還是對外開放的,風軍中的將領都可以自由進出,不過隨著對莫之戰的迫在眉睫,唐寅也修改了規定,將軍政堂徹底封閉起來,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嚴禁軍政堂制訂的戰略戰術泄1u出去。
    自唐寅封閉軍政堂以來,邱真以及軍中的將領們還是次踏入它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