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63

  第三六十三章軍政堂位于王府內獨立的院落中,內部又分為前、中、后三庭院,前庭為軍政堂人員辦公的地方,中庭是開會議事的場所,則是住所和飯堂。【】&&
    唐寅帶著邱真等人來到前庭,進入房中,里面可是忙碌異常,數十號人,各司其職,有些人在交頭接耳的低聲商談軍務,有些人在勾畫地圖,寫安,還有些人在進進出出的傳送公。
    看到唐寅走進來,軍政堂眾人立刻放下手頭的工作,必恭必敬地拱手施禮,齊聲說道:“微臣參見大王!”
    唐寅向眾人擺擺手,示意他們免禮,然后問道:“谷大人何在?”
    “微臣在!”隨著一聲小心翼翼的應答,從里屋快步跑出一名中年人,四十出頭的模樣,中等身材,白面黑須,一副飽詩的學究模樣。此人名叫谷原,現任軍政堂的總參事,也就是軍政堂的負責人。
    谷原出身于風**事學院,在加入軍事學院之前,他一直隸屬于直屬軍,擔任軍中謀士,后來風國成立軍事學院時,他主動向舞英出退軍,申請進入軍事學院。
    在當時乃至現在,已經做到謀士的人很少會選擇退軍再深造,畢竟從軍事學院出來之后,分配到軍中還是做謀士,結果一樣,卻要白白浪費幾年的時間。
    像風國這種連年爭戰的國家,浪費幾年就等于是浪費數次可以進階的機會,所以沒有人會傻到去這么做,而谷原疑是個異類。
    當然,他的選擇疑也是極為正確的,在軍中時,他已經擁有了豐富的實戰經驗,在軍事學院時,他又系統的習得各種軍事理念,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在他身得到最完美的體現,也正因為這樣,唐寅才在眾多的才俊當中看中了他,讓他擔任軍政堂的總參事。
    現在軍政堂還屬于一個新機構,他這個軍政堂總參事的軍階也不算高,但不久以后,當軍政堂成為風軍各種軍事行動的總策劃地時,谷原也隨之水漲船高,變為風**方最核心的人物之一。
    唐寅沖著谷原點點頭,說道:“谷大人,把軍政堂的作戰方案拿出來給左相和諸位將軍看看。”
    “是!大王!”谷原躬身施了一禮,側身說道:“大王和列位將軍請內室說話!”
    跟隨谷原進到里屋,眾人舉目一瞧,這里說是里屋,但面積一點也不比外面小,只是可活動的范圍卻少得可憐,主要是屋子中央被兩只長長的桌臺做占據。
    這兩張桌臺,放置有制作精細的模型,有山有水有樹林,還有栩栩如生的城邑。眾人看罷,不在心里暗贊一聲:好漂亮的沙盤!他們基本都參與過第一次風莫之戰,只看一眼沙盤的模樣便立刻判斷出來,其中一個是莫國的泗水郡,另一個是莫國的澤平郡。
    不用看軍政堂的作戰方案,只看擺放的這兩張沙盤,眾人心中已然明了,看起來第二次對莫用兵,主要的焦點仍在泗水、澤平二郡。
    很快,谷原把軍政堂擬定的計劃拿了出來,交給眾人觀瞧,里面的內容是風軍對莫作戰的前期計劃。
    雖然在內室擺放有泗水和澤平兩郡的沙盤,但計劃中卻完全沒有觸及到泗水,主要針對的就是風軍在澤平郡內的作戰行動。
    等眾人從頭到尾的看過一遍,蕭慕青面露狐疑之色,問道:“按照這個策略,難道我軍要放棄泗水,只在澤平和莫軍決戰?”
    唐寅沒有說話,默不作聲的看向谷原,等他回答,蕭慕青問的這個問題也正是他想要問的。
    谷原點點頭,說道:“現在莫國在泗水和澤平二郡都布下了重兵,并有莫國的得力將帥鎮守,如果我軍同時進攻泗水和澤平,加還要在寧地和莫國交戰,那我國又變成了三線作戰,還會重蹈次一戰未果的覆轍。出于次的教訓,軍政堂建議泗水和澤平取其一,我軍集中全部的力量,強攻一地,戰即為決戰,盡可能的做到一擊致勝!”
    蕭慕青沉吟了片刻,不置可否,象這種大方面的宏觀戰術和策略,并非他這一軍統帥所擅長的。
    他又問道:“就算泗水和澤平要任選其一,那為何選擇澤平,而不選泗水呢?要知道,盧大人可是在泗水被害,我軍出兵泗水,將士們皆抱有復仇雪恥之心,士氣定然高漲。”
    谷原一笑,說道:“蕭將軍,其實關于我軍攻到底是打泗水還是打澤平,軍政堂內部的意見也不統一。依下官愚見,泗水固然是莫國重地,其郡固然是害死盧大人的罪魁禍,但它畢竟位于莫國西北,原離莫國都城,就算我軍把泗水一鼓作氣打下來,對莫國也構不成致命的威脅,而澤平郡則不同,它位于莫國的中心,東南西北,四通八達,只要我軍占領了澤平,就等于把莫國的防線由正中央撕開,不僅對莫國的整體士氣是個沉重的打擊,還可使我軍占據全面的主動,到時,論是東取田陽郡,還是西取泗水郡,或者是南下進取皓皖郡,近莫國都城,就都在我軍的控制之中了,這對我軍接下來的作戰十分有利!”
    蕭慕青并不糾結一定要打泗水,只是隨口一問罷了,聽谷原講得頭頭是道,顯然是個中的行家,他也就不再多說。
    唐寅在旁笑了笑,問眾人道:“諸位將軍以為軍政堂的整體策略如何?”
    蕭慕青應道:“有理有據,末將覺得可行。”
    彭浩初、左雙等將也點頭應道:“打澤平確是之舉,至少,澤平的戰略位置比泗水要重要得太多了。”
    “不過,莫國也在防著我國這一手,據報,莫軍在澤平的駐軍已不下四十萬,遠多于泗水,要打澤平,并不容易,其戰損也必然很大。”梁啟有些擔憂地說道。
    谷原說道:“這一點軍政堂也進行過合議,決定用戰軍作為我軍的先鋒軍,主攻澤平之戰。”
    在場的眾人聽后面面相覷,誰都沒有馬說話。軍政堂決定派戰軍攻打澤平,這或許是一種戰術策略,不過,其中更多的因素恐怕是為了討好大王。
    戰軍是純貞人的軍團,下下有四十萬眾,這么一支規模龐大的貞人軍團在風軍內部,疑會成為讓大王難安的一塊心病。派戰軍打澤平,一是可以驗證一下貞人的戰力,最主要的是可以消耗戰軍,減輕大王對它的顧慮。
    這顯然是一個左右逢源又一舉多得的策略,看起來,軍政堂的人也不白給啊!
    果然,聽完谷原的意見后,唐寅大點其頭,說道:“這個辦法好!戰軍有四十萬眾,又是貞人軍團,在戰場向來驍勇善戰,讓他們去打澤平這場硬仗,再合適不過了。”
    梁啟心中暗笑,臉可是不動聲色,他問道:“不知后方的援軍,軍政堂又是如何安排的?”
    “平原軍和飛龍軍合為后軍,如果戰軍在前方作戰失利,平原軍和飛龍軍可做增援,另外……”說到這里,谷原看向唐寅,小聲說道:“由于莫國的騎兵甚是厲害,我軍最好的辦法就是用重裝騎兵克之,所以,在澤平之戰中,可能還會動用第九軍團。”
    由于第九軍團是風國目前唯一的一支騎兵軍團,在眾人眼中都寶貝得很,所以要派第九軍團戰場,谷原也十分謹慎。
    唐寅聞言倒是笑了,說道:“軍團的成立,就是用來打仗的,而不是擺在那里人觀瞻或者嚇唬人用的。這次對莫之戰,只能勝,不能敗,別說動用第九軍團,哪怕是傾全國之力,也在所不惜!”
    谷原精神一振,說道:“大王有此決心,臣等也就可以放手去做了。”
    唐寅說道:“這次,我還是要親征莫國,你要記得,把直屬軍也安排進出征的軍團之中。”
    “這……”谷原沒有馬應話,對莫之戰,并不是一場小戰爭,按理說,如此大規模的國戰,國君并不適合親自參與,萬一在戰場生個意外,那將是舉國動蕩,全軍大亂,風險太高。
    見他久久語,唐寅疑問道:“怎么?谷大人認為本王不能出征?”
    “不、不、不!微臣不敢!只是,微臣覺得,征途遙遠,大王前往,怕會……耽誤朝政!”谷原是直屬軍出來的,當然了解唐寅的為人,知道他喜好沖鋒陷陣,但又不好說得太直白,只能繞著彎勸他。
    :新年到!祝所有的們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