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79

  第三七十九章唐寅公布軍政堂的新作戰方案,他根本就沒讓眾將去討論此方案到底可不可行,直接就商議執行該方案的具體細節。【】[]shouda8
    要做出主力撤退的假象,同時悄悄留下一個軍團做埋伏,疑那個留下的軍團要擔負重任,人們談論的重點便是到底留下哪個軍團。
    先,眾人一致排除了第九軍。第九軍是騎兵軍團,還是重裝騎兵,陣前殺敵可以,但攻城掠地還得靠步兵。剩下的平原軍、飛龍軍、直屬軍三個軍團都可以做考慮的對象。
    最先站出來請纓的是蕭慕青。
    就步兵而言,平原軍的戰力那可是屈一指的,而且以蕭慕青為的全軍將士肚子里還憋著一股久攻不下的怨氣,留下平原軍做埋伏,似乎是再合理不過的了。
    不過唐寅卻不同意,平原軍的名氣太大,也太扎眼了,如果全軍撤退時,平原軍不在其中,很容易會被莫軍的探子看出破綻,使己方的計謀功虧一簣,直屬軍也不行,原因和平原軍一樣,在唐寅看來,最應該留下又最不容易暴露目標的就是飛龍軍。
    飛龍軍是以寧人為主的軍隊,在風軍中的表現還不錯,也只能算不錯,名氣遠不如平原軍和直屬軍,另外,飛龍軍的兵力是十五萬,留下十萬,還有五萬人可撐場面,不至于讓莫人起疑。
    聽完唐寅的分析,眾將紛紛點頭,覺得有道理。見眾人都不反對,唐寅拍板,振聲說道:“這此,就由飛龍軍抽調十萬將士,埋伏于盤嶺一帶,由我和左將軍親自率領。”
    眾人聞言,臉色同是一變,包括左雙在內,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也要留下?”
    唐寅笑了,說道:“此戰關系到我國對莫之戰的成敗,如此重要的一戰,我怎能不在?”說著話,他瞇縫起眼睛,目現精光地幽幽說道:“軍政堂的方案沒有問題,這次,我勢必要拿下盤嶺,打開莫國的這道門戶!”
    見他的態度如此堅決,眾人也就不再相勸了,其實,這次作戰方案的風險也不是很高,只要莫軍上當,己方便可輕取盤嶺,大王要留下督戰也未嘗不可。{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沒有經過太多的爭論,風軍這邊就把新的作戰方案敲定下來,風軍主力做出撤退的假象,而以唐寅、左雙為的十萬飛龍軍則秘密埋伏在盤嶺一帶,至于埋伏的地點,那太好找了,盤嶺那么大,隨便哪個犄角旮旯藏下十萬大軍都是沒問題的。
    長話短說,三日后,盤嶺的莫軍主將袁誠突然接到報告,稱對面的風軍已經撤退了。
    袁誠聽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幾天風軍剛剛打下己方的第四座營寨,令己方損失慘重,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撤退了呢?
    他不太相信手下人的稟報,親自帶人去往第五座營寨,上到寨墻,向對面眺望。
    遠遠的,只見第四營寨的寨墻上還掛滿了風軍的戰旗,營寨的大門也是緊緊關閉的,哪里有半點撤退的跡象。
    看罷之后,他心中大為惱火,令人把‘假傳戰報’的士卒直接處死。
    這時候,第五營寨的主將急忙站出來阻攔,向袁誠言之鑿鑿地說道:“將軍,風軍確實是撤了,末將剛剛派人去打探過,營寨里現在已是空一人,風軍也跑得一個不剩了。”
    如果說下面的士卒敢假傳戰報,袁誠或許還認為有可能,但第五營寨的主將也這么說,就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不過他還是派出自己的侍衛,讓他們去往第四營寨瞧瞧,看風軍是不是真的撤走了。
    很快,他派出的侍衛返回,帶回來的消息一樣,第四營寨里確確實實沒人了,已然變成了空營。袁誠聽完,愣在當場,風軍竟然真的退走了,是什么時候撤退的?又為何原因撤退?現在他心里已說不出來是憂是喜,怔住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對周圍的眾將大聲喊道:“你們都先愣在這里做什么?快派人去打探啊,看看風軍都撤到哪去了!”
    “是、是!將軍!”眾將們一窩蜂的向寨墻下跑去,紛紛派出各自最得力的部下,出去打探風軍的消息。
    袁誠則在眾多侍衛和軍兵的保護之下,親自到第四營寨查看。
    別看寨墻上風旗林立,實際上,營內已是空空蕩蕩,風軍把能帶走的都帶走了,很顯然,風軍的撤退是早有預謀,而非臨時決定的倉促行動。
    哎呀!袁誠暗暗跺腳,早知道風軍要撤退,自己應該引兵追殺才是,這次可錯過了大好的戰機啊!不管怎么說,風軍撤走,自己成功保住了盤嶺,就算先前犯有丟失郡城之過,這回也總算是將功補過了。袁誠心里長長松了口氣,連日來的壓力一下子消失,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仿佛一瞬間年輕了好幾歲。
    當天下午,莫軍的探子紛紛返回,帶回來的消息一致,風國的平原軍、直屬軍、飛龍軍、第九軍合計四個軍團已然退出澤平郡,正改變方向,向泗水郡進,看樣子,風軍已放棄攻打澤平,改攻泗水了。
    只要風軍不打澤平,那就是事不關己,不過袁誠還是裝出十分擔憂的模樣,把風軍的動向傳于鎮江。在傳中,他沒有重點描述自己是如何帶領部眾英勇作戰成功抵御住風軍的,只是輕描淡寫地講了自己抵御風軍一月有余,最后久攻不下的風軍只能被迫放棄,改攻泗水,并請大王醒泗水方面,早做應戰的準備。
    能把數十萬眾的風軍擋住一個多月,使風軍毫辦法,只能撤退,其中的功勞,已不言而喻。
    以目前的戰局來看,他當初故意放戰軍進入澤平郡腹地的做法還真做對了,現在的戰軍已成為甕中之鱉,被死死困在常都,全軍覆沒,只是時間問題。
    戰局就是這樣的瞬息萬變,也是這樣的令人感覺不可思議。自以為大難臨頭的袁誠隨著風軍主力的撤退,一下子變成了‘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的奇才。
    邵方在接到袁誠的戰報之后,亦是大喜過望,連贊袁誠深謀遠慮,是個天生的帥才。唐寅以為莫國好欺,這回怎么樣,撞了南墻,還把費盡苦心得來的貞人軍團丟在莫國,正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令人痛快。
    在接到袁誠戰報的當天,喜出望外的邵方便嘉獎了袁誠,爵位升一級,賜伯爵位,并封其掃北將軍號,軍階上將軍,品級正一品。
    不過,袁誠在澤平也僅僅是挫敗了風軍,這場莫風之爭還遠沒有結束,根本袁誠的情報,風軍是向泗水進,要去攻打泗水。
    莫國的大臣們紛紛向邵方講述泗水的重要性,一旦讓風軍打下泗水,不僅使己方失去了西面門戶,還為玉軍打開大門,使玉軍得以進入莫國,論如何,泗水也是不能丟失的。
    邵方贊同大臣們的分析,但現在再從鎮江派兵去增援泗水,似乎也有點來不及了。
    大臣們也是這樣認為的,想救泗水,還是靠澤平,畢竟己方近萬的大軍都在澤平,而澤平又緊鄰泗水,由澤平出兵,最為合適。
    “可是,云集在澤平的大軍是為了對付霸占常都的戰軍,現在調動大軍去往泗水,那戰軍怎么辦?”邵方憂心忡忡地皺起眉頭。
    “所以說,要救泗水,就得盡快解決戰軍。”左相郭輝搖頭晃腦地說道:“現在,我國的三路大軍已然困住常都的戰軍,大王還可讓駐扎于盤嶺的袁將軍率兵南下,與三路大軍合力圍攻戰軍,到時,近萬的大軍展開猛攻,就算貞人再兇狠,再勇猛,也難是我軍的敵手啊!”
    邵方邊聽邊點頭,還沒等他表態,太傅張榮也站出來說道:“左相所言極是,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何況袁將軍麾下還有二十多萬將士呢,我軍只有在常都戰決,方能解泗水之危!”
    大將軍李進接道:“袁將軍攜挫敗風軍主力之余威,參與常都之戰,定會讓我軍將士士氣大振,全殲戰軍,指日可待!”
    左相、太傅、大將軍三位重臣的口徑一致,皆認為調派袁誠參與常都的圍殲戰最為合適,邵方不再猶豫,點頭應道:“就依三位愛卿之見,本王這就給袁將軍傳!”
    其實,郭輝、張榮、李進三人的議并沒有什么不對,既然風軍主力撤退,去改攻泗水了,那么再把二十多萬的大軍駐扎在盤嶺就太浪費了,現在泗水危急,澤平這邊急需戰決,抽調盤嶺的駐軍參與對戰軍的作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誰又能想到風軍的撤退只是個幌子,用的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
    在邵方的授意之下,鎮江方面給盤嶺下達了圍攻常都的命令。接到命令后,袁誠沒有多做考慮,立刻下令,留下兩萬將士駐守盤嶺,主力大軍隨他南下,返攻常都。
    【……第十集第三七十九……】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