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04

  第四零四章
    刀光沒,血光現。[]偏將兩半的身軀在空中爆出一團猩紅的血霧。
    看都沒看地兩半的尸體,修靈者繼續刀前沖,同時大喊道:“我乃平原軍偏將侯淵,爾等若不想死,放下武器!”
    他這一嗓子,再加剛才一刀劈死了莫軍偏將,直把前面的莫兵士卒們嚇得臉色大變,魂飛魄散,人們尖叫著四散而逃,倉皇如喪家之犬。
    他們哪里跑得快侯淵,后者幾個健步竄出,便追兩名莫兵,手中的靈刀橫向一揮,只聽撲、撲兩聲,那兩名莫兵同時被攔腰斬斷,半身摔在地,下半身又向前跑出數步才跌倒,鮮血和白花花的腸子流淌一地。
    侯淵可不是自己一個人殺過來的,在他身后,還有平原軍的偏將之一徐白,另有數以千計、萬計的風軍將士。
    就在莫軍全力以赴抵御城外的風玉聯軍之時,風軍的主力突然從他們的背后殺了來,這對于莫軍士氣的打擊是可想而知的。
    別說莫軍將士被突如其來的風軍殺得暈頭轉向,就連魏伯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他想不明白這么多的風軍是怎么進的城,又是什么時候進來的,難道是從天掉下來的不成?
    但現在再去追究這些已經毫用處,魏伯只能硬著頭皮指揮那些在城墻下歇息的己方士卒趕快列陣,抵御后方沖來的風軍。
    當莫軍有城墻做倚仗,借助地利的優勢時,抵御數倍于己的風軍并不落下風,可是此時他們已倚仗,只能和風軍打面對面的近身肉搏戰,這樣一來,就顯得相形見絀。
    赤龍壇城內的混亂很快也引起城外攻城的玉軍注意,很快,玉軍探子便把消息帶回到里屠這邊,稱赤龍壇城內突然傳出激烈的廝殺之聲,似乎城內生變,只是具體情況暫時還查不清楚。
    聽聞探子的稟報,里屠身子一顫,當場傻眼了。
    他倒不是被這個好消息震驚到了,而是想起了蕭慕青對他的承,等到子時,天兵天將會來助陣,難道,蕭慕青不是在胡言亂語,而是他真的有法術,真的請來了天兵天將?
    他膛目結舌怔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怯生生地向身邊的蕭慕青瞄了一眼,接著又猛然轉回身,問后面的侍從道:“現在……現在是什么時辰?”
    “回稟將軍,現在是子時整!”
    “啊!”里屠就覺得自己的腦袋轟了一聲,再吐不出半個。
    以前,他一直不相信世有巫術、法術這些東西,可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他艱難地吞口唾沫,向蕭慕青拱手說道:“蕭……蕭將軍,這……這……”
    蕭慕青沖著他咧嘴一笑,滿面輕松地說道:“里兄,我不是說過了嘛,一到子時,天兵天將自會下凡助我軍破城,現在大局已定,用不一時三刻,城內敵軍,便會土崩瓦解,飛灰湮滅!”
    “哎呀,蕭將軍真乃神人也!”里屠翻身下馬,深情莊嚴肅穆地拱起雙手,沖著蕭慕青必恭必敬地深施一禮。
    蕭慕青竟有此等召喚天兵天將的本事,難怪風國的平原軍能威震天下,論換成誰有這樣的本事,都能指揮軍隊戰不勝,攻不克啊!
    這時候,玉軍的探子如走馬燈似的連續不斷的飛馬奔來,將前方戰報一一向里屠稟報。“報——報將軍!赤龍壇城內生激戰,莫國守軍尾難顧,現已軍心大亂!”
    “報——報將軍,守城的莫軍已有過半退下城墻,現在守軍抵御甚微,我軍將士隨時可能突破城防!”
    “報——報將軍,我軍將士和風軍業已突破城門左側城防,攻城墻,正對莫軍展開追殺!”
    “報——”
    接下來的戰報,皆是風玉聯軍連續突破莫軍城防的消息,里屠一邊聽著,一邊樂得嘴巴合不攏,坐在馬直興奮得手舞足蹈。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正所謂是兵敗如山倒。那么堅固的赤龍壇,那么頑強的莫國守軍,己方苦戰兩個多月都未能踏城墻半步,現在怎么樣,已接連被己方成功突破,占領赤龍壇,全殲城內守軍,已然近在眼前。
    他對周圍的傳令兵大聲說道:“我方有天兵天將相助,現在天兵天將已從天而降,殺得城內敵軍丟盔卸甲,傳我將令,凡我軍將士,務必加緊破城,這次定要一鼓作氣,拿下赤龍壇!”“遵命!”
    嘩——眾傳令兵這時也都來了精神,齊聲吶喊著,隨后紛紛催馬,向前方戰場狂奔過去。
    戰事打到這種程度,已然勝券在握,里屠對蕭慕青的敬畏之情流于言表,他不好意思地干笑道:“剛才在下對蕭兄多有得罪,還望蕭兄多多海涵,千萬別見怪啊!”
    見他那副就差點沒想自己頂禮膜拜的模樣,蕭慕青心中暗笑,這個里屠也真夠好騙的,當真相信自己能召喚天兵天將了。
    他暗自搖頭,臉卻是一本正經地說道:“里兄說得哪里話,你我兩國是兄弟之盟,你我兩軍都是自家兄弟,如此客套,實在太見外了。”
    “蕭兄心胸之寬闊,真是羞煞兄弟了。”里屠面紅耳赤地說道。
    且說赤龍壇城內,在風玉兩軍內外夾擊之下,十萬之眾的莫軍徹底陷入崩潰,人們甚至連逃都沒地方逃,數以萬計的莫軍被壓在城墻底下,想走走不了,想退退不了,放眼望去,城墻和城內都是風玉聯軍的身影。箭矢從四面八方飛射過來,不停的落進莫軍陣營里,慘叫之聲此起彼伏。而在他們正前方的風軍更是步步緊,殺紅了眼風軍士卒手持鋼刀,瘋狂地砍殺著眼前的敵人,莫軍士卒倒下一排又一排。
    身在城門樓頂的莫軍將領們此時都傻眼了,包括魏伯在內。望著城內城外密密麻麻的敵軍,人們臉色灰白如土,冷汗早已把身的衣服浸透。
    偌大的城門樓內,大小將官、官數十號人,竟一人說話,事到如今,人們也不知道還能說什么了,一個個皆有大難臨頭之感。
    這種死氣沉沉快把人瘋的氣氛終于被一名慌張跑來報信的莫兵士卒打破。
    那士卒連滾帶爬地跑來,到了魏伯近前,跪倒在地,顫聲說道:“大人,風玉兩軍已開始齊攻城門樓,敵軍兵力眾多,下面的兄弟已經抵擋不住了,大人快做定奪啊!”
    魏伯先是愣了愣,緊接著,仰面哈哈大笑起來,他一邊笑著,眼淚也簌簌掉了下來,顫聲說道:“天絕我也!天絕我魏伯啊!”
    “大人!我們和敵人拼了!”周圍的莫將們紛紛抽出佩劍,并齊齊向魏伯插手施禮,隨后,轉身向城門樓下方沖去。
    這些莫將的參戰其實也改變不了大局,充其量就是暫時擋一擋風玉聯軍的步伐,使他們法立刻殺進城門樓內。
    魏伯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戰局至此,再扭轉的機會。
    他腳步沉重地走到箭垛前,雙手按著垛壁,低頭向外望了望,看著赤龍壇內外的高山峻嶺,他喃喃地顫聲說道:“江山如畫,只可嘆,我輩能啊!”
    說著話,他抬手把插在墻的一支火把抽了下來,轉回身,對余下的那些官說道:“我寧愿一死,也絕不受風玉兩軍的屈辱,諸位大人若想活命,現在就去向敵賊投降去!”
    在場眾人聞言,不跪倒在地,聲淚俱下地說道:“我等愿與大人同生死,共存亡!”
    “哈哈……”魏伯再次仰面大笑,搖頭說道:“若我莫人皆能象諸位大人這般置之生死于度外,又何至有今日?”說著話,他把手中的火把狠狠擲于地,隨后,又把油燈摔在火把旁。
    油燈里的火油流淌出來,粘火就著,只聽呼的一聲,地面的木板燒起好大一片。魏伯像瘋了似的,不停的把四周的油燈摔在地,邊摔邊狂笑道:“莫人怕死,莫人能,哈哈……”
    “哈哈……老天不公,賜我報國之心,卻不給我報國之力,老天不公啊……哈哈……”
    只是眨眼工夫,城門樓里就化成了一片火海,包括魏伯在內的二十多名莫國官員,最終一幸免,全部葬身于火海之內。
    魏伯出身于邵方的門客,是隨著邵方繼承王位才躋身于莫國的朝堂之內,算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中的‘雞犬’之一。
    象他這種草根出身,只因選對了主子才飛黃騰達的大臣,是被那些傳統權貴很瞧不起的,但魏伯的能力、為人以及他的忠烈,可要遠勝過那些莫國的貴族,只可惜,一顆已經爛到根子里的參天大樹,哪怕偶然長出了新枝新葉,也會很快的枯萎、凋零。
    莫國向來不乏人才,像猛將齊橫,統帥青羽,以及官魏伯,都是出類拔萃的人中豪杰,不過這些豪杰卻是死的死,出逃的出逃,留在莫國朝堂主掌大權的,卻是那些如同腫瘤一般的傳統貴族們。君主世襲、權貴世襲的弊端,在當下的莫國身表現得淋漓盡致。