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91

  第三九十一章
    莫軍不敢力敵第九軍,只是一味的退縮、防守,再退縮、再防守,將辛辛苦苦建造的大量的關卡、要塞全部拱手讓給風軍。【】!。
    戰斗如此輕松,齊橫更是志得意滿,信心十足,在進入皓皖郡的第三天,齊橫就放出話來,莫軍不堪一擊,大王的軍隊完全可以駐扎在江陽不用動,只憑第九軍一己之力足以輕取莫軍,拿下整個皓皖郡。
    第九軍在皓皖郡勢如破竹,連戰連捷,一口氣突進余里,人能抵其鋒芒,身在江陽的唐寅倒也樂得輕松,任由第九軍在皓皖郡橫沖直撞,掃蕩敵軍。
    可就在第九軍捷報頻傳的時候,風軍的后方出事了。
    接到許冷之軍令的田陽郡郡樂臣率領一直兩萬來人的莫軍,突然殺進澤平郡,并成功偷襲了常都。
    風軍在常都是留有守軍的,只是兵力不多,才三千人左右。風軍方面萬萬沒有想到會有莫軍突然來攻常都,準備不足,守衛松懈,再加莫軍是趁夜偷襲,被人家殺了個措手不及,莫軍幾乎沒費多大力氣就輕取了常都。
    占領常都之后,樂臣馬下令,燒毀風軍在城內囤積的糧草和軍備物資,唯有一樣東西他沒有燒,就是風軍的破軍弩。樂臣讓人把破軍弩集中到一處,等火勢燒起來后,他馬率領麾下出城,順便把破軍弩一并帶走。
    莫軍的這次偷襲動作奇快,前前后后也僅用了兩個時辰,而且并未在常都駐扎死守,打完就跑,只是,風軍囤積于常都的糧草和物資被燒了個干凈,尤其可恨的是,還被莫軍搶走了數架之多的破軍弩。
    在江陽聽聞消息的唐寅大為震怒,當即下令,處斬留守常都玩忽職守的守將,另外,他又分派兩萬直屬軍,并任命直屬軍的副帥沈智宸為主將,駐守常都,確保常都萬一失。shouda8
    好在風軍現在糧草和物資都很充足,常都的損失雖大,但還威脅不到風軍,大不了就是再由本土多補充一些糧草和軍備過來。
    不過這口惡氣倒是另人難以下咽。唐寅臨時改變戰術,再次做出分兵的決定,派左雙率領十萬飛龍軍,進取田陽,務必要將田陽郡的莫軍殘余勢力一舉殲滅。
    左雙領命,統帥十萬飛龍軍由江陽折回,取路進攻田陽郡。
    現在田陽郡剩下的兵力已經不多了,不然郡樂臣也不能只帶兩萬人冒險偷襲常都,聽說風軍的飛龍軍軍團轉攻田陽郡的消息,樂臣嚇得六神主,急忙傳給許冷之,向其求援。
    許冷之的回復很快,也很干脆,向他要兵,沒有!要他求援,對不起,一兵一卒都派不去田陽,至于如何抵御風軍,只能由樂臣自己去想辦法。
    看到許冷之的這份回,樂臣氣得當場罵娘,他讓自己偷襲常都,自己聽命行事,而且也偷襲成功了,他讓自己搶奪風軍的破軍弩,自己也照做了,還特意派專人給他送過去,現在風軍調轉矛頭前來報復了,而許冷之卻扔下自己不管了,天下哪有此等情義的冷血之人?
    樂臣恨得牙根癢癢,但又拿許冷之毫辦法,最后他只能把分散全郡各地的兵力統統回縮,死守田陽郡郡城花橋這一點。
    花橋位于田陽郡的中心,也是座大城邑,城墻高固,城防完善。樂臣早早地放棄抵抗,把全郡的可用之兵全都龜縮于花橋這一地,倒是也很實用。
    以左雙為的飛龍軍在田陽郡長驅直入,沒有受到任何的抵抗,大兵直接壓到花橋城下。在勸降果的情況下,左雙下令,全軍攻城。{清風手打shouda8}
    常都的慘狀還歷歷在目,花橋城內的軍民都是橫下心來,拼死抵御風軍。飛龍軍整整強攻了一整天,毫進展,左雙只好下令收兵。
    飛龍軍打到花橋這里,算是陷入了僵局,城內的莫軍是不多,中央軍加地方軍合到一起也不足六萬人,可城中的姓太多了,這些姓生怕破城之后自己會和常都的姓一樣成為風軍的盤中餐,有錢的出錢,有人的出人,就算他們不直接參與城池的防守,單單是幫莫軍運送滾木、擂石等物,就為莫軍節省了大量的兵力,使其可戰之兵得以最大限度的投到戰場之。
    此時,花橋的守軍和姓到是做到了軍民一心的程度,如此一來,也使花橋變得固若金湯,飛龍軍久攻不下。
    另一邊,在皓皖郡作戰的第九軍也遇到了麻煩。
    自第九軍進入皓皖郡的這十多天來,連下三城,并先后攻破莫軍關卡三十一座、要塞十五座、營寨七座。可是第九軍攻占得快,莫軍建的也不慢,往往第九軍剛打下一座關卡,相隔數里外的莫軍又建起一座關卡。如此反復的攻占、建造,讓第九軍的將士也不勝其煩。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不管莫軍的關卡、要塞建造得有多快,但畢竟是在節節后退,而第九軍是步步向前推進的。
    此時,齊橫也看出莫軍用的是拖延戰術,不過他也不在乎,倒要看看,莫軍能拖到什么時候,自己的大軍早晚有打到皓皖郡郡城蒲豐的那一天。
    第九軍在皓皖郡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直到二十天后,才推進到蒲豐所在的至縣。正當第九軍繼續前進的時候,前方探子回報,在前方十里外的地方,有莫軍一座規模不小的營寨。
    齊橫聽后,哼笑了一聲,這一路打下來,他已經不記得攻占莫軍多少座營寨,多少座要塞、關卡了,正覺得這段路還挺太平,結果前方又有營寨了。他心不在焉地問左右道:“誰愿打頭陣,拿下敵軍營寨?”
    不等旁人說話,生怕落于人后的石樂宣催馬而出,拱手道:“將軍,末將愿打頭陣!”
    他是第九軍的副帥,打頭陣這樣的事,按理不應由他去,不過一直以來,戰事都很輕松,莫軍抵抗甚微,齊橫也沒有多想,隨即點頭應道:“好,樂宣,你帶一萬兄弟先行破營,我隨后就到!”
    “末將遵命!”石樂宣笑呵呵地領命而去,心里還在嘀咕,這回自己的功績冊又要多記一筆了。同為第九軍副帥的葉堂、高宇二將看著石樂宣遠去的背影,對齊橫擔憂地說道:“將軍,探子回報,這次碰的敵軍營寨規模不小,讓石將軍只帶一萬兄弟破營,是不是……太危險了。”
    “哎?!”齊橫滿不在乎地擺擺手,說道:“那只不過是莫軍虛張聲勢罷了,若本帥所料不錯,許冷之和莫軍的主力現在應該都在郡城蒲豐,他們想用拖延的戰術,為其爭取時間,盡可能多的囤積糧草和物資,好在蒲豐與我軍決戰!”
    齊橫的分析不是沒有道理,自進入皓皖郡作戰以來,莫軍所用的戰術似乎也正是這個意圖。
    但葉堂總是隱隱約約地覺得戰事進展得太順利,順利到不太正常。他不擔憂地說道:“莫國能把一水軍統帥調派過來,說明其人必有出眾之處,將軍不可大意啊!”
    雖說最討厭聽到這樣的話,但齊橫還是耐著性子說道:“本帥明白,葉將軍盡管放心!”
    葉堂和高宇對視了一眼,不再說話,但心里的擔憂卻一點也沒有減少。
    且說打頭陣的石樂宣,他率領第九軍的第二兵團,列陣向莫軍的營寨接近。一邊前行,一邊觀望,看清楚莫營的全貌,石樂宣也倒吸口涼氣。
    這座營寨可和他們以前攻占的那些營寨大為不同。以前打下的營寨,明顯是臨時搭建的,十分粗糙,甚至寨墻都不齊全,這一塊,那一塊,如同被狗啃過似的,可眼前這座大營,寨墻高達兩丈三,整體呈環形,將偌大的營寨包裹得嚴嚴實實,而且在寨墻之外,還有一圈環形的拒馬,在拒馬之后,另有一面半丈高的土墻,這些都是用于阻擋騎兵的。
    這哪里像是臨時搭建的營寨,更像是經過精心布置,特意為阻擋己方大軍準備的。
    這時候,石樂宣的心也漸漸了起來,并有意放慢馬,對周圍的將士大聲喊喝道:“大家都起精神來,前面的敵營有些不同尋常!”
    兩邊的眾人紛紛寬慰道:“將軍放心,莫軍傷不了我們,如果營內真有重兵,我們大不了退回去就是了!”
    石樂宣點點頭,不再多言,等距離莫營只剩下三步的時候,他瞇縫著眼睛,攏目向前方仔細查看。
    莫營的寨墻插滿了旗幟和秀帶,但令人意外的是,卻看不到一兵一卒,甚至連轅門都是敞開的,門口連個守衛的軍兵都沒有。
    見狀,石樂宣有些哭笑不得,本以為這回莫軍不是虛張聲勢,要在此地與己方打場硬碰硬的大戰,可結果自己還是高估了莫軍,他們又給自己擺下一座空營。
    他深吸口氣,沖左右大吼道:“莫軍可惡,兄弟們全體沖鋒,殺進敵營,掃平敵軍!殺啊——”
    “殺——”在石樂宣的號召下,第二兵團由緩慢的推進變為全體沖鋒,戰馬甩開四蹄,全力奔馳,那一瞬間形成的萬馬奔騰的場景可謂是壯觀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