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01

  慕青率軍來到赤龍壇城前的時候,玉軍早已列開陣勢,等候多時。【】[]
    看到風軍終于到來,里屠和一干玉軍將領催馬迎上前去,見到蕭慕青后,里屠拱手說道:“蕭兄總算來了,就等你了!”
    “見諒、見諒,我剛剛在營中施法,耽誤了一點時間。”蕭慕青笑呵呵地隨口說道。
    “施法?”說者意,聽者有心,里屠滿臉的莫名其妙,問道:“施什么法?”
    “要破赤龍壇,單靠你我兩軍,只怕想打下來不會那么容易,所以,我剛剛在營中施法,特請來天兵天將十萬,助我方一臂之力。”蕭慕青笑吟吟地滿口胡說。
    里屠和眾玉將們面面相覷,懷疑蕭慕青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施法請天兵天將助戰,還十萬?這像是正常人說的話嗎?
    不等他接話,蕭慕青擺手說道:“里兄不信也罷,等會自見分曉。”
    見他說得一本正經,里屠還真想風軍陣營仔細觀瞧了一番,疑問道:“不知蕭兄請來助陣的天兵天將現在何處?”
    “子時,將從天而降!”蕭慕青面1u得意地說道。
    玉軍將領們一個個皆是哭笑不得,高原湊到里屠身側,低聲說道:“將軍,你看……蕭將軍是不是……”說著話,他抬起手來,在頭盔上畫了畫。
    里屠面sè一正,回頭小聲訓斥道:“不得胡言亂語。”
    高原咧嘴,胡言亂語的似乎不是自己,而是蕭慕青嘛。
    里屠向蕭慕青強顏歡笑,說道:“既然蕭兄請來天兵天將,那此次,我們定能一戰功成。”
    “沒錯!讓玉軍的弟兄們盡管準備好酒好肉,等破城之后,我們要在赤龍壇內設宴慶功!”蕭慕青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好像完全沒聽出來里屠話中的應付之意。
    “好、好、好!”里屠心不在焉地點頭應付著,然后,干笑著問道:“那……我們是等到子時攻城還是立刻攻城?”
    “不用等到子時了,現在就動手吧!如果我方能在子時之前破城,不用煩勞天兵天將,那也是公德一件啊!”蕭慕青淡然說道。
    “好吧!就依蕭兄之見!”里屠勉強答應著,隨后向周圍的眾將喝道:“我軍將令,全軍攻城!”
    眾玉將們邊回玉軍本陣,也邊議論紛紛。“這位蕭大將軍怎么還能請來天兵天將,難道他真會法術不成?”“什么狗屁法術,如果他真有法術,風國眨眼之間不就滅了莫國?!”
    “沒錯!依我看,這個蕭慕青太不靠譜,不像一軍統帥,更像……更像個妖言huo眾的神棍!”“真是難以想像,大名鼎鼎的平原軍,統帥竟然是個瘋子!”
    玉將們說什么的都有,但大致的意思是一樣的,蕭慕青徒有其名,實則就是個不學術、招搖撞騙的瘋子、神棍!和這樣的人并肩作戰,簡直就是拿自己的xing命開玩笑。
    他們當中,唯一一個沒有嘲諷蕭慕青的就是石宵。
    他和蕭慕青雖不見得有多熟,但也絕對不陌生,當初六國伐貞的時候,兩人也時常有碰面的機會。蕭慕青留給他的印象是對敵剛猛兇狠,為人謙卑又高傲,他的謙卑只在風王面前才會表現出來,但對于風王以外的人,則是眼高過頂,這種人就是典型的兩面三刀,善于阿諛奉承,狐假虎威,所以石宵對蕭慕青的印象不是很好。
    印象不好歸不好,但在他心中,蕭慕青可絕不是個神棍和瘋子,剛好相反,與敵對戰的時候他狡猾得很,如同成了精的老狐貍,詭計多端,令人琢磨不透。
    至于現在蕭慕青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石宵也說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過,其中肯定令有圖謀。
    聽著眾將們七嘴八舌的嘲笑和抱怨,他冷冷開口說道:“諸位,不歸我們*心的事,就不要多管多問,我們只管做好我們自己的事就好。”
    石宵是玉國屈一指的猛將,威望頗高,他一話,眾人紛紛閉上嘴巴,再不敢多言半句。
    很快,玉軍的進攻開始動。一塊塊的玉軍方陣向赤龍壇推進過去,放眼望去,每一塊方陣都如何著了火的地毯,手持火把的士卒們一個挨著一個,隊形齊整,軍風威嚴。
    看到玉軍進攻時的架勢,蕭慕青也在暗暗點頭,玉軍的陣形訓練做得著實不錯,只可惜,一打起仗來就不那么賞心悅目了。
    和蕭慕青并肩而站的里屠暗暗皺眉,己方的將士已開始推進了,可風軍卻沒有半點動靜,蕭慕青也沒有任何要下令進攻的意思。
    他忍不住問道:“蕭將軍,我方將士業已展開攻城,不知貴軍何時出戰?”
    蕭慕青啊了一聲,面1u苦笑,伸手指了指前方,奈地說道:“赤龍壇城前道路狹窄,只容玉軍兄弟推進便已顯得擁擠,若是我軍將士再頂上去,只會添亂,卻又幫不上忙啊!”
    這倒是!赤龍壇的地勢確實法讓大規模的軍隊在進攻當中得到展開,這也正是赤龍壇難以攻陷的原因之一,不過,讓己方在前方拼死拼活,而風軍在后方坐享其成,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里屠眼珠轉了轉,說道:“蕭兄,不如這樣,我軍在此地進攻,貴軍轉移到城東動進攻,如此一來,我方也達到了夾擊之勢,讓敵軍難以應對。”
    蕭慕青連連搖頭,說道:“城東的地勢我有親自查看過,那里更窄更陡,別說攻城,就算我軍將士想推進到城下都難,你我兩軍,還是合兵一處在此地進攻為好。”蕭慕青可不敢離開,他擔心若自己不在,玉軍還會像以前一樣,攻個兩次之后見難以取勝就敗退回大營了。
    聽他說得在情在理,里屠也不好強求,只好耐著xing子說道:“也罷!這頭陣,就由我軍先來打,等我軍勢弱,貴軍的兄弟再頂上去!”
    “恩!里兄所言甚是!”蕭慕青大點其頭地應道。
    他們是由赤龍壇的正門,也就是城南動進攻的,這里的上坡坡度是最緩的,道路也是相對最寬的,但即便如此,玉軍在推進過程中依舊艱難萬分。
    先是莫軍居高臨下的箭射,由于地勢的關系,使莫軍箭陣的射程和威力都大增,當玉軍的先頭軍隊距離赤龍壇還有一五十步之遠的時候,莫軍的箭陣就已劈頭蓋臉的落下來。
    其次是城內的拋石機,一顆顆圓古隆冬的石從城內不停的飛出,砸進玉軍陣營當中,總能引來慘叫聲一片,這還不算結束,石落地后,又要向下翻滾出好遠,這一道碾死碾傷的玉軍更多。
    最后是城頭上砸落下來的滾木、擂石,因為有坡度的關系,滾木擂石不是落地后就不動了,而是慢慢的向山坡下翻滾,越滾越快,轱轆進玉軍陣營里,又會引來陣陣的哀號。
    進攻的玉軍,還未接近到城墻底下,單單是被莫軍的遠程武器就殺死殺傷數。將士們推進一道,傷者和死者就扔下一道,玉軍所過之處,留下滿地的尸體和掙扎求救的傷兵。
    若是以前,在莫軍如此兇狠的還擊下,玉軍可能又要被迫撤退了,但現在,他們的背后有風軍,玉軍將士們也不想在風軍面前丟人現眼,人們硬著頭皮,踩著同伴的尸體,以血肉之軀,硬是鋪出一條血路,才推進到赤龍壇的城墻下。
    接下來,云梯一個接著一個的架起,玉軍士卒們紛紛扔掉火把,一手拿起武器,一手抓著梯子,全力向上攀爬。
    玉軍攻得猛,莫軍反擊得更猛,射下來的箭矢密集如雨點,滾木、擂石則像雪片一般,攻城的玉軍將士沖上去一bo,便被打下來一bo,雙方的交戰還沒到一個時辰,城墻地下的玉軍尸體就已經疊疊羅羅的堆起好高。
    這哪里是攻堅戰,更像是飛蛾撲火般的自殺xing進攻。
    在莫軍高強度的反擊之下,玉軍攻城將士的士氣開始逐步崩潰,越來越多的玉軍擁擠在城墻下面,但敢于攀上云梯向上沖鋒的士卒卻越來越少。
    很快,前方戰局不利,己方攻勢陷入疲軟的消息就傳回到里屠這里。
    里屠在心里推算了一下時間,己方的攻勢已經持續一個多時辰,不算短了,他對蕭慕青說道:“蕭兄,我軍將士久攻不下,傷亡慘重,上下疲憊,是不是……改換貴軍來攻了?”
    蕭慕青倒也不含糊,當即傳令下去,平原軍將士推進上去,替換下玉軍弟兄。
    終于見到平原軍出手了,里屠可是報以厚望,他一直都聽人說平原軍兇猛比,戰不勝,攻不克,今日有機會親眼得見,他哪能不仔細觀察平原軍的戰術和特點。
    在蕭慕青的命令,只有五萬人的平原軍將士全體出動,讓過撤退下來的玉軍,隨后,列著整齊的方陣,向赤龍壇*壓過去。
    和玉軍在推進時碰到的情況基本一樣,當他們進去赤龍壇一五十步的時候,遭受莫軍箭陣的攻擊,可出人意料的是,莫軍只一輪箭陣下來,就把平原軍打得不往前走了。
    人們停止前進,陣營中的吆喝之聲此起彼伏,也不知道他們在忙活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