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78

  聽艾嘉這么一說,唐寅也想起了前陣子地新收一批貞國獵戶的事,當時她還把那些人帶到王府讓他看過,為的是位叫阿木柯的漢子。【】[]
    既然艾嘉有信心能把命令傳遞到戰軍那邊,他當然也樂見其成。唐寅點頭說道:“好吧!此事就交由你地去做。”
    “屬下遵命!”艾嘉答應得干脆,拱手而退。
    艾嘉的自信并不是平白故生出來的,阿木柯和他的族人確實擅長翻山越嶺、跋山涉水,盤嶺對于旁人而言或許是只有一條路可走,但對于阿木柯等這種常年生活于深山之中靠打獵、采藥為生的獵戶而言,如履平地,根本構不成阻礙。
    當日,艾嘉找來阿木柯,讓他挑選出兩名精明強干的族人,翻過盤嶺,把大王的命令傳達給身在常都的戰軍。阿木柯領命,按照艾嘉的要求,在族人當中挑出兩名年輕力壯的小伙子,然后把唐寅的手諭交于二人,讓他倆從群山峻嶺間穿過盤嶺,去往常都。
    阿木柯的族人沒有讓唐寅和艾嘉失望,他倆僅僅用了三天的工夫,就順利出了盤嶺,并用獵鷹把消息傳回給到風軍大營。
    接到這條消息后,唐寅十分高興,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等戰軍從莫軍的背后殺到,己方前后夾擊盤嶺內的莫軍,大事可成。
    可是,事情并沒有他想像中的那么順利。
    又過了數日,地的信再次傳回,這次是由常都傳回來的,信中的內容是由戰軍的主帥聶澤親筆所寫。在信中,聶澤明確地表示,戰軍已折回盤嶺的可能。
    并非聶澤不服從唐寅的命令,而是現在戰軍確實撤不回去了。自從知道風軍攻占了澤平郡的郡城常都,莫國朝廷大為震驚,由鎮江直接抽調了二十萬的中央軍趕往澤平增援,同時邵方還下令,命泗水和田陽二郡分兵增援澤平。現在,莫國的三路援軍已由東、西、南三個方向挺進澤平郡,并迅向常都聚攏,對駐扎于常都的戰軍已形成三面合圍之勢。
    現在戰軍若是撤離常都,北上攻打盤嶺,恐怕都走不到盤嶺,就得被莫軍追上,到時三路莫軍圍攻戰軍,即便貞人再驍勇善戰,怕是也會吃大虧。所以此時的戰軍只能留在常都,以常都的城防做倚仗,與莫國援軍決一死戰。
    可以說戰軍的局勢比唐寅那邊要危急得多,三路莫國援軍,合計不下六十萬眾,來勢洶洶,戰軍自身難保,非但幫不到唐寅那邊,反而還急需以唐寅為的風軍突破盤嶺,前往常都增援。
    聶澤的信傳回到風軍大營,令風將們一片嘩然,想不到,莫國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竟然又集結起規模如此龐大的軍隊。
    俗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莫國可是傳統強國,雖說在第一次風莫之戰和伐貞之戰中都有所損失,但還未傷到全國的元氣,而且莫國已長達余年沒有戰事,人丁興旺,輕壯眾多,這使得莫國具備極強補充新兵的能力,只要沒把莫國一棒子打死,只要沒有徹底摧毀莫國的朝廷,以莫國雄厚的國力,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可恢復鼎盛的軍力。這也正是莫國的可怕之處。
    唐寅這邊受盤嶺所阻,戰軍那邊又要面對六十萬莫軍的合圍,風軍出兵莫國的優勢期已然結束,現在開始進入到兩軍惡戰的時期。
    由于戰事漸漸變得艱難,直到這個時候,人們才想起玉、安、桓的三**隊。
    現在風軍急需玉、安、桓三軍挺進莫國,從而牽制莫國的中央軍,為己方贏得機會,但三國卻遲遲沒有兵,更準確來說,三國的軍隊遲遲沒有進入莫境。
    其實,玉、安、桓三國的軍隊都已囤積于莫國邊境,之所以沒有突破進來,主要有兩個原因。在風國剛剛出兵莫國的時候,川王肖軒就已放出話來,風國對莫國的戰爭是野蠻的入侵,任何公國都不應站在風國那一邊,不然就是與正義為敵,與川國為敵,川國日后定要對其采取報復。
    肖軒如此直截了當的威脅對于安、桓二國起到極大的威懾作用,兩國想出兵莫國,想和風國一起瓜分莫國的領土,但又不得不顧慮川國那邊,所以兩國的大軍雖在莫國邊境集結完畢,卻不敢貿然進入。說白了,這兩國也是在等,等風莫之戰出現明顯的優勢方。如果莫國占有了壓倒性的優勢,那么他們也就放棄出兵莫國的打算了,站在川國這一邊,如果風國占有了壓倒性的優勢,那么吞并了莫國的風國在國力上已不會比川國弱,他們也可放心大膽的站在風國那一邊,不再怕川國日后報復。
    至于玉國,它沒有安、桓二國那樣的顧慮,不管玉國聽不聽川國的號令,以玉國和風國的關系,它都是川國的敵人,現在玉國只能站在風國這一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玉軍沒有進入莫國,不是玉軍不想進來,而是沒有打進來。
    玉軍出兵莫國的地方是泗水郡,要進入泗水郡,就必須得拿下莫國的邊境城邑赤龍壇,赤龍壇的位置比較特殊,背后靠山,前方是洼地,攻城本就不易,而要攻打赤龍壇,還得由下往上打,難度更是倍增。莫國守軍在赤龍壇內以逸待勞,堅守城邑,玉軍動數次猛攻,結果都功而返。打不下赤龍壇,玉軍就不敢貿然深入,不然后勤被斷,玉軍的形勢就得大危。
    玉、安、桓三國的軍隊,一方面是想進入莫國卻打進不去,一方面是心存顧慮,可以進去卻又不敢貿然行動,正是因為這兩點原因,才使得玉、安、桓三國的軍隊遲遲沒有挺進莫境,配合風軍作戰。
    各地方的情報源源不斷地傳進風軍大營,好消息基本沒有,全是不合人意的壞消息。知道安、桓二國的軍隊在邊境按兵不動,風將們不大罵兩國厚顏恥,當初答應得好好的,說好了要合力滅莫,現在倒好,兩國的大軍全抱著觀望的姿態,簡直就是反復常的小人。
    唐寅心里也是恨得牙根癢癢,象安、桓這樣的國家,當真是難以共謀大事啊!只是恨解決不了問題,就算現在他把兩國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一遍,也不可能把兩國的軍隊罵進來。
    眼前最要緊的是,得趕快對莫軍取得優勢,不然的話,戰事一旦長時間的拖延下去,川國可能會插手,安、桓二國也可能倒戈到川國那邊,與川、莫兩國聯手和自己為敵,到那時,弄不好就會形成第二次伐風同盟呢。
    風軍要對莫軍取得優勢,必須得先消滅澤平郡內的莫軍主力,要想消滅莫軍主力,只靠戰軍自己是遠遠不夠的,還得靠全軍的配合,說來說去,突破盤嶺還是重中之重。
    這時候,唐寅已然下定決心,哪怕全軍付出再大的損失,也得盡快攻破盤嶺,和戰軍匯合。
    唐寅強攻盤嶺的命令還沒下達,倒是鹽城方面先來了飛鴿傳,內容是出自于軍政堂。
    軍政堂對目前風軍的形勢做了詳細的研究,隨之也改變了當初設計的部署,現在他們為唐寅又出一個新方案,果斷放棄盤嶺,撤出澤平郡,改攻泗水郡。
    現在駐扎于泗水的莫軍已經接受邵方的調派,過半的兵力進入澤平郡去圍剿戰軍了,泗水的兵力空虛,己方進攻泗水,一是可占領這個戰略要地,其次,又可幫玉軍打開莫國的門戶,協助玉軍,進入莫國。
    不過,這個方案也可以稱之為一個假象。按照軍政堂的預測,己方的大軍一旦撤出澤平,那么駐扎于盤嶺的莫軍也定會退出盤嶺,和另外的三路莫軍一同去圍剿常都的戰軍。
    所以,己方的軍隊要撤出澤平,就得撤的大張旗鼓,而在暗中,悄悄留下一支軍團埋伏于盤嶺附近,只要駐扎于盤嶺的莫軍一退走,這支軍團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占盤嶺。
    若是莫軍沒有上當,即便看到己方的大軍撤走也不為所動,繼續留在盤嶺,那么己方就把改攻泗水的假象變成真實,用戰軍做誘餌,吸引莫軍主力,己方趁機拿下泗水,與玉軍匯合。
    可以說此舉是一計兩用之策,如果莫軍受風軍假撤退的蒙蔽,那么風軍就順勢占領盤嶺,如果風軍的舉動沒有騙過莫軍,那也沒什么,就改佯攻為真攻,占領泗水。
    唐寅看完軍政堂出的這個方案,忍不住連連敲打自己的額頭,軍政堂的這個新作戰方案說起來復雜,實際上很簡單,就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熟悉歷史上那么多戰例的自己怎么就沒有想到呢?
    不需要仔細琢磨,單憑直覺唐寅就已斷定軍政堂出的新方案是條良策,他隨即召集軍中眾將,把此計公布下去。
    【……第十集第三七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