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77

  莫軍的兵力越打越少,由最開始的十萬之眾,打成了八萬,又由八萬打成六萬,等天至正午時,莫軍的兵力已不足五萬人。【】[官場-小說]
    直到這時候,莫軍主將張延也沒想到如何克制風國重裝騎兵的辦法。
    在戰場上臨陣抱佛腳是毫用處的,如果事先沒有針對重裝騎兵做過細致、系統的研究,只靠在戰場上的隨機應變就想到破解之道,那是天方夜譚。
    眼看著己方就要全軍覆沒,十萬將士將一能生還,最后張延把牙關一咬,心一橫,傳令下去,打起白旗,向風軍繳械投降。
    作為一軍之主將,投降自然是奇恥大辱,但他不能為了自己的榮辱而拿麾下數萬將士的性命做賭注。此戰他已經敗了,再打下去,只會徒增傷亡。
    現在齊橫正打在興頭上,突然見莫軍打起了白旗,放棄了抵抗,他即便心有不甘,也只能下令,全軍暫停進攻,接受莫國降兵。
    一仗結束,風莫兩軍的傷亡都很慘重,風軍這邊的死傷主要集中在直屬軍上,接近兩萬之眾。雖說此戰的結果是風軍大獲全勝,但胡夏可高興不起來。
    如果沒有第九軍參戰,只靠他所率領的五萬直屬軍,最后肯定不會是這個結果,恐怕包括他自己在內,全軍將士都得死在莫軍手上。
    此戰之前,胡夏還是志得意滿,心高氣傲,而此戰之后,胡夏的信心大受打擊,也認識到自己的靈武雖強,但統兵打仗的本事還差得遠呢!
    風軍這一戰的勝利,第九軍固然功不可沒,但功勞最大的還要屬先前混入莫軍營寨里的那批風軍。這批風軍在關鍵時刻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導致十萬出營反擊的莫軍被關在營寨之外,退不能退,逃不能逃,最終全軍覆沒。即便對蕭慕青頗有微詞的唐寅在聽完戰報之后,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先見之明,事先在莫軍內部埋下這么一支奇兵,太出人意料了。
    在論功行賞的時候,唐寅先重賞的就是這批喬裝改扮成莫軍模樣的風軍,賞其主將黃金千兩,并賜封子爵爵位,賞其下面的士卒每人白銀兩,并記大功一次,而后,唐寅又分別賞賜了齊橫、蕭慕青和胡夏。
    眾人受到賞賜,自然都是滿心歡喜,喜笑顏開,只有胡夏郁郁寡歡,覺得自己實在愧對大王的封賞,畢竟自己在此戰當中不僅功,反而還有過錯,正是由于他的指揮不當險些葬送直屬軍五萬將士。
    唐寅當然也看出了他的不自在,不過并沒有多說什么,沒有誰天生下來就是會打仗的,再出色的將領也是靠實戰一點點磨練出來的,這次讓胡夏吃個教訓,消消他的傲氣,或許也是一件好事。
    在論功行賞結束之后,唐寅令人把莫軍的主將張延押上來。縱觀此戰,張延的指揮沒有任何適當的地方,只是他運氣不佳,碰上了第九軍,又被己方安插進莫營的內應所出賣。
    如果有可能,唐寅也希望把這樣的人才收為己用。
    看到張延被五h1a大綁的推進中軍帳,唐寅故意面露不悅之色,皺了皺眉頭,指著左右的侍衛,喝道:“張將軍可算是本王的貴客,快給張將軍松綁!”
    “不必了!”張延可是見過世面的人,唐寅一開口,他便猜出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他站在下面,昂起頭,挺直腰身,震聲說道:“在下投降風軍,并非貪生怕死,只是不忍心看著麾下的弟兄們白白送命罷了。如果風王殿下真是英雄的話,就給在下一個痛快,在下在九泉之下也會感念風王的大恩大德!”
    呦!這倒是條硬漢!大帳兩側的風將們暗暗點頭,張延在莫國雖算不上名將,但統兵打仗還是很有一套的,對莫國的忠誠也令人佩服。
    不等唐寅說話,齊橫已然笑出聲來,他跨步上前,在張延面前站定,含笑說道:“張將軍,俗話說得好,識時務者為俊杰!邵方昏庸,殘暴不仁,凡追隨他的人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齊某正是看明這一點,才早早的轉投風國,在大王帳下聽命,現在已貴為一軍之統帥,我想以張將軍的能力,并不會比齊某差到哪去,現在機會擺在眼前,張將軍可千萬不要錯過啊,何不效仿齊某,一同為我家大王效命呢?”
    張延沒見過齊橫,聽他自稱齊某,又是莫國出身,已然猜出他的身份。聽完他的話,張延仰面大笑起來,笑了好一陣,他才收住笑聲,沖著齊橫呸的一聲吐口唾沫,冷笑道:“你這賣國求榮的匹夫、奸賊,還敢在本將面前大言不慚,你也配?!本將就算被碎尸萬段,被下油鍋,也羞于與汝等小人為伍!”
    他這番怒罵一點沒留情面,把齊橫罵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周圍風國出身的風將們都在心中暗笑,同時也在暗贊張延罵得痛快。
    齊橫并非風人,但卻掌管著風國戰力最強的第九軍團,怎么可能不遭人嫉恨,尤其是那些風國出身的風將,恨不得齊橫早點垮臺呢。
    他低頭看了看胸前盔甲上被吐的口水,齊橫的眉毛漸漸豎立起來,眼珠子也因充血變得通紅。在風國風人都不敢如此羞辱他,張延區區一降將竟敢如此對他,他哪能忍得了?
    毫預兆,他猛的一揮手,抽出腰間的佩劍,劍鋒直抵張延的喉嚨,他滿面猙獰,咬牙切齒地說道:“給你臉你不要臉!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劈了你?!”
    張延索性把眼一閉,全然一副安心受死的模樣,這時候,帥案后的唐寅沉吟了一聲。
    齊橫身子一震,急忙放下佩劍,轉回身對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此賊羞辱末將,就如同羞辱大王,可惡至極,死有余辜,還望大王下令,即刻處斬此賊!”
    唐寅對張延只是稍微生出點那么愛才之意而已,還遠沒到非要他不可的程度,見張延態度堅決,他也就決定放棄了。他最后一次問道:“張將軍,你真是執意不肯降我大風?”
    “沒錯!在下生為莫人,死亦為莫鬼!以在下的死來報我家大王的知遇之恩,在下死而憾,還望風王成全。”張延依舊閉著眼睛,朗聲說道。
    “大王您看,此賊執迷不悟,斷不可留。”齊橫恨透了張延,在旁一個勁的添油加醋。
    唐寅點點頭,奈說道:“既然張將軍對莫國如此忠貞,本王也不好再強人所難了。”說著話,他目光一轉,看向齊橫,悠然說道:“齊橫,張將軍就交由你來處置了,畢竟你們同是莫人,你對張將軍是放是留,都隨你。”
    他這話表面上看很大度,實際上就等于是宣判了張延的死刑。齊橫的心胸一向不大,小肚雞腸得很,剛才張延當眾辱罵他,他又怎么可能會給張延活路呢,后者如果能在他手上痛快的死掉都算是善終了。
    果然。聽完唐寅的話,齊橫大喜,他先是回頭陰笑著瞥了張延一眼,然后向唐寅拱手施禮道:“末將多謝大王!”
    被莫軍布置下重兵防守的第四座營寨最終被風軍攻占,包裹其主將張延在內,十萬大軍,全軍覆沒,這對盤嶺內的莫軍而言,疑是個沉重的打擊,兵力由三十多萬一下子銳減到二十多萬,和來攻的風軍兵力比起來,徹底陷入劣勢。
    不過通過此戰,唐寅也看出盤嶺內的莫軍營寨確實不太好打,這次因為有己方的內應幫忙,輕松獲勝,但后面的敵營當中可再沒有己方的內應了,想強攻下來,己方的損失也必然不小。
    他召集眾將,詢問有沒有其他的道路可以繞過盤嶺。蕭慕青和左雙都是連連搖頭,說道:“在澤平郡內,想穿過盤嶺,只此一條路,若想繞過盤嶺,就得走泗水或田陽郡,而此二郡又都在莫軍的控制之下,想走此二郡,戰事就得從頭開始,那么先前軍政堂所制定的方案就全作廢了。”
    唐寅聽后,心涼半截,看起來,現在選擇繞過盤嶺,已然是不可能的事了。
    他若有所思地喃喃說道:“既然繞不過去,就得硬打,可有什么辦法才能讓我軍即不付出重大的損失又可消滅盤嶺內的莫軍呢?”
    “只有一個辦法!”蕭慕青接道:“大王傳令戰軍,回撤進攻盤嶺,到時我軍兩面夾擊盤嶺,使莫軍收尾難顧,便可輕松獲勝!”
    唐寅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可轉念一想,他又皺起眉頭,說道:“有盤嶺做阻隔,我的命令又如何能傳達到戰軍那里?”
    他話音剛落,艾嘉挺身而出,她信心十足地說道:“大王放心吧,此事交由末將去做。”
    “你能做到?”唐寅難以置信地挑起眉頭。
    艾嘉笑了,說道:“大王還記得末將新收的那批部下吧!他們不僅會訓鷹,而且本身也是獵戶出身,善于攀山越嶺,不走官道,避開莫軍營寨,由群山峻嶺之間穿過盤嶺,對他們而言,并非難事。”
    【……第十集第三七十七……】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