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02

  第四零二章
    想從平原軍身學些本事的里屠伸長脖子,探著腦袋,看著停在半山坡的平原軍,滿臉的不解,下意識地問身邊的蕭慕青道:“蕭將軍,貴軍的弟兄在干什么?怎么不走了?”
    蕭慕青面帶凝重地注視著戰場,沒有說話。【】shouda8
    平原軍在干什么?他們正在布陣。軍中的重盾手們都已經頂到最前面,人們大呼小叫地喊著:“注意!來了,來了!頂住,快頂住——”
    喊話之聲還未落,就聽‘咚’的一聲悶響,原來一顆翻滾下山坡的石撞擊到平原軍的重盾,盾后面的風軍士卒身子皆為之一震,但總算把滾下山坡的石頂住了。
    “往這邊送!度別太快,一點點的順下來!”風軍士卒把停下來的石推到后方。在風軍陣營的中段,這里更熱鬧,眾多的風軍士卒正在固定拋石機和破城弩。
    由于有坡度,拋石機和破城弩的固定也比在平地困難許多,又是墊木樁又是墊石塊,把周圍的風軍士卒忙的滿頭大汗。
    平原軍好不容易把拋石機和破城弩都固定好,風將們這才下達了繼續進攻的命令。
    不過平原軍的進攻可不是士卒們往前推進,而是啟動拋石機和破城弩,不斷地向赤龍壇射石和弩箭。
    平原軍的石和弩箭好像數目限似的,一輪接著一輪,不停的投擲和射出去,直把赤龍壇的城墻撞擊得四處開花,箭垛之也插滿了破城弩的弩箭。
    在后方觀戰的里屠暗暗點頭,平原軍不愧為平原軍,作戰果然有章法,先是以大量的攻城武器壓制對手,如此一來,便可讓己方將士推進的損失降到最低。
    看起來,平原軍很快就要拿出真本事全力攻城了!里屠在心里推算著平原軍攻城的步驟。/\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可是平原軍利用拋石機和破城弩的打擊卻遲遲沒有停止,好像要永止境的就這么一直打下去似的,石和弩箭依舊接連不斷的從風軍陣營頭頂飛出,砸向對面的城墻。
    在風軍這般瘋狂的進攻之下,赤龍壇的城頭已然站不了人了,守城的莫軍紛紛跑下城墻,到墻根底下躲避,耳輪中除了‘轟隆、轟隆’連續不斷的巨響就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后背靠著的城墻都能感覺到一陣陣的震顫,好像城墻隨時都可能倒塌似的。
    這時候,就連原本信心十足的守軍也是一個個臉色蒼白,不由自主地打著寒戰,他們也從未經歷過如此強猛的攻城。
    平原軍的攻城武器不計‘藥’的連續射,完全壓制住城內的守軍,里屠陰沉的臉色緩和了好多,他難得的露出輕松之色,邊搖頭嘆息邊向蕭慕青挑起大拇指,說道:“貴軍的大型器械威力窮,真堪稱攻城的利器啊!”
    蕭慕青淡然而笑,說道:“只是區區幾件‘小玩意’而已,怎能入里兄的法眼呢?”
    “哎?”里屠連連擺手,道:“蕭兄不要這么說,如果我軍也能有這樣的利器,想必早已經拿下赤龍壇了!”
    蕭慕青仰面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心里卻在暗道:就算給了你這些拋石機和破城弩,也同樣打不下赤龍壇啊!在己方完全不留后手,一股腦把全軍的石和弩箭全部射出去的情況下,赤龍壇的城墻依舊立而不倒,甚至沒有任何的損毀之處,可見城防之堅固。在這樣的城防下,拋石機和破城弩的作用很有限,除了暫時壓制一下守軍外,再其它的作用。\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平原軍的‘藥’當然不是限的,在高密度的打擊之下,軍中的石和弩箭在半個時辰之內就打了個精光,而后,平原軍陣營里的吆喝聲又再次響器,人們把剛才固定好的拋石機和破軍弩全部松開,緊接著,后軍變前軍,由重盾手殿后,全軍悉數撤退下來。
    里屠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還瘋狂攻城的風軍,在用完拋石機和破城弩后,連一刀一槍都未和守軍動過,甚至連一根箭都沒射過,就這么撤回來了?
    他膛目結舌,結結巴巴地問道:“蕭兄,貴……貴軍怎么撤回來了?”
    蕭慕青一笑,說道:“我軍的石和弩箭都已用盡,接下來,該玉軍弟兄陣了!”
    “什么?”
    “放心!在我軍這般持續打擊下,赤龍壇的城防已然搖搖欲墜,不堪一擊,玉軍弟兄這次陣出戰,定能輕松取勝!”蕭慕青厚著臉皮大放厥詞地說道。
    里屠聞言,鼻子都快氣歪了,敢情風軍出戰,就是用用拋石機和破城弩,然后就沒事了,實質性的攻城還得用己方將士!天下哪有此等厚顏恥之人?!
    他的臉頓時沉下來,冷聲說道:“貴軍如此攻城,太敷衍了事了?難道,這就是兩國聯盟的誠意?”
    蕭慕青搓手笑道:“我軍遠道而來,難免水土不服,軍中將士病倒大半,里兄也看到了,我軍能出戰的將士僅僅才五萬,實在力強攻啊,這次,只能多多儀仗玉軍兄弟了。”
    其實,他也可以告訴里屠實情,己方兵分兩路,另外的五萬將士準備從密道潛入城內,但是他擔心兩點。一是怕消息走漏出去,他可以保證自己的平原軍內不會有莫軍奸細,但玉軍里有沒有,那可不是他所能控制的范圍了。其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他怕告訴里屠實情,后者便會有所保留,不再全力攻城,甚至是停止攻城,沒有玉軍做吸引,很容易讓己方的秘密潛入暴露,功虧一簣,若是不施展全力,更容易引起守軍的懷疑。出于這兩點考慮,他才刻意瞞著里屠,還編造出施法召喚來天兵天將這樣可笑又荒謬的借口。
    里屠不了解內情,只是覺得蕭慕青刻意保留平原軍的實力,讓己方的將士們去做炮灰,心里極為不滿。
    他哼笑一聲,說道:“蕭兄不是施法引來天兵天將相助嗎?那我們就等到子時去攻城好了。”
    “萬萬不可。”蕭慕青收斂笑容,正色說道:“如果天兵天將看到我方未盡力攻城,只怕也就不會下來相助了,所以,我方的進攻絕不能停!里兄盡管放心,只要我方的攻勢能堅持到子時,天兵天將定會出現,到那時,赤龍壇城內大亂,我方可輕松破之!”
    “打到子時?”里屠冷笑,反問道:“若到時沒有天兵天將出現呢?”
    “那我就割下自己的項人頭,獻于里兄!”
    里屠倒吸口涼氣,蕭慕青這個承可夠重的,他怎敢如此篤定,難道真有天兵天將不成?他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軍中可戲言!”
    蕭慕青一笑,說道:“剛才的話,可作為我立下的軍令狀!”
    他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了,里屠再話可說。
    他凝視了蕭慕青片刻,點點頭,對身旁的傳令兵大聲喝道:“傳我將領,全軍攻城,不到子時,絕不收兵,如有臨陣退縮者,殺!如有畏懼不前者,殺!”
    第一次聽到主帥下達這樣嚴格的軍令,傳令兵嚇得一哆嗦,急忙插手應道:“是!將軍!”說著話,傳令兵催馬向玉軍陣營而去。
    看著傳令兵的背影,里屠仰起頭來,用眼角余光瞥了瞥蕭慕青,自己已下達如此嚴苛的軍令,如果到子時看不到天兵天將,看你如何自處?今天就算不殺你,也得扒掉你一層皮,好好殺殺你的威風!
    在里屠的軍令下,玉軍的進攻又開始了。他丑話已經說在前面了,臨陣退縮者和畏懼不前者一律殺赦,玉軍的將士們哪里還敢怠慢,推進時,了瘋似的向前沖殺。
    雙方大規模的攻堅戰再次展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算有嚴苛的軍令頂著,玉軍的攻勢仍舊越來越弱,見狀,蕭慕青也不敢再有所保留,傳令下去,己方將士參戰,協助玉軍,一同攻城。
    隨著平原軍將士的參戰,這場攻堅戰的局勢又變得撲朔迷離起來,風玉聯軍的攻勢一波猛過一波,而守軍的堅守也是一輪強過一輪。
    作為莫國西北巡查使的魏伯,他能受到邵方的重用,還設計害死盧奢,其人還是很有些真才實學的,不僅僅會耍陰謀手段,即便統軍打仗,也有過人之處。
    在他的主導之下,赤龍壇已變成鐵板一塊,地利的優勢和城防的堅固只是其中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守軍頑強,作戰時有條不紊,全軍分成數波,輪番城墻抵御敵軍,如此一來,使各兵團的傷亡都很平均,不至于使某兵團直接被打光,從而影響到全軍的斗志,而且守軍還能始終保持強盛的戰力,給予攻城的敵軍迎頭痛擊。
    可以說這樣的赤龍壇,想從外面強攻進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但魏伯做夢也想不到,在自己的背后,那座赤龍壇的天然屏障赤龍山會漏一個大窟窿,五萬平原軍將士正從半山腰的山洞里源源不斷又悄然聲的潛入城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