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90

  第三九十章
    南延的質問把邵方氣得臉色漲紅,眉毛都豎立起來,他猛的一拍桌案,挺身站起,手指著南延,大聲喝道:“南延,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本王出言不遜?!”
    “末將不敢。【】”南延垂說道:“只是末將生性耿直,不吐不快而已。”
    “好好好,本王今天就讓你吐個痛快!”邵方七竅生煙,向殿外怒吼道:“來人,把這大膽的逆賊給本王拖出去,斬立決!”
    隨著他的話音,數名侍衛大步流星走入殿內,到了南延近前,不由分說,押著他就向外走。
    南延連句求情的話都沒說,任由侍衛扯著拽著,走出大殿。南延是莫軍中的老將,之所以說他是老將,并非年歲長,而是入伍的時間久,他十五歲從軍,現在已快有二十年了。
    在莫軍當中,還是有很多將領敬佩南延的,包括連戈和向問這兩員莫國虎將。
    見大王真要斬殺南延,二人齊齊跨步出列,跪地叩,急聲說道:“大王,南將軍為國為君,一向忠貞,而且,南將軍是虎賁軍主帥,大王現在處斬南將軍,只怕會引起虎賁軍將士的不滿,于我國不利,還望大王三思啊!”
    如果換成旁人來勸,正在氣頭的邵方可能得把勸阻的人一并殺掉,但此時相勸的是連戈和向問,是他最鐘愛也最看重的虎將,他胸中的怒火還是漸漸壓了下去。
    “此賊可惡,完全未把本王放在眼里,本王豈還能留他?”話是這樣說,但邵方的臉色已緩和了一些,站起的身子也慢慢坐了回去。
    “南將軍生性直率,有什么就說什么,大王看在南將軍為國爭戰十多年的情分,還是饒過南將軍這次!”連戈和向問異口同聲地說道。
    這時候,另有不少將領亦紛紛跪地,叩說道:“望大王收回成命,饒南將軍一命!”
    臨陣斬殺大將,確實于己方不利。冷靜下來的邵方也感覺到現在這種情況下處斬南延不太合適,正好眾將又都為他求情,邵方也就借坡下驢,順水推舟地說道:“好!看在諸位愛卿為他求情的份,本王這次就先饒過他。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把南延先關進大牢,聽候落!”
    能在大王的刀口底下保住南延一條性命,已實屬不易,眾人也不敢再多要求什么,再次向前叩,齊聲說道:“大王英明!”
    雖說邵方沒殺南延,但抵御風軍的統帥還是要選的,南延是肯定用不了了,大將軍李進能力不足,而連戈和向問又是以驍勇善戰見長,統兵打仗外行,到底選何人為帥,邵方是真愁了。就是在這種人可用的情況下,邵方也沒敢出來自己御駕親征,以身作則,與風軍決一死戰。這,可能就是他和唐寅最大的不同之處!
    眾臣商議來商議去,最后還真想到一個人,莫國的中將軍,號平叛將軍的許冷之。
    許冷之是莫國的老將,老頭子已是年近六十,雖說他也一直擔任莫軍的統帥,但他主管的是水軍,而非6軍。
    莫國東部臨海,海盜、匪寇橫行,加又不時有小股的番邦海軍入侵掠奪,所以一直都不太平,在邵方的父親邵庭為莫王時,東部的東海郡還生了郡被番邦買通,起兵造反,宣布自立為國的情況。當時邵庭正是拜許冷之為帥,率領水軍討伐,一舉擊敗了東海郡的叛逆,由此他也得到了平叛將軍的封號。
    東海郡之亂被平定后,許冷之就在那里駐扎下來,即擔任水軍主帥,又兼任東海郡郡,一直到現在。
    現在,莫國情況危急,把許冷之這位遠在東海郡的水軍主帥都想到了,可見也確實是人可用了。其實邵方也在嘀咕,讓許冷之打水戰絕對沒問題,但打6戰,他能行嗎?
    李進、郭輝、張榮等人的解釋是,水6之戰雖有不同,但原理相通,既然許冷之能把水軍指揮得如火純青,那么到6地指揮也肯定可以。
    邵方倒是接受了李進等人的說法,當即傳給東海郡,急調許冷之回都。
    莫國的這位東部水軍統帥許冷之,就這樣被邵方召回鎮江,然后又封他為將軍,賜平北將軍號,并拜他為三軍統帥,點兵三十萬,去往皓皖郡,與那里的莫國中央軍兵合一處,與入侵澤平郡的風軍決一死戰。
    其實李進、郭輝等人說得也沒錯,水軍、6軍兵理相通,會打水戰的,回到6地也差不到哪去。別看許冷之一把年歲,但雄心可不小,欣然接受了邵方的任命,他還把此次的出征看成是自己卸甲歸田前最后的建功立業的機會。
    當風軍方面聽說莫國派出一位水軍元帥擔任中央軍主帥的時候,人們差點把下巴都笑掉了,莫國當真是人了,千挑萬選,竟然選出來一名水軍統帥來和己方作戰,滑天下之大稽。
    齊橫主動向唐寅請纓,愿做先鋒軍,進入皓皖郡,掃平敵軍。
    莫軍沒有破解重裝騎兵的辦法,這導致第九軍在戰場之如入人之境,人可敵。齊橫更是心高氣傲,已完全不把莫軍放在眼里。
    唐寅現在也面臨一個問題,就是分兵作戰。打下澤平郡后,按照軍政堂的部署,現在風軍需分兵,主力的目標依舊是向南,進攻皓皖郡,但同時要分出一部分兵力進攻泗水,主要目的是幫玉軍打開莫國門戶,讓玉軍能順利進入莫國。軍政堂認為,取泗水的軍團最好是平原軍,先平原軍的戰力強,以泗水目前的防守,平原軍可以輕取之,其次,平原軍的名聲大,等打下泗水,和玉軍匯合一處后,有平原軍做靠山,玉軍的士氣也能升不少,戰力自然會高一截,有利于配合己方的主力大軍作戰。
    分走平原軍,對風軍的整體戰力有不小的影響,唐寅也在琢磨接下來的南下戰爭要怎么打,此時見齊橫主動請纓,又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唐寅倒是覺得可以讓第九軍試一試。
    就目前的戰局來看,莫軍顯然對第九軍的出現準備不足,毫應對之策,己方若不利用這個機會就太可惜了。
    仔細琢磨了一番,唐寅決定,就派第九軍打頭陣,先把莫軍壓住,然后自己再率領主力壓,徹底擊潰莫軍。
    以齊橫為的第九軍得到唐寅的肯,率先開出常都,浩浩蕩蕩的向南進,而以唐寅為的風軍主力在第九軍開拔的第二天,也啟程離開常都,去往澤平和皓皖的邊界城鎮——江陽。
    現在唐寅這邊的主力軍團是直屬軍、飛龍軍、第九軍和戰軍四個軍團,總兵力接近六十萬,另一邊的莫軍兵力剛好與風軍相當,也是在六十多萬左右,看起來,雙方似乎又要展開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
    不過,風軍是有后續兵力的,一旦平原軍拿下泗水,那么二十萬的玉軍就會挺進莫國,到時玉軍和平原軍兵合一處,由泗水進攻皓皖,對莫軍便可形成夾擊之勢。
    所以此戰的壓力完全在莫軍那一邊,莫軍若不能勝風軍,接下來的戰事將會陷入全面被動之中。沒等開戰,風軍就已經占據心理的優勢,全軍將士的士氣都很足。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許冷之的到來倒是把雙方已經十分明朗的局勢又變得不那么明朗了。
    許冷之還未到皓皖郡,人在路,就連續號司令,他一邊命令皓皖郡的莫軍多筑營寨、壕溝,以防御為主,能戰就戰,能拖就拖,實在打不過,就立刻向后撤,盡可能的保存己方的兵力。另一邊,他又給田陽郡傳令,命田陽郡郡樂臣親帥一支精兵,由田陽郡突進澤平郡,偷襲風軍的后方大本營——常都。
    風軍的探子掌握莫軍的一舉一動,同樣的,莫軍的探子也十分清楚風軍的動向。
    風軍全體南下,欲在皓皖郡和己方決一死戰,常都防守空虛,在許冷之看來,這正是己方展開偷襲的大好機會。如果由皓皖郡出兵偷襲,很容易被風軍察覺,但由田陽郡出兵就不一樣了,常都之戰,使莫國四路大軍損失慘重,敗退到皓皖郡,其中就包括田陽郡的莫軍,對于風軍而言,田陽郡已經不再構成威脅,風軍的防御重點也不可能在田陽郡這邊。
    至于偷襲常都,許冷之看重的是風軍的后勤補給,風軍把大批的物資都囤積在常都,只要將其摧毀,對己方接下來的戰局非常有利,除此之外,他還有更深一層的打算……
    數日后,第九軍越過江陽,進入皓皖郡。駐扎于皓皖郡的莫軍按照許冷之的命令,在城與城、鎮與鎮甚至村與村之間筑起大量的臨時關卡、要塞和營寨,抵御風軍的進攻。
    剛開始,齊橫還小心翼翼的應對,可隨著戰況的延續,齊橫現莫軍的防御工事雖多,但將士們卻全斗志,抵抗甚微,只要己方的攻勢稍猛,莫軍便嚇的紛紛潰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