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82

  第三八十二章
    “是啊,算起來那已經是六七年前的事了。【】”聶澤唏噓道:“縱觀天下列國,要說最能吃苦的還得屬我們貞人,沒有糧食,我們就自己找糧,沒有軍餉、軍備,我們就自己去搶。”說到這里,聶澤笑了,只不過是苦笑,搖頭說道:“只可惜老天對我貞人不公啊,大王昏庸,導致貞國國破家亡,貞人勇士,流離失所。”
    聽聞這話,那名老兵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聶澤看了他一眼,說道:“想說什么就說!”
    老兵低聲說道:“將軍,風王殿下雄才偉略又胸懷大志,小人覺得,將軍作出追隨風王殿下的選擇,甚為明智,切不可三心二意,瞻前顧后啊!”
    聶澤樂了,拍拍那老兵的肩膀,說道:“這些我心中有數,你,過慮了。”
    老兵急忙拱手說道:“將軍恕小人多嘴!”
    聶澤搖搖頭,說道:“只有老兄弟,才會和我說這樣的肺腑之言啊!”
    老兵聽后,心中頓是一暖,眼眶掛起紅暈。
    聶澤殘暴歸殘暴,甚至有時候對自己人都顯得太過殘忍,但他也有自己獨特的人格魅力,對部眾一視同仁,而且從不貪功,每次立下戰功所得的獎勵,都會拿出來分于部眾。
    他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也有這樣那樣的優點,正因為如此,他在貞軍當中的威望才甚高,當他做出投靠風國的選擇時,四十萬的貞軍能毫不猶豫地隨他一同倒戈,愿意與他同生死,共進退。
    當聶澤等人在院中烹煮人肉的時候,陳修、陶元豐、張程、管戴四人急匆匆地趕來。今天貞軍的瘋狂行徑讓他們大感震驚,想阻攔也阻攔不住,沒有辦法,只好來找聶澤。
    沒想到,聶澤這里也正準備吃人肉大餐呢!看到在大鍋的沸水中翻騰的人肉,四人直覺得胃里一個勁的向返酸水,陳修顫聲問道:“將軍,你……你是在作甚?”
    聶澤淡然一笑,說道:“你們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陳修抬起手,顫巍巍地指著大鐵鍋,顫聲說道:“里面……里面可是人肉?”
    “沒錯!”聶澤完全一副心安理得、毫不妥的表情。他悠悠說道:“本帥和將士們要抵御敵軍,當然不能餓著肚子打仗,城中有這么多的莫人,與其讓他們統統餓死,先不如給我軍將士充饑呢!”
    “可是……這……這有違人倫啊!”人吃人,這簡直就是逆天行道,用十惡不赦來形容都顯得過輕了。
    “有違人倫?哈哈——”聶澤仰面大笑,說道:“如果人都死光了,還有個狗屁的人倫!明明有活路,卻偏要選擇死路,那是傻子的行徑。當然,你們是風人,本帥也不強求你們接受我貞人的思想,這也是本帥先前為何多送你等半匹馬肉的原因。”
    現在陳修等人總算明白了,當初聶澤為何肯把他那份馬肉分給他們,為何說他以后的食物還有很多,原來他指的就是人肉,他的食物就是全城的莫國姓。
    大鍋里咕嘟咕嘟的冒著氣,濃濃的肉香味不時鉆進鼻孔里,可陳修四人卻毫食欲,反而五臟六腑都在劇烈地翻騰著。性情最為沖動的陶元豐是第一個受不了的,他突然嘔了一聲,手捂著嘴巴,踉踉蹌蹌的向外跑去。陳修、張程、管戴三人也沒好到哪去,臉的血色褪去,一個比一個慘白,最后也隨著陶元豐跑到院外。
    看著四人相繼‘落荒而逃’的背影,聶澤冷笑一聲,說道:“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像這種滿口仁義道德之輩,若是以前,在我貞軍當中早死個十個來回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左右的貞人侍衛們也笑了,有人說道:“就是沒餓到份,真要是餓極了,別說人肉,就算拿刀割自己身的肉也能吃得下去!”
    “哈哈——”侍衛的話引來周圍眾人一陣大笑。
    聶澤向眾人擺擺手,說道:“煮得差不多了,兄弟們52o小說話的同時,他從腰間拔出一把鋒利的匕,率先向大鍋前走去……
    莫軍用困決,想把戰軍活活困死于常都城內,結果戰軍沒被困死,倒是苦了城內的莫國姓,餓得瘋的戰軍丟棄了人性,以姓充饑,這也釀成了常都慘案。
    法統計戰軍在受困期間有多少莫人進了他們的肚子,只是等常都一戰結束之后,城中的數十萬姓僅僅剩下了數萬人,其余的幾十萬都神秘失蹤了,倒是在城墻根底下,挖掘出大量的白骨。
    十日后,戰軍依然堅守著常都,城外的八十萬莫軍依舊法跨越雷池半步,不過這時候,以唐寅為的風軍主力業已穿過盤嶺,近常都地界。
    地利用獵鷹,不時的把己方動向傳遞給戰軍,同樣的,戰軍也利用獵鷹,把他們的狀況及時回傳給唐寅,雙方之間的消息傳遞頻繁又迅捷,根本不受圍困常都的八十萬莫軍阻撓。
    彼此之間可以暢通阻的傳送情報,這也為風軍方面制訂出最佳的作戰方案打下良好的基礎。
    通過和眾將的商議,唐寅決定與常都城內的戰軍里應外合,一舉擊潰莫軍主力,為己方的入莫之戰奠定勝局。
    但莫軍方面也是兵力眾多,和風軍的總體兵力旗鼓相當,想要一鼓作氣擊潰對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蕭慕青向唐寅做出分析,莫軍由四路大軍組成,如果己方也把兵力分成四部分,分頭進攻莫國的四路大軍,己方不占明顯的優勢,所以己方應該集中優勢兵力,先主攻四路莫軍中的一路,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吃掉對手,確立己方的優勢局面。
    而莫國的四路大軍當中,屬北面的袁誠一部最為心高氣傲,他剛剛受到邵方的嘉獎和升,春風得意,士氣正盛,而且也是另外三路莫軍的主心骨,只要消滅袁誠一部,另外的三路莫軍必然士氣跌落,人人自危,不戰自亂,到時,己方的戰機就來了。
    聽完蕭慕青的分析,唐寅覺得甚有道理,隨即采納了蕭慕青的意見,把主攻的方向鎖定在袁誠一部的二十多萬莫軍身。
    有了目標,唐寅馬令艾嘉把消息傳給戰軍,讓戰軍作好準備,協助自己這邊,內外夾擊袁誠一部。
    現在艾嘉的地在風軍當中可謂是大出風頭,獵鷹的廣泛應用,使得風軍內部的情報傳遞不再受地域的限制,異常及時。
    當然,地的表現也被天眼看在眼里,樂天還能沉得住氣,但下面的部眾們已開始紛紛表示出自己的不滿。
    地新征收的這批貞人獵戶,根本就沒和天眼打過招呼,甚至連口風都沒透漏過,在風莫之戰中突然使用出來,這對天眼而言太不公平了。
    以前天眼一直都是壓著地的,現在地突然反天眼,這讓天眼下都感到極不適應,也真真切切地感覺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嚴重威脅。
    天眼的部眾一再向樂天議,要共享獵鷹的使用方法,讓天眼也能用獵鷹傳遞情報。
    樂天對此倒是不以為然,使用獵鷹,是艾嘉想到的主意,取得了成績,自然也是人家艾嘉的,自己又何必跟風,非要和艾嘉一較長短呢?
    在傳遞情報的方面,天眼比不地,但天眼也可以通過其它的方面來越地嘛,比如,情報的取得……
    隨著地應用獵鷹,使得天眼和地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好在樂天為人低調,又不太看重名利,才使得二者之間的競爭仍處于暗處,還不至于浮水面,全面激化。
    且說常都城內,接到唐寅下達的命令,戰軍將士異常興奮,被困了這么久,己方終于要反擊了,終于要脫困了,都須聶澤去做動員,全軍下的士氣已然升到頂點,人們一個個擦拳磨掌,就等面一聲令下,他們好殺出城去,與莫軍決一死戰。
    在唐寅的命令中,戰軍就在今晚的亥時向北面的袁誠一部動進攻,同時,風軍主力也會有外圍進行袁誠這一點,雙方里應外合,內外夾擊。
    聶澤強壓心頭的興奮,傳令下去,全軍飽餐戰飯,務必要在今夜之戰中大獲全勝。
    戰軍的飽餐戰飯,倒霉的還是莫國姓,這也是戰軍對城中姓最后一次大規模的屠殺。
    城內的凄慘暫且不,長話短說,當晚,亥時,由聶澤親自下令,打開北城門,全軍向北突襲。
    隨著聶澤一聲令下,戰軍士卒抬下門閂,拉開城門,緊接著,數的貞人士卒一窩蜂的沖殺出去。
    對于戰軍的突圍,莫軍方面也是做了相應的防備,畢竟風軍主力已經近常都,按情理說,戰軍也該突圍了。
    唯一令莫軍方面感到意外的是,戰軍的突圍來得太快,風軍主力才剛剛抵達常都,還沒做任何的休整,甚至都沒有風將突破己方的聯營進城去通知風軍,戰軍的突圍就突然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