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71

  第三七十一章
    “恩!”聶澤點點頭,說道:“也好!等明天我們再與敵軍決一死戰!”
    當夜話,翌日,戰軍又對莫軍余下的五座營寨展開了強攻。這一天的戰局基本和前一天一樣,即便營寨中的莫軍數量眾多,但還是打打就撤,根本不與戰軍硬拼死戰。
    五座營寨,戰軍只用了半天的工夫就相繼攻陷,戰敗的莫軍倉皇撤退,一口氣直接退出了盤嶺地界。
    敵軍不堪一擊,戰事進展得如此順利,戰軍將士士氣高漲,斗志昂揚,眾將紛紛向聶澤議,繼續追擊潰敗的莫軍,趁此機會,將澤平郡內的莫軍主力徹底殲滅。
    聶澤倒是也想追擊,但他畢竟是個久經沙場、經驗老道的統帥,敵軍這仗打的太反常,位置如此重要、地形如此險峻、事先構建好如此完善防御的盤嶺,莫軍竟然說放棄就放棄,這也太有違常理了,其中該不會是有詐?
    他把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四名副帥找來,然后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慮。他的顧慮和陳修四人一拍即合,他們也覺察到此戰太順利,順利到有些不正常。
    陳修說道:“將軍,莫軍顯然沒打算在盤嶺與我軍決一死戰,所以斗志不盛,一擊即潰,而縱觀澤平郡,最佳的防御地點就在盤嶺,敵軍一反常態的舍棄這里,只有一個可能。”
    管戴接道:“就是引敵深入之策。”
    “沒錯!”陳修點點頭,說道:“看起來,莫軍是有意想引我軍進入澤平郡腹地,那時我軍孤軍深入,后勤補給難以保障,形勢怕會十分不利。”
    “不過,”管戴皺著眉頭說道:“我軍可不是孤軍啊!在我軍之后,還有平原軍和飛龍軍兩支軍團,我軍的后勤補給由這兩支軍團做保障還會有問題嗎?”
    “這個……”陳修一時語塞,管戴所言不是沒有道理,雖說戰軍是先鋒軍,在后面還有平原軍和飛龍軍這兩支強援,莫軍若是用引敵深入之策,那可大錯特錯了,這不是引敵深入,而是引狼入室。他沉思了許久,幽幽說道:“除非莫軍用引敵深入之計在前,然后再悄悄繞回盤嶺,截斷平原軍和飛龍軍的增援,同時也切斷我軍的退路。”
    恩!管戴暗暗點頭,這倒是很有可能。畢竟己方對澤平郡的環境不熟悉,莫軍主力想避開己方的眼線,繞回到盤嶺,也是很容易的,若真是那樣,可就成了關門打狗,后果堪憂啊。
    一直沉默不語,聆聽二人分析的聶澤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倘若真是如此,那莫軍就是引火燒身,必敗疑。”
    “哦?”陳修等將皆是一愣,疑問道:“將軍何出此言?”
    聶澤面露詭笑,幽幽說道:“我貞人的軍隊,向來對后勤補給并不是十分依賴。諸位應該還都記得,當初伐風聯盟合兵討伐風國的時候,我貞人的一支軍隊深入風國境內,險些攻到鹽城,當時那只有十萬人,又是深入風國腹地,而現在我軍有四十萬眾,僅僅是深入澤平郡腹地,比較起來,我軍還怕什么?”
    陳修等人面面相覷,心中嘀咕,你怎么不把話說完呢?當年那支貞軍是差點打到鹽城,但結果怎么樣,全軍下,包括主將在內,在風國腹地全軍覆沒了,一個都沒跑掉。
    當然,聶澤引用這個戰例,也說明了貞軍確實不太依賴后勤補給,原因很簡單,貞軍太野蠻,太能掠奪,如同蝗災一般,所過之地,皆成廢墟。
    “那依聶將軍之見……”陳修等人問道。
    “既然莫軍有意引我軍深入,那么,我們就來個將計就計,把澤平郡攪它個天翻地覆!”聶澤冷笑著說道。
    聶澤打仗,頗有拼命三郎的勁頭,同時還具備精明的頭腦,對于對手而言,他疑是個極為恐怖的敵人。
    戰軍在明知莫軍用的是引敵深入之計,卻仍越過盤嶺,好像一把尖刀似的,直插進澤平郡的腹地。
    穿過盤嶺,接下來便進入盤中縣,在盤中縣境內有三座城邑,分別是石橋、新田和定山,其中定山為縣城。
    潰敗的莫軍主力正是向定山城方向撤退,但戰軍可不敢直接追殺過去。根據軍中的探報,在石橋和新田都駐扎有大批的莫國地方軍,如果戰軍直擊定山,石橋和新田兩邊出兵夾擊己方,對戰軍的形勢將極為不利。
    因此,聶澤決定先取石橋,再取新田,最后在定山城和莫軍決一死戰。
    石橋是座大型的城邑,盛產鐵礦和青岡巖,冶鐵業非常達,另外,它每年產出的青岡巖也會被運送到莫國各地,用于建造城墻和殿宇,在莫國,它算是比較重要的城邑之一。
    莫國在石橋布置有七萬多人的地方軍,還有三萬左右的中央軍,總兵力達到十萬。
    由于石橋城本身就盛產青岡巖,其城防之堅固自然不在話下,不僅城墻是由青岡巖堆砌而成,就連城墻準備的擂石也是以青岡巖為主。
    想強行攻破石橋,并不容易,對戰軍而言,這也是場硬仗。此戰,沒有任何的投機取巧,戰軍把所有能用的攻城的器械都用了。
    攻城時,拋石機和破城弩在后方射石和弩箭,壓制城墻的守軍,戰軍將士們則列著方陣,向前推進,同時,把軍中的沖車、塔樓也都統統推出來。
    戰斗一開始就打得異常激烈,一邊是只能前進不能后退的強攻,另一邊是只能拼死一搏毫退路可走的堅守,雙方的將士都使出吃奶的力氣,戰斗由午一直打到入夜。
    期間,戰軍是攻去一批,被打退一批,守軍方面也同樣如此,一個陣的人拉城頭,眨眼工夫就死傷殆盡,就算是一個兵團頂城頭,很快也傷亡過半。
    雙邊將士的尸體在城城下疊疊羅羅,都堆起好高。
    入夜時,連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這四位和貞人起不了共鳴的副帥都打不下去了,下面的將士傷亡實在太大,再不撤兵休整,恐怕全軍危矣。
    四人一同來找聶澤,請他收兵,等明日再戰。
    聶澤聞言,眼珠子都紅了,對他四人厲聲喝道:“沒有本帥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撤退!誰若再敢輕言‘撤退’二,軍法處置!”
    他一句話,把陳修四人說沒詞了,后者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指揮將士們戰斗。
    聶澤心中有數,戰斗艱苦,己方損失慘重,敵軍方面的損失也不輕,己方疲憊,而敵軍會更累,現在就看誰能咬牙堅持到最后。
    激戰又整整打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天色漸亮,戰軍的攻勢仍沒有任何終止的意思,鏖戰了一天一夜的貞人將士們繼續象瘋的野獸似的向前沖殺著。
    此時再看石橋城下,擂石夾雜著尸體,尸體混著擂石,在城外已堆起快兩米之高。
    仗打到這種程度,仍未能攻破石橋,陳修等人再次來找聶澤,請他收兵歇戰。聶澤這回的語氣更差,幾乎是咆哮的罵走四人,并放出話來,打不下石橋,他們四人就頭來見他。
    石橋一戰,戰軍和莫國守軍足足打了兩天一夜,直到第二天的深夜,戰軍才撕開石橋的城防,早就殺紅了眼、失去了理智的戰軍將士沖入石橋城內,對城中守軍和姓展開了更加血腥的屠殺。
    現在,陳修等人總算能理解貞人為何屠城成性了。貞人善打硬仗,那也是靠數將士們的鮮血和生命堆積出來的,凡是在激戰中存活下來的人都可算是幸運兒,他們經歷過在鬼門關外的徘徊,看到過自己身邊太多太多的同袍兄弟倒地不起,他們需要對象來泄心中的怨恨,也需要對象來泄心中的恐懼,屠城就變成了順理成章之事。
    石橋城之戰,是戰軍侵入莫國以來損失最慘重的一戰,單單是向后方運走的重傷兵就過兩萬人,埋骨于石橋城下的將士足有三萬之眾,至于輕傷兵,則是不計其數,法統計。
    這一仗打下來,戰軍的直接減員就多達五萬,好在最終是把石橋城成功打下來了,戰軍的傷亡也算是有價值的。
    石橋是大型城邑,城中姓數十萬人,戰軍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全城控制住,把城中姓全部殺光,趁亂拖家帶口逃亡的姓甚眾。
    本來戰軍還打算組織兵力進行追殺,這時候,倒是聶澤下令,不要追殺莫國的姓。同時,他又命令一支萬余人的精兵脫下甲胄,換莫國姓的衣服,混于逃亡姓之中,跟著他們一塊跑。
    石橋城的姓是向距離他們最近的新田城逃亡的,喬裝改扮的萬名戰軍精銳隨著逃難的人流順利混入到新田城內,如此一來,戰軍還未攻打新田,倒是先在新田城里埋下一把要命的尖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