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76

  第三七十六章
    莫軍方面的主將顯然也是個經驗豐富又善于統兵打仗的將領,當風軍已推進到營寨的射程之內時,他沒有馬下令放箭,而是故意放風軍繼續深入。[]
    很快,風軍的先頭軍隊率先和營寨外的莫軍接觸到一起。兩軍迎面相撞,一時間,轟鳴聲陣陣,喊殺聲連天,盾牌與盾牌的碰撞,火星四濺,身軀與身軀的碰撞,血肉橫飛。
    只有萬余人卻又訓練有素的莫軍沒有被風軍排山倒海的氣勢所壓倒,反而與之展開針鋒相對的貼身白刃戰。莫軍一邊用盾牌頂住沖殺過來的風軍,一邊用長矛向前猛刺。
    當他們的長矛在穿過風軍盾牌的縫隙殺傷到風軍的同時,對面的長矛往往也貫穿了他們自己的胸膛。直屬軍在風軍當中的戰力也是數一數二的,將士們作戰兇狠,驍勇善戰。
    看到前面的兄弟紛紛倒地,后面的風軍眼睛都紅了,許多人踩著同袍倒下去的身體跳起來,向莫軍陣營飛撲過去。
    當然,他們在落下時就已被莫軍如林的長矛刺成了馬蜂窩,但同樣的,他們的尸體也重重砸在莫軍的頭頂,把莫軍陣營撞得凌亂不堪。
    即便這支莫軍的戰力已經很強了,即便他們擁有與敵血戰到底的決心,但依舊抵擋不住風軍瘋狂的沖擊。正在這時,寨墻的莫軍主將終于下令,全軍放箭。
    主將一聲令下,頃刻之間,寨墻亂箭齊,如傾盆暴雨一般傾泄下來,落進風軍陣營的中央地帶。隨著一片箭矢破甲聲,風軍陣營的中央地帶倒下一片人。
    這僅僅是開始,莫軍的箭陣一波接著一波,之間都沒有任何的空檔,密集的飛矢源源不斷的飛落下來,受到集中攻擊的風軍陣營中段,士卒們倒下一排又一排,尸體疊羅,慘不忍睹。
    寨墻莫軍的箭陣如同一把刀子,將風軍的陣營由正中間切開,使其尾不能相連,如此一來,風軍的進攻就出現了斷檔,前方的將士們在與莫軍拼命,不斷的出現死傷,而后面的風軍卻跟不來,使其沖擊力銳減。
    胡夏急得抓耳撓腮,但又想不出太好的應對之策,最后他把心一橫,他親自頂到前方,想憑一己之力,撕開營寨外莫軍的防線。胡夏的靈武是很高強,他每次靈武技能的釋放都能殺到前方一片莫兵,但對方的人數太多,死了一片,又沖來一片,殺不盡,斬不絕,如此大規模爭戰的戰場,局勢又怎能靠他一個人就可以改變呢?
    風軍的攻擊青黃不接,莫軍的士氣大振,其主將跑下寨墻,下令打開寨門,率領莫軍主力主動沖出營寨,對前來進攻的風軍展開了反攻擊。
    被莫軍箭陣堵在前面的那批風軍哪里還能抵擋得住近十萬莫軍的反沖鋒,人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可是他們一退,便進入到莫軍的箭陣當中,頭、身中箭者不計其數,成群成片的風軍士卒被密集的箭矢所淹沒,仿佛刺猬一般,慘死于戰場之。
    這時候,連胡夏都頂不住了,在莫軍人海的沖擊下,戰馬也不受他的控制,被沖撞得一退再退。五萬直屬軍,在戰場已完全陷入被動,后半段的兵力跟不去,前半段的將士退不下來,中間受莫軍箭陣覆蓋的地方,已是堆尸如山,血流成河。
    在直屬軍后方略陣的齊橫見狀,眉頭大皺,再這么打下去,估計這五萬直屬軍將士都得交待在這。
    他深吸口氣,緩緩抬起手臂,在空中停頓片刻,猛的向前一落,側頭大喝道:“我軍出擊!”
    直屬軍落入下風,第九軍被迫出戰,十萬人的重裝騎兵方陣開始緩緩向前開動。
    騎兵的推進,開始時度緩慢,和步兵差不多,但隨著戰馬跑開,度也越來越快,只眨眼工夫,第九軍的先頭部隊已接近到直屬軍的陣尾。
    重裝騎兵們在馬紛紛扯脖子吶喊:“前方的兄弟讓開!快讓開!”
    聽聞喊聲,人們回頭一瞧,直嚇得魂飛魄散,那如旋風一般襲來的騎兵馬隊已快到自己的近前。
    重裝騎兵的分量太重,一旦沖鋒起來,慣性使然,可是不會急轉彎讓人的,不管前方是敵是,都會直沖沖地撞過去。
    直屬軍將士紛紛向旁躲閃,一避再避,有些人動作快,把第九軍讓了過去,而有些動作慢的,被從背后沖來的重裝騎兵撞了個正著,身軀都向前飛出去,即便不死,也是骨斷筋折。
    橫沖直撞的第九軍穿過后半段的直屬軍,來到直屬軍的中間地段,這里還正遭受著寨墻莫軍的集中箭射,直屬軍不去,但第九軍可不管這些,馬隊如同推土機似的向前推進。
    叮叮當當!莫軍的箭陣射到第九軍的騎兵身、馬,脆響聲不斷,但卻如同蚊蟲叮咬一般,根本構不成實質性的威脅,那密集又威力強大的箭陣甚至在他們厚重的盔甲都未留下任何的痕跡。這就是重裝騎兵的可怕之處。
    順利通過莫軍的箭陣,再穿過前半段直屬軍的陣營,第九軍終于和莫軍接觸到一起。
    莫軍的盾牌擋人沒問題,但卻擋不住重裝騎兵的沖撞,一人一馬再加厚重比的盔甲,其重量何止千斤,奔馳起來,慣性之大,更是在千斤往。不管莫軍手中的盾牌有多堅固、結實,受到這等的重撞,也會人盾俱碎。
    莫軍和第九軍接觸的一瞬間,前方士卒的慘叫聲就已連成一片,數的莫軍士卒被撞飛出去,還有更多的士卒被馬隊踩成肉泥,尸骨存,重裝騎兵手中的長槍也給莫軍造成巨大的殺傷,一槍刺出去,往往能連續串死兩三名莫軍。
    隨著第九軍的參戰,戰場的局勢也開始生逆轉,莫軍的反沖鋒戛然而止,風軍的反擊又全面展開。在重裝騎兵的沖擊之下,毫防備的莫軍死傷慘重,吃了大虧。
    如何能克制住風國的重裝騎兵,莫軍主將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看眼著己方將士已被殺得潰不成軍,他只能奈下令,全軍退回到營寨之內,全力防守。
    別看莫軍殺出營寨容易,此時想退回去,可沒那么簡單了,必須得留下一部分人抵擋住風軍,阻止風軍趁亂沖入營寨里。
    莫軍的主將臨危授命,讓麾下的一員愛將率領一個兵團的兵力阻攔風軍,他自己則帶領莫軍主力,撤回營寨。
    莫軍主力要回撤,后隊變前隊,卻遲遲沒有撤回去,莫軍主將大急,派人去后方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時間不長,他派出的人返回,稱營寨的寨門已然關閉,里面的士卒根本不給己方開寨門。
    聽聞這話,莫軍主將臉色大變,這么危急的時刻,營寨里的人竟然敢不開寨門,這還了得?
    他分開己方眾人,一直走到寨門前,向里面高聲喊喝道:“我是張延,營內的將士打開寨門,若是延誤戰機,本將要你們的腦袋……”
    他話音還沒落,就聽寨墻突然響起一連串的慘叫聲,緊接著,被他留在寨墻向外放箭的弓箭手們像是下餃子一般紛紛摔下寨墻,與此同時,寨墻還傳來激烈的打斗之聲。
    “你們要干什么?怎么自己人打起自己人來了?快住手!”“不對,他們是奸細!有奸細混在我軍營內……啊……”
    聽著頭頂寨墻的吼叫聲,莫軍主將張延的腦袋嗡了一聲,自己的營寨里什么時候混入了風軍的奸細?他們是怎么進來的?當初不是已把混入己方的風軍都殺干凈了嗎?
    戰場的形勢就是這么的瞬息萬變,誰都沒想到,莫軍在全面占優的情況下被突然殺來的一支風國騎兵所逆轉,更令人意外的是,風國的奸細竟然還在莫營之內,并趁著莫軍主力出營的機會,控制住了寨門,把莫軍的主力統統關在營寨之外。
    他們不開寨門,被關于外面的十萬莫軍是毫辦法,他們是出來反擊風軍的,不可能帶攻城武器,也不可能攜帶云梯這樣的東西,現在就算他們想反攻回去,也毫辦法。
    此時就連第九軍的主帥齊橫都有些看不懂莫軍的戰術了,莫軍顯然已被自己的重裝騎兵打蒙了,苦苦支撐,只剩下挨打的份了,沒有任何的應對之策,但莫軍卻遲遲不撤退,硬是要和己方力敵,這得是多么愚蠢的主將能犯下這般不可饒恕的錯誤?
    不過對方要找死,齊橫又哪會手軟,對方硬要送給自己一個大功,齊橫又哪會往外推?他心中竊喜,向麾下部眾連連下令,全突擊,務必把莫軍斬盡殺絕。
    現在戰場已然不是勢均力敵的拼殺,而是一邊倒的屠殺,在重裝騎兵面前,步兵顯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戰馬的鐵蹄之下,莫軍的士卒接二連三的倒地,被踐踏得血肉模糊的尸體隨處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