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65

  第三六十五章
    唐寅在官元吉的婚禮表現得平易近人,在場的賓客們也顯得輕松了許多,現場的氣氛又漸漸熱絡起來。【】[]yuntvnetbsp;由于今天前來的客人太多,其中龍蛇混雜,許多人連官元吉都不認識,他也擔心生意外,不愿意唐寅在外面逗留的時間太久,看到大臣們都已和大王打過招呼了,他走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微臣在內室已備好酒菜,大王請移駕到內室用膳!”
    唐寅本就不喜歡應酬,聽他這么說,沒有多做考慮,便點頭應允了。
    官元吉帶著唐寅,穿過大堂里面的小門,進入相府的中庭,又走過一段長長的亭廊,這才來到他的臥房。
    雖說是臥房,但里面的空間也不小,分為內、中、外三房,外面的房間是用來會客的,中間的房間可作為房,最里面的房間才是睡覺休息的地方。
    在外面的房間里,正中央和兩側都已擺好桌席和酒菜。請唐寅坐在主位后,官元吉又令下人把他的岳丈梁飛云以及自家三兄弟元讓、元武、元彪一并請過來。
    梁飛云和官三兄弟還未到,倒是梁燕秋先從里屋走了出來。
    她頭的蓋頭已經掀掉,不過不是官元吉掀的,而是她自己掀的,在貞國,婚禮不像風國這么多的講究,梁燕秋表現得也很隨意,即便有唐寅這個外人在場,也全然不避諱。
    見她從里屋出來,官元吉愣了一下,但也沒有多說什么,轉目看向唐寅,后者臉流露出贊賞之色,一是贊嘆她的美貌,其次,也欣賞她不講俗套,灑脫大方的個性。
    他微微欠了欠身,笑瞇瞇地說道:“新娘子今天好漂亮啊,比我次見到你的時候可要迷人多了!”梁燕秋是新娘子,他如此直言不諱的夸贊,其實是很失禮的,也顯得很輕浮。不過官元吉了解唐寅的個性,并沒往心里去,秉承貞人直來直去個性的梁燕秋自然也不會多想,反而還覺得唐寅這位君主和藹可親又平易近人。
    她先是翩翩施了一禮,然后好奇地問道:“大王是何時見過民女的?”
    唐寅笑道:“是次在你們貞人的祭祖節,小姐……不,應該是夫人才對,夫人曾與令尊露了一面。”現在梁燕秋已經成親,再叫她小姐就顯得不太合適了。
    “原來那天大王也有在!”梁燕秋又驚又喜,52o小說道:“不過,民女當時并未聽說大王有到場啊!”
    “那時我有喬裝改扮,旁人也并不知道我在這里。”唐寅笑吟吟道:“若非見過你的本貌,若非知道夫人有傾城之貌,我又怎會草率的為你和元吉賜婚呢!”說話的同時,他還悄悄向官元吉眨眨眼睛,好像在說:怎么樣?當初我沒有騙你!
    官元吉苦笑,自己之所以同意這門親事,也并不是因為梁燕秋容貌過人的關系,一是喜歡她不做作的個性,其次,她的出身確實也很重要。
    聽完唐寅的話,梁燕秋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轉頭對官元吉說道:“原來夫君肯娶我,只是因為我長得還不錯!”
    官元吉連連擺手,急忙解釋道:“大王只是戲言,燕秋不必當真。”
    難得見到他有窘迫的時候,唐寅心中大爽,忍不住仰面而笑。正在這時,梁飛云和官三兄弟也正好到了。
    人還沒進屋,就聽到官元讓的大嗓門在外面響起:“大王為何事這么開心?”
    聽聞官元讓的話音,唐寅臉的笑意更濃,向外揚頭說道:“元讓來得正是時候,這回你大哥可算是碰到克星了,哈哈——”
    他話音剛落,官三兄弟已大步流星走了進來,三人先是向唐寅見禮,而后,又必恭必敬地對梁燕秋深施一禮,齊聲說道:“大嫂!”
    其實梁燕秋和元讓、元武、元彪沒見過幾次面,但對他三兄弟可是早有耳聞,尤其是官元讓,乃是風國最戰功卓著的武將,素有第一猛將之稱,可就是如此厲害了得的三兄弟,每次見到自己都客氣有加,謙順有禮,她也打心眼里喜歡這三位小叔子。
    “三位兄弟不必多禮!”梁燕秋向三人擺了擺手。
    這時,梁飛云也走進屋內。唐寅看到他,眼睛一亮,挺身站起,主動迎前去,笑道:“這位就是梁先生!本王可是仰慕先生大名已久了。”
    剛才在外面梁飛云已見過唐寅,只是沒有說話,此時見他對自己如此客氣,梁飛云也頗感意外,拱手施禮道:“草民梁飛云見過大王!”
    唐寅一笑,抬手拉住官元吉的袖子,說道:“本王與元吉相識數年,親如兄弟,現在你兩家已結親,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梁先生不必和本王見外。”說話的同時,他一直在留意梁飛云的反應。
    不過梁飛云可比他想像中要沉重得多,臉的表情由始至終都是一成不變,就連眼底都毫波瀾,讓人難以窺視到他的內心活動。
    他淡笑著說道:“大王愛屋及屋,如此厚待小民,實乃小民之福,梁家之福!”
    好嘛,自己讓他不必見外,結果就把‘草民’的自稱改成了‘小民’。畢竟是第一次見面,生疏在所難免,唐寅不再多說,招呼道:“元吉已把酒菜都準備好了,大家都入席!”
    “大王先情!”在場的眾人異口同聲道。
    唐寅落座后,向眾人擺下手,說道:“都坐!”看到眾人相繼坐下,他拿起酒杯,說道:“今天是元吉大喜之日,我們要喝個痛快!”
    眾人也紛紛舉杯,說道:“敬大王!”
    “不要敬我,要敬也應該敬我們的新郎官嘛!”唐寅笑道,眾人也都樂了,互相推杯換盞,一口氣連干三杯。
    房內氣氛融洽,眾人邊吃喝邊閑聊,不知不覺,桌的酒菜已下肚過半。
    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唐寅收斂笑容,終于切入了正題。他對眾人說道:“我國不日便要出兵討伐莫國,這一戰,關系著大風的生死存亡,我們只能勝,不能敗。”
    聞言,眾人立刻露出正色,同時把手中的酒杯、碗筷全部放下。官元讓振聲說道:“大王放心,有元讓在,定會讓那些莫國狗賊灰飛煙滅!”
    唐寅一笑,說道:“元讓雖在戰場有萬人不敵之勇,但畢竟只是一人,或許可以決定一場戰斗,但法改變一場戰役。此次對莫一戰,我國若想取勝,還得靠全軍的將士。”
    官元讓也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了,當然明白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在大規模的戰役當中,左右不了什么。他垂下頭,不再說話。
    唐寅目光一轉,順勢看向梁飛云,說道:“梁先生,這次戰軍也要參戰,你可聽聞過此事?”
    梁飛云又不是瞎子、聾子,當然知道戰軍早已南下做戰前準備的事。他點點頭,說道:“小民已有耳聞。”
    唐寅幽幽說道:“兩軍交戰,戰力和戰術固然是決定雙方勝負的因素之一,但本王以為,那并不是最重要的。”
    梁飛云心中一動,接著他的話頭,問道:“那大王是意思是……”
    唐寅說道:“真正起決定性作用的,本王以為是全軍的斗志。只要將士們斗志旺盛,有強烈的取勝**,那么,哪怕是以寡敵眾、哪怕是深陷重圍,也能扭轉局面,反敗為勝。”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俗話說得好,一人拼命,十人不敵,若全軍將士皆有與敵拼死一搏的精神,那么這支軍隊將成為名副其實的虎狼之師,攻不克,戰不勝!”
    他說的這些是有道理的,但梁飛云想不明白,唐寅好端端的為何和自己說起這些,自己又不是將軍,也不會打仗,更不會陣殺敵,難道唐寅是閑得聊才和自己說這個的?
    他暗暗搖頭,不清楚唐寅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他不動聲色,順著唐寅的話道:“大王所言有理,戰場,雙方將士斗志的旺盛與否,確實能左右這場戰爭的格局。”
    聽他也認同自己的話,唐寅笑了,說道:“戰軍的將士全是貞人兄弟,梁先生也應該明白,他們背井離鄉的來到風國,實乃奈之舉,加在風國時日尚短,對風國不可能有歸屬感和認同感,一支連自己為何而戰都不清楚的軍隊,論它自身的戰力有多強,到戰場恐怕也揮不出幾成啊!”
    他故意沒把話說完,讓梁飛云自己接下去。后者未開口,倒是梁燕秋接道:“所以大王的意思是,打算讓民女的父親去往莫國,說服戰軍的將士們,讓他們明白風國已是他們的祖國,此戰他們是在為自己祖國而戰,對嗎?”
    她一句話點醒在場眾人,原來大王拐彎抹角地說了這一大痛,目的是要請梁飛云出山,把他派到戰軍去,做貞人將士們的精神支柱,讓他們認同風國,心甘情愿的為風國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