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81

  第三八十一章
    只是在一夜之間,莫軍于盤嶺內辛苦建造的十多座營寨最終只剩下一座,其余的全在風軍的攻擊下毀于一旦。【】[]-
    最終,被打得潰不成軍的莫軍殘兵敗將們全部逃到最后一座營寨里,下下加到一起,也才一萬來人,而且大多都有傷在身,一個個灰頭土臉,好不狼狽。
    現在對于風軍而言,已是勝券在握,唐寅一邊下令全軍將士停止進攻,暫作休息,一邊命令地,給進入泗水的己方大軍傳送消息,令其立刻回撤,和自己匯合。
    風軍僅僅休息了一午,吃過午飯,當日下午,又開始對莫軍的最后一座營寨展開強攻。十萬之眾的飛龍軍就算戰力不如平原軍、直屬軍,但也不是萬余名疲憊不堪、渾身掛彩的莫軍所能抵擋得住的。
    戰斗還不到半個時辰,莫軍的防線便被風軍沖擊個粉碎,大批的莫軍士卒已毫斗志,放棄營寨,向盤嶺的南面倉皇逃竄。
    唐寅也不下令追殺,順理成章的占領莫軍營寨,讓全軍將士原地修整。
    現在他要等,等己方主力大軍的到來,不然讓他只帶這十萬人的飛龍軍南下去解救被困的戰軍,他心里也沒底,畢竟圍困常都的莫軍兵力太多,八十多萬,恐怕一走一過之間就能把他們這十萬將士淹沒。
    不過風軍主力要從泗水郡撤回到澤平郡,也需要時間,即使急行軍,最快也得四、五天才能抵達盤嶺,然后再從盤嶺去往常都,起碼還得需要三、四天的光景,前前后后加到一起,得接近十天,如此一來,風軍方面就要面臨一個問題,受困的戰軍還能否支撐十天。
    對于常都城內的狀況,唐寅也不是很了解,這時候,地新征收的那批貞人又揮出了功效。
    唐寅的信息以獵鷹做媒介,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送到常都城內,然后再由先前進入常都的地人員將消息轉交給聶澤。
    現在被困的戰軍,情況其實比唐寅預計中的還要糟糕許多。全軍的可戰之兵勉強夠三十萬,最要命的是,軍中的糧草已顆粒不剩,全軍斷糧已有兩天。聶澤還能沉得住氣,倒是唐寅為他指派的那四位副帥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都坐不住了,一再要求聶澤,趕快向大王請愿,再不來援軍,戰軍全體將士就得被活活餓死于常都。
    聽完他們四人的請求,聶澤幽幽嘆了口氣,說道:“如果大王能趕過來,大王能不來嗎?現在大王的軍隊被盤嶺的莫軍所阻,我們這時候再向大王求援,不是讓大王更著急嗎?于事補!”
    “可是軍中糧……”
    “一天兩天不吃飯,餓不死人的。”聶澤若其事地聳肩說道。
    可關鍵是,大王的軍隊再過個一兩天也未必能趕到常都啊!
    陶元豐重重跺了跺腳,語氣中透著悔恨,說道:“當初我們過盤嶺的時候,就應該把莫軍設立的那些營寨一把火都燒掉,如此一來,也就沒有今日之危了。”
    聽聞這話,管戴皺起眉頭,他這么說,等于是埋怨聶澤當初考慮不周,現在己方的情況已經夠危急的了,如果內部再生矛盾,離全軍覆沒也不遠了。
    他沉聲說道:“現在再說這些已然用,我們還是想想如何解決眼前的困境!”
    聶澤根本就沒理會陶元豐的埋怨,他微微一笑,說道:“讓將士們再到城中姓的家中搜一搜,找找余糧。”
    陶元豐氣道:“將士們在城內已經搜刮過數次了,就連老鼠洞都掏空了,哪里還能再搜到余糧?”
    聶澤輕描淡寫地說道:“不試試,又怎么知道沒有呢?”
    陶元豐話可說,憋著一肚子的悶氣,拂袖而去。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唐寅的傳來到常都。
    聽說大王的傳到了,戰軍下興奮不已,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四人更是第一時間趕到聶澤的住處,看看大王送來的是什么消息。
    結果看完唐寅的傳,得知大王的軍隊最快還得十天能到,四人心里剛剛生出來的希望又宣告破滅,隨即陷入絕望。
    一個人,三天不食,便會渾身乏力,六日不食,便可能喪命,大王的援軍還要等十日能到,己方哪里還能等那么久?十日后,就算大王的援軍到了,己方將士也都統統餓死了。
    陶元豐仰面哀嘆,喃喃說道:“想不到,我等征戰沙場數,今日,卻要餓死于常都城內!”
    看完唐寅的傳,聶澤反倒長松口氣。既然大王那邊已經指望不了,他也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他沖著陶元豐淡然一笑,說道:“陶將軍不必那么悲觀,再者說,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戰死沙場,馬革裹尸,也是我輩之榮耀。”
    你說得倒輕松,若能活,誰愿意死啊?陶元豐看著聶澤直瞪眼。
    聶澤環視四人,說道:“殺戰馬!軍中的戰馬,一匹不留,統統殺光!”
    他的話令四人激靈靈打個冷戰,殺掉戰馬,這是斷糧后的最后一招,也是破釜沉舟的一招,一旦把戰馬殺光,那么連突圍出去的希望都沒有了,再者說,戰軍非騎兵軍團,軍中的戰馬數量有限,就算全部殺光,恐怕也僅僅能喂飽全軍將士一天,以后又怎么辦?
    管戴急聲說道:“將軍,這……是不是再考慮、考慮……”
    “不必考慮了,就按照我的意思去做!”聶澤擺擺手,打斷管戴的話,說道:“我們可不能讓將士們長時間的餓肚子,戰力不足是小,一旦士氣沒了,我軍也將難以守住常都。”
    “唉!”管戴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思前想后,最后長嘆一聲,拱手應道:“末將……遵命!”
    為了充饑,戰軍開始屠殺戰馬,即便聶澤的馬匹也讓他令人拉出去,交給下面的將士們處置。
    另外,他又傳令下去,馬肉先給那些沒有受傷可以戰斗的將士們食用,至于那些受了傷力再戰的將士,則少分或者干脆不分,以此來保持全軍的戰力。
    最為全軍的統帥,聶澤所分得的馬肉自然是最多的,足足有半匹戰馬,但他卻一口未吃,將其讓給了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四人。
    他們是副帥,各自也都分了不少的馬肉,此時見聶澤那他自己的那份拿出來分給他們,四人也都很感動,一再推辭,不肯受下。
    聶澤見狀笑了,說道:“對于你們而言,食物就這么多,以后也再沒有吃的了,但對我而言,食物還有很多,你們也就別再客氣了。”
    食物還有很多?哪來的食物?陳修四人滿臉的茫然,可再追問,聶澤已不再多言,四人也只好硬著頭皮收下聶澤送給他們的半匹馬,算是先幫他留著,等日后他餓得不行了再拿給他食用。
    連日來顆粒未進的戰軍將士終于吃了頓飽飯,人們的體力也得到了暫時的恢復,可等到第二天,饑荒像瘟疫一般又再次襲來,沒有戰馬指望的將士們餓得兩眼直冒藍光。
    又過了一天,聶澤突然下令,全軍將士,自由覓食,只要是能吃的,隨便他們去吃。
    這一道命令傳達下來,對于常都城內的莫國姓而言,則成了真真正正的噩夢。
    常都城內,哪里還有半粒糧食,就連路邊的枯草、老樹的樹皮都被姓們啃光了,餓得瘋狂的戰軍將士,眼中所剩下的唯一的糧食就只有人了——常都的姓。
    這時候,戰軍的將士已不能稱之是人,而是群野獸,成群結隊的軍兵沖進姓家中,有些是抓了人就跑,有些則是當場把人殺光,就地起爐灶,烹煮人肉。
    一時之間,常都城內鬼哭神號,哀聲連天,和六道輪回里的餓鬼界已分別。
    聶澤的侍衛效率也很高,出去不久,就為他抓回兩名城中富戶的黃花閨女。
    這兩名女子年歲都不大,也就十六、七的樣子,皮膚白凈又粉嫩,一看便知是平日里養尊處優的富家小姐。
    侍衛們把她二人帶進聶澤所在的郡府,剛到院中,侍衛們就七手八腳的把二女的衣服扒了個精光,院子的中央,早已架好了兩口大鍋,侍衛們把赤身**的二女按在地,等聶澤前來查看。
    接到部下的通報,聶澤走出房間,站在臺階,向下看了看,微微點下頭,面表情的臉也終于浮現出一絲笑意,說道:“就她倆!”
    聽聞他的話,一名侍衛回手抽出佩刀,對準一女的脖頸,一刀劈砍下去。
    隨著刀光閃過,院中的哭嚎聲戛然而止,一女身分家,另一女則完全被嚇傻了。那名侍衛甩了甩刀的血跡,又向另一女走過去……
    都沒用一盞茶的時間,兩名少女已被侍衛們開膛破肚,空空的軀體被投進鍋內,一干侍衛們又是添柴又是加水、加調料,忙得不亦樂乎。
    聶澤一邊拍著肚子,一邊問身邊跟隨他時間較長的侍衛道:“還記得我們次吃人肉是在什么時候嗎?”
    “是在南雄之戰!”一名老兵咧嘴笑道:“那時候我們可比現在兇險得多。將軍只率五千勇士,深入南雄國八里,殲敵數萬,一直打到南雄國的國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