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83

  第三八十三章
    袁誠麾下的莫軍沒有料到常都城內的風軍這么快就攻出城來,人們倉促迎戰,但有營寨的寨墻做倚仗,他們也不太懼怕風軍。【】[]
    只是他們現在所用的營寨可遠不如盤嶺營寨那么堅固,此時的營寨是臨時搭建起來的,當初在搭建的時候,莫軍根本沒想過戰軍還能反殺出來,做工粗糙,又是偷工減料,又是投機取巧,如果戰軍不來攻倒也沒什么,可現在戰軍攻過來了,當初建造營寨時的種種問題立刻暴露出來。
    戰軍將士趁著莫軍準備不足的空檔,一口氣直接沖到寨墻底下,士卒們身的盔甲撞擊寨墻的悶響聲連成一片,不絕于耳。
    本來戰軍還準備搭起云梯,向寨墻攀爬,可隨著沖過來的兄弟越來越多,撞擊寨墻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竟然現莫軍營寨的寨墻在連連的搖晃。
    見狀,戰軍的將士皆是一愣,莫軍的營寨是怎么建的,怎么像紙糊的似的,這么不結實。
    打頭陣的將領最先反應過來,沖著周圍的士卒大聲喊喝道:“兄弟們合力,把敵軍的寨墻給我撞開!”
    他這一嗓子,把周圍眾人統統驚醒,反應過來的戰軍士卒皆來了精神,紛紛簇擁到寨墻底下,一邊高聲吶喊著,一邊齊齊用力,死命地頂撞寨墻。
    在他們的頂撞之下,寨墻搖晃得更加厲害,不少站于寨墻的莫軍控制不住身體,不由自主地從寨墻一頭栽了下來。
    若是落在營寨里面,那還好點,大不了就是摔傷,可如果掉在營寨外面,結果可就凄慘比了,都不用等他們從地爬起,四周的戰軍士卒就把他們淹沒在人海之中,最后連俱完整的尸體都找不到,只剩下一攤模糊的血肉。
    隨著沖撞寨墻的戰軍將士越來越多,寨墻搖晃的也越來越厲害,營寨里的莫軍自然也感覺到形勢的危急,在莫軍將領的連聲命令下,大批的莫軍士卒搬來木頭樁子,把寨墻頂住,希望能擋住外面戰軍的沖撞。
    只是莫軍臨陣抱佛腳,哪里還來得及?雖說他們用了大量的木樁頂住了寨墻,但還是抵御不住戰軍將士的蠻力。
    雙方的戰斗并沒有展開多久,突然之間,就聽一連串咔嚓、咔嚓的脆響聲,莫軍營寨一面長達五、六米寬的寨墻轟然倒塌,頂住寨墻的木樁子齊齊折斷。
    在寨墻倒地的一瞬間,外面的戰軍將士也如同潮水一般涌進莫軍的營寨里。
    這一下,莫軍下皆慌了手腳。如果有寨墻做倚仗,他們還有信心和戰軍一戰,但現在寨墻倒了,戰軍能暢通阻地沖殺進來,他們還拿什么去和貞人力戰?
    禍不單行。就在戰軍撞開莫軍營寨的同時,在莫軍大營的后方,以唐寅為的風軍主力又殺到。此時,莫軍的注意力都放在戰軍那邊,哪里想到自己的背后又殺來敵軍。
    在兩面受敵的情況下,袁誠麾下的部眾徹底亂了套,有些莫軍向前跑,想去抵御戰軍,而有些莫軍則向后跑,想去抵御風軍主力,沒有統一的指揮,莫軍四處亂竄,也不知該重點防守哪一邊好了。
    莫營已經打得四處開花,到處都在生混戰,而此時袁誠還在營帳中蒙頭大睡。就在傍晚的時候,他剛剛和另外三路大軍的主帥喝過酒,由于最近又是立功又是升遷,袁誠心情大好,酒也喝得很多,直至酩酊大醉才由手下的侍衛攙扶著返回自己的營帳,回來之后,他倒在床就睡著了。
    正當袁誠還在床榻做著美夢,忽聽有人急聲呼喚他。他嗒嗒嘴,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睜開朦朧的醉眼,現沈元以及眾多的侍衛都聚在自己的床邊,正大眼瞪小眼起看著他。{清風手打shouda8}
    袁誠皺起眉頭,用力敲了敲隱隱作痛的腦袋,囫圇不清地問道:“你們都聚在這里做什么?”說著話,他突然覺帳外亂哄哄的,又是喊叫聲又是廝殺聲,他喘了兩口粗氣,疑問道:“外面怎么回事?怎么這么亂?”
    “將軍,大事不好!”沈元一邊抹著額頭的冷汗一邊顫聲說道:“風軍趁夜偷營,現已攻入我軍營內,是戰是撤,將軍快做定奪!”
    “哦!”袁誠先是輕描淡寫地應了一聲,過了片刻,他眼睛猛的瞪圓,抬起頭來,難以置信地看著沈元,臉的醉意也一掃而光,他驚問道:“你……你剛才說什么?風軍殺進我軍營內了?”
    “是的,將軍,風軍兵力眾多,我軍難以抵擋,將軍,現在可怎么辦啊?”沈元急得汗如雨下,五官都快擰成一團。
    哎呀!這一句話,徹底讓袁誠醒了酒,他骨碌一下從床坐起,兩眼直勾勾地看著沈元,過了半晌,他激靈靈打個冷戰,尖聲叫道:“那你還站在我這做什么?快派人去另外三營救援啊!”
    “已經派人去了,但風軍的兵力太多,我軍只怕……只怕堅持不到援軍的到來!”
    “什么?”袁誠傻眼了,另外的三營和自己這邊的營盤近在咫尺,就算是最遠的南營,一個時辰之內也能趕到啊!風軍到底來了多少兵力,讓己方等救援都來不及?
    “風軍……有多少兵力?”
    “邊沿,人山人海。”沈元顫聲說道:“常都城內的戰軍業已傾巢而出,四十多萬的風軍主力也由我營的后方攻入進來,將軍,現在如何是好啊?”
    沈元是謀士,讓他出謀劃策還可以,領兵打仗就屬外行了,現在莫軍形勢危急,他心亂如麻,再想不出半點主意。
    袁誠騰的站起身,一把把沈元推開,連鞋子都沒顧得穿,把懸掛于一旁的寶劍抽了出來,光著腳,著劍,步履蹣跚的走出營帳。到了帳外一瞧,袁誠忍不住倒吸口涼氣。
    莫軍的大營里業已亂成了一鍋粥,舉目望去,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有風軍的旗幟,到處都有風軍將士的身影,頭頂紅纓、穿著黑色軍裝盔甲的風軍簡直如螞蟻一般,黑壓壓,密麻麻,分不清個數。
    完了!自己苦心經營的功業就此毀于一旦!眼前的情景讓袁誠心涼半截,呆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這里還有敵軍——”袁誠的不遠處突然有人大喊一聲,接著,三名風軍手持戰刀、長矛,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向袁誠沖殺過來。
    袁誠可不是將,修為精湛,一身的本事不容小覷。當三名風軍士卒沖到他近前時,后者猛然回過神來,想也沒想,甩臂膀就是一劍,狠狠劈砍出去。他的出招又快又突然,最先沖過來的那名風軍士卒連怎么回事都沒有看清楚,便被袁誠的寶劍劈了個正著,隨著咔嚓一聲脆響,風軍的腦袋從肩膀滾落到地,頭的尸體又向前跑出兩步,才撲通一聲撲倒。
    看到同伴在敵軍手慘死,另外兩名風軍士卒如同瘋了似的不管不顧的向袁誠舉刀就劈。
    后者哪把他們放在眼里,兩名風軍出刀在先,但袁誠的劍卻先一步刺穿他們的胸口,兩名風軍士卒各出一聲慘叫,隨后頹然倒地。
    袁誠干凈低落的連殺三名風軍,可是他的舉動也把更多的風軍吸引過來。
    密壓壓的風軍由四面八方向袁誠圍攏,這時候,營帳里的侍衛們紛紛沖出,護在袁誠的左右,沈元也在其中,扯脖子大喊道:“保護將軍!快來保護將軍!”
    說是保護將軍,實際,他是想讓自己能更安全點。
    只不過他的叫喊沒有召來多少莫軍,倒是把附近的風軍吸引過來不少,眼看著周圍的敵兵越聚越多,袁誠氣極,一把扯住沈元的衣領子,怒聲喝道:“別他媽叫了!”
    說著話,他又狠狠把沈元推開,然后對周圍的侍衛們喝道:“兄弟們隨我突圍出去!”
    這時候,風軍已把他們這群人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想突圍出去,又談何容易?
    現在袁誠也豁出去了,將手中的寶劍靈化,身也罩起靈鎧,一馬當先的沖進風軍陣營當中。
    袁誠的靈武確實不錯,靈劍在手,下翻飛,舞得虎虎生風,周圍的風軍粘就死,碰就亡,最終倒還真被他殺開一條血路。
    等他沖出重圍,逃到一處相對僻靜的地方,回頭再瞧,原本跟隨在他左右的眾多侍衛僅僅剩下了三人,不過即不會靈武又不是打仗的沈元倒是奇跡般地跟隨他逃了出來。
    沈元滿臉滿身都是汗,緊張地向四處張望,顫巍巍地問道:“將軍,我們現在該往哪邊跑?”
    袁誠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邊跑,現在已經完全打亂了套,不管向哪個方向觀望,都有風軍的身影,似乎不管往哪跑,都不太安全。
    見他沉默不語,沈元更是六神主,結結巴巴地說道:“將軍……我們……我們今日不會死在這里……”
    他說得還真準!沈元話音未落,猛然間,他身子僵住,接著,他緩緩地低下頭,只見自己的胸前竟然探出一支滴血的箭頭。
    箭頭是由他背后插入的,在其胸前探出來,直接將他的身軀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