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95

  第三九十五章距離莫營還有好遠,唐寅就舍棄了戰馬,悄悄向莫營mo去。【】[]{清風手打shouda8}他趴在莫營一里外的草叢中,悄悄向對面張望。
    和他預料的一樣,這里的莫軍不多,守衛也不森嚴,寨墻上負責警衛的軍兵寥寥幾,看上去,莫軍的主要兵力確實已轉移到前營去抵御戰軍了。
    這正是己方破營的好機會,此時不攻,還等待何時?唐寅做到心中有數,而后悄悄返回直屬軍本陣,下達了全軍進攻的命令。
    在唐寅的指揮下,直屬軍全體出動,如潮水一般由莫營的后方沖殺出來。
    當他們推進到距離莫營不足兩里的時候,莫營里才傳出一連串的警報聲,此時再聽營內,人喊馬撕,叫嚷連天,如同炸了鍋似的。
    唐寅心中暗喜,莫營越亂,說明對方越防備,己方的偷襲戰術也越有可能得手。他手持靈化后的長鐮,身先士卒地沖在最前面,在他左右的還有阿三、阿四、程錦、舞英等將。
    很快,城頭上涌現出大批的莫軍,緊接著,稀稀拉拉的箭矢從寨墻上飛射下來。
    這樣的箭陣,對唐寅而言不構成威脅,即便格擋不開全部,零星的幾支射到他身上也破不了他的靈鎧。只眨眼工夫,一馬當先的唐寅已沖到距離莫營不足五十步的地方。
    正在這時,只聽前方咯吱吱聲響,莫軍的營門竟然突然打開,一支數千之眾的莫軍從里面反殺出來。不過他們出來之后,營門又立刻關閉了,把這些莫軍全部關在營外。
    唐寅見狀,忍不住哈哈大笑兩聲,很顯然,莫軍后營兵力不足,打算用小股的軍兵先牽制住己方一陣子,為主力大軍的回撤贏得時間。
    可是,區區幾千的莫軍又如何能抵擋得住自己的直屬軍。shouda8
    莫軍殺出營來,唐寅非但沒有減慢度,反而跑得更快了。轉瞬間,他已和殺出大營的莫軍接觸到一起。
    唐寅臂膀揮動之間,鐮刀上燃燒起熊熊的黑sè火焰,隨著刀鋒斬出,迎面而來三名莫兵同是xiong甲被劃開,但卻沒有鮮血噴出,只是騰騰的白霧從他們xiong前的傷口冒出來。
    普通的莫兵士卒想攔阻住唐寅,那太難了,后者幾乎沒費多大的力氣,連斬帶劈,砍殺莫兵余人。不過莫兵的數量也不小,這樣一個個的殺完,還不知道得殺到什么時候呢!
    唐寅深吸口氣,將體內的靈氣釋放出來,集中在鐮刀之上,一瞬間,鐮刀乍現出萬道霞光,那刺眼的光芒好像在地面上升起一輪朝陽,與此同時,鐮刀的外形也在生巨變,怪刺橫生,本就不規則的刀形變得更加凹凸不平。
    “殺——”在他的大喝聲中,他把鐮刀高高舉起,沖著正前方密壓壓的莫軍,凌空惡狠狠揮砍下去。
    嗷!
    對面的莫軍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眼前突然多出一個巨大的‘死神’。說它是死神,一點也不為過,它足有四五米高,懸浮在空中,身披黑sè的長袍,手持巨型的鮮紅鐮刀,尤為恐怖的是它的腦袋,沒有皮肉,就是一顆光禿禿的骷髏頭,兩只眼窩閃爍著詭異又駭人的綠光。
    ‘死神’渾身上下一身黑,連腦袋的骨頭都是黑sè的,周身還附著著黑sè的烈火,而伴隨著‘死神’一同出現的還有鬼哭神嚎般的怪叫聲。
    這正是唐寅的殺手锏,兵之靈變后衍生出來的靈武技能,幽hun血刃狂暴三連決。
    幻化出來的巨大虛影被黑暗之火籠罩著,高舉著鐮刀,直直向莫軍飛去。
    只見它所過之處,莫軍士卒慘叫連天,哀號四起,凡被其bo及到的士卒,皆受到黑暗之火的焚燒,周身散出白sè的靈霧,當場斃命。
    在戰場上,虛影飛的掠過,好像一陣妖風,后面騰出一道長長的靈霧,虛影由莫軍的最前方,一直飛行到陣尾,而后去勢不減,一直沖到莫營的營門前,虛影高舉的鐮刀終于落了下來,對著營門就是一記重劈。
    耳輪中就聽喀嚓一聲,被厚厚鐵皮包裹的營門火星飛濺,上下震顫,一記重劈剛剛結束,虛影又再次輪起鐮刀,咔嚓、咔嚓又是連續兩記重劈。
    直至砍完三刀,巨大又恐怖的虛影才慢慢在空中消散,可再看莫營的營門,被硬生生劈出三道裂口,而后,又是轟隆一聲巨響,碩大的莫營營門轟然倒塌。
    唐寅的這記幽hun血刃狂暴三連決,不僅一口氣殺傷數名莫兵,還把莫營的大門直接震倒,其中的威力,簡直已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了。
    就連唐寅自己也被幽hun血刃狂暴的威力嚇了一跳,愣了片刻,他將手中的鐮刀向前一揮,回頭大喝道:“兄弟們,沖!”
    他話音還未落,自己先竄了出去,一走一過之間,將空中飄散的靈霧全部吸入體內,幾乎未受任何的阻攔,順利沖到莫營的營門前。
    由于營門剛剛倒塌,被震起的塵土還未散去,唐寅看不清楚營內是什么情況,他剛要向里進,冷然間,一道刺骨的寒風從營內迎面襲來。
    唐寅暗吃一驚,不過他反應也快,想都未想,立起鐮刀格擋。當啷!這一聲劇烈的鐵器碰撞聲,仿佛晴空炸雷似的,唐寅就覺得一股強大比的力道如排山倒海向自己壓來。
    他雙腳貼著地面,足足向后面滑出兩米多遠才把身形穩住,心頭也為之一顫,他舉目向前觀望,等塵土漸漸消散,塵埃落定,唐寅這才看清楚,在莫營的大門后站有一員莫將。
    這人身高在六尺開外,虎背熊腰,膀大腰圓,渾身上下,被純白sè的靈鎧所覆蓋,靈鎧厚重,棱角分明,在其掌中,還持有一柄長長的靈刀,刀桿上繞有盤龍,龍頭直抵刀鋒,此刀有名,龍魄斬。
    這員莫將不是旁人,正是莫國名聞天下的頂尖猛將,和連戈齊名的向問。向他的背后看,莫軍大營里黑壓壓的一片,全是莫軍,一眼都望不到邊際,數不清楚是幾萬還是幾十萬。
    唐寅看罷,倒吸口涼氣,脫口道:“向問?”
    “哈哈——”那莫將仰面大笑,踩著倒塌的營門,刀走了出來,他搖頭說道:“許帥果然料事如神,向問已在此地等候多時。本以為這次只能等來風國的蝦兵蟹將,沒想到,倒等來了風王殿下這條大魚!”
    啊!唐寅暗暗皺眉,原來莫軍不是毫防備,而是早有防,就等著己方偷襲營后這一手呢!許冷之好生厲害啊!他心中雖驚,但表現上可毫表1u,他淡然說道:“向問,你shi奉莫國兩代君王,也算是莫國的‘老將’了,邵方為人,你心中自知,本王勸你,遠昏君,親賢王,早點放棄莫國,投靠我大風吧!”
    向問怒極而笑,連連點頭,說道:“其實向問也早有此意!”緊接著,他把手中的龍魄斬了起來,聳肩道:“只是,向問的刀不答應!”
    “哼!”唐寅冷笑出聲,說道:“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本王敬你是條漢子,可惜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今日也就怨不得本王刀下情了。”
    “哈哈,風王好大的口氣,不過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向問根本不吃唐寅ji將法這招,心如止水,即未動氣,更未動怒。
    他側回頭,向身后高聲喝道:“我軍將士聽令,今日,凡殺敵兵者,記大功一次,凡殺敵將者,可連升三級,進爵位!”
    重賞之下,向來不乏勇夫。向問話罷,后方眾多的莫軍將士如同被打了雞血似的,嘶喊著、吼叫著從莫營里沖殺出來。
    人們選的目標自然是唐寅,不過他們還沒到唐寅近前,便被阿三、阿四等風將擋住。
    唐寅看都沒看周圍那些如狼似虎的莫軍將士,他的目光一直都鎖定在向問身上,他心里清楚,自己真正的對手不是旁人,就是這員莫國猛將。
    向問刀,一步步向唐寅走去,人未到,靈壓先至。靈壓是形的,但向問散出的靈壓,卻如同有形似的,隨著他的走動,地面的塵土都被卷起到空中,向前橫飛。
    當他走到距離唐寅十步遠的時候,便走不動了,他的靈壓已和唐寅的靈壓接觸到一起。
    沒等動手,倒是二人的靈壓先展開了對決。唐寅的修為就算沒有向問高,但也差不到哪去,同為頂級靈武高手,二人靈壓的對決也異常精彩。
    在他二人靈壓所產生的強大壓力下,地面的塵土不斷飛起,在二人五米開外的空中來回打轉,等地上的塵土飛散殆盡后,地面開始出來裂縫,剛開始只是一條,可隨著時間的延續,地面的裂縫越來越多,緊接著,破碎的土塊和石頭從地面上緩緩升起,在兩股靈壓的擠壓之下,漸漸碎成粉末,混于塵土之中。
    此時,普通的風軍和莫軍根本接近不到二人的近前,沖到他倆五步遠的時候,就好像被一面形sè的墻壁擋住,再難前進半步。
    靈壓的對決,是單純的比拼修為,但在修為上不如向問的唐寅自然吃虧,漸漸的,他的額頭已滲出虛汗,身子也在微微的顫動,反觀對面的向問,氣定神閑,沒有絲毫的吃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