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97

  唐寅和向問的惡戰,兩人都使出十二成的實力,拼了個筋疲力盡,兩敗俱傷。【】[官場-小說]反觀整個戰場,雙方也同樣打得不可開交。
    莫軍兵力眾多,但風軍戰力強悍,加上其中驍勇善戰的武將又數不勝數,這些已在最大程度上抹平了雙方在兵力上的差距。
    正在雙方兵對兵,將對將,打的旗鼓相當、難分高下的時候,莫軍大營里突然涌出來大批的莫軍。
    剛開始風軍方面還沒在意,但是涌來的莫軍數量卻越來越多,到最后,簡直呈現出井噴之勢,戰場之上,目光所及之處,都有為數眾多,數不清的莫軍將士。
    風軍的戰力再強,也不可能打得過數倍于己的敵人,何況莫軍的戰力并不弱。隨著莫軍數量的急劇增加,直屬軍漸漸不敵,本已*迫到莫營近前的將士們開始節節后撤。
    與向問交戰的唐寅也看出己方的局勢越來越不利,再打下去,怕是有全軍覆沒之危。他果斷的放棄和向問的纏斗,抽身而退,以暗影漂移閃回到己方陣營。
    等唐寅退回來后,人幾乎已虛脫了,是由下面的將士們攙扶著,隨著直屬軍的大隊人馬一同撤了下去。見唐寅撤走,向問本還想追殺過去,可惜他現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剛才的惡戰,唐寅耗得力盡,向問又何嘗不是如此,即便自己能站起來,雙tui都在突突的打顫,稍微向前走一步,就感覺自己像是隨時可能要倒下去似的。
    現在他總算能理解,連戈當初為何會被唐寅傷得那么重。唐寅的修為并不可怕,暗系靈武也不是多么嚇人的東西,但他層出不窮的招式太令人頭痛了,與他交戰,哪怕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依舊可能在他手上吃虧,這樣的對手確實難纏,也很讓人驚訝和不解,身為君主的他,是怎么練成如此厲害的靈武。
    直屬軍撤走后,殺出莫營的莫軍并未追擊,也沒有撤回營內,而是一股腦的向南而去。莫營里之所以涌出來這么多的莫軍,并非是還留有后手,這些莫軍都是從前營逃出來的。
    莫軍兵分兩bo,一bo守前營,一bo埋伏于后營,許冷之的排兵布陣很精妙,也沒什么問題,但他卻低估了風軍方面的戰力。
    他本以為四十萬的大軍足可以頂在風軍正面的進攻,二十萬的大軍也可以輕松應付風軍在己方營后展開的偷襲,可事實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二十萬的大軍在后營根本打不退風軍,即便有向問這樣的猛將壓陣,依舊只能和風軍打個旗鼓相當。
    安排在后營的大軍法做到勝,直接導致不能及時增援前營,以至于前營的四十萬大軍抵御不足戰軍兇猛比的攻勢。
    在許冷之了解到整體的局勢后,果斷做出了棄營撤兵的決定,不和風軍在此地糾纏,等到日后作好部署再一較高下。
    他親自率領前營的將士向后撤,一路撤出營寨,順勢幫后營的將士們打跑直屬軍,然后全軍不停,繼續南撤,把偌大的營寨讓給了風軍。
    許冷之心中有數,一座營寨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己方的兵力還在,論撤出多遠,都還有反擊回來的希望。
    此戰,看上去風軍似乎勝了,最終打跑莫軍,攻占了莫軍大營,可實際上,莫軍折損的兵力并不多,相對而言,風軍若算上先前傷亡的重裝騎兵,其折損的兵力還要多于莫軍。
    所以說此戰莫軍只能算戰術轉移,稱不上敗退。
    莫軍撤走后,風軍順勢占領了整座莫營,將士們隨之開始打掃戰場,大營內外,風軍的氣氛沒有勝利的喜悅,反倒有點低落,畢竟此戰贏得并不漂亮,莫軍的主力也沒什么損傷。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先前被莫軍奪去的那些破軍弩現在又重新搶了回來,雖說大部分都在莫軍撤離時被破壞掉了。
    等眾將把戰損統計完畢后,紛紛來到中軍帳,向唐寅匯報。此時,唐寅坐在中軍帳的正中央,兩名醫官在他左右幫他包扎傷口。和向問的一場惡戰打下來,唐寅可是‘傷痕累累’,額頭破了。子,身上、手臂、大tui都有片片的淤青,不是很嚴重,很痛倒是真的。當醫官為他涂藥、包扎的時候,他沒痛叫出聲,但也不時的皺眉、咧嘴。
    眾將進來時看到的就是唐寅這副模樣。人們心中同是一震,紛紛圍攏上前,關切地詢問道:“大王的傷沒有大礙吧?”
    “死不了。”不等左右的醫官答話,唐寅先回了一句。一旁的舞英解釋道:“大王偷襲敵軍營后之時,和向問大戰了一場,莫軍當中,恐怕也只有向問能傷得到大王。”
    原來如此!如果說對手走向問,那就可以理解了,在莫國,連戈和向問可是最頂尖的猛將呢。
    齊橫又是搖頭又是嘆氣,惋惜地說道:“可惜末將未能隨大王一同偷襲敵軍營后,不然,定要取下他向問的項上人頭!”
    聽聞他的話,唐寅挑起眉毛,看了他一眼,左右的眾將們則紛紛翻了翻白眼。
    這齊橫也真是不會說話,先不說你能不能打贏向問,單憑你這句話,就好像大王不如你似的,難道不知大王向來好武,在武力上從來不服別人?
    見周圍眾人的表情都有些怪異,齊橫還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他茫然地環視眾將,反問道:“怎么了?諸位將軍不信我能取下向問的級?你們不信也沒關系,以后見面的機會有得是,到時我要你們看看,我齊橫今日有沒有在說大話!”
    “咳!”聶澤輕咳了一聲,打斷齊橫的話,然后把戰軍的戰損統計輕輕放到唐寅面前的桌案上,說道:“大王,戰軍在此戰中傷亡三萬有余,兵甲破損更為嚴重……”
    認真聽完聶澤的匯報,唐寅轉目又看向舞英。舞英急忙把自己統計的戰損也放到桌案上。
    唐寅大致看了一遍,然后幽幽嘆了口氣,苦笑著說道:“看來,我們都太低估莫軍的這位新統帥,他叫許什么來著?”
    “許冷之!”聶澤低聲回道。
    “恩!許冷之!”唐寅重復了一遍,說道:“此人雖說原是水軍統帥,但卻極善用兵,是我們的勁敵啊!”
    眾將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聶澤眼珠轉了轉,說道:“大王,聽說左將軍在進攻田陽郡郡城hua橋時受阻,短時間內難以取勝,依末將愚見,不如把左將軍調回來,我方集中兵力,拿下許冷之一部!”
    琢磨了一番聶澤的建議,唐寅覺得有道理,點頭應道:“好吧,就按照聶將軍的意思辦!”
    說著話,他側頭對樂天和艾嘉說道:“立刻給左雙傳令,讓他率軍返回皓皖郡,與我軍匯合。”
    “是!大王!”樂天和艾嘉雙雙拱手應道。
    唐寅低頭瞧了瞧桌案,然后對阿三阿四說道:“把皓皖郡的地圖拿來。”
    很快,阿三阿四便把皓皖郡的地圖平鋪在唐寅面前。后者揮手把左右兩名正為他包扎的醫官推開,接著探身查看地圖。他先是畫了畫己方目前的位置,接下又向下慢慢移動。
    查看片刻,他喃喃說道:“此地距離郡城蒲豐已不算遠,許冷之撤退之后,想必也要撤到蒲豐,倚仗郡城的城防,與我軍決戰。”
    聶澤認同唐寅的分析,說道:“皓皖郡是莫國的產糧大郡,糧草儲備必然充足,加上蒲豐又是郡城,城防堅固完善,莫軍退到蒲豐的可能xing是極大的。”
    唐寅邊點頭邊問道:“可有破城之策?”
    聶澤的眼珠再次轉了轉,說道:“既然是場攻堅戰,那么就得以攻心為上,攻城為輔。只要我軍能極大的破壞敵軍士氣,此戰就將變得很輕松了。”
    唐寅揉著下巴,尋思了一會,問道:“如何能破壞敵軍士氣?”
    聶澤說道:“作為守城的一方,最重要的并非是城防是否高固,是否完善,而是儲備的糧草有多少,這也直接關系到守方將士的生死存亡,如果我軍能有一支小股的精銳混入城內,抓住機會,燒掉莫軍的糧倉,那么,城內的莫軍就成了甕之中鱉,俎上魚肉!”
    唐寅眼中精光閃爍,認真琢磨著聶澤的話。齊橫皺著眉頭說道:“蒲豐是郡城,是莫軍要與我軍決一死戰的地方,守衛必然森嚴,我軍如何能混得進去?”
    聶澤點點頭,說道:“齊將軍說得沒錯,正常情況下,蒲豐早已經封城戒嚴了,我軍將士想直接混進去,基本沒有可能……”見齊橫又要說話,他繼續說道:“不過,我軍將士若是裝扮成一支壓糧隊,那混入城內的希望就很大了。”
    “壓糧隊?”齊橫疑huo地看著他。
    聶澤說道:“莫軍若想在蒲豐和我軍決一死戰,那就得做長期作戰的準備,城內糧草的充足與否至關重要,只靠蒲豐自身的糧草儲備恐怕遠遠不夠,還需要從周圍城鎮急調糧草。這,正是我軍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