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89

  第三八十九章
    唐寅仰面而笑,另有所指地說道:“關于這一點,我是很放心的!”
    聽出大王話中有話,聶澤腦筋一轉,也就明白大王指的是什么了。【】[]他說道:“關于我軍被困于常都時生的……”
    不等他說完,唐寅擺了擺手,吃飯的時候,這些實在有傷食yu。
    他含笑道:“這些我都知道了,而且,我覺得聶將軍的作為并過錯,身為一軍統帥,保證麾下將士們活命,保障全軍的戰力,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也沒有什么比這更重要的了!”
    他這番話讓聶澤為之動容。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縱容部下殺人、吃人是不會被世俗所接受,更不會被人們所原諒,沒想到,大王卻能理解自己,單憑這一點,自己還有不用心輔佐、追隨大王的理由嗎?他心中一暖,眼圈紅了,他聲音微微顫抖地說道:“知臣者,莫過于大王也!大王對微臣的知遇之恩,微臣永生難忘,哪怕這輩子粉身碎骨,下輩子作牛作馬,也償還不清大王的恩情!”
    聽聞聶澤的表態,唐寅面sè也頓是一正,他緊緊握住聶澤拱起的雙手,一一頓地說道:“聶將軍有如此誠意,本王也可以向聶將軍保證,只要本王還在,只要我風國不亡,那么,風國的江山永遠都有聶將軍的一份,風國的朝堂之上,永遠都會有聶將軍的一席之地!”
    聶澤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起身跪地,放聲大哭。身為一國的將領,轉而投靠另一國,期間要承受多少的白眼,多少的委屈和多少的痛苦,個中滋味,是旁人所難以理解的。
    看到像聶澤這樣鐵骨錚錚的漢子此時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唐寅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他輕輕把聶澤拉起來,說道:“男兒有淚不輕!好了,快起來吧!”
    過了好一會,聶澤才把失控的情緒穩住,他用袖口拭了拭臉上的淚水,嗓音沙啞地說道:“大王請恕微臣失態。”
    唐寅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過了一會,他話鋒一轉,說道:“聽說,你和陳修等人在軍中常有分歧,如果你覺得他們做你的副將不稱心,我想辦法把他們調走。”
    他對自己的直覺還是很有信心的,通過聶澤剛才的表現,他已然斷定聶澤對自己的忠誠不會再有問題,如此一來,把陳修四人留在他身邊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若是他們之間真有矛盾,還是及時分開的好,畢竟將帥不和,乃軍中之大忌。
    聶澤連連搖頭,說道:“不用、不用!大王的好意,微臣心領了。微臣是貞人,而陳將軍他們是風人,傳統不同,風俗不同,做事有分歧也是很正常的,只要多磨合就沒事了。”
    大王有意調走陳修四人,就說明大王對自己有了進一步的信任,這已經足夠了,至于調不調走陳修四人,都已變得關緊要,既然如此,自己把陳修等人留下,讓大王更加放心,何樂而不為呢?!
    聽聶澤所言真誠,唐寅也不再勉強他,含笑說道:“以后只要覺得有任何不妥之處,盡管向我出來,不要勉強。”
    “是!微臣多謝大王厚愛。”
    唐寅和聶澤通過這一次的肺腑jiao談,可以說把兩人之間的關系拉近了一大步。想要拉攏一個人的心,光靠名利的youhuo和高壓的手段是不夠的,最終還得靠jiao心。
    風軍在常都一戰的大獲全勝,使其順理成章的占領了澤平郡全境。
    戰事的不利讓莫國朝廷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澤平郡的丟失,直接導致莫國陷入被動,以后,在澤平郡的周邊郡縣都得布置重兵防守,這將在很大程度上牽制住莫國的兵力。\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邵方對此大為震怒,尤其是對剛剛得到他升的袁誠,壞事就壞在他的手上,邵方恨不得一刀劈了此人,不過袁誠已被風軍俘虜,想找他出氣也找不到人了,邵方把一肚子的怒火都泄到袁誠的家人身上,將其全家老小幾十口人統統打進大牢。
    而后,邵方又傳,問責吳免、高宗、何聰這三名統帥,此戰他們到底是怎么打的,為何在己方和風軍兵力相當的情況下,己方會敗得如此之慘,而風軍卻損失不大。
    在回當中,吳免、高宗、何聰著重闡述了風軍于此戰投入一支神秘兵種,鋼筋鐵骨,刀槍不如,戰力驚人,故此,己方才在戰場上吃了大虧。他們所說的神秘兵種,正是風國的第九軍團。
    看到三人的回,邵方的鼻子都快氣歪了,什么狗屁神秘兵種,什么鋼筋鐵骨、刀槍不如,難道風軍還請來了天兵天將不成?
    邵方怒火中燒,下面的大臣們也不敢為吳免、高宗、何聰三人說話,人們紛紛下井落石地說道:“吳免、高宗、何聰三人皆非帥才,難擔大任!”
    “四路大軍,四位統帥,沒有統一的主導者,導致全軍指揮hun1uan,此乃我軍戰敗的主因啊!”
    “沒錯!大王應趕快另擇一才德出眾的新帥,組織我軍重整旗鼓,奪回澤平郡!”
    莫國這些‘事后諸葛亮’的大臣們又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為邵方出謀劃策了。邵方聽得一個頭,兩個大,現在要他趕緊換帥,換什么人好啊?誰還能堪此重任?
    左相郭輝站出來說道:“大王,微臣覺得,虎賁軍主帥南延將軍可以勝任!”
    邵方眼睛一亮,對啊,自己怎么把南延忘了,他可是軍中老帥,經驗豐富,又驍勇善戰,正是抵御和反擊風軍最合適的人選。
    可還沒等他說話,南延已從武將的班列中走出來,拱手說道:“大王,以末將之才能,只統一軍,已為極限,若讓末將統帥數十萬的大軍,末將……末將實在力不從心啊!”
    其實以南延的才能,即便和青羽比起來也差不了多少,甚至他有些地方還要勝過青羽,正是如此,他才對目前的局勢看得比旁人透徹。
    己方對風軍最大的優勢就是騎兵,可現在風軍使用了重裝騎兵,使己方的騎兵優勢dang然存,這直接導致己方在正面抗衡的戰場上陷入劣勢,所以,堅守可以,想反攻,疑是天方夜譚,此為其一。
    其二,他個xing太直,在朝中得罪了不少的大臣,不知有多少人在等著盼著尋機劾他呢,自己若是領兵出戰,只要戰事稍有不利,這些朝中的大臣們絕對會在大王面前添油加醋的進讒言。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對現在的朝廷太過失望。本來朝中還有右相董盛這樣忠心耿耿的棟梁之臣,支撐大局,可現在,右相遭受劾,被軟禁于府內,忠臣賢良紛紛遭到迫害,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就連對君主最為重要、是君主左膀右臂的王族,現在也都被大王鏟除得干干凈凈,滿朝大臣,剩下的皆是像左相郭輝、大將軍李進、太傅張榮這種善于阿諛奉承的小人。從內心來講,南延已不認為在這場戰爭中莫國能打贏或是戰和。
    出于這些原因,南延心灰意冷,蜿蜒謝絕了郭輝的推薦。
    南延回絕得干脆,而且他自稱能力不足,法統帥幾十萬的大軍,這讓邵方也有些傻眼了,最后只能又看向郭輝,詢問他還有沒有其他的人選。
    郭輝微微一笑,說道:“南延將軍太過謙了吧,如果說南延將軍都不能勝任的話,那滿朝的將軍當中恐怕就人能勝此任了。”
    這時,大將軍李進也站出來說道:“是啊!南將軍,現在正是國之危難,用人之際,你謙讓得也太不是時候了。”
    南延看看郭輝,又瞧瞧李進,心中冷笑,他舉目對邵方拱手說道:“大王,末將心中倒有一合適人選,絕對可以擔此重任,只要此人一出,風軍定然聞風喪膽!”
    “哦?來,南將軍所薦何人?”邵方面1u喜sè,兩眼放光,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南延。
    南延抬手一指李進,說道:“就是大將軍!國之危難,大將軍身為將帥之,理應為國出戰,為君分憂。何況,大將軍在軍中德高望重,又威名遠揚,只要大將軍一出,我軍將士,定然士氣倍增,風賊蠻寇,灰飛煙滅!”
    他這一番話,把李進夸了個通透,不過李進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反倒在心里把南延的十八代祖宗都集體問候了一遍。
    自己的半斤八兩,他自己最清楚了,他這個大將軍,就是靠著高貴的出身和揣摩君主的心思玩nong權術得來的,讓他‘玩人’可以,讓他‘玩兵’,那就如同去玩命,打死他也不敢和風軍作戰。
    邵方殘暴歸殘暴,但他還是有識人之明的,李進有多大的本事,他心中有數,讓李進去率領大軍和風軍作戰,有多少人就得讓他害死多少。
    他臉sè沉了下來,冷冷說道:“南將軍,君前戲言,你可是在愚nong本王?”
    南延揚起頭,反問道:“難道大王認為大將軍圖有其位,卻其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