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03

  第四零三章
    亥時,按照原定的時間,以陳放為的五萬平原軍將士開始向赤龍山的山洞攀爬。【】早已和天眼探子接觸過的彭程帶著一干心腹手下于郡府的后院等候。
    這回風軍沒有失約,亥時剛到,就見赤龍山的半山腰有微弱的火光晃動,彭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認沒有看錯,急忙對身邊的手下說道:“快!快點火把,信號!”
    他話音還未落,譚六已然機靈的把早就準備好的火把和火折子拿出,快地點燃火把后,高高舉起,用力地左右搖晃,向山洞口處的風軍出安全的信號。
    見到山下有了回應,山洞里的風軍把五根繩索連續拋下來,緊接著,五名風軍士卒順著繩索并排滑下。
    到了地面,剛剛站穩,不遠處的小院門便打開,譚六從里面探出腦袋,并連連招手道:“風軍兄弟,快這邊來!”
    五名風兵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地抽出佩刀,大步流星走了過去。譚六見狀嚇了一跳,一邊后退一邊小聲說道:“小人譚六,去過貴軍大營,幾位兄弟應該認識我……”
    沒時間聽他的廢話,為的那名風兵伸手把譚六推開,隨后箭步竄進院內。
    看到這五位手利刃表情陰森冷峻的風兵突然進來,彭程等人雖說是內應,但還是不自覺地縮成一團,一個個臉色蒼白,身子突突直哆嗦。
    冰冷的目光緩緩掃過院子四周,沒有現異常,那五名風兵才從后腰處拔下火把,一齊點燃,向山洞方向信號。
    隨著他們的信號出,順著繩索滑下來的風軍如同下餃子一般,一個接著一個,手掌摩擦繩索的沙沙之聲不絕于耳。
    只是眨眼工夫,從半山腰順下來進入郡府的風軍就已多達千人。郡府其實不算小,但也容納不了這許多的風軍,隨著風軍越聚越多,漸漸的,郡府內已是人滿為患。
    這時候,陳放也順著繩索進入城內,由風軍士卒指引著,他見到了彭程。
    終于看到一位風軍將領,彭程一溜小跑的迎前來,必恭必敬地深施一禮,說道:“小人彭程,參見將軍!”
    陳放比普通的風軍士卒要客氣很多,聽聞他就是彭程,他滿面掛笑,伸手相攙,說道:“原來是彭大人,久仰大名,在下陳放,乃平原軍副帥,非常時期,冒昧造訪,如有冒犯之處,還望彭大人多多見諒!”
    “哎呀,原來是陳放將軍!將軍說得哪里話,實在是折殺下官了。快,將軍快里面請!”彭程連連躬身,把陳放讓入郡府的正廳。
    通過陳放對自己的態度,彭程到嗓子眼的心算是落下一半。
    現在風軍已然入城,自己對風軍再沒有利用價值,但風軍卻沒有殺自己,說明對方并沒有除掉自己的意思,看起來,自己算是賭對了一半,接下來,就要看能不能過唐寅那關了。
    彭程把陳放讓到大廳,后者并沒有落座,站于大廳的門口,向外觀望了片刻,回頭問道:“彭大人,我軍將士共有五萬,你這郡府論如何也容納不下這許多人,可還有其他隱蔽之所?”
    仔細想了想,彭程拱手回道:“將軍,郡府周圍的街道、胡同有很多,貴軍兄弟可先在各條街道、胡同聚集,現在城外的玉軍正在攻城,全城已經戒嚴,城中的姓是不敢出家門的,只要貴軍兄弟不把動靜鬧得太大,就不會被人現。”
    陳放點點頭,交代手下人,讓下面的兄弟先分散到各街道、小巷和胡同里藏身,隨時等他的軍令行事。
    由于有彭程這個內應,五萬的平原軍將士利用赤龍山的山洞,成功潛入城內,神不知鬼不覺的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yuntvnetbsp;他們這邊進展順利,城外的戰斗已經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風玉聯軍兇猛的攻城被莫軍頑強的抵御住,雙方將士的傷亡都不小。
    眼看著數的傷兵從前方戰場被不斷地抬下來,玉軍統帥里屠心急如焚,不停地搓著手,嘴巴里念念有詞,也不知道他在嘟囔些什么。
    反觀在他身邊的蕭慕青,倒是一派的輕松、淡然,安穩的樣子好像不是在觀戰,更像在看戲。
    他能忍住,可里屠實在忍不住了,后者一邊抹著額頭的冷汗,一邊低聲說道:“蕭將軍,赤龍壇易守難攻,再這么打下去,我軍的傷亡……”
    “就算傷亡再大,也得堅持下去。”不等他把話說完,蕭慕青打斷道:“半途而廢,我們可就功虧一簣了,前面陣亡的那些弟兄也就白白犧牲了。”
    “可是,再不停戰收兵,我方陣亡的兄弟將會更多。”
    “我不是說過了嗎?只要等到子時,我軍定能大破敵軍!”蕭慕青正色說道。
    “子時?”里屠猛然想起子時會有天兵天將出現的事,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向身后的侍從問道:“現在何時?還有多久到子時?”
    “回稟將軍,再等一刻便是子時。”一名玉軍侍衛回道。
    再等一刻?好,就再等一刻!到時如果看不到天兵天將出現,看蕭慕青還怎么說?里屠強壓下心中的急火,舉目繼續觀望前方戰場。
    此時,做為防守一方的統帥魏伯倒是很輕松,在他看來,城外的風玉聯軍兵力雖眾,但卻有勇謀,只知道一味的強攻,簡直是以卵擊石,以己方的城防,只需嚴守城邑,以逸待勞,便足可以挫敗風玉兩國的三十萬大軍了。
    現在他倒是希望風玉聯軍能繼續這樣打下去,等對方死傷的差不多了,也就是己方全面反擊的好時機,屆時自己以十萬破敵三十萬,名揚天下,流芳千古,豈不是件美事。
    正在魏伯心里得意,做著美夢的時候,突然之間,自己的后方一陣大亂。他眉頭皺起,向身旁的一名偏將揚揚頭,說道:“去后面看看怎么回事?是何人在喧鬧!”
    “是!大人!”那名偏將插手應了一聲,隨即,轉身向城墻下跑去。來到城墻下,向前走出沒多遠,就見前方一批莫軍士卒像被鬼追似的,連滾帶爬的向自己這邊狂奔過來。
    偏將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站在道路的中央,大聲喊喝道:“站住!你們都跑什么?”
    “將軍,大事不好了,城內突然進了風軍!”一名跑得最快的莫兵率先來到偏將近前,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邊結結巴巴地顫聲說道。
    城內突然出現風軍?這怎么可能?風軍明明還在城外攻城,什么時候流竄進城內了?
    偏將臉色陰沉著,冷聲道:“爾敢胡言亂語,謊報軍情,本將殺了你!”說著話,他把手中的長槍舉了起來。
    那莫兵嚇得一哆嗦,撲通一聲跪在地,急聲說道:“將軍饒命,小人沒有說謊,將軍饒命啊——”
    這時,其他的莫兵也都跑了過來,七嘴八舌地說道:“將軍,城內確實混入了風軍,我等巡邏到郡大人府邸附近時,現街道都是風軍,郡大人的府邸似乎也被風軍占領了。”
    一個人這么說,偏將不相信,即便逃過來的數十名莫兵都這么說,偏將仍不相信,赤龍壇的城防比鐵板還要堅固,風軍不可能混得進來,何況還是大批的風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他環視眾人,冷笑出聲,點點頭,說道:“好啊!你們不是說有風軍嗎?那就帶本將去看,若是你等說謊,本將定不輕饒!”
    “將軍,不能去啊!快稟報大人,風軍的人數太多了……”
    “住嘴!”偏將大吼一聲,狠狠把擋于面前的莫兵士卒推開,邁步向前走去,同時嗤笑道:“我看爾等就是被城外的敵軍嚇破了膽……”
    他話音還未落,就聽前方又傳來凌亂的腳步聲,舉目向前觀望,好嘛,又有一批軍兵從街道盡頭向這邊奔跑過來。
    偏將心中又狠又氣,前方的兄弟不計生死,浴血奮戰,把兵力數倍于己方的敵軍死死頂在城外,倒是城內這些沒戰場的軍兵倒先亂了,豈有此理!
    他一邊快步迎前去,一邊大喊道:“給我統統站住,難道,你等也看到了風軍不成……”
    他話到一半,猛然頓住,只見前方最先跑過來的一位竟是名修靈者,身罩有白色的靈鎧,手中有一把狹長的靈刀。
    他心頭一震,在他印象中,己方留于城內的軍兵當中應該沒有修靈者才對,何況,這人還是能同時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的修靈者。
    他把后半句話咽回肚子里,改口問道:“前方來者何人?”
    沒人回答他的問話,只見那名修靈者三步并成兩步,眨眼工夫沖到他近前,手中的靈刀順勢揮出,立劈華山地砸向他的天靈蓋。
    哎呀!是敵人!偏將心頭震顫,來不及細想敵人是從哪冒出來的,本能的舉起手中的靈槍,硬接對方的重刀。
    當啷!咔嚓!
    連續兩聲脆響,修靈者那勢大力沉的一聲直接把偏將手中的靈槍砸落,刀鋒去勢不減,又狠狠砍在偏將的肩頭,這一刀力道之大,直接把偏將的身軀斜著劈成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