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72

  聶澤位是久經沙場的老將,經驗太豐富了,而且也熟識各種戰例和戰術,石橋城的情況讓他馬上意識到己方進攻新田的機會來了,用魚目混珠的辦法向新田城內秘密安插一萬精兵。【】[]他心中清楚,在激烈的攻城戰中,這一萬混在敵方城內的將士所能起到的作用,比城外數十萬的精兵還要重要。
    在打下石橋后,戰軍于城內僅僅做了半天的休整,隨后沒有攜帶任何的輜重,全軍將士僅帶三日口糧,做急行軍向新田方向進。
    戰軍來得太快,石橋剛剛被破,難民還沒有全部逃到新田城內,戰軍就已兵臨城下。
    對于城外突然出現的風軍,新田的守軍大為驚慌,其主將倉促下令,關閉城門,把還未來得及進城的姓全擋在城外。
    聶澤可不管你莫國姓的死活,見新田是倉促應戰,他當即下令,全軍攻城。由于這次戰軍是急行軍趕過來的,大型武器都留在石橋,進攻時,唯一能用上的便是云梯。
    這是一場真正的肉搏戰,也是貞人所熟悉的打法,不使用攻城武器,全靠人力往上頂。雙方的戰斗還沒進行多久,先前混入城中的戰軍精銳突然難,由守軍的背后沖殺上來。
    這可大出守軍的預料,人們對風軍本就心存畏懼,斗志不強,現在內部又生亂,防線一下子被扯得七零八落。
    趁此機會,城外的風軍一鼓作氣沖上城頭,與守軍展開面對面的白刃戰。
    短兵交接,連風人在貞人面前都得甘拜下風,何況是莫軍呢?
    新田之戰,前前后后僅用了兩個時辰,莫軍的抵御就徹底被摧毀,上下將士全被打散,如同一盤散沙似的往城內逃命。戰軍可不會給對手留下喘息之機,兜著莫軍的屁股追殺,雙方又在新田城內展開一場混亂的巷戰。戰斗至此,莫軍已斗志,戰局也再懸念,最終,新田守軍一敗涂地,包括其主將在內,被戰軍砍殺殆盡。
    或許是此戰贏得太輕松,也或者是連日來的爭戰讓戰軍將士實在太疲憊,占領新田后,難得的沒有生大規模屠城事件,戰軍一半駐扎于城內,一半駐扎于城外,作短暫的休息調整。
    戰軍于新田駐扎了三天,等后方的輜重跟上來后,又繼續南下,向定山方向進。在戰軍將士看來,莫軍的主力已逃至定山,己方勢必要在這里與莫軍展開一場決戰。
    可事實卻完全不是這么回事,莫軍主力根本不在定山,定山的守軍才只有萬余人,戰軍幾乎是一走一過之間便輕取定山城。至于莫軍的主力去了哪里,戰軍的探子也沒有查探清楚。不過,在戰軍攻占定山的第二天,后方傳來急報,戰軍于盤嶺駐扎的軍隊遭到大批莫軍的偷襲,現在盤嶺已然失守,駐扎的數千將士傷亡殆盡。
    聽聞這個消息,聶澤一點也沒感到意外,這反而早在他的預料之中,當初陳修等人也做過這樣的分析,莫軍引敵深入在先,而后再折回盤嶺,切斷己方的退路,想來個關門打狗。
    只是莫軍似乎忘記了一點,戰軍名義上是風軍,實際上卻是貞軍,對于貞軍而言,后勤補給可有可,關緊要。
    他環視左右眾將,問道:“列位將軍都猜猜,敵軍主將現在在想什么?”
    陳修一笑,說道:“莫軍主將必定會認為當我軍得知盤嶺失守的消息后,勢必要全軍回撤,奪回盤嶺,好打開后方的通道。”
    “沒錯!”聶澤點點頭,道:“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現在莫軍主力已在盤嶺嚴陣以待,只帶我軍回頭去攻,而這次,盤嶺則不會象上回那么容易攻破了。shouda8”
    一名貞將冷哼一聲,說道:“區區莫軍,何足為懼?既然他們想在盤嶺與我軍決一死戰,那我們就成全他們好了!將軍,依末將之見,我軍馬上折回盤嶺,和莫軍決戰!”
    聶澤搖,幽幽說道:“我們已經打過一回盤嶺,現在回頭再打,將士們的心氣定然不足,另外,莫軍在盤嶺也勢必會做萬全的準備,以敵軍所占的地利優勢,我軍即便能打贏這一仗,只怕,損失也會很慘重。”頓了一下,他深吸口氣,振作精神,嗤笑道:“既然莫軍在盤嶺等著我軍回頭去攻,那么,就讓莫軍在盤嶺等著好了,我軍繼續南下,直取澤平的郡城——常都。”
    眾將皆異義,紛紛插手施禮道:“末將遵命!”
    戰軍在明知道后路被斷的情況下,卻依然選擇向南推進,這確實大出莫軍方面的預料。其實莫軍的部署也是很精妙的,把盤嶺的拱手相讓,確實是引敵深入之計,等把戰軍引進到澤平郡腹地之后,莫軍主力兵分兩路,一路繞道取盤嶺,另一路則藏進盤中縣的山林當中,只要戰軍回頭去攻盤嶺,莫軍便可以前后夾擊,打戰軍個頭尾難顧。
    不過讓莫軍主將袁誠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戰軍卻來了個將計就計,根本沒管后路被斷的問題,而是趁著莫軍主力不在的空檔,去取郡城常都了。
    現在擺在袁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放棄盤嶺,全力回救常都,而是棄常都于不顧,繼續堅守在盤嶺,阻斷風軍的補給線和撤退之路。
    到底要如何選擇,袁誠一時間也沒了主意,他詢問麾下智囊沈元的意見。
    當初給他出引敵深入之計的人就是沈元,如果現在選擇放棄盤嶺,救援常都,就等于在說他當初所獻的計謀是個徹頭徹尾的錯誤,沈元又怎肯自己打自己的臉呢?
    所以明知道是錯,沈元也只能將錯就錯,他向袁誠議,己方絕不能放棄盤嶺,至于郡城的防御,可以召集各縣各城的地方軍去守,只要能頂住風軍十天半個月,沒有后勤補給的風軍不戰自敗。
    聽完他的分析,袁誠覺得也不是沒道理,最終決定,采用沈元的辦法,中央軍主力繼續駐扎于盤嶺,讓地方軍去守郡城常都,他不奢求地方軍能把風軍打敗,只要能拖住風軍一段時日就好。
    當然,沈元給他出的這個計策本身就是異想天開,戰軍之兇狠,連莫國中央軍都難以抵擋,又何況是臨時征召湊到一起的地方軍呢?別說頂住十天半個月,哪怕是三五天都是往多了說。
    果然。戰軍的南下勢如破竹,一路上,連戰連捷,當真是戰不勝,攻不克,僅僅用了十天的工夫,就從盤中縣一路打到常都。
    現在,常都的守軍勉強聚起十萬人左右,其中的兩萬是澤平郡郡軍,另外的八萬,都是從各地召集過來的,其中過半的人連軍裝盔甲都沒有,是各地的官府征召壯丁、奴隸濫竽充數硬湊起來的。
    這樣的一支軍隊想抵御住如狼似虎的戰軍,疑是天方夜譚。
    在戰軍抵達常都的第二天,全軍做了一次試探性的佯攻,雖說是試探性的,戰軍連三分戰力都沒用出來,但也差點把常都的城防攻破,觀戰的聶澤只看到一半就回營了,并責令身邊的眾將,殺掉軍中的豬羊,等到明天做慶功宴之用。
    城還沒打下來,聶澤已開始琢磨在城中慶功了,他如此自信,下面的將士們自然也是信心倍。佯攻草草結束,休息一天,等到翌日,戰軍真刀真槍的進攻開始了。
    常都的十萬守軍,除了那兩萬的郡軍可以一戰外,其余的八萬兵力基本都是擺設,即沒有實戰經驗,也沒受過戰斗訓練,面對戰軍這樣的對手,一擊即潰,一潰既是千里,毫還手之力。
    澤平郡的郡城,偌大的常都,在戰軍的全力猛攻之下,連半天都沒守住,其防線便被撕了個粉碎,潰不成軍。
    城外的風軍一鼓作氣殺入城內,連最基本的巷戰都沒有生,潰敗的莫軍便由郡帶領著,打著白旗,繳械投降。
    對手軟弱,戰軍將士也不起精神,對于這些投降的莫軍,只要是沒穿軍裝盔甲的,全部趕走,其余的集中關押起來,聽候處理。
    聶澤沒有處死這些戰俘,只是令人吊死了澤平郡的郡,然后改旗易幟,在常都的城頭掛起風國大旗。
    占領了常都,聶澤決定全軍短時間內不再征戰,以此為據點,駐扎下來,日后只派小股兵力去征討常都周邊的村鎮。
    現在戰軍已深入澤平郡數里了,再往南打,就要打到皓皖郡,那已近莫都鎮江,到時引來鎮江的中央軍主力也是很麻煩的。此時他需要等,等平原軍和飛龍軍跟上來,同時也是等這兩軍幫他把盤踞于盤嶺的莫軍主力清理掉。
    不管怎么說,沒有了后顧之憂總比后路被斷要好得多,為風國效命,他只需盡力就好,還不至于拿全軍數十萬將士的性命去冒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