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70

  第三七十章
    聽聞聶澤的話,在場眾人實在忍不住,紛紛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聶澤的話固然可笑,但說的也是事實,邵方殘害同宗之事早已鬧得沸沸揚揚,其口碑之差,和當初自立為帝的貞王李弘有得一比了。
    王棟被他說得面紅耳赤,膛目結舌,嘴巴張開,卻良久說不出話來。
    一旁的管戴嗤笑一聲,說道:“王大人,你家大王的品性如何,世人皆知,我勸你還是死了勸降我家將軍之心,從哪里來,趕快回哪里去,不然,惹得我家將軍不高興,你的腦袋可要搬家了。”
    眼看著勸降一事有門,結果卻因為自己獻媚的一句話,使事情又急轉直下,王棟實在心有不甘。
    他前兩步,急聲說道:“聶將軍,我家大王和將軍是誠心實意地邀請聶將軍投奔莫國,還望聶將軍三思啊……”
    聶澤可沒有管戴那樣的好脾氣,他血液里就流淌著貞人兇殘的本性,他嘴角挑起,冷笑著說道:“管將軍,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諸如此類,你還與他羅嗦什么?!”說著話,他抬起頭來,向帳外喝道:“來人啊!”
    隨著他的話音,兩名侍衛從外面走了進來,插手施禮道:“將軍有何吩咐?”
    聶澤手指著王棟,沉聲說道:“此賊居心叵測,欲亂我軍心,謀害本帥,將他拖出去,剖腹挖心,以儆效尤!”
    “遵命!”兩名侍衛答應一聲,一人拽著王棟一條胳膊,拽著他向外就走。
    王棟嚇得汗如雨下,臉的血色瞬間褪去,連聲叫道:“聶將軍不能殺我,聶將軍饒命啊——”
    聶澤看都沒再看他,向左右眾將正色說道:“據報,莫軍已于金盤城南面的盤嶺布置下重兵,估計不下四十萬人,倚仗有利地勢,扎寨十余座之多,顯然,敵軍想借此拖緩我軍南下的步伐。)兩軍交戰,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若我竭彼盈,我軍必敗,所以,此戰我軍必須得戰決,一鼓作氣,擊潰敵軍主力,拿下盤嶺,打開南下的通道!”
    眾將齊齊點頭,覺得聶澤所言有理。聶澤環視眾將,正色說道:“陳修聽令!”
    “末將在!”“你部為我軍進攻的第一批隊,一個時辰之內,務必要拿下敵軍的第一座營寨。”“末將遵命!”
    “陶元豐聽令!”“末將在!”“你部為我軍第二批隊,陳將軍一部攻破敵營后,你部立刻對敵軍的第二座營寨展開進攻,時間依舊是一個時辰,務必攻破!”“末將遵命!”
    “張程聽令!”“末將在!”“你部為第三批隊,主攻敵軍第三座營寨,一個時辰之內,將其拿下……”
    聶澤連續令,把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四部,分成四個批隊,第一批隊進攻時,另外三個批隊休息,第一批隊破敵后,第二批隊立刻頂,繼續攻敵,以此循環。
    他的戰術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盤嶺的山路雖不狹窄,但也法容納四十萬的大軍展開齊攻,把全軍分成幾個批隊,即可以充分的利用己方的兵力,同時還可以保證全軍戰力的充沛。
    盤嶺,澤平郡的北方屏障,東西連綿何止數里,想繞過盤嶺,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盤嶺內的道路還是很寬敞的,兩側時而是高山,時而是洼地,整個盤嶺,山巒起伏,多險峰峻嶺,迷霧繚繞,景色優美,仿如仙境,其中亦有很多的名山古跡,平時前來觀光的游客極多,但自從風莫兩國交惡以來,這里便成了莫國的軍事重地,被全面封鎖,并于盤嶺內設立了十六座營寨,每座營寨的間隔都不過兩里,而且座座營寨的位置都異常險峻,如果來犯之敵不強,恐怕連第一座營寨都攻不下來。
    戰軍進入盤嶺,望著遠近隨處可見、高聳入云的山峰,那波瀾壯闊、鬼斧神工般的連綿山脈,聶澤亦忍不住感嘆天工造物之神奇。
    身處群山之中,他不由得心生豪邁之情,對周圍的眾將嘆道:“如此壯闊之山河,卻被莫國這樣的鼠輩所霸占,實在可惜,現在本帥總算能理解大王為何執意要南下了。”
    眾貞將們也都紛紛點頭,其中有人興嘆道:“等以后我等卸甲歸田之時,若能在此地覓一處棲身之所,養老終生,也堪稱人生一大興事啊!”
    聶澤仰面而笑,擺了擺手,沒有再多說什么。
    戰軍向盤嶺深處又走出不遠,便碰了莫軍的第一座營寨。按照聶澤事先做好的排兵布陣,陳修作為戰軍的第一批隊,率先向莫軍營寨展開了進攻。
    莫軍在這座營寨里駐扎有兩萬人,陳修一部有接近十萬之眾,雙方的兵力不成正比,戰力更不在一個檔次。
    如果貞軍還是以前的貞軍,以莫軍營寨的險峻,即便十萬人強攻,想短時間內將其攻陷也不太可能,而且自身的死傷也會甚眾,但現在貞軍已改頭換面成了風軍,擁有了風國所的大量的攻城器械,拋石機、破城弩、破軍弩、沖車、塔樓等等大型武器一應俱全,這疑讓貞軍如虎添翼,其整體戰力又升一個檔次。
    陳修是個足智多謀的人,打仗的時候也很會動用頭腦,他見敵營寨墻的高度和己方的塔樓相差不多,立刻傳令,先把己方的塔樓全部頂去,并選出一支三千多人的敢死隊,由塔樓直接跳躍到敵人的寨墻,和敵軍展開近身肉搏戰,為己方主力大軍的推進贏得機會,把己方在推進時的死傷降到最低。
    他的戰術極有有效,三千貞人敢死隊,把寨墻的莫軍攪得一陣大亂,自顧不暇,哪里還有機會向外放箭。陳修麾下的主力風軍幾乎沒受到什么樣的阻攔就順利推進到寨墻之下,云梯架起,大批的風軍士卒開始瘋狂的向攀爬,另有不少風軍繼續順著塔樓向寨墻跳,雙方的戰斗由一開始便陷入白熱化,兩邊的將士們在寨墻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激戰。
    風軍這邊接到的是死命令,一個時辰之內,務必要拿下營寨,而莫軍那邊接到的命令則是能戰則戰,不能戰立刻撤退,雙方先在斗志就不是處于同一個水平線,如此一來,戰局也就毫不意外的開始向風軍這邊傾斜。
    戰斗剛過半個時辰,營寨內的莫軍就堅持不住了,其主將主動下令,全軍棄守,向后方的營寨撤退。
    主將一下達撤退的命令,下面的莫軍將士再心戀戰,成群成片的士卒跑下寨墻,直接穿營而過,向營后逃竄。
    陳修率領麾下部眾,順理成章的接管了莫軍大營,他還沒下達追殺敵人的命令,后方的陶元豐一部作為第二批隊沖了來,兜著逃竄莫軍的屁股展開追殺,一路追到莫軍于盤嶺設立的第二座營寨。
    陶元豐的作風和聶澤有些相似,剛猛決絕,不留余地。
    他這邊也沒有攜帶任何大型的攻城器械,是通過追殺逃亡的莫軍沖到敵人營寨前的,風軍將士們一邊沖撞著寨門,一邊架云梯攻擊,雙方的血戰隨之開始。
    在風軍一輪比一輪兇狠的強攻之下,莫軍的第二座營寨也開始岌岌可危,尤其是寨門,原本堅固異常,卻被外面的風軍以血肉之軀撞得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
    莫軍第二營寨的主將被風軍兇狠的攻勢嚇得六神主,他沒敢多堅持,趁著外圍防線還能阻擋風軍一陣子,他悄悄率領營寨內的莫軍將士先撤了。
    寨墻的莫軍將士還在與敵人拼死拼活的作戰,可后面的主將卻先跑了,消息一傳過來,人們不在心中罵娘,這種情況下,誰還愿意留下來等死,寨墻的莫軍也不約而同的向后方潰敗。
    在陶元豐一部橫沖直撞的猛攻之下,莫軍第二座營寨也宣告被破,緊接著,以張程為的第三批隊又展開了沖鋒……
    戰軍午進入的盤嶺,戰斗一直打到深夜,全軍四個批隊,連下莫營一十一座,可謂是戰果豐碩。
    打到這時,戰軍四個批隊的將士都已疲憊不堪,而莫軍營寨的兵力卻因為不斷接收逃兵而越聚越多,見狀,聶澤下達了全軍暫停進攻,原地休整的命令。
    很快,下面將士把統計出來的敵我雙方戰損交到聶澤的手。本以為連續攻陷莫軍十一座營寨,敵軍會損失慘重,結果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根據己方的統計,戰死的敵軍才剛剛到兩萬人,被己方所俘的莫軍不足五千,一整天的激戰下來,莫軍的損失才兩萬多人,而戰軍自身的傷亡也接近兩萬之眾了。
    看到這份戰損統計,聶澤臉色陰沉下來,眉頭緊鎖,沉思不語。左右眾將見狀,紛紛寬慰道:“將軍,敵人一擊即潰,跑的比兔子還快,這是敵軍傷亡不多的主要原因,接下來的五座營寨,可謂是座座都聚集敵軍的主力,將軍放心,明日之戰,我軍定能全殲莫軍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