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74

  第三七十四章蕭慕青的火攻之計起到的奇效,打莫軍個措52o小說會員手打=*
    那一顆顆燃燒著烈火的石,仿佛天降流星雨一般,場景煞是迷人,但對于營寨中的莫軍而言,這更像是一場可怕的噩夢,自己防佛身處于地獄當中。【】[]
    石落地,立刻破碎開來,著火的石塊飛得到處都是,松木粘火就著,牛皮帳篷又何嘗不是如此?只是在頃刻之間,莫軍的營寨就陷入到一片火海之中,寨墻變成了火墻,帳篷變成了火堆,原本站于寨墻上的莫兵被燒成了火人,哀號著,慘叫著,掙扎著從寨墻上跳下去,隨著落地的脆響聲,叫聲也戛然而止,最后身軀被烈火燒成黑炭。
    而那些在營帳里睡覺的莫兵則更慘,許多人還是在睡夢之中,糊里糊涂的被燒成碳灰。莫軍營寨起四處起火,到處都能看到驚慌失措、四散奔逃的莫軍將士,到處都充斥著皮肉燒焦的糊臭味,被燒得皮開肉綻變了形的尸體隨處可見。
    此時,莫軍營寨已然成了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
    久經沙場的風軍哪會錯過這樣的機會,蕭慕青直接下令,近萬名身穿莫軍軍裝、盔甲的風軍士卒沖出己方陣營,直奔莫軍營寨奔去。
    為了辨別自己人和敵人的區別,他們每個人都在胳膊上系了一條白帶。這批喬裝改扮的風軍幾乎沒受到任何的阻攔,直接沖到了莫軍的營寨前。
    舉目向前一看,好嘛,現在連莫軍營寨的寨門都不用再想辦法撞開了,因為寨門早就被燒沒了,他們一口氣直接沖入到營寨當中。
    隨著這批風軍的攻入,等于是給營寨內的莫軍最后一擊,被燒得暈頭轉向、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莫軍將士哪里還有半點反抗之力,被沖殺進來的風軍如劈柴切菜一般,紛紛砍翻在地。剩下的莫軍斗志全失,再心戀戰,倉皇仿如喪家之犬,尖叫著向莫軍的第二座營寨逃去。
    那批喬裝改扮的風軍沒有追殺潰敗的莫軍,而是跟在莫軍的屁股后面,也向莫軍的第二座營寨跑。莫軍的第二座營寨剛剛收攏住這批殘兵敗將,其主將還沒來得及問清楚怎么回事,風軍那邊已然故技重施,繼續對第二座營寨使用火攻戰術。
    莫軍的第二座營寨雖說已經做好了戰斗準備,但情況比第一座營寨也沒好到哪去,風軍射過來的火箭和火威力太大,先是寨墻起火,接著,營寨里也是四處竄火。
    為了救火,營寨里的莫軍已忙得滿頭大汗,可先前混入進來的風軍士卒又開始難,在敵營之內與莫軍展開了混戰。莫軍主將還想集結兵力,消滅混進來的奸細,但這時候,風軍主力已于營寨外展開了大規模的強攻。
    在內憂外患、四處火起的情況之下,第二座營寨的莫軍也是一敗涂地,向外潰逃。剛才還四處追砍莫軍的風軍奸細這回又裝成莫軍的模樣,跟隨著莫軍一同向下一座營寨跑。
    由于現場的情況實在太混亂,六神主的莫軍也很難觀察到那些喬裝改扮的風軍和他們到底有何不同之處,雙方混在一起,根本難分敵我。
    在外面,風軍用火攻,在莫軍內部,風軍又安插進奸細,以此戰術,在短短的兩個時辰之內,竟然連下莫軍三座營寨,殺死殺傷莫軍數。
    正在蕭慕青志得意滿,欲一口氣連破莫軍十六營的時候,哪知天有不測風云,盤嶺突然下起傾盆大雨。這也正是蕭慕青最為擔心最害怕的。
    大雨一起,風軍的火攻戰術不攻自破,其進攻的勢頭也被莫軍的第四道營寨硬生生地擋了下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見己方難以再取得戰果,蕭慕青也只能感嘆天不助他,傳令下去,全軍收兵,擇日再戰。
    在外面進攻的風軍主力撤退了,可先前混入莫軍營寨里的風軍卻撤不出去,不過這批風軍反應也很快,人們第一時間把胳膊上的布條扯下,悄悄藏起來,既然出不去了,他們就只能在莫營里暫時作莫軍了。
    當然,在過后莫軍研究風軍此戰戰術的時候也現了有一批風軍喬裝改扮成己方模樣,混在己方當中,莫軍對此還做了特別的調查,調查的對象就是針對從失守那三座營寨里逃回來的殘兵敗將。
    一些風軍士卒沒有準備,被調查的莫軍揪了出去,可也有不少較為機靈的風軍在混戰當中偷偷拿了戰死莫兵的軍牌,冒名頂替,順利蒙混過關。
    被揪出來的風軍一個沒跑掉,皆被莫軍處死,并把他們的人頭掛在寨墻上,以此來警告和羞辱風軍,而僥幸逃過一劫的風軍數量也不少,足有兩三千人之多。
    吃一塹長一智。此戰過后,莫軍總算意識到了松木的致命弱點,此后,不管是白天黑夜,莫軍總是會定時的為營寨澆水,讓風軍的火攻之計難以展開。
    風軍方面,雖說是旗開得勝,連續燒毀莫軍三座營寨,但卻法把勝利延續下去,對于莫軍的第四座營寨,風軍也做過兩次強攻,可結果都是功而返,最終,雙方在盤嶺陷入到僵持狀態,風軍攻不破莫軍的營寨,而莫軍也沒有膽量做主動出擊。
    現在這種情況下要如何才能破敵,蕭慕青和左雙皆一籌莫展,二人想來想去,不約而同的想到了戰軍。如果戰軍能配合己方,由盤嶺的南面向北攻,己方再由盤嶺的北面向南攻,兩面夾擊之下,不愁敵軍不破。但關鍵的問題是,他們這邊的信息法傳遞給戰軍,而且就算傳到了戰軍那里,以聶澤高傲的個性,也未必會聽從他二人的調遣。
    向來善打硬戰的蕭慕青和一向足智多謀的左雙在盤嶺這里被難住了,二十多萬大軍被三十多萬的莫軍死死阻擋住。
    當唐寅率領直屬軍和第九軍抵達盤嶺的時候,平原軍、飛龍軍已在此地和莫軍對峙了大半個月,除了先前攻破的三座營寨外,再沒有其它的進展。
    四軍匯合一處,認真聽完蕭慕青和左雙的戰報后,唐寅揚起眉毛,銳利的目光在蕭慕青和左雙身上掃來掃去,幽幽說道:“平原軍一向以虎狼之師自詡,這次竟然被那個名不見經傳、靠裙帶關系才做到中將軍的袁誠阻擋于盤嶺,當真是可笑至極!”
    唐寅的話如同一把尖刀插進蕭慕青的心頭,也讓蕭慕青有些地自容。他老臉漲紅,單膝跪地,插手施禮道:“大王,末將愿再攻一次敵營,這回不破敵營,末將絕不收兵!”
    其實以平原軍的實力,要強行攻破莫軍的第四座營寨是沒問題的,但關鍵是,就算攻破了敵營,平原軍自身的損傷也會很慘重,接下來的十二座莫軍營寨還怎么打?身為一軍之統帥,蕭慕青不得不考慮這些。現在大王來了,當眾奚落,蕭慕青也只能豁出去了,哪怕把平原軍拼個元氣大傷,也不能讓平原軍在大王心目中的地位受損。
    聽聞他的話,唐寅擺了擺手,說道:“不必了!如果能打下來,你早就打下來了,何止于等到現在?”頓了一下,他側頭問道:“齊橫何在?”
    “末將在!”齊橫振聲出列,在唐寅面前插手施禮。
    “你率本部兵馬,兩個時辰之內,給我拿下敵營,不得有誤!”唐寅沉聲說道。
    “末將遵命!”齊橫答應得干脆,他心中暗喜,這次連平原軍都打不下來的地方,若是讓自己的第九軍打下來了,那自己的臉可露大了,以后第九軍也將取代平原軍的位置,成為風國的第一軍團。
    他正要邁步向外走,這時候,左雙急忙站出來攔阻:“齊將軍等一等!”說著話,他又對唐寅急道:“大王,第九軍是騎兵軍團,只適合兩軍對陣,怎能用來攻城拔寨,此為兵家大忌,還望大王收回成命,重長計議!”
    唐寅哼笑一聲,說道:“用步兵,你等打不下敵營,現在本王要用騎兵,你又站出來反對,你倒是說說,這區區幾座莫軍營寨,要如何才能攻破?難道我風國的數十萬大軍,還不如他貞人的戰軍?”
    戰軍當初可是輕取盤嶺,輕松通過,現在論到了純正的風軍,卻久攻不下,這讓唐寅都覺得臉面掛不住了。
    正當左雙語塞之時,眾將當中的胡夏挺身而出,插手說道:“大王,交給末將兩萬兵馬,末將定能攻破敵營,取敵將的項上人頭!”
    胡夏是最近這次征武令選拔出來的靈武高手,原本他們這些人被派去軍事學院進修,這次風莫之戰爆,他們又被唐寅臨時征調出來。在唐寅看來,只有在實戰當中,一名將領的成長才是最快的,至于面上的東西,學得再多也只是紙上談兵。
    看到胡夏主動請纓,唐寅的臉上總算露出一絲笑容,他點點頭,說道:“好!本王給你直屬軍將士五萬,并讓第九軍為你壓陣,你務必要給本王攻破敵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