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80

  第三八十章
    袁誠率領麾下主力向常都進,在離開盤嶺的時候,包括袁誠在內,許多將士都現頭頂空盤旋著幾只碩大的黑鷹。【】
    盤嶺這一帶本是沒有鷹的,現在卻突然出現數只黑鷹在空中飛來飛去,人們心中都大感不解。
    “這該不會是有什么預兆?”袁誠也是個挺迷信的人,他仰頭望去空中的黑鷹,面色凝重地喃喃嘀咕著。
    一旁的謀士沈元耳朵尖得很,聽聞袁誠的嘟囔聲,他噗嗤笑了,樂呵呵地說道:“將軍,這即便是預兆也應該是好的預兆。”
    “哦?”袁誠心中一動,笑問道:“沈元先生此話怎講?”
    “鷹擊長空!”沈元說道:“這顯然預示著我軍南下作戰,可大破敵軍,再立奇功!”
    “恩!”聽完沈元的話,袁誠的心里別有多敞亮了,通體舒暢。他仰面而笑,連連點頭道:“借你吉言!”
    莫國的四路大軍,合計八十多萬的兵力,合圍常都,把常都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此時,戰軍業已全部龜縮于城內,嚴陣以待,作好了堅守城池的準備。
    攻堅戰,守軍本就占有地利的優勢,再加貞人善戰,三十多萬的戰軍死守孤城,莫軍兵力雖眾,但想強行攻進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袁誠一眾到來之前,莫軍方面已經做過兩次強攻,但結果都是在戰軍的頑強抵抗下鎩羽而歸,損兵折將不少,等袁誠帥軍趕到之后,莫軍又做了一次全軍強攻,可最終仍舊沒有撕開戰軍的防線,常都仍然牢牢掌控在戰軍的手。
    這三次大規模的攻城,戰軍固然死傷不少,莫軍方面也是傷亡慘重。
    四路大軍的主將聚在一起,商議對策。現在,人們心里都已有了共識,欲強攻常都已然不太現實,但用什么辦法可以突破戰軍的防線呢?
    這時候,沈元又站出來說話了。他微微一笑,故意問袁誠道:“將軍,戰軍有多久沒有接受補給了?”
    袁誠先是一愣,緊接著說道:“自戰軍越過盤嶺,盤嶺就一直控制在我們手,這段時間以來,戰軍都是沒有后勤補給的。”
    “是啊,現在算算,已有月余。這么長的時間里,戰軍自身所帶的糧草也應該消耗得差不多了,就算他們在占領常都的時候掠奪了一批糧草,但也養不起數十萬眾的大軍。以屬下判斷,現在戰軍內糧草已嚴重不足,我軍須強攻,只要再困它個十天半個月,便可以活活餓死敵軍,到時常都不攻自破,我軍坐享其成,以逸待勞,豈不痛快?”沈元含笑說道。
    聽聞他的話,另外三軍的主將不約而同地拍下巴掌,其中田陽軍的主將何聰更是高挑大拇指,贊道:“先生妙計啊!我軍雖然強攻不下常都,但困住里面的風軍還是沒問題的。”
    “沒錯!”恍然大悟的袁誠也是大點其頭,笑道:“破敵為下,攻心為!戰軍糧草不濟,時日一久,不攻自破!”
    在沈元的議下,莫軍放棄持續強攻的戰略,改攻為守,準備困死常都城內的戰軍。
    這條計謀也是夠毒的,如果常都城內的軍隊不是戰軍,而是其它的風軍,恐怕真就要兇多吉少了。但戰軍不是風人,而是貞人,他們之所以不依賴后勤,也是有其原因的……
    且說盤嶺。莫軍的主力剛一南撤,潛伏于盤嶺群山之中以唐寅為的飛龍軍就接到了地的探報,不過,飛龍軍并未著急進攻,而是等袁誠率軍已抵達常都了,確認莫軍主力短時間內趕不回盤嶺,唐寅這才下達出擊的命令。shouda8
    這晚,月黑風高,盤嶺內,山風陣陣,白天的炎熱一掃而光,即便穿著軍裝和盔甲,人們仍能感覺到涼颼颼的陰冷。
    風軍撤離盤嶺之后,莫軍順理成章的把失守的第四座營寨重新接管,至于第一、第二、第三營寨,早已在平原軍進攻時就被燒毀了,現在變成一片廢墟。
    向第四營寨的寨墻觀望,可清晰地看到守夜的莫軍士卒一個個披著毯子,抱著長矛,精打采的打瞌睡。
    根據他們莫軍這邊的情報,風軍主力已然進入泗水郡,不可能再在澤平出現,莫軍士卒們也都放松了警惕,守衛松懈。
    唐寅、程錦以及十余名暗箭人員最先向莫軍營寨靠近過來,查看了片刻,唐寅心中暗笑,他向程錦點下頭,然后從暗處竄出來,直奔莫軍營寨而去。
    他沖刺的度極快,而且身形時隱時現,只是眨眼工夫,他便到了寨墻之下。毫停頓,他以暗影飄移直接閃到寨墻,在一名莫軍士卒的身側現身。
    那名士卒正處于半睡半醒當中,忽然感覺身邊刮起一陣陰風,他下意識地睜開眼睛,轉頭看去,正好看到了突然出現的唐寅。
    那莫兵先是一愣,緊接著,眼睛瞪圓,嘴巴下意識地張開,正要大叫,可是卻一個也沒吐出來。
    唐寅的彎刀已先一步刺進他的喉嚨,與此同時,刀身所依附的黑色火焰順著他咽喉的傷口一直燒進他的體內。
    淡淡的白霧從他周身生出,他的雙目也漸漸失去神韻,最后變成死灰色,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伸手將他的尸體接住,隨后唐寅將其輕輕放到地,可正在這時,一名巡夜的士卒剛好由臺階走來,看到一席黑衣的唐寅,他大吃一驚,下意識地問道:“什么人……”
    他話音還未落,唐寅已如同鬼魅一般閃到他的面前,與此同時,彎刀深深插進對方的心口窩。
    不過這名莫兵的低叫聲還是驚醒了周圍打瞌睡的士卒,人們紛紛睜開睡眼,可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隨后跟來的程錦和暗箭人員以迅雷之勢將其喉嚨一一割斷。
    十數名莫兵,就這樣悄然聲的被唐寅等人全部解決掉。巡視一圈,確認沒有留下活口,唐寅向程錦等人甩下頭,閃下寨墻,進入營寨之內。
    別看他們才十幾個人,但皆為暗系靈武高手,加莫軍準備不足,防守松懈,他們幾乎是暢通阻地來到營寨的大門前。
    看著那些守門的莫軍還在蒙頭大睡,須唐寅話,暗箭人員紛紛前,一手按住莫軍士卒的嘴巴,另手持刀,石火電閃一般割斷了他們的喉嚨。
    可憐這些莫軍,許多人還在睡夢當中就糊里糊涂的丟了性命。
    清理到營寨守門的莫軍,暗箭人員沖到寨門前,將面的門閂合力抬下來,然后拉開寨門。唐寅隨手抓起一根豎立在一旁的火把,走出寨門,向外面連連搖晃。
    隨著他這邊放出信號,藏于營寨外的風軍不約而同的從地站起來,人們舉著盾,著刀,如同潮水一般涌向營寨。
    等大批的風軍沖進營寨之內,接下來生的就是血腥的屠殺。
    第四營寨里的莫軍也僅僅是兩千來人罷了,而且大多數人都在呼呼大睡,做夢也想不到,風軍竟然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殺進營寨里。
    只見三五成群的風軍不時沖進營帳當中,里面沒有打斗聲,只傳出了陣陣的慘叫,猩紅的鮮血濺在營帳,將營帳染紅成一條條,一片片。
    有許多受到重創渾身是血的莫軍掙扎著從營帳中爬出來,在外面高喊同伴搭救,但撲向他們的不是莫軍,而是更多的如狼似虎的風軍。
    在一片刀光閃爍之下,僥幸逃出營帳的莫軍也成了風軍士卒的刀下鬼,連具完整的尸體都保留不下。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斗,唐寅連參戰的**都沒有,在眾多暗箭人員和侍衛的保護下,他站在營寨中央,沖著周圍四處亂竄的風軍士卒大聲喊喝道:“燒!燒光你們所能看到的一切!”
    唐寅這回是打定了主意,拿下盤嶺之后,這里的營寨一座不留,全部燒毀,讓莫軍以后也再死守此地的可能。
    在唐寅的指揮下,瘋狂的風軍讓第四營寨很快便陷入到一片火海之中,寨墻變成了火墻,營帳變成了火堆,那些受傷未死以及被俘的莫軍士卒被風軍連拖帶拽著活生生地拋進起火的營帳里,那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使整座營寨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屠宰場。
    退出營寨,唐寅又立刻下令,對莫軍的第五座營寨展開進攻,他和暗箭人員依舊打頭陣。
    莫軍的主力已然撤離,留下來的武將屈指可數,又都分散在十余座營寨當中,對唐寅等人根本不構成任何的威脅。
    唐寅、程錦和暗箭人員在莫營當中簡直如入人之境,一走一過之間,莫軍士卒紛紛慘叫著中刀倒地。
    風軍還沒完全攻占第五座營寨,殺紅了眼的唐寅和程錦等人業已向第六座營寨而去。等風軍主力燒毀第五座營寨,開始對第六座營寨進攻的時候,唐寅等人已經殺到了第七座營寨。他們這一路,勢如破竹,人能擋,也把莫軍的防守攪得大亂,為后面的主力大軍的破營創造出不少的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