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94

  第三九十四章
    “聽你二人的意思,第九軍之敗,全因本王在常都布兵失誤所致嘍?”唐寅柔聲笑問道。【】[]
    “可以這么說!”葉堂和高宇回答得干脆。齊橫在旁聽得汗如雨下,但又不敢出面阻攔他二人講話,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禱:兩位‘大爺’,你倆可千萬別再說了!
    唐寅慢慢握緊拳頭,可還是忍不住重重捶打下桌案,喝道:“你二人好大的膽子!竟敢當眾埋怨本王的不是,難道不怕本王要你二人的腦袋?”
    “大王,此敗之過全在末將一人身,大王要罰就罰末將!”齊橫猛然的抬起頭,看向馬車的唐寅。
    本來他對葉堂和高宇的印象很一般,覺得這二人又死板又執拗,常和自己作對,處處與自己為難,可是關鍵時刻,他二人卻能為自己挺身而出,據理力爭,再聯想當初他二人還曾救過自己的性命,齊橫心里又苦又澀又感溫暖,他也豁出去了,為了保葉堂和高宇活命,就算自己丟了性命也所謂。
    他話音剛落,葉堂沖著他微微搖下頭,示意他須把過錯都攬在自己身。他對唐寅正色說道:“大王是明君,自然不會濫殺直言不諱的罪之人。”
    “好一個明君!一句明君,就讓本王對你等的出言不遜毫辦法了?!”唐寅的話聽起來像是氣憤的質問,不過語氣已經柔和了很多,握緊拳頭也慢慢松開,有一下沒一下的著指甲。
    葉堂、高宇二人垂下頭,誰都沒敢再多言語。他倆也是有分寸的,知道什么話在大王面前可以說,什么話不可以說,什么話應該點到為止。
    這時候,突然有風軍探子快馬來到唐寅的馬車前,翻身下馬,跪地施禮,急聲說道:“大王,前方五里外現一支人數不詳的莫軍!”
    “哦?”唐寅挑起眉毛。齊橫忙道:“大王,那定是追殺我軍的莫軍!”
    莫軍竟然都反過來追殺第九軍了,可見此戰第九軍輸得有多慘!唐寅心頭暗氣,側頭問道:“聶將軍何在?”
    “末將在!”聽聞唐寅的召喚,聶澤急忙跨步前,插手施禮。
    “戰軍迎戰!務必將莫國追兵斬盡殺絕!”唐寅冷冷說道。
    “末將遵命!”聶澤領命,轉身正要離去,葉堂急聲醒道:“聶將軍,莫軍持有破軍弩數架之多,可要多加小心啊!”
    聶澤愣了一下,52o小說道:“多謝葉將軍醒。”以前貞軍或許怕破軍弩這種武器,但現在,他們也是風軍,也具備數量眾多的破軍弩,和莫軍對著用,沒什么好怕的。
    遵照唐寅的指令,聶澤統帥戰軍先行迎敵。
    不過他們并非碰莫軍,當莫軍聽說第九軍已與風軍主力匯合的消息后,立刻放棄了追殺,悉數返回大營,又擺出了龜縮死守的架勢。
    他們選擇撤退,這次風軍還不依不饒了呢,唐寅指揮大軍,一路南下,很快便抵達莫軍大營。放眼望去,這座莫營的規模可夠宏大的,即便是站在一處高點,都看不到營寨的盡頭,里面營帳連著營帳,營房接著營房,一排排,一列列,分不清楚個數。如此一座大營,如果是按照全軍編制建造的,那么這支莫軍的兵力絕不少于五十萬。
    觀察完莫軍大營,聶澤便向唐寅斷言,這是莫軍主力的大營,里面的莫軍兵力絕不會比己方兵力少。攻堅戰,三倍于敵,方能穩勝,在兵力相當的情況下,進攻的一方在理論是打不下防守方的。
    唐寅最看不起的就是理論的說法,兵常形,理論的東西只能作為參考,絕非左右戰術的根本依據。由于唐寅的一再堅持,風軍對莫軍大營還是展開了強攻。
    風軍這次的進攻,第九軍團已經完全法派用場了,先是第九軍團太容易被破軍弩克制,此外,重裝騎兵法與步兵混合進攻,重裝騎兵機動性太差,不容易控制,在戰斗中很容易誤傷到自己人。
    去掉了第九軍團,風軍的可戰之兵其實也僅僅剩下直屬軍、戰軍以及五萬人左右的半個飛龍軍,加到一起,還不足五十萬,卻想要攻破六十萬眾龜縮死守的莫軍,其艱難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戰軍作為被唐寅抱以厚望的軍團自然要打頭陣,由莫軍大營的正前方動進攻。三十萬大軍的推進,頗有吞天食地的氣勢,對面的莫軍大營氣氛異常緊張。
    寨墻之,早已站滿了嚴陣以待的莫軍將士,另外,破軍弩業已居高臨下的架起,在營寨之內,拋石機皆以準備就緒,只等風軍進入射程,好動致命的攻擊。
    雙方劍拔弩張,激戰一觸即。隨著戰軍推進時的轟鳴聲越來越響亮,雙方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最先動攻擊的是風軍的拋石機。
    隨著此起彼伏的喊喝聲,風軍布置起來的拋石機齊齊動,一顆顆石飛到半空當中,然后掛著呼嘯的破風聲,急向莫軍營寨砸去。
    一時間,莫軍營寨轟隆聲陣陣,土崩聲不斷,內外開花,尤其是寨墻,被不斷砸落的石撞擊得木屑橫飛,前后搖顫,面的莫軍士卒有大半都直接趴在地,生怕被甩下寨墻。
    頂住了風軍石一輪又一輪的打擊,接下來,外面的戰軍業已進入莫軍的射程。
    在寨墻指揮戰斗的莫將們頻頻號司令,把散亂的軍兵們重新集結到一起,隨后,對外面的戰軍展開齊射,與此同時,破軍弩也揮出它特有的巨大破壞力。
    寨墻的莫軍能射到戰軍,同樣的,外面的戰軍也能射到莫軍,雙方你來我往,箭射不斷,慘叫之聲四起,中箭倒地者不計其數。
    戰斗中,莫軍的破軍弩往往能一箭穿死兩三名風軍,可是風軍的破軍弩、破城弩也能輕而易舉的貫穿寨墻的護欄,直接殺傷后面的莫軍。
    這是一場勢均力敵又充滿血腥和死亡的攻堅戰。進攻的風軍在推進過程中倒下一排又一排,后方的將士們都是踩著同袍兄弟的尸體一點點接近莫軍營寨;防守的莫軍也是戰死一波又一波,一個陣千兵力頂一段不足五十米的寨墻,只轉瞬之間,人就傷亡得七七八八,后面的將士繼續頂來時,連尸體和傷者都來不及處理,馬就得投入到戰斗當中。
    雙方單單是被自己人活活踩死的傷兵就數以千計。
    前方戰斗之慘烈,也讓后方觀戰的將士們心驚膽寒。坐在馬車內的唐寅暗自皺眉,當真是換帥如換刀啊!眼前這支莫軍,論是戰力還是斗志,都象脫胎換骨似的,和以前的莫軍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這個莫國水軍統帥許冷之還真是有過人之處,自己之前倒是小瞧了此人。
    看起來,只靠戰軍是很難攻破莫軍大營……唐寅揉著下巴琢磨了片刻,他挺身站起,動作利落地下了馬車,對周圍的眾將說道:“飛龍軍在此壓陣,直屬軍將士隨我繞行到敵營后方,偷襲營后!”
    唐寅的意圖很明確,戰軍業已吸引了莫軍的主要精力,那么營后肯定是防守弱點,己方若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繞到敵營后側,動奇襲,定能一擊取勝。
    直屬軍主帥舞英早就等得不耐煩,聽說大王要率自己的直屬軍偷襲敵軍營后,她當下大喜,插手說道:“末將這就去準備!”
    看到舞英興奮的模樣,唐寅不得不潑冷水地說道:“舞將軍,你也留此為戰軍壓陣,我率兄弟們前往即可!”舞英是舞媚的妹妹,也是他的小姨子,但凡存有危險的行動,他都會盡量避免讓舞英參與。
    舞英的心情立刻跌落到谷底,直屬軍要去偷襲敵營,而自己這位統帥卻要被涼在一邊,不能參加,這是哪門子的規矩啊?她深吸口氣,搖頭說道:“不!大王,末將必須得去!”
    唐寅堅持道:“戰軍與敵軍交戰激烈,這里也需要有人來主持大局,你就不要再爭辯了。”
    每逢關鍵時刻,大王總要把自己扔下,這一點讓舞英實在難以忍受。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她突然伸出手來,一把把唐寅的大氅抓住,語氣堅定地說道:“軍中將領如云,他們都可以留下來主持大局。末將這次一定要去!”
    “你——”舞英真要執拗起來,唐寅也拿她沒辦法,后者凝視她片刻,抖動大氅,把舞英的手甩開,然后沉聲說道:“你要去便去!”
    聽大王終于同意了,舞英的臉立刻露出喜色,她拱手說道:“多謝大王成全!”
    “到了戰場你可要聽我的,如果你再不遵命,我可讓人把你綁回來!”唐寅用手指敲了敲舞英的頭盔,然后翻身馬。他的話雖然有威脅的成分,但動作卻不自覺地流露出溺愛之情。
    唐寅、舞英率領直屬軍,先撤后繞,為了避開莫營的觀察,特意繞了一個大圈,悄悄接近到莫軍大營的后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