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00

  第二天,深夜亥時,赤龍壇城內。【】shouda8
    現在已到蕭慕青約定的時間,彭程帶著一干心腹,悄悄來到府邸的后身。
    他現在所住的臨時郡府就是靠著赤龍山而建,之間只隔有不到兩米寬的走道,可以說只要從赤龍山下來,便可以第一時間進入他的宅院之內。
    彭程站在后院的院中,仰頭往上觀望,黑糊糊的崖壁,哪里有半點火光。等了好半晌,他心急如焚地問左右心腹道:“現在是幾時了?”
    “回稟大人,亥時已快過兩刻鐘了。”一名手下低聲答道。
    “怎么還沒有見到風軍的信號?”彭程嘟囔一聲,轉目看向譚六,沉聲問道:“譚六,你不會記錯了吧?肯定是亥時嗎?”
    “大人,絕對沒錯,是風軍統帥蕭慕青親口說的,就在今晚亥時。”
    “那他們人呢?現在已過亥時,怎么還沒見到風軍的影子?”
    “這……”譚六也說不出來風軍為何沒有如約出現,他急得滿腦門的汗,胡亂抹了抹,結結巴巴道:“也許……也許是風軍臨時改變了主意吧……”
    “此等大事,風軍怎會臨時改變計劃?”彭程心中火燒,氣呼呼地訓斥道:“沒用的東西,交代你的事,沒一件能辦得好的。”
    譚六被罵得頭都抬不起來,小心翼翼地問道:“那……那大人,我們現在……還……還要不要繼續等下去了?”
    “還等什么?”彭程沒好氣地說道:“亥時已過這么久,連風軍的人影都看不到,想必今晚風軍是不會再來了。”說著話,他一甩袍袖,帶著一臉的怒氣,轉身回往自己的臥房。
    其他眾人面面相覷,最后不約而同地搖搖頭,紛紛低聲說道:“大家都先散了吧!”
    時間不長,偌大的后院中只剩下譚六一人。
    直到這時,他還是滿臉的不甘心,舉目向山上張望,一邊看一邊緊鎖眉頭,喃喃自語地嘀咕道:“沒錯啊!昨天蕭慕青約定的時間確實是今晚亥時啊,怎么就沒人來呢!”
    他想不清楚中間到底生了什么意外,又在院中站了良久,他長吁短嘆地也走開了。
    他們這邊的情況,被埋伏于暗中的天眼探子看得一清二楚。天眼探子其實離他們很近,就躲在十米高的崖壁上,不過他穿著墨綠sè的行裝,就連臉和手都被涂抹成墨綠sè,他貼在崖壁上,真如同懸崖的一部分,即使走到近前觀瞧,也未必能現,何況現在還是漆黑的深夜。
    看著院中的眾人全部離去,仿佛和崖壁融為一體的天眼探子這才緩緩向山腰的山洞口攀爬過去。
    山洞口不大,四周又長滿了草藤,將洞口遮擋得很嚴實,也正因為這樣,這座山洞才一直不被人察覺它的存在。
    天眼探子動作麻利,舉著火折子,快地穿過山洞,行到另一邊的出口,然后順下繩索,借助繩子,快地下了山。
    到了山下,他又重新拿出火折子,將繩索燒掉,確認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這才回到風軍大營。
    等天眼探子見到蕭慕青后,把郡府內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向他講述了一遍。蕭慕青邊聽邊點頭,天眼探子說完,他不放心地追問道:“山下確實沒有伏兵?”
    “沒有!小人看得很真切,除了在院中等我方信號的那十幾個人外,再其他的軍兵。”天眼探子肯定地說道。
    看來譚六倒是沒有說謊,彭程確實有投誠之意。證實了這一點,蕭慕青也就徹底放下心來,他眼珠轉了轉,沉思片刻,對天眼探子說道:“兄弟,你費費力,再回去一趟,想辦法潛入郡府內,和彭程見面,告訴他,今夜之約,是由于我軍內部有變,所以未能如時赴約,明晚,我方將趁夜攻城,在攻城之時,我軍會借用密道,秘密潛入城內,讓他做好接應,時間依舊是在亥時。”
    天眼探子面sè一正,插手施禮道:“將軍盡管放心,小人一定把事情辦妥!”
    蕭慕青對天眼的人還是很有信心的,那都是樂天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之士。
    他站起身形,說道:“此行兇險,兄弟務必要多加小心,寧可不見彭程,也不可打草驚蛇,引起城內莫軍的懷疑。”
    “小人明白!”天眼探子躬身道:“將軍,小人告辭!”
    天眼探子別過蕭慕青,隨即又原路返回,借助山洞,神不知鬼不覺的再次潛入赤龍壇城內。
    只要能進城,想進入這座臨時的郡府并不難。這里的防衛很松散,前前后后加到一起,守夜的軍兵也沒過五十人。
    并非城內兵力不足,彭程把自己的shi衛都抽調去守城了,而是魏伯根本就不給他兵權,現在的彭程,軍政大權皆已被架空,只是空有個郡的頭銜罷了,真正掌控實權的人早已是魏伯。
    彭程心中明鏡似的,只要等到這場戰爭結束,那么接下來倒霉的人肯定是自己,以魏伯的為人,絕不會對自己勾結風人的事善罷甘休,必定會在大王面前告狀,到時不僅自己完蛋,估計全家老小的xing命也都保不住。
    正因為他看透了其中的利害關系,他才決定冒險一搏,就算自己背負著害死盧奢的罪名,他仍舊冒險派人和風軍si通,賭一賭運氣,或許能為自己拼出一條活路。
    彭程擔任泗水郡郡的時間已久,數年前,在一個很偶然的情況下他從一名藥農口中得知赤龍山上有一條貫穿山腰的山洞,當時他也沒怎么在意,可現在,這條信息卻成了他保命的法寶。
    這就是譚六到風營密見蕭慕青的來龍去脈。
    天眼探子在郡府內如何找到彭程,又是如何與他商談的暫且不,第二天,一大早,蕭慕青就帶著幾名偏將和一干shi衛騎快馬去往玉軍大營。
    聽聞平原軍統帥蕭慕青親自前來拜會的消息,玉軍統帥上將軍里屠領著眾多的玉將出營迎接。見面之后,雙方免不了客氣寒暄一番,而后,里屠把蕭慕青等人讓進中軍帳。
    雙方分賓主落座,蕭慕青開門見山地說道:“今天,我軍打算強攻赤龍壇,不知玉軍弟兄這邊是否方便?”
    “哎呀!蕭兄,不瞞你說,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里屠大喜,笑道:“我等蕭兄這話已有多日。其實蕭兄只需派一使者前來知會一聲就是,何必還親自跑一趟?”
    “事關重大,我理應親自前來,何況,里兄是主,我是客,合兵出戰一事若只派一使者知會,太失禮數了,而且,有些話使者也未必能講得明白!”
    “哈哈,蕭兄太客氣了。”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平原軍主帥蕭慕青竟然如此客氣有禮,里屠頗感受用。他身子前傾,問道:“蕭兄是如何安排的?”
    “白天,你我兩軍將士飽餐戰飯,睡覺休息,養足精神,等到夜間,我們兩軍再對赤龍壇展開強攻!”
    “蕭兄可是要夜襲?”里屠驚訝地問道。
    “沒錯!夜間攻城,雖有諸多不便,但我軍是有備而來,而莫軍則是疏于防范,或許夜襲能起到出其不意的奇效!”蕭慕青信誓旦旦地說道。
    里屠慢慢皺緊眉頭,夜間攻城,對攻方十分不利啊,攻城本就十分艱難,將士們再一手拿著火把,一手拿著武器,那更是難上加難,如果沒有巨大的優勢,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蕭慕青怎么突然想出這么一個餿主意。
    見他久久沒有接話,蕭慕青知道他對自己夜襲的戰術不是很贊成,他微微一笑,說道:“里兄放心吧,我對此戰很有信心,而且我軍還有一件秘密武器,定能在戰斗中揮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啊?聽聞這話,在場的玉國將領們眼睛同是一亮,臉上也不自覺地流1u出不解和好奇之sè,里屠興趣十足地問道:“什么秘密武器?”
    他早就聽聞過風國的軍械司特別厲害,千奇怪的武器層出不窮,難道,風國的軍械司又秘密研制出什么不為人知的利器了?
    蕭慕青仰面而笑,說道:“這個嘛,暫時保密,等到今夜開戰之時,里兄自會知曉。”
    他不肯說,里屠也就不再追問了,不過卻放心了不少,只要風軍有破城的利器,那自己還怕什么?到時候跟著風軍打就是了。
    他含笑說道:“好吧,蕭兄,我們就一言為定,今晚,你我兩軍,夜襲赤龍壇!”
    “好!今晚我們在赤龍壇城前見!”
    “城前見!”
    蕭慕青和里屠立下約定,晚間合力,強攻赤龍壇。長話短說,入夜,平原軍全體部眾離開大營,兵分兩路,一路向赤龍山下而去,一路去往赤龍壇城前。
    這兩路大軍都是各五萬人,去往赤龍山的將士由平原軍的副帥陳放率領,去往城前的將士由蕭慕青親自率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