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98

  第三九十八章
    “好辦法!”唐寅覺得聶澤的想法不錯,放火燒敵人的糧倉,也確實是個可以一擊制勝的策略。【】[]
    他點點頭,對樂天和艾嘉說道:“馬派人去打探一下蒲豐的情況,看看蒲豐是不是如聶將軍所料,正在收集和囤積糧草。”
    “是,大王!屬下這就派人去打探!”樂天和艾嘉雙雙應道。
    天眼和地去打探蒲豐的情報暫且不,且說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自從澤平進入泗水郡后,一路勢如破竹,連續攻克莫軍城鎮十余座,硬是由泗水郡的東面打到西面,近莫玉兩國的邊境要地——赤龍壇。
    現在玉軍正是受赤龍壇所阻,二十多萬的大軍被阻擋于莫國之外,平原軍的任務不是在泗水郡境內攻占多少城鎮,而是要盡快拿下赤龍壇,幫玉軍打開進入莫國的門戶。
    赤龍壇的位置得天獨厚,背面靠山,又處于高地之,再配高固的城防,可謂是易守難攻。另外,在赤龍壇城內,莫國守軍已多達十二、三萬,其中更有害死盧奢的罪魁禍魏伯以及泗水郡郡彭程。
    現在赤龍壇早已封城,玉軍大營就位于城西五里外的玉國境內,當平原軍抵達赤龍壇之后,駐扎在城東五里外的地方,和玉營隔城相對,從一左一右夾住赤龍壇。
    平原軍扎完營寨不久,玉軍的使節就來了,見到蕭慕青之后,向他大致講述了一遍目前的情況。
    玉軍的統帥是玉國將軍里屠,麾下有猛將石宵,大將艾哲、高原等等,可以說玉國出動的也是精銳之師,即有優秀的統帥,也有能征慣戰的猛將,只可惜,遲遲未能打下赤龍壇。
    之所以會這樣,和玉軍戰力不強固然有關系,但是通往赤龍壇的路窄,大軍難以展開,又要從下往攻,這些都讓進攻的一方陷入極大的劣勢當中。
    玉國的使節把情況都介紹完,然后和蕭慕青商議,兩軍是不是要約定好時間,合力強攻赤龍壇。
    蕭慕青倒沒有馬做出進攻的決定,他擺擺手,說道:“不急!本帥要先熟悉一下赤龍壇的環境,然后再做部署。”
    玉國使節不便強求,但還是說道:“我軍受阻于赤龍壇已接近兩月之久,將士們的士氣越低落,若是再不能打下此城,怕會影響到全軍的斗志啊!”
    蕭慕青理解地點點頭,含笑說道:“大人盡管放心,本帥不會拖延得太久,三日之內,必給貴軍答復。”
    玉國使節面露喜色,拱手說道:“如此甚好,下官也就放心了。蕭將軍,下官先告辭!”
    “大人慢走!”蕭慕青送走玉國使節后,馬把平原軍的探子以及駐于平原軍內的天眼和地探子集結到一處,讓他們去赤龍壇四周探查,并要繪制出詳細的地形圖。
    當天話,第二天,派出去的探子相繼返回,同時也把赤龍壇的地形圖送到蕭慕青面前。
    赤龍壇背靠赤龍山,赤龍山又高又陡,直通天際,所以它還有個‘天梯’的綽號。據說遠古時候,赤龍山比現在要高得多,能直達天頂,后來天神為了阻止凡人登天,所以才砍斷了赤龍山,半截山峰掉下來,填平了山下深不見底的赤龍潭,而后,人們在潭建造了圣廟和祭壇,這也成為赤龍壇的雛形。
    雖然這些都是稽之談的傳說,但由此也不難看出,赤龍山之險峻。
    聽完探子們的匯報,蕭慕青眉頭皺緊,本來他還抱有翻越赤龍山,偷襲赤龍壇城后的幻想,但現在看來,這似乎不大可能了。當然,如果能那么容易的翻越赤龍山,玉軍可能早就這么做了。
    不能翻山偷襲,就只能從正面強攻了,不過,二十多萬的玉軍苦戰兩個月都打不下來赤龍壇,現在由己方來打,就能打得下來嗎?蕭慕青心中并沒有多少把握。
    正在蕭慕青為如何進攻赤龍壇感到為難的時候,突然有探子來報,一名莫國的姓來到己方大營,口口聲聲說要見將軍。
    蕭慕青一愣,一個莫國的姓要見自己?這倒是新鮮。他向報信的士卒點點頭,說道:“帶他來見我。”
    “是!將軍!”風軍士卒答應一聲,飛快跑出中軍帳。
    時間不長,在兩名風軍侍衛的伴隨下,一名身沾滿塵土和草梗的莫國姓從外面走了進來。這人大概三十多歲的年紀,身材健壯,只是這身衣著和個叫花子差不多。
    他進入大帳后,立刻向前跪倒,小心翼翼地說道:“小人譚六,參見蕭將軍!”
    譚六?蕭慕青即未聽過他的名,也未見過他這個人。他疑問道:“聽說你要見本帥,不知有何事啊?”
    “小人是奉我家主子之命來見蕭將軍的。”
    “你家主人又是哪位?”蕭慕青耐著性子問道。
    “這……”名叫譚六的漢子向左右看看,沒有立刻說話。
    明白他的意思,蕭慕青揮手說道:“在場諸人,皆為本帥心腹,你但說妨。”
    “小人的主人是……是彭程彭大人。”譚六的聲音小得幾乎都讓人聽不清楚。
    聽到彭程二,蕭慕青的眼睛立刻瞪圓,兩道如刀子般犀利的精光射出,在譚六的臉、身來回掃動。譚六嚇得一哆嗦,急忙垂下頭,大氣也不敢多喘一下。
    啪!蕭慕青猛然一拍桌案,手指譚六,說道:“奸賊彭程,害死我國忠良盧大人,我大風早已與他結下不共戴天之仇,我等風人,恨不得碎其骨,食其肉,你這豎子,既然替他來送死,本帥就成全你!來人!”
    “將軍有何吩咐?”帳外一下子沖進來四名風軍侍衛。蕭慕青手指譚六,說道:“將此賊拖出去,碎尸萬斷!”
    “遵命!”侍衛們可不管你是什么人,只按照軍令行事,人們一擁而,拉起譚六就往外走。
    譚六嚇得面血色,了瘋似的大叫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啊!盧大人之死,和我家主人沒有一點關系,那是受奸人所害啊……”
    蕭慕青懶得聽這些,心煩意亂地揮揮手,示意侍衛們趕快把他拖走。侍衛們加快步伐,像拖死狗似的把譚六硬拽出中軍帳。
    “此等不知死活之輩,當真的可笑至極!”蕭慕青搖頭冷笑道。
    周圍的風將們也都不約而同地嗤笑出聲,說道:“如果莫人都能像此賊這搬蠢笨,來我大營自投羅,那我軍倒輕松了。”
    “將軍,小人有破城之法啊……”這時候,帳外傳來譚六聲嘶力竭的大喊聲。
    呦?這話讓蕭慕青心中一動,稍愣片刻,他隨手點了一名麾下的將領,說道:“快去,把這個譚六給我回來!快!”
    那風將急忙答應一聲,甩開雙腿,風風火火地沖了出去。
    沒過幾秒鐘,那名風將返回,同時著譚六的脖領子,把他扯了進來。他將譚六往地一扔,沉聲喝問道:“你剛才說什么?再說一遍!”
    “將……將軍……”譚六跪伏在地,身子突突直哆嗦,汗如雨下,連身的衣服都被浸透好大一片。
    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小人……小人有破城之法,特奉我家主人之命,來……來轉告風軍將士……只求……只求諸位將軍能放我家主子一條活路……”
    現在蕭慕青總算是聽明白了,難怪譚六肯來自投羅,原來是奉彭程的命令,來找自己談條件的。“你,確實有破城之法?”
    “是……是、是的……”
    “那為何不去和玉軍說,反倒跑到我風軍這里?玉軍可比我風軍來得早多了。”
    “主要是我家主子想……將功補過……”
    “你剛才不是喊盧大人之死和你家主子沒關系嗎?”
    “確實沒關系,但……如果我家主子能早些察覺奸人的詭計,盧大人也就……不會死了。”
    “你說的奸人又是何人?”
    “就是西北巡查使,魏伯。”
    “魏伯?到底怎么回事,詳細講來!”
    譚六不敢亂遍,把魏伯是如何利用彭程,又是如何害死盧奢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講述一遍。最后,他聲淚俱下地哭述道:“將軍,我家主子確實沒有加害盧大人之意,而是誠心誠意的想投靠大風,只因奸人魏伯陰險狡詐,害得盧大人死于非命,也讓我家主子的歸順之念疾而終,將軍明鑒,將軍明察啊!”
    啊,原來如此!譚六說得這些,合情合理,而且說話時也沒有目光飄浮不定,閃爍其詞的表現,看來所言似乎不假。其實,蕭慕青也一直很奇怪,以盧奢那么精明的頭腦,怎么會被名不見經傳的彭程害死了呢,現在聽完譚六的話,總算找到了答案,彭程只是個受人利用的幌子罷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莫國的西北巡查使魏伯。
    心里已然信了七八分,蕭慕青仍舊說道:“你說的這些,如何讓本帥相信?”
    “我家主子肯獻出破城之法,就足可以證明我家主子的投誠之意了。”譚六急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